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同袍

第43章 同袍

蘇宇爆發了一次雷元刀,消耗極大,正在吸收元氣液恢復。

此刻,其他地方也在爆發戰鬥。

戰鬥並不算太激烈,萬族教的人一心要跑,人數也不多,很快,那些小隊陸續斬殺了對手。

小院中,戰鬥聲也漸漸削弱了。

劉隊長趕了回去,參與戰鬥,以他千鈞九重的實力,對付一些千鈞中低層的傢伙問題不大。

蘇宇還算滿意,殺了一個千鈞中期的傢伙。

別的不說,兩點功勛到手了。

這次可是他單獨擊殺的,當然,他作為編外人員,擊殺了對方之後,戰利品不歸自己,而是歸緝風堂,他們要統一上交,之後再進行獎勵分配,這就和蘇宇無關了。

畢竟他來參與行動,就算是蹭功勞了,沒有緝風堂配合,蘇宇也沒機會單獨殺一個萬族教眾。

蘇宇左右看了看,沒看到其他人,緝風堂的人都開始往小院匯聚,圍殺最後的殘兵。

至於萬族教眾到底有多少,蘇宇不清楚,算下來恐怕有十多個。

這不算小據點,都算得上中等規模的據點了。

「中等規模……」

蘇宇微微一震,人數上了十人,就算得上中等規模了。

他剛想著,小院那邊,劉隊長陡然暴吼道:「小心,有頭目在!」

「啊!」

一聲短促的慘叫聲傳來,下一刻,劉隊長怒吼聲傳出,轟隆!

小院圍牆徹底坍塌!

蘇宇心中一驚,連忙朝那邊看去,此刻,劉隊長和一位癆病鬼似的中年男子在戰鬥。

劉隊長用的是軍制長刀,對方用的是長棍。

兩人大開大合,元氣爆發,四周圍牆不斷倒塌。

緝風小隊這邊,有人已經倒在地上,其他人正在包圍中年癆病鬼。

「小陳……」

有人低呼一聲,蘇宇心中微微一震,小陳……陳哥?

剛剛倒下的是陳哥?

剛剛在車上,他還和自己說過話。

「二隊起陣!」

劉隊長一邊交手,一邊暴喝道:「抓到頭目了,兄弟們,成了便是大功!」

他一聲喝下,後方一支10人小隊,在小隊長的帶領下,紛紛上前,下一刻,10人手中出現一條鐵鏈,鐵鏈前方掛著類似於斧頭的兵器。

劉隊長迅速倒退,呼啦啦風聲響起!

十條鐵鏈被緝風堂的人甩出,空中傳出氣爆聲。

「喝!」

癆病鬼看著沒力氣,此刻卻是中氣十足,一聲暴喝之下,長棍橫掃,砰地一聲,在鐵鏈上砸出了火花,一條鐵鏈甚至直接被砸斷。

其他幾條鐵鏈也被他橫掃的四處飛散。

「一隊,上!」

劉隊長再次暴喝,早就準備好的一小隊,二話不說,將手中已經準備好的大型鐵叉紛紛朝男子叉了過去。

十人分散在四面八方,癆病鬼無法騰空,此刻暴吼一聲,長棍揮舞,再次打的那些鐵叉火花四溢。

最後一隊不用劉隊長吩咐,早就分散在了外圍,此刻,一張大網被幾人鋪展開,從天而落,迅速將男子籠罩。

「就知道來這些!」

男子有些憤怒,暴吼一聲,踏地飛躍,一棍直搗擋路的緝風堂隊員。

緝風堂這邊,隊員們紛紛迅速圍繞著男子旋轉,並未在一地久留。

大網落下,鐵鏈橫擊,鐵叉不斷阻擋男子前進的步伐。

男子愈加憤怒!

而此刻,劉隊長已經退出了包圍圈,眼神冰寒,並未再次衝進去,而是在外圍盤旋,男子一旦有突圍跡象,劉隊長便出手聯合隊員將男子重新殺回去。

萬石!

這一刻,蘇宇看明白了,萬石境!

若不是萬石,以劉隊長千鈞九重的實力,不至於讓其他人配合,整整一個北小隊,此刻都在出手。

其中千鈞七重都有好幾人。

這麼多人,遲遲無法拿下男子,可見男子實力強悍,必然是萬石境的存在。

「轟!」

一聲爆鳴傳出,男子眼看著被這些比自己弱的人包圍,怒極之下,全力以赴,一棍砸落,將一桿鐵叉砸的四分五裂,持鐵叉的隊員哪怕距離他還有幾米遠,此刻勁道傳來,還是手骨崩裂,血流如注!

而男子這時候,也被一條鐵鏈擊中,鐵鏈上掛的斧刃瞬間在男子腿上劃出了一道血痕,血流不止。

「千鈞殺萬石!」

這一刻,蘇宇忽然知道他老爹說的戰場之上,千鈞可殺萬石的事了。

30位千鈞配合,還只是一座小城的緝風堂成員,此刻就包圍了對方,正在消耗對方,磨殺對方。

緝風堂的人,在南元算精銳,可實際上在諸天戰場,這些人已經沒資格繼續征戰了。

然而,今日他們給蘇宇上演了一幕,什麼叫境界不是唯一的壓制。

雙拳難敵四手,遇到了成建制的作戰小隊,實力強大也要被殺。

「你們想耗死我?做夢!」

男子怒吼一聲,「我拚死殺下去,你們也要死人!劉平山,放我離開,我離開南元,大家都好過!」

「我在南元還有據點,存金300枚,就當我送你們的戰利品!」

「劉平山,南元只是小城,你真要在這葬送一支緝風捕?」

南元實力不強,緝風堂這樣的小隊沒多少支,一位萬石拚死殺下去,不說殺死全部,小隊到最後恐怕也得損失慘重。

劉隊長並不接話,當了緝風捕,那就該想到有這一天。

遇到萬石境,也是他沒料到的。

中等規模……不,這其實算不上。

十多人而已,有一位千鈞九重就到頂了,沒想到此地居然還藏著一位萬石一重的傢伙。

「不……可能是突破不久,所以還沒來得及調職。」

萬族教內部,也有等級之分,上下之分,萬石境不該領導這樣的一支雜兵,對方應該剛突破不久。

從之前兩人戰鬥,男子沒有迅速壓制他,就可以看出一二。

「殺!」

劉隊長不理他,三支十人隊繼續配合,消耗對方的精力和元氣,這人跑不了!

「劉平山!你要和我魚死網破?」

男子再次一棍砸斷一根鐵叉,持叉的隊員吐血倒飛,手骨斷裂,眼看著無力再戰。

空缺迅速被其他人填上了,空中之前落下的大網,也被男子強行撕裂了一個口子,不過此刻身上也多了不少傷口。

……

後方。

蘇宇看的驚心動魄,接著有些躊躇。

對方太強了!

他看到一位千鈞七重的隊員被對方一棍砸的手臂直接炸開,這樣下去,正如男子說的,他大概是跑不了了,可緝風堂這邊損失肯定巨大。

蘇宇咬牙,不再猶豫,迅速朝那邊跑去。

很快,蘇宇到了地方。

劉隊長看到了,不過也不理他,這時候蘇宇來摻和,死了也白死,連他自己都不保證一定能活下去。

對方死定了,可自己這邊,這支北小隊……這次之後可能也要殘了。

「劉隊……」

「滾!」

劉平山一聲怒喝,側頭瞪著蘇宇,這時候搗亂,他一刀劈死蘇宇都沒人敢說話,柳文彥都不行!

戰鬥一起,這就是戰場,哪怕緝風堂,也有自己的戰場!

被劉隊長充滿殺氣的眼神看著,蘇宇心中一顫,這是真正殺過很多人的緝風隊長,可不是尋常官員。

「隊長,我能干擾他!」

蘇宇聲音很小,夾雜在兵器碰撞聲中,迅速道:「我是預備文明師,我會製造幻境,干擾他瞬間,劉隊長可以趁機殺他嗎?」

「嗯?」

原本想一腳踹飛蘇宇的劉隊長,微微一怔,瞬間回神道:「幻境,干擾多久?」

「不知道,可能……一秒?」

蘇宇不確定,他沒嘗試過。

劉隊長看向還在突圍的男子,大概過了兩三秒,沉重道:「我製造缺口,給他突圍機會!你干擾他,蘇宇,軍令如山,我命令你起碼讓他受干擾一秒以上!」

「做不到……我死!」

「做到了,殺他,小隊不用死人!」

劉隊長迅速有了方案,製造機會給男子突圍,蘇宇干擾,他瞬間出手擊殺對方,若是殺不了對方,自己近身必殺一擊,男子回神,他要死,當然,男子也會重傷。

賭不賭?

他沒有猶豫!

他死了,男子也重傷,很快會被圍殺掉,其他人便不會犧牲了。

戰鬥當前,由不得他多去想。

緝風堂很多人都是從諸天戰場下來的老兵,劉隊長也是,關鍵時刻,他願意一搏。

蘇宇心中顫抖,軍令……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他之前覺得是可以的,畢竟之前對柳文彥他們都有影響,對方只是萬石,應該有一點點影響的。

可是……一旦失敗,劉隊長就要死,他承擔的起這樣的責任嗎?

劉隊長卻是不給他機會,迅速喝道:「二隊,退三米!」

「一隊,叉住他!」

幾支十人隊沒有任何猶豫,令行禁止,紛紛從令而行。

男子再次咆哮一聲,長棍揮舞的密不透風,打的隊員們不斷倒退,不少人雙手早已血流如注,卻是依舊戰意盎然。

劉隊長開始進入一隊和二隊的中間區域,沒有再看蘇宇,只是低不可聞道:「他突破一隊包圍瞬間,製造幻境,我殺他!」

至於蘇宇能不能把握住那個機會,他沒去想。

反正結果都一樣!

區別只是在於,小隊死的是自己還是其他人罷了。

蘇宇心都提起來了,他有心吞噬精血上去助戰,可他就算吞噬了精血,也只是千鈞境的爆發力,對殺萬石根本於事無補。

蘇宇咬牙,「只能製造幻境限制他了!」

「什麼幻境才行?」

想讓人覺得逼真,失神,一般的幻境肯定不行。

蘇宇迅速思考起來。

「堂主?不,緝風堂主也只是萬石……」

「城主……城主來了,也許會讓他更加絕望,爆發全力。」

「得給他希望……不能讓他絕望……」

對待萬石,一位被圍攻的萬石,像之前那樣是不行的。

「對,只能製造他的同伴,來救他的同伴才行……」

下一刻,蘇宇有了決定。

他知道,這個決定關係到一位硬漢的生死,劉隊長他雖然不熟,可他不想對方死在這。

他也不想其他人死在這!

……

男子不斷突圍,此刻受傷的人越來越多。

而男子自己也是傷口加多,鮮血映紅了衣衫。

如同絕望的野獸,男子嘶吼,咆哮,「劉平山,要死一起死,老子臨死也要殺你們全部!」

「做得到再說!」

劉平山面不改色,冷漠無比,手持長刀不斷填補各處漏洞。

就在這時候,一位隊員再次被男子轟擊中了鐵叉,噗嗤一聲,手骨徹底斷裂,鐵叉掉落。

劉平山臉色大變,「攔住他!」

他迅速朝那邊趕去,男子卻是大喜過望,機會……逃生的機會!

他哪有心思和這些人糾纏,之前他就想跑了。

至於劉平山,他說說而已,根本沒想和他死戰下去,能活下來,誰會想死?

就在男子突圍的瞬間,劉平山已經趕到他面前,此刻,兩人距離不到3米!

男子手持長棍,一棍砸落,就有可能直接砸的他頭顱炸裂。

當然,劉平山不要命地出刀,哪怕臨死瞬間,也能重創男子。

男子無心和他拚命,剛要迅速從突破的包圍圈離開,眼前微微一花,下一刻,一位之前逃離的萬族教眾忽然出現在不遠處,大吼道:「堂主來援了,留下他們,大功!」

這一個堂主,不是緝風堂主,而是萬族教的堂主!

堂主來了?

男子一怔,接著大喜過望!

堂主,都是騰空境的存在!

堂主居然趕來了!

報信的他認識,是他這支小隊的成員,之前已經跑了,沒想到對方回來了。

這時候還敢回來,顯然不是送死來的。

就這麼一瞬間,男子喜不自勝!

這次不但不會死,反而要立功了,全滅緝風堂一支戰隊!

下一刻,男子眼前,遠處空中,一道人影破空而來,人影虛幻,不過男子也沒在意了,這麼遠,虛幻一些他根本沒當回事!

來了!

真的來了!

是自己人,若是南元的強者,自己手下早就死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快,男子此刻根本來不及去想那些漏洞,也沒時間給他去思考。

比如說,小弟和堂主一個在空中,一個在地下,小弟沒見過堂主,怎麼會知道堂主來了?

堂主總不至於一來就自報家門,大吼著他來援助了吧?

來不及去思考這些了!

男子只知道,自己有救了!

原本的拚命之心,瞬間消失,他不能死,他再撐住片刻,這支可惡的緝風捕就要完蛋了!

就在這時候,眼前的畫面忽然有些虛幻動蕩起來。

而不遠處的蘇宇,頭疼欲裂,感覺自己要炸裂了!

意志力太弱了,現在對萬石境下手,而且還是全力以赴,他瞬間就感覺到了透支。

不過,時間夠了。

劉隊長距離對方太近,就在這瞬間,他也捕捉到了機會,那傢伙居然有些走神了。

生死廝殺的瞬間,對方居然走神了!

蘇宇成功了!

沒有任何吼聲,劉隊長咬緊了牙根,長刀迅猛如雷,一刀劈落!

氣爆聲震碎了一切,也讓男子清醒了。

這一刻,眼前哪還有小弟,哪還有堂主,只有面目猙獰的劉平山,只有那柄快如雷霆的刀!

「文明師……」

這是男子最後一個念頭,他不敢相信,文明師……會來殺他?

難道是柳文彥來了?

「一起死!」

帶著最後的絕望,男子暴吼一聲,任由長刀劈的自己腦袋裂開,長棍狠狠落下!

轟!

長棍一棍砸飛了劉平山,劉平山肩膀徹底塌陷了下去,整個人都被鮮血包裹住了。

可這一刻,劉平山笑了。

砰地一聲,幾乎被切成兩半的男子倒地。

死了!

「隊長!」

緝風堂的人紛紛驚呼,接著幾位千鈞七重,紛紛上前補刀,差點將男子砍成肉泥,這才朝劉平山那邊跑去。

「沒事……」

劉平山強忍著劇痛,廢了一隻胳膊而已,幹掉了一個萬石,值了!

劉平山聲音略帶顫抖,迅速道:「繼續搜,補刀,清掃戰場!」

話落,扭頭看向那邊閉目的蘇宇,此刻蘇宇臉色慘白,劉平山咧嘴笑了笑,笑的格外猙獰!

蘇龍的兒子……果然不是孬種!

……

十多分鐘后。

蘇宇恢復了一點,臉色雖然依舊發白,不過比之前好多了。

此刻,蘇宇卻是沒有欣喜,只有沉默。

死了兩個,傷了十多個,這就是這次的結果。

犧牲的緝風堂成員,遺體已經被眾人收攏,此刻就在眾人面前。

劉隊長簡單包裹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傷口,這條胳膊算是徹底廢了,他不是太在意,強忍著悲痛,咧嘴笑道:「乾的不錯,殺了13個,其中一個還是萬石境,大功一件!」

「至於離開的兩位兄弟……」

劉平山笑的有些猙獰,面目全非道:「上了戰場,早有準備!死了,南元撫恤30萬,大夏府另外撫恤20萬,50萬……再加上咱們兄弟們湊湊,這次立功的獎勵,他么又是一個百萬到手!」

「就是可惜了小陳,還年輕……老周那老滑頭,不虧!」

劉隊長齜牙咧嘴,說不出是笑還是哭,臉上血跡斑斑,笑的面容扭曲。

小陳死了,之前在車上和蘇宇說話的那位年輕緝風捕,第一個被殺。

他第一個發現了對方,在小院的雜物間屋頂藏著。

所以對方全力出手,壓根沒有留手,一擊便殺了對方。

一旁的蘇宇,沉默不語。

他見過死人,可剛剛陳哥還在和他說話,現在人就沒了,他有股說不出的滋味。

他的父親……在更殘酷的諸天戰場戰鬥!

比這殘酷百倍千倍!

「萬族教……諸天萬族……」

蘇宇心中默念,這一刻,他忽然有些討厭文明學府的六代府長,他聽說……六代府長要招收萬族的畜生!

這一刻,他忽然不想去文明學府了!

他不想和萬族的畜生待在一個學府!

他忽然明白,為何夏龍武為何如此強烈的拒絕萬族畜生進入大夏府,看到犧牲的戰士,看到犧牲的同袍,換成蘇宇,他也忍不住,無法忍!

萬族教只是他們養的狗,現在狗主人來了,還要堂堂正正地進入學府,和他們一起學習……

蘇宇咬著牙,他不想和那些畜生待在一起!

此時此刻,他沒有立功的心思,沒有馬上就有功勛點到手的想法,他只有一個念頭,這些畜生就該殺絕了才行!

一旁,不知何時,劉隊長走了過來,用血跡斑斑的左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樣的!以後,你就是咱們戰友,生死同袍!下次見了你爹,喊他老戰友也沒問題了!」

蘇宇咧嘴,強顏歡笑,他有些笑不出來。

「別多想,咱們吃這口飯,刀口舔血,生死本就得看透!死了也不虧,當然,你還年輕,所以到了學府好好學習,努力修鍊,更強,殺更多的畜生,這才是你們這代人的責任!」

劉隊長嚴肅道:「別怕,也別覺得咱們虧了,兩個人換13個,值得!到了諸天戰場,若是能殺敵數倍,那就是大賺!」

「萬族教,疥癬之疾罷了!大夏府哪年不殺個血流成河!」

劉隊長再次拍了拍蘇宇,笑的猙獰,「不想死人,不想看到同袍戰死在面前,那就努力吧!你若是騰空,那今日不會死一人,我們老了,廢了,你還有希望和機會!」

「早點騰空,城主老了,柳執教也老了,若是你能騰空回來,以後領導南元,也許……咱們就能死更少的人了!」

騰空,這是劉隊長對蘇宇的期望。

騰空難嗎?

太難了!

起碼在南元是這樣,每年不少人去大夏府進修,最後騰空的有幾人?

他只是激勵蘇宇,可他也覺得,蘇宇真的有希望。

開元八重了!

這小子哪怕不能成為文明師,十幾二十年後,他也有希望肉身騰空,成為南元又一位騰空天驕。

文明師太遠,可騰空……希望很大很大!

南元本土,多久沒出騰空強者了?

「嗯!」

蘇宇重重點頭,他要騰空,不,他要更強!

老師沒教他的東西,今日這支小隊交給了他,生死!

戰友的生死,同袍的生死!

浴血而戰,不是為了哪個人,不是為了哪個高層,而是為了自己,為了這些浴血的同袍,為了諸天之上征戰不休的同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同袍

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