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懵逼的收穫(二)

第17章 懵逼的收穫(二)

不知不覺,陳風抬頭仰望著星空,心裡驚奇不已。以往的虛擬遊戲,所有的技能秘技,要麼是通過NPC傳授,要麼點擊技能書自動學得;而這個遊戲,必須自己理解功法典籍的內容,自己參詳字裡行間的內容,並按上面去修鍊。

陳風望著平台四周透明的光罩,估計要在這裡等滿七天才會結束這一次試煉。既然還有三天時間,陳風當即掏出另一本的《水木青蓮決》研讀了起來。反正閑著也是浪費時間,這個試煉環境受到遊戲保護,玩家之間無法互相PK攻擊,也算是安全場所。

當陽光再次升起時,陳風已經《水木青蓮決》的第一層功法理解七七八八,開始嘗試按照上面的要求,擺起身體姿態,按照指定呼吸套路凝神冥想,觀想著有一株蓮台生長著水面的平和景象...

接下來的一天時間裡,陳風除了吃喝的生理需求,其餘時間都用來修鍊。一天一夜后,閉目冥想的陳風腦海里,一些藍色和青色的光點湧現出來。青色的光點凝聚成團,漂浮不定;藍色的光點凝聚彙集,慢慢地向下方聚成水流之態,雖然只是虛影,但這種微風拂面的感覺,還是可以清晰的感覺出來。隨著藍色光點聚成水流成水塘,青色的光點開始繼續凝聚,然後變成一顆蓮子般的虛影。

當蓮子落入水塘之時,一股難以言狀的感覺在陳風腦海里傳來。腦海里的觀想世界變化時,陳風的身體盤坐在平台上,嘴裡情不自禁第神神叨叨,低聲念著念著一些咒語...

隨著時間感知的繼續,青色蓮子虛影發現了一絲變化。薄薄的蓮子外殼裂開了一道縫隙...隨著縫隙的擴大,一支嫩芽虛影從蓮子的里生長了出來。

嫩芽的出現時刻,一股莫名的氣感從陳風的身體傳來,身體丹田處傳來一股清涼感覺,陳風能感受到:隨著眉間的觀想凝神,一絲絲冰涼氣息,隨著呼吸吐納,被收入體內,經過特定筋脈路線后,彙集在丹田處。

帶著一種驚喜的喜悅感,陳風準備再接再厲。就在此時,一陣「啵咯」聲音傳來...

當陳風睜開雙眼時,發現劍宗已經也從修鍊靜坐狀態起身。再關注試煉倒計時,發現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第六天下午了!

兩人同時望向來路的崖壁方向時,只見有幾個人陸陸續續的攀爬了上來。領頭者,正是陳風認識的莫岳。緊接著是一個橫眉漢子,這人在原先的隊伍中與莫岳走的比較近,陳風自然也認識。隨著兩人爬山山崖,後面還有兩人上來,一個正是高瘦的笑言,另一個是捲髮的青年。再後面,就沒有其他人了...

四人望著石質平台和外面的光罩,大呼一聲,就急沖沖的奔跑過來。那種達到目的的喜悅感覺,陳風早有體會,自然也不打擾他們,靜靜地等待他們適應系統額提示。

二十多分鐘后,笑言鬱悶的罵道:「鬱悶,老子只有一般評價等級,隨機到的功法也和自己不合適!」。然後他向其他三人問道:「莫哥,霸者,暗語,你們三個呢?」。

莫岳微笑道:「我是中等評價,拿到了一本適合的功法」,不過,當他打量著劍宗和陳風時,臉上露出羨慕嫉妒的眼神。傻子都知道,這兩人提前這麼久到達,通關評價和收穫都很高。

橫眉漢子也鬱悶說道:「我也是一般評價!幾位朋友,我是金木土三屬性天賦,我這本《清風訣》是風系功法,現在拿來換一本適合這三種屬性的功法。有願意交換的嗎?」。

另一個捲髮男見機也趕緊望向眾人,說道:「我也要換功夫,我是四系俱全,唯獨少了木系天賦。偏偏抽到《幻木功》這種木系功夫。MD,坑爹的系統」。

陳風冷冷的說道:「你有三次選擇的機會,不會每次都是木系功夫吧?你自己貪心了吧?」。對這種人,陳風沒好感,但是那本《幻木功》的木系功夫,陳風想換來參考。

笑言聽著這話,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其他幾個人也覺得好笑。

捲髮男被陳風這麼一刺激,便懊惱起來。不過,他不敢找陳風麻煩,便把冷意投向了劍宗。

劍宗是何等高傲的人?見到有人不善,不屑地瞥了一眼,又重新去看他自己的《金陽訣》去了。

一陣后,笑言挪到陳風邊上,不好意思地問道:「風刀,能幫忙看下,有沒有適合我的功夫?」。

陳風打量了笑言片刻,淡淡地問道:「除了你們四個,其他人呢?胖子呢?」。

笑言聞言,臉上露出一絲懼色,神情寂落說道:「你單獨離開之後,經過叢林時被一些獨行的野獸偷襲傷了兩人,死了一人。在渡河的前一天,夜宿時候犯了一個經驗錯誤,我們在河邊宿營時,只防著叢林方向,卻被河裡爬山來一群頭長獨角的六條腿的兩棲怪物襲擊,一下子死了四個人,傷了兩個。胖子斷了一條腿,和幾個受傷的人一起放棄了,在那邊等試煉時間結束。後來,在過河和經過沼澤之後,又死了一些人。最後,能完整走過來的,就剩下我們四個了。其中,那個叫暗語的捲毛,就是之前獨立離開,後來又加入我們的傢伙...」。

這些人自問都是在各個遊戲里都是名人堂高手,可剛進遊戲的第一次闖關試煉,就死傷慘重。這樣的結果,讓他們有點受不了。就連陳風,對這個結果也覺得意外,這個出場試煉,是不是難的有點變態?

「你是什麼屬性天賦?」,陳風平息了思緒后問道。怎麼說,也是笑言也是相識一場。

笑言低聲說道:「火系47,金系62,土系81;如果有土系功法最好。我拿手上這本《暗影千紗》換,這個變態系統,居然給了我一本特殊屬性暗系的巫術功法。老子可不喜歡陰森森的巫術」。

陳風看了他一眼,就知道笑言估計范了和那個捲毛一樣錯誤,放棄前兩次,把運氣押到第三次上門去了。不過陳風不打算揭穿,掏出自己包裹里的一本《土靈訣》給他,並拿走《暗影千紗》。

笑言向陳風遞過一個感激的眼神后,再低聲說道:「你小心莫岳和叫暗語的捲毛,這兩個人有點陰!」,然後自顧著走到一個角落鑽研起來。

陳風見他離開四人小隊伍,單獨做到一個角落,便知道莫岳的隊伍是徹底散了。雖然不知道這中間有什麼糾葛,但陳風懶著理會,只要不來找自己的麻煩就行。

「風刀,有非木系功法嗎?」,那個叫霸者的橫眉傢伙湊了過來。笑言從陳風這裡換到功法的事情,瞞不過其他幾個人的視線;所以,這個叫霸者的傢伙也過來試一試。

陳風看了劍宗一眼,又看了看這個霸者,心裡暗道:我勒個去...怎麼個個都這麼狂...就你這個慫貨,還叫霸者?

不過,他那本《清風訣》是稀有的風系功法,用來參考倒賣不錯。念及於此,陳風把另一個本《鋼岩體》和霸者交換了《清風訣》。

「練體功法?」,霸者接過一看,詫異的呼叫道。

陳風不緊不慢的說道:「那你換不換,不換就拉倒」。

「換!怎麼不換?老子這次吃了身體屬性的大虧,有一本煉體功法,來的正好及時。謝了!」,說完,他也走到一個角落,只顧著研讀起來。

莫岳的臉色更加難看,他沒想到,這些人到了目的地后,都翻臉不認賬,對自己帶領隊伍的人情毫不顧忌。

陳風暗自搖頭,這霸者的性格與其名字完全不搭配。真正的霸者,應該向劍宗這樣性子,剛烈直接,而不是這種見風使舵多變的偽君子。見他們隊伍連最後分散的場面話都不說,陳風還是有點悲嘆。其實,這也是陳風後來決定獨行的原因之一。這群人,骨子裡都是高傲的人;一群高傲又自私的人在一起,怎麼可能成為真正可共患難的朋友。

在眾人等待中,七天時間終於結束了。系統那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入場試煉結束,通過者,將直接被傳送到青岩仙城」。隨著提示的結束,一個60秒的倒計時開始呈現在所有的視野里。

就在所有人以為一切即將要結束時,那個叫暗語的捲毛男,突然猛地向劍宗衝去,他右手持著短劍向劍宗砍去,並伸出左手去奪取劍宗真正翻看的《金陽訣》。

陳風先是詫異,接著冷笑起來。劍宗是那麼好惹的嗎?陳風自問現在與劍宗PK,勝率不足三成。就在陳風期待劍宗的霹靂反擊時,一道銀白色的雷電從天而降,直接把捲毛男劈成灰燼。除了他背上的包裹,其他的布衣、狼皮護具、精鋼短劍,盡數消失的無影無蹤!

「玩家暗語違反試煉規則1,抹殺!」

劍宗端著蓄勢待發的短劍,直愣愣看著突發的一切...

莫岳等幾個人暗自慶幸,沒貿然在這裡動一些小心思...

落在地上的包裹,被劍宗收拾起來,對這個意外之財,他是來者不拒。完了,他走到陳風身邊,遞過那本《幻木功》,然後說道:「這玩意也算是給你補償吧。你太弱了!如果進階到異能七級以上,有機會到千羽星系,可以報上我名號,我可以考慮招你做小弟」。這個厚臉皮的傢伙,依舊是狂妄。

「對了,好好利用這個遊戲!這裡面的部分能力,可以帶到現實中...」,就在倒計時即將結束時,劍宗低聲嘀咕了一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懵逼的收穫(二)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