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挑釁者

第686章 挑釁者

皇太子承乾忍不住問,「老師有什麼好的辦法彌補嗎?」

「殿下,國朝創立之初,府兵制確實很好,但如今時移事易,府兵制也難免跟不上形勢了。」秦琅提議,「臣建議改革府兵制度,但為穩妥起見,建議分幾步走。第一步,先縮減現有府兵規模,同時,將現有邊疆鎮守之軍,改為移駐府兵。」

把原本各地輪調過去邊疆戍衛的府兵,直接給他們遷移戶口到所在邊地。

但不授田,而是租田。邊疆地廣人稀,土地還是比較多的,不過按現行的土地制度發展,授田終究不能長久,故此現在就不再授田,而是朝廷於駐地邊上租地給他們,也沒什麼口分田或是永業田了,直接租佃。

這樣邊軍一家子有地可耕,按畝交租就可,而朝廷不需要邊軍再自備武器衣糧這些,改由朝廷發軍餉衣糧,朝廷負責武器馱馬這些。

這些邊軍就跟原來府兵一樣,點選后就是終身制了,而且也不用再輪換了,就是職業兵,平時就拿糧餉,專門訓練、鎮守,閑時呢,則參與邊鎮的屯田,也搞搞生產,但不是給自家搞,給朝廷邊鎮搞,收穫自然也歸朝廷。

本質上來說,跟現在長安的天子北衙禁軍一個樣,都改成募兵制了,能夠更加適應邊疆軍事所需,保證邊疆的防禦作戰能力。

只是朝廷的負擔增加了,募兵的開銷比府兵要大,原本府兵們承擔的那部份衣糧武器甚至馱馬等,都要由朝廷來承擔。好在朝廷自改革以來,稅賦收入不錯,完全負擔的起。

邊軍改成了募兵,京師的宿衛之兵,也全都改成募兵。

北衙幾萬人本就是募兵了,現在南衙的三萬六千番上之兵,也都改成募兵,以後就拿糧餉,不用授田也不必再自己負擔衣甲等。

而全國各地六百多個折衝府,則因為不用再承擔入京番上宿衛和赴邊疆鎮戍的職責,所以也沒必要再保持這麼多數量,可以只保留一半左右。

對於這保留的一半府兵,以後也不需要再自備衣甲糧食馱馬等,這些以後都由朝廷負責了,朝廷也不再授他們田地,租田給他們,平時農時種地,閑時訓練,若遇戰時則徵發出戰,立功則有錢帛賞賜,也不再授田,若陣亡傷殘等,也都直接給予錢帛撫恤。

有功的錄勛授官,一律照舊。

裁撤的軍府府兵,轉為鄉團,其所授之田地,轉為租佃,閑時也展開一些集訓,做為預備役使用。

府兵以後當不了地主了,但是立功當官的機會還是有的。負擔減輕了,授田和免稅的待遇也沒了。

改革動作很大。

「此事干係甚大,應當慎重討論后再做決定!」房玄齡老成持重。

「房公說的沒錯,我今天在此提議,也是希望諸公好好議一議,等商議出一個合適的方案后,再交由太子和陛下考慮。」秦琅倒也沒急著就能定下來,畢竟他自己也只是有一個初步的方案。

只是他畢竟也是打過仗的,知道現在的兵制,確實已經在拖大唐的後腿,到了必須要改革的時候了,現在許多問題還沒嚴重,可等到真正嚴重時,就來不及了。

「那就請諸公回去后都寫一份關於府兵改制的建議書上來,到時再集中廣益。」承乾把這話題就此打住。

見到宰相大臣們都點頭,他很是滿意這種感覺。

接著又道,「京兆府內無官邸,以往官員都是住在自己的私宅里,走班辦公。衙門官吏眾多,許多官吏是從地方調入,家眷在外,在京只能租房住,十分不便。」

承乾提出要拿出兩萬貫錢來,在京兆府衙門後面,修建京兆府的官邸,供京兆府衙里的官吏們居住使用,不論官吏,都有住房宿舍,方便上班辦公。

魏徵指出兩萬貫太多,修一座官邸用不了這麼多錢。

承乾解釋說官邸不僅要安排京兆尹、少尹等官員,也要安排吏員們,按品級各有宿舍,最後還說這筆錢從東宮內庫里拔派,不動用國帑。

這麼一說,魏徵倒也無話可說了,畢竟人家太子用自己的小金庫給京兆府官員們修官邸。

「殿下,如此一來,只怕其它衙門都要羨慕京兆府了。」魏徵道。

秦琅站出來幫承乾,「京城百司衙門,哪個衙門也都還挺滋潤的,我看可以讓各衙都一起修官邸、食堂,各衙官邸也都照顧下低級的吏員們,尤其是那些外地來京的單身漢們,免的他們出去租房,出行不便。」

「至於修官邸的費用,我看可以由各衙自己解決一點,也可以再由朝廷拔款解決一些,到時統一由將作監設計規劃,工部負責安排施工建造。」

秦琅想著,乾脆就給長安的各部衙搞點自建房,官吏們沒房的可以申請衙門宿舍房,衙門後面有地的就近建,沒地的就建附近點。

只要不離開衙門,便可以一直免費住在單位宿舍,對於長安那五六萬的低級雜任、流外、胥吏們來說,這絕對是個大福利。

畢竟長安大居不易啊。

想想人家白居易一代大詩人,想在長安買套房,都是左攢右攢的攢了好多年才買了房子,好多年都只能先在長安郊外買個院子住,上下班極不方便。

承乾一聽,馬上表示願意從自己的東宮裡特拔一筆錢,協助修這衙門宿舍。

從修官邸變成修宿舍,魏徵倒也不反對了。

他出身底層,知道小吏們日子不易,若能建成這衙門宿舍,確實是一項仁政。

前有關照貧困百姓的廉租保障房,現在又要開建衙門宿舍,魏徵心裡感嘆秦琅確實腦子轉的快,而太子揮金如土的樣子,讓他又不得不贊一聲大方仁義。

王珪倒是認為這樣搞攤子很大,畢竟京城百司百衙,僅底層的雜任流外小吏等就有五六萬之眾,真要大建官邸宿舍,可不是小事。

他擔心這樣會擾民。

而秦琅告訴他,一切都以市場手段來辦就好,雖由將作監設計,工部監督,但用到的材料,到使用的民工,全都統一招標採購和按市價雇傭,不但不會擾民害民,還要創造點內需,增加一些就業崗位,給百姓們創造點賺錢機會。

朝廷、衙門和東宮各拔出錢來,雖說也是民脂民膏,但用在實處,也是解決衙門官吏們的居住大問題,而最後這些錢也都落到那些商家和百姓手裡,轉一圈,不也是拉動雞地屁嘛。

雖然王珪覺得這圈子繞的有些大,但做為大唐財政大管家的戴胄表態說,現在國庫充盈,這點錢是小問題,王珪也就不好多反對。畢竟涉及到長安城五六萬官吏們的福利,他過多反對,到時豈不是要惹眾人之怒。

「有勞老師回頭擬一個詳細的條陳,下次廷議時討論,通過後再交由門下省頒令執行。」承乾有些興奮的道。

一件件事情都議的很順利。

「殿下,西域傳回消息,鐵勒契苾部莫何可汗契苾歌楞被西突厥肆葉護可汗突襲擊敗,兵敗戰死,其子莫賀咄特勤也戰死,其落傷亡慘重,如今歌楞之孫契苾沙門隨其母率本部敗兵六千餘帳,敗逃到伊吾請求歸附!」

這個消息引的宰相們倒是很驚訝。

「這個肆葉護也太過放肆了,這是公然無視朝廷的威嚴!」

之前統葉護可汗去世后,朝廷調停肆葉護可汗和莫賀咄可汗這祖孫倆,給兩人各賜旗鼓大纛,冊封可汗,又把統葉護的兒子冊封為吐火羅可汗,把他兄弟札比爾冊封為可薩可汗,同時還把鐵勒契苾部的歌楞也冊封為可汗。

西突厥之地,冊立了五位可汗。

肆葉護向大唐請婚求親被拒絕後,心懷怨恨,不顧大唐的調停,先出兵突襲了莫賀咄,暗裡策反了莫賀咄手下大將,將其擊敗並殺死,然後現在又把歌楞給乾死了。

「殿下,臣以為當派人接應契苾部,並將他們安置於河西甘涼之間。」長孫無忌建議,契苾部是之前朝廷往西域摻沙子的重要棋子,誰知現在敗的只剩下六千多帳了,他們最強盛時可也是有十餘萬人馬,曾經高昌、伊吾等國都是被他們控制的。

契苾歌楞之前朝見大唐天子,曾經留下了長孫契苾何力在朝,如今何力還得賜婚宗室之女臨洮縣主,任右領軍將軍。

既然契苾部還有六千餘帳,那麼也還是一支不錯的力量,朝廷自然有必要安撫安置他們。

「於甘涼之間置賀蘭州,安置契苾部,以契苾沙門為賀蘭州都督,封姑藏郡公,封其母為姑藏郡夫人,令涼州大都督府長史李道宗撫慰。」

「肆葉護如何處置?」

大唐宰相們對於這個放肆的西突厥可汗,十分不滿。不僅僅是因為他不尊朝廷旨意,更加在於他現在擊敗了叔祖莫賀咄可汗和契苾歌愣可汗,天山南北,西突厥兩廂十設諸部,如今又要重聚在一人狼旗之下了。

這是在統葉護死後,西突厥持續了多年混亂后的頭一次重新一統,這讓宰相們都感覺到濃濃的威脅。

秦琅站了出來。

「殿下,臣以為,當初統葉護被莫賀咄可汗刺殺之後,他自稱大可汗,但西突厥十姓不服,弩失畢五部共同推舉的是泥孰為可汗,但泥孰不肯就位,主張迎立統葉護之子阿史那咥力特勤為汗,是為肆葉護可汗。」

「泥孰曾與陛下義結金蘭,向來尊奉大唐,且在西突厥諸部中威望較高,莫賀咄也是被泥孰統兵征討擊敗殺死,所以臣以為,朝廷完全可以下詔冊封泥孰為西突厥東面可汗,以繼莫賀咄統領碎葉川以東五咄陸部。」

肆葉護不聽話,就找個聽話的,一道詔令,就可以給肆葉護找一個強大的對手,泥孰本就威望高,又能征善戰,還跟大唐關係好,當初他把可汗之位讓給了肆葉護,現在朝廷讓他來當東面大汗,與肆葉護東西對立。

長孫無忌哈哈一笑,「三郎這招離間法厲害,肆葉護如此一來必然猜忌泥孰,甚至可能要對泥孰下手,泥孰無奈之下也只能自保矣,西突厥十姓必然再陷分裂亂戰,高,實在是高!」

五咄陸居碎葉川以東,又稱為左廂五部,有處木昆律部、胡祿屋闕部、攝舍提暾部、突騎施賀邏施部、鼠尼施處半部五大部落,每部設一啜統轄,向來與西廂的五弩失畢部不睦,常互相爭戰。

泥孰是達頭可汗的曾孫,世為莫賀設,在西突厥地位那也是金狼家族的嫡系了,雖說不如肆葉護是統葉護的兒子,但之前就也是統領一方的設,扶他來對抗肆葉護,確實是個不錯的人選。

「便賜封他為咄陸可汗!派鴻臚寺少卿劉善前往西域冊封宣詔!」

高士廉還想了一個很氣派的封號加在咄陸二字前面,吞阿婁拔奚利必咄祟可汗。

不管泥孰有沒有野心,朝廷這個詔令一出,泥孰也就無處可退了。

肆葉護絕不可能還容的下他,他要麼被殺,要麼就只能自立為汗了。

這有點逼上梁山的感覺,很不地道,但為了國家利益,宰相們哪裡會在乎泥孰想不想當大汗呢,別說他只是跟皇帝結拜過的兄弟,就算是親兄弟,這種時候,也一樣是國家為重。

西域風雲變幻,局勢變化的有點快。

大唐君臣如今早就把目光盯向西域,想著要進軍西域了,伊吾的內附更是為大唐打開了通往西域的門戶。

這種時候,肆葉護如此放肆,自然得收拾他,實際上就算他老老實實,朝廷也不會放過他,畢竟西域這樣的好地方,朝廷哪會拱手讓於人呢。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臣建議,再派一個使者前往漠北,給予薛延陀可汗夷男一些封賞,告訴他肆葉護擊殺歌楞之後,正準備要越過金山,討伐漠北薛延陀。大唐邀薛延陀一起討伐肆葉護!」

秦琅又出了一個壞點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貞觀俗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貞觀俗人目錄 貞觀俗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6章 挑釁者

9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