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遊戲開始(七)

第12章 遊戲開始(七)

一夜無事。第二天,陳風出了藤林觀察片刻,發現兩隻蜘蛛的屍體不見了;只是,不遠處水塘邊躺了兩具屍體,那獸類屍體正翻著白色的肚皮浮在水面上。一種是有兩隻腳的爬行動物,但是身子長得向蜥蜴;另一種,是長著蛇頭,卻是鰻魚身體的動物。

陳風暗道:這些怪物也真倒霉,兩隻蜘蛛昨天被殺后,陳風臨時起意把屍體上毒腺攪碎,讓毒汁染到蜘蛛的肢體上。現在看來,這個主意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否則陳風作業沒那麼容易挨過去。

陳風再觀察一陣,確定沒遺漏后,吃了一些生意狼肉乾和一些果子,繼續踏上路途。

接下了二個小時路段有驚無喜,有些蟲蛇出沒少不了,但沒有威脅到陳風的安全。

望著三公里的青色的山脈和山腳茂密的林子,陳風喜出望外。想比臟污泥濘的沼澤,陳風可是更喜歡森林環境,狼群雖然兇殘,卻沒有沼澤里的怪物那麼詭異。

可很多時候,事情的發展並不按人們喜歡的劇本走。陳風沒走多遠,就看到那隻兇猛的雪白色猛禽再次出現在天空;就不知道這大傢伙,屬於鷹類的哪一種。趁著這扁毛畜生還沒發現,陳風躲進邊上的矮樹叢里,等待猛禽離去。

可今天,這個大傢伙盤旋了一陣后,在空中高亢地叫起陣陣「呦!呦!...」聲音。

陳風暗自著急,這畜生好死不死,偏偏擋住自己通往山丘的方向上。如果這大傢伙不走開,自己除非繞一大圈,否則無法進入山區。如果選擇繞路的話,不知道還有什麼危險等待自己。

不過,片刻后,事情變化出乎陳風的意料,猛禽盤旋的正下方,水塘里一陣翻滾,幾道黑隱在水裡翻動。

猛禽見狀,叫鳴一聲,就猛的一個俯衝下去。一陣激烈搏鬥聲傳來,由於隔得較遠,陳風沒看清搏鬥雙方的廝打搏鬥方式。

不過,猛禽好像佔上風,它的抓子好像拖著一個巨大獵物騰飛而起。獵物全身離開水面后,陳風算是看清了;那東西長像水蛭,但是多了六根細長的觸鬚,身子足有六米多長。

猛禽離開水塘沒多久,用于飛行的雙翼就被水蛭模樣的怪物纏住了。失去雙翼擺動平衡,猛禽從三十米的高空一頭栽倒邊上的石堆上。兩隻怪物的落地,砸起來一片塵土;撲騰掙扎了一陣后,動靜漸漸小了下來。

陳風等了十幾分鐘,確定兩者的動靜越來越小后,心裡一橫,帶著自己物品快步向石頭堆跑去。跑到現場的二十米外,陳風終於看清情況:那個水蛭模樣的怪物,身體腹部被猛禽撕裂了一大片,並被兩隻大抓徹底穿透。不知道是不是軟體動物抗跌的能力較強,這怪物沒掛掉,六隻觸鬚依舊死死纏住猛禽。

而那隻雪白的猛禽,鳥嘴部滲出黑色的血液,但是腦袋在掙扎著,準備抬起來。那對美麗的巨大雙翼,一支明顯折斷,血液從傷口裡大股冒出;另一支翅膀則被水蛭怪物纏住,或許是失血太多,這支輕傷的翅膀也沒能掙扎開。

陳風見狀,趕緊拿起木弓,從背後拿起一把箭鏃放在地上。然後打開兩隻木瓶子,用箭鏃分別沾了沾劇毒果醬的汁液和蜘蛛卵的汁液;然後趕緊用木塞將瓶子塞緊,兩種毒物的味道太刺激辛臭,劉星勉強憑住呼吸完成動作。

陳風再向前進,直到兩隻怪物的十米距離外,才開弓射箭,一副痛打落水狗的架勢。帶著劇毒的箭鏃,被率先射到猛禽的腹部的傷口上;不到五分鐘,猛禽的兩隻鷹眼瞳孔渙散,腦袋躺倒在一邊。

結束了這個心頭大患后,陳風繼續射擊另外一隻怪物。沒等陳風折騰多久,那隻水蛭怪物也掛了。不知道本身就是瀕臨死亡,還是被毒死。

陳風走進仔細觀察兩個冤家的屍體。這頭雪白的猛禽,大體上能歸為鷹類,只是鳥啄部分太長,像一支細長的利劍;而且雙翼的背部各有一支烏黑的骨刺。再看那隻水蛭模樣的怪物,其他部分都沒特殊的,唯有頭部和六隻觸角相連的身體,表面各有一條食指粗的淡銀色線,有點類似筋。

陳風提起自己短劍,花了半個小時,小心翼翼地將猛禽的兩根烏黑骨刺和水蛭的六根銀線解剖出來取走。

......

再進入山林區域時,已經接近中午時間。

陳風再次核對了地圖和山嶺地形,分辨了一陣方向,選擇了一條山嶺走去。

接下去的一段路程,倒沒有什麼大危險,相對其他玩家,以陳風對森林的環境熟悉和敏感,很容易避開一些危險。最狼狽的波折只有兩起:一次是被一條趴在樹藤上的綠色小蛇偷襲,陳風倉促之間用豹皮披風擋了下來,然後就用劍將小蛇剁了。另一次,是搞了一些蜂蜜,結果被吸蜂蜜氣味引來的兩隻頭上長著獨角的灰熊狂追。陳風和熊周旋了兩招,發現這兩個傢伙力氣極大,而且行動非常敏捷,在林子和坡道的奔跑速度不比陳風差多少。無奈之下,陳風只好把裝著蜂蜜的蜂巢拋棄,然後狼狽逃跑。

到了天色變暗的時刻,陳風總算趕到了目標二十公裡外的山野地帶。

一夜避宿無話。第二天一早,翻山越嶺兩個小時后,陳風在一個山谷聽到前面的打鬥聲。潛伏二百多米后,落入眼裡的是那個金髮高冷男,這個高冷男果然有過硬的手段,竟然安然無恙,比自己提前抵達目的地附近。

不過,高冷男這時遇到麻煩,五隻長著四隻手臂的猿猴類怪物正在圍著攻擊他。這個傢伙仗著高明的躲避身法和一柄短劍和猿群周旋,並時不時在四臂猿身上留下傷痕。不過,高冷男身上的布衣也被撕了幾個口子,背後也被抓出一道傷痕。

陳風暗道:這傢伙好像會武技,一柄短劍在他手上挽起一道道疾速的劍花,不斷的將猿群逼開。只是,也只是逼開而已,無法完全脫身,這些猿類的身上非常靈活,高冷男的凌厲殺招都被它們避開。

再搏鬥一陣,高冷男發現形勢危急,這樣下去一定會力盡而亡。他遂即假裝踉蹌,用肩膀硬接一隻猿猴的手臂攻擊了;然後突然發力,用左手抓子猿臂,再將快速將右手劍刺穿這隻猿猴的喉嚨。

見同類被殺,其他四隻猿猴拍胸口長嘯怒吼起來,變得嗜血狂暴。高冷男見狀,暗道不妙,遂即劍法加大攻勢,準備以傷換傷,憑著重傷也要見這四隻怪物斬殺。

就這時,連續三道冷箭突然從左邊射向兩隻猿猴,將它們逼開。高冷男看了遠處開弓射箭的陳風一看,微微點頭致謝,然後心裡大定。有人相助,高冷男信心大增,改為穩妥的招式與右邊兩隻猿猴周旋,不再魯莽死拼。

陳風踏步狂奔而來,高呼道「一人兩隻,不要放跑這怪物。猿類野獸最記仇,如果逃跑了,會呼叫更多的猿猴前來!」。說話頃刻間,陳風遂即展開雙劍,用遊俠的格鬥風口,靈活地與左邊兩隻猿類廝殺。

「明白!」,高冷男答應一聲,就收斂心神對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遊戲開始(七)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