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遊戲開始(五)

第10章 遊戲開始(五)

陳風休息一陣,回復體力后,拿起短劍,從圍欄邊拖一隻青狼到篝火邊上,開始剝皮...

見陳風的動作,胖子忍不住的問道:「風刀,你在現實中,不會生產存在荒郊的武修者吧?或者軍隊里的軍人?」。他對陳風各種稀奇古怪的本領,好奇得很。

莫岳有樣學樣,也拉來一隻青狼,準備剝皮。不過,陳風制止了他的動作,說道:「剝皮是件細緻的活,我在現實中經常解剖動物屍體,所以剝出來的皮是完整的。你們沒有專門干過這活,這狼皮讓你們剝,就會被剝得零碎」。

莫岳只好悵悵的嘆氣,他知道陳風不會再這種微末的問題上欺騙他,看來,把現實一些技巧得到遊戲,必須有足夠道行才行。

見其他人鬱悶的神色,陳風將剝好的皮在篝火邊略微烤了烤,抹掉上面的血跡,然後說道:「這裡有十二隻青狼屍體,我們一人剛好一張狼皮。你們現在幫忙把狼肉分切出來,在火上烤熟了,可以當乾糧,這個可是不容易得到的食物!」。

聽到這話,其他人才露出笑意,笑言對陳風伸出一個大拇指,繼而走到陳風身旁,將已經去皮的狼屍體那裡擺弄起來。還真別說,短劍在他手上當菜刀用,玩起來還挺賞心悅目。這樣一來,幾個沒有警戒任務的人,陸陸續續走了幫忙切肉成條,然後用木條串起來放到篝火上門細心燒烤起來。

胖子舔了舔嘴巴,說道:「他大爺的,為什麼系統的送的盒子里,就沒有調味料。沒有調味料,這肉吃起來味道差一些」。

「你個死胖子,現在能不餓死就不錯。還想享清福,要享清福,就別進這個鬼遊戲...」,陳風不用回頭,也知道那個潑辣紅髮妹子的嘮叨聲。

......

烤肉的氣味,引起遠處黑暗裡的狼群一陣躁動,狼群發出陣陣嗷叫聲。不過,狼群始終沒有再進攻,不知道狼群的數量不多了,還是頭狼在壓制著狼群的衝動。

當黑夜結束后,陳風已經把狼皮剝完,並簡單調製后,將狼皮做成護臂、護腿、馬甲。柔軟的狼皮,在烘乾后保持著柔軟的特性,穿在身上不會影響身體的靈活性。這次,陳風沒有幫助其他人製作護具,這種簡單扎孔和捆綁的手工,大家都會做。

吃完烤肉之後,所有的狀態都恢復巔峰,就是傷了腿部的棕發男子,也變的樂觀起來。

狼群已經徹底撤離了,這讓陳風對森林裡的危險指數評價更高了一些。一些普通的野獸,都有如此高的靈智,如果再遇到什麼怪物,危險可想而知。不怕野獸兇猛,就怕野獸會玩策略玩心思!

陳風站了起來,收拾起自己的物品,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然後正色的對所有人說道:「今天是第二天,我不再參加隊伍的集體活動,我要孤身上路!」。

胖子急忙問道:「風刀,為什麼?」

「我們一起配合挺好的,我胖子雖然比不上你風刀那樣,有各種手段,但該殺該拚命時候,從來沒認慫過!你如果一個人上路,猛虎難敵群狼!昨天不就有兩個傢伙死在路上了嗎?」。

陳風目光從胖子和笑言身上略微停留,點頭致意說道:「後會有期!」,然後從柵欄邊上拔起一柄短劍,對莫岳說道:「這柄短劍,就當做我昨晚幫大家剝皮的報酬,怎麼樣?」。

莫岳點了點頭,說道:「可以」。

陳風遂即那走短劍,配合自己原有的單手短劍,左右一舞動,然後插在腰間。拿起長木槍,陳風頭也不回的的離開臨時的合作隊伍,快步的向前方奔去。

其他人見陳風離隊,神色各異,紅髮皮俏少女不解說道:「這個神經兮兮的傢伙,咱門又沒得罪他。難道,他是看不起我們?不就是多謝野外求生的技巧,有什麼了不起的」。

莫岳嘆一口氣,神色複雜的說道:「陳風是不滿足七天到達目的地的目標,他想獲得更高的評價等級!」。

他原以為陳風的不經意挑釁,是為了干涉他對隊伍指揮權。現在看來,這個傢伙本性就是獨行俠。

笑言等人望著陳風消失背影,卻沒有陳風那樣豪賭的勇氣。他們不傻,這款遊戲透著邪門,越是難的考驗,收穫往往越驚人。但如果死了,重新再進遊戲,十有八九也是要再經歷一次這樣的試煉考驗;而且,這第一次經歷心得就會白白浪費掉。

......

第二天,在天色開始暗淡之時,陳風已經跋涉到50公裡外,並剛剛獵殺完一隻獨行俠。這隻獨行俠是全身紫色斑紋的豹子,1.5米的體型,重約70公斤,一身紫色毛皮非常堅韌。這傢伙在1個小時前,就在後面跟蹤陳風;既然甩不掉,只好想辦法幹掉。

陳風能夠險勝獵殺,靠的就是自己的遊俠之心。雖然自己已經不是《浩天》里的那個風塵刀,也沒有一套完整的戰鬥組合技能;但是,身為遊俠,天生的叢林有著其他職業難以察覺的敏銳感。沒有戰刀,兩把短劍湊合著用,沒有神弓,簡陋的木弓也將就用。

作為一個孤行的獨行俠,長期混跡在組隊了,只會磨滅了自己獨特的戰鬥敏感性。初入遊戲,出於了解遊戲的需要,先和他們磨合一天。現在,陳風已經大致了解了遊戲風格,就可以自己上路了。

何況,陳風有一張其他人都沒有底牌,就是差點毒死胖子的粉紅色果子。陳風將那果子揉成沫汁,然後塗到短劍的劍刃,木槍的槍頭,還有箭矢的箭鏃上。

陳風將紫色豹子的屍體翻了翻,屍體腹部那裡有三道傷口,傷口那裡有幾縷辛臭的黑色汁液。如果僅僅是普通刀刃造成傷口,不足以殺死的健壯的豹子,但是劇毒卻可以。

陳風快速的剝下豹子的主要毛皮,又挖出豹子腹部下面尿泡,然後快速離開。否則,豹子的屍體血腥氣會引來其他的肉食猛獸。陳風對野獸,能避開就避開,他還是以趕時間為主,不想節外生枝。

半個小時后,陳風矗立在樹梢上,眺望遠處。這裡已經是樹林的邊緣了,不遠處的河流和沼澤景色,展現在依稀朦朧的暮色里,可以看到大致的輪廓。陳風坐在樹梢上,拿起地圖,盤算著明天計劃和對策。沼澤地域不同深林,泥潭、瘴氣、水生猛獸...

陳風沒有在樹下生火,而是將豹子的尿泡里尿液分散在周圍,猛獸的糞便氣味可以驅散一些野獸。陳風將木弓和箭鏃放到隨手可取的地方,然後盤坐在粗壯的樹杈上,雙手持著劍柄騎坐養神休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遊戲開始(五)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