第23章 暗魔殿

第23章 暗魔殿

兩人交談之間,陳風拿著那本《修鍊基本常識明述》,盤坐在甲板上品讀。

法術:修鍊者用自己煉化的法力,按照法術模型的方式構建出來的形式...

法器:修鍊者用神念和法力控制來戰鬥的武器,嗯,一些特殊法器需要用血氣牽引...法器的煉製,是富含靈力的特殊材料做載體,融入輔助材料,並刻入符文,最後用火靈力為媒介融合...

丹藥:修鍊者用天材地寶、珍惜靈藥提煉的精華,再用法力和神念凝練成藥力精華...高階丹藥還需融入靈紋,吸收天地靈氣...

陣法:修鍊者利用天地間玄奧的秘密,以陣盤陣旗為媒介,改變一個片區的空間和靈力規則...

巫術:利用精神力引導和兌換法則施展,擅長咒語和施毒...

...各種繁雜的常識性介紹和說明,讓陳風很快就沉迷其中。

......

飛舟繼續飛行,到第三天在一個人煙密集的平原城市落地。接著,又上來一批新收入門的新弟子和天奇山修士,為首的天奇山修士是個外貌極為特殊的女人。之所以說這個女人特殊,不是她長得的有多美,而是她的裝扮。一身紫色的長衫,一頭紫色的捲髮,背後背著一柄和她本人一樣高的巨劍;外加一口讓人震耳欲聾的大嗓門。

「青鼎師兄,你又磨磨蹭蹭的,老娘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快點回山,老娘急著把雷引塔搭好...」,此女還沒上飛舟,就大聲咆哮道。

青鼎拂著他的黃袍,轉身皺了皺眉眉頭,無奈的喃喃道:「費師叔也真是的,非要把連師妹派來」,然後,他又對紫衫女說道:「好了!好了!反正青川城是最後一站。再過兩天就可以回宗門了,不會耽誤連師妹太多時間」。言罷,他沒再理會紫衫女,轉頭招手叫過跟紫衫女後面一個修士,交談一陣,確認了本門在青川城的任務后,便驅動飛舟離開。

對陳風來說,這幾天最大的變化,就是玩家的隊伍從開始三人增加到七人。

「你好!我叫飛盧,這位是九變。我們兩人是來自奇淵星域」,一位身體修長四肢靈動的青年走到陳風面前,自我介紹后並將身後的另一個長臉大漢引薦給陳風。飛盧看起來陽光爽朗,九變則顯得木訥寡言。

陳風見狀,伸手淡淡說道:「風刀」。

「別見怪,他的話就是這麼少」,一邊的法術爆流說道,這個話癆接過話頭,對飛盧解釋說道:「他上了飛舟三天,就說了三句話,這三句只是打招呼的惡化。嗯,別理會他。飛盧、九變,你們兩個看起來在現實中就認識,運氣真好...」。

飛盧耐著性子等法術爆流嘮叨了幾分鐘,才轉頭對陳風和另外兩個新到的玩家說道:「風刀、周禹、鬼手,我和九變的目的很簡單。這次入場試煉的難度,相信大家已經體驗,後面一定會有更多危險和考驗等著我們。所以,大家認識交個朋友,遇到險情時互相援手。如何?能獲得卓越評價,說明在場的諸位都強手,相信你們都明白這個道理」。

法術爆流揮舞著自己帶著傷疤的手臂,附和道:「不錯,我老爆第一個贊同!」。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或簡單稱是,就連一直冷漠的凱雅點頭示意。

陳風略微遲疑后也同意,不過,他說道:「在不影響個人私事情況下,可以合作。不過,怎麼聯繫是個問題。這個遊戲可是無法呼叫。此外,我估計進入門派后,我們這些人有可能分散開來」。

一直沉默的九變,聽到陳風的疑問,從包裹里掏出《修鍊基本常識明述》,解釋說道:「在符籙篇里有說明,每個人有自己的獨特法力印記。用傳音符記錄下自己的法力印記,就可以用短距離的傳音符,在五十里內實現遠程傳訊」。

眾人聞言,對九變露出佩服的神色。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將這本冊子看了大半,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陳風很清楚,符籙篇在冊子二百頁之後內容,陳風自己也只是簡單看了符籙的概述,還沒細讀。

飛盧乘熱打鐵地說道:「大家想必都注意到了遊戲的獨特之處。這個遊戲沒有等級系統,取而代之的是境界;沒有經驗值系統,境界提升需要修鍊功法;沒有戰鬥技能,按照基本常識介紹,殺敵搏鬥的秘術,來自於功法修鍊和衍生的法術修鍊」。

凱雅試探的問道:「沒有經驗值系統,是否意味著無法通過戰鬥或者獵殺怪物升級?」。

飛盧點頭回道:「初步觀察,是這樣的。雖然沒有退出遊戲去論壇討論,但聽一些跑到城區外的人反應,城鎮區外根本沒有所謂怪物可供擊殺。有幾個倒霉蛋去場所,去殺附近放養的牲畜,結果被NPC追殺」。

想起大藥店的費渺說的那些話,陳風忍不住捂嘴偷笑。

幾個玩家交談了一陣后,相互之間少了生疏感,便聚閑談試煉過程的考驗和遊戲背景的懸疑之處。

......

陳風在眾人交談之間,更多保持沉默,聆聽其他的見解。

飛舟不知不覺從青川城離開已經有半天時間了,陳風在眾人閑聊之餘,用餘光打量著那些穿著天奇山服飾的修鍊者。可打量片刻,陳風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所有天奇山的人都用警惕的眼神打量著飛舟四周的空中。他們的手掌,時不時的放在腰間的儲物袋;為首的三個境界高深的人也不例外,就是那位大大咧咧的紫衫女,也沒呆在船首的房間里,而是神情凝重地盯著前方。只有那些新收入門的少年繼續歡快交談著。

順著天奇山等人目光,陳風發現遠方的天空陰雲密布,不知何時,飛舟周圍的天空,不知好什麼時候起了一層霧氣。

見此不妙的危險跡象,陳風鬱悶發現自己這些玩家現在一點自保之力都沒有。倉促之間,陳風盤點其自己包裹里的物品,最後把目光鎖在兩邊普通長劍和蔓藤莖條上。陳風將兩邊長劍重新插回背上,接著,又用蔓藤莖條將自己身體和邊上扶手捆綁在一起。

陳風的動作很快引起其他玩家的注意。

「怎麼了?」,飛盧和凱雅異口同聲的問道。

陳風邊動手邊回復道:「不知道,感覺不妙,前面似乎有危險」。這時,陳風發現那些帶藝入門的青年裡,也有人紛紛做成反應,甚至有兩人拿出一個小盾牌,打了一個法訣後盾牌迅速變大,繼而懸浮護在身前。

其他幾人這時也發現了異樣,最關鍵的是:對於新入門弟子的不安反應,天奇山的前輩們,沒人出言解釋安撫,他們把心神全部都盯著飛舟外的異象。

就在這時,陳風突然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一股昏昏欲睡的感覺在腦海里瀰漫。片刻間,陳風就失去了意識;在陳風失去知覺的前的最後一刻,眼角的餘光看到飛盧和凱雅把陳風多餘蔓藤快速地往自己身上捆綁。與此同時,那黃袍老道青鼎一聲怒喝:「魂老魔,你們暗魔殿還敢出來作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暗魔殿

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