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變化之時

第40章 變化之時

「喝!」

輕喝聲伴隨著刀鳴聲在修鍊室中響起。

自從上次拆了衣櫃,這次修鍊更強大的雷元刀,蘇宇不敢在家修鍊了,他擔心拆了房子,也擔心劈開了地板,樓下大爺用他那砂鍋大的拳頭揍他。

統一的制式軍刀速度極快,破空而出,砍出了呼嘯聲。

蘇宇微微喘息,收刀,皺眉。

難!

玄階武技,對他而言還是有些太早了,太難了。

哪怕第一刀——雷擊,正常情況下,也是九竅聯動,歸元一斬。

「架勢我倒是學會了,關鍵是元氣!」

蘇宇總結,雷擊這一刀,他架勢學會了,這個本就不難。

關鍵是竅穴聯動,元氣爆發,束力歸一,將元氣附著在刀上,雷霆出刀,一擊殺敵!

他畢竟只開了八竅,能動用的只有自己體內的元氣,而不是外界的元氣。

「還是沒辦法將元氣迅速歸一,全部注入刀身上。」

蘇宇皺著眉頭,三天了。

他修鍊這一刀三天了,不算太長,可三天時間,他哪怕每天都看幾遍《雷元刀》,依舊把握不住元氣歸一的方法。

這代表他還沒入門!

入門,起碼能注入元氣進入刀身。

剩下的才是熟練和速度,瞬間完成元氣注入。

三天下來,他連入門都沒有完成,更別提如何加速,如何瞬間完成元氣注入了。

「非要開元九重才可以嗎?」

蘇宇嘆息,他倒是想先修鍊到開元九重,關鍵是這三天他也用精血修鍊了一次,發現如今的效果已經大不如前,最後一個竅穴開啟速度很慢。

按照這速度下去,恐怕最少也要一個月時間了。

上次開元八重就花了20天,開元九重一個月都算不錯了。

而且還需要花費不少精血,現在蘇宇身上就剩下兩滴鐵翼鳥精血了,他還得留一滴以防萬一。

「八竅聯動,怎麼才能控制元氣進入我想要注入的地方呢?」

元氣有些不聽話,並非你想往哪挪就能往哪挪的。

蘇宇沒再修鍊刀法,在一旁坐下,喝了杯水,開始思考起來。

「圖冊開啟的鐵翼鳥一族技能,撕裂那一擊,便是將元氣聚集在手掌之上,手掌鋒利無比,撕裂敵人的一切防禦。」

「不過那是圖冊代為運行,並非我自己掌控了。」

「現在要將元氣注入刀身,道理是一樣的,圖冊用的是精血力量,並非外來的元氣,這和我自身儲備的元氣原理也是相通的……」

蘇宇有些肉疼,他大概有些知道如何迅速入門雷元刀了。

繼續用精血開啟撕裂技能,觀察元氣如何聚集,如何運轉。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柳文彥的意志之文展示的再清楚,也沒有自己親自嘗試一次來的直觀。

「又要花錢了!」

一滴血3萬,就為了嘗試一次,觀摩一次值得嗎?

對很多人來說,肯定值得。

對蘇宇而言,其實他也不介意花錢,他並非吝嗇,只是如今他手頭真的不寬裕。

「罷了,用一滴吧!到時候要是能伏殺一位千鈞,獲得功勛點也賺回來了,自己還能順勢掌握雷元刀,總的來說還是賺的。」

自從上次在學府開啟過武技之後,蘇宇就沒再用過這玩意。

上次他開元四重,如今他開元八重。

蘇宇不再猶豫,迅速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瓶子,精血他都是隨身攜帶的,以防遇到變故。

做了決定,蘇宇就不再含糊。

一滴精血迅速被他吞噬,這次他沒有開啟納元訣,而是開啟了撕裂技能。

這一次比上一次,蘇宇目的要明確許多。

此刻,感受也直觀了許多。

一股力量在他體內憑空出現,這是精血轉換的力量,和元氣差不多,不過更接近人類本質力量。

這股力量也圍繞竅穴運轉,迅速開始凝聚,蘇宇的右手很快膨脹起來。

蘇宇沒有爆發,而是一直在默默體會著那種感覺。

手臂脹痛,他能忍。

他在體驗那種元氣歸一的感覺,在感受元氣運轉的奧秘。

一分鐘,兩分鐘……

蘇宇遲遲不爆發,此刻右手已經顯著腫脹起來了。

肉身強度不夠,這是千鈞七重的爆發力,精血凝聚的力量強大,隱約間有撐破他手臂的感覺。

蘇宇一直在觀察,用自己做實驗,拿自己來研究,這也是很多文明師都在做的事。

若是柳文彥和白楓看到這一幕,看到蘇宇面不改色任由自己手臂腫脹到極致,恐怕罵人的同時也忍不住誇讚一句,蘇宇這種求索之心,已經有文明師的心境了。

求索……

諸天萬界的未知太多,無數璀璨的文明匯聚,人族雖強,卻做不到稱霸諸天,唯有上下而求索,不遺餘力地去探知和追求,才能讓人族更快地崛起。

無數文明師作為先驅,嘗試新的功法,改良萬族功法,去吞服不同的天材地寶,強行改造肉身,去迎合那不同種族的功法秘籍……一代代文明師,很多人死於研究室中。

然而,他們的成果非凡,人族安平歷之後迅速崛起,強大,和文明師關係極大。

求索境,文明師的聖地。

名為求索,探的就是一個未知。

今日的蘇宇,並不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他也沒多想,只是想弄明白,雷元刀到底如何入門。

然而,一位開元八重的戰者,用遠超負荷的能量運轉武技,只為觀察元氣運轉之秘,這便是求索之心,當然,也有無知者無懼的莽撞。

……

五分鐘后,力量消退。

這時候的蘇宇,右手已經無法看了,腫成了豬蹄。

蘇宇咬著牙根,疼痛是肯定的,不過疼痛遮掩不住欣喜,他感覺自己好像摸到點頭緒了。

「我疏忽了。」

「元氣歸一,不單單需要竅穴配合,還需要肉身本身的配合,包括經脈、肌肉等等。」

「我一直把竅穴當根本,其實……是一種誤差!」

「竅穴的根本,還是為了肉身強大服務。」

「竅穴是發動機,但不是唯一。」

這一刻的蘇宇,有些深刻領悟了。

竅穴,是吸納元氣的玩意,這就是汽車的發動機,元氣是油,可身體才是汽車的本身,是車輪、是方向盤。

他只會燒油,卻是不會控制方向,這和竅穴無關,主要還是肉身協調不力。

「是我沒當好這個司機,其實所有的硬體都是存在的,無法聚集元氣注入刀身,是因為我這個司機不會開車……」

蘇宇懂了,有種酣暢淋漓的痛快,都忘記了右手的痛苦。

這些話,老師們其實說過。

可沒有經歷過,紙上談兵只是空談。

游泳池放水又注水,到底需要幾個小時注滿,你不親自去試試,哪怕算上一百次,也沒有一次親自試驗來的記憶猶新。

當前,前提是你家有游泳池,也不怕挨揍,那就可以親自試試看。

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一閃而逝,蘇宇此刻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次嘗試雷元刀,結果這時候才感受到了手臂上的痛苦傳來。

「今天不行了,明天再試試看,反正我已經掌握了入門方法,接下來只是實踐而已。」

蘇宇歡喜,歡喜的不僅僅是掌握了方法,而是他開發了圖冊的又一個功能。

單純來看,此刻圖冊只能吸納元氣,爆發武技。

可爆發武技這一個功能,被他開發了,元氣的運轉之秘。

甚至包含鐵翼鳥一族,爆發技能那一刻,可能會用到的一些竅穴之秘。

「這是鐵翼鳥,和人族肉身差距太大,所以不太明顯,若是神魔功法呢?」

「那我豈不是可以……看到更多東西?」

……

蘇宇回家看書了,等待第二天的實踐。

此刻,已經是6月8日。

距離高等學府考核還有17天。

同一時間。

大夏文明學府。

一處巨大無比的廳堂中。

萬天聖召集學府高層開會,此刻,萬天聖緩緩道:「夏府主閉關,夏侯爺暫代府主一職!上午的大典,大家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建議夏侯爺撤兵,諸天戰場之上,龍武衛馬上會撤回大夏府。」

此話剛說完,一側,有耄耋老者,起身怒斥道:「萬天聖,你和夏侯爺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大夏府征戰諸天多年,從未有過臨陣撤兵之事!」

「你們是人族的叛徒,大夏府的叛徒,按律當斬之!」

萬天聖並不生氣,平靜道:「若是按照您老的說法,大周府、大明府這些人都是叛徒!忘戰必危,好戰必亡!」

「豈可混為一談!」

老者怒斥道:「好戰?人族不戰,人境便是下一個諸天戰場!大夏府不戰,大周府不戰,各府皆罷戰,人境何存?」

「萬天聖,你是罪人!」

萬天聖掃視下方,不少人都露出憤懣之意,他在大典之上,建議退兵,讓天羿神族用資源買命,已經讓很多人對他不滿。

萬天聖心中輕嘆,不過也習慣了。

好戰必亡!

這句話很多人在說,真正懂的有幾個。

大夏府強大嗎?

很強大!

可大夏府連年征戰,入不敷出,每次作戰,收穫極少,以戰養戰根本行不通。

大夏府要養龍武衛、鎮魔軍、大夏府軍,以及無數的撫恤金……整個大夏府,人人以戰死為榮!

可戰死……他們丟的是命,大夏府損失的是錢財。

太多了!

這些年,戰死者近百萬,這只是一個大夏府,夏龍武又是愛惜兵士的人,戰死者撫恤極重,每人數十萬安平幣不說,還有其他各種福利。

如此一來,大夏府倒是人人悍不畏死了。

不少老人,甚至為後代博一個出路,在戰場之上兇悍無比,根本不懼死亡。

可這些人到底明不明白,大夏府已經在動用大夏王時期留下的底子了。

夏龍武上任這麼多年,已經耗空了以前的家底!

萬天聖腦海中閃過很多念頭,很快,恢復了平靜,「罪人?我萬天聖是否有罪,諸位還無權給我定罪!何況……我只是建議,這是夏侯爺的命令。」

「夏侯爺……」

耄耋老者臉色一變,接著破口大罵道:「他就是頭豬!除了撈錢,還會幹什麼?」

「咳咳咳!」

萬天聖打斷道:「雲老,說話不要指桑罵槐……」

「老夫沒指桑罵槐,老夫直接罵的!」

老者怒道:「他就是在我面前,老夫也指著他鼻子罵!」

「夏氏商行壟斷了整個大夏府修鍊資源,還不夠賺錢的嗎?他夏豬頭還要繼續撈,撈到了諸天戰場之上,該斬了他祭天!」

原本嚴肅的會議,忽然有些變味了。

下方,有青年一代開口道:「府長,夏侯爺執掌大夏府,不會剝削我們的工資獎金吧?」

「府長,您要不和夏侯爺建議一下,夏氏商行的東西能不能別賣那麼貴,大明府那邊比我們可要便宜多了。」

「府長,夏侯爺暫代府主要多久?前些年府主去了諸天戰場,也是夏侯爺暫代,結果……學府這邊上個茅廁都要收費,也太坑了吧!」

「……」

眾人的注意力已經轉到了夏侯爺身上。

萬天聖暗暗鬆了口氣,這是好事,夏侯爺……當然就是用來背鍋的。

當然,夏侯爺沒這些人說的這麼不堪。

大夏府這邊,入不敷出,夏龍武不管,只負責修鍊和征戰,沒有夏侯爺撈錢,府庫五年前就空了。

在萬天聖看來,夏侯爺比夏龍武更適合擔任府主。

大夏府能屹立不倒,夏侯爺才是居功至偉,當然,這些事外人自然無法理解。

他們只知道,夏侯爺是個坑爹的主。

要不是他爹是大夏王,早就被人打悶棍打死在小巷子里了。

沒管這些人,萬天聖敷衍了幾句,迅速道:「夏侯爺既然暫代府主,那今年大家都不好過,夏侯爺之前和我談了,府庫沒錢了,要節流!」

「所以,今年新生入學,少招五百人。」

「另外,學府內部……要剝離一些機構。」

「還有關鍵一點,50歲以上沒有意志具現的,不再學府擔任執教的,從今以後,不再享受學府津貼。」

最後一句話說出來,瞬間引爆了整個會場!

「不可!」

「豈能如此!」

「府長,您這是要背叛整個學府!」有老人怒吼道:「大夏文明學府,50歲以上未具現學員足足兩萬人,擔任執教的不過五百來人,剩下的兩萬人取消了津貼,他們如何生活?」

萬天聖眼中露出一抹冷色,臃腫不堪!

大夏文明學府這50年來,實力是大大長進了,強者如雲。

可不得不說,內部問題也開始出現,問題很多。

一群沒有具現的老學員,已經快要拖垮學府了。

他知道這個方案會被反對,數萬人,每人一年津貼超過10萬,光是津貼就有數十億的開支!

當然,這些老學員和學府息息相關。

他們有的人後代在學府中,有的同學、師長在學府中,一旦取消了津貼,那必然會引發一場大地震。

可節流,那是必須的。

他不能再容忍了,夏龍武在的時候,他的計劃遲遲無法通過,便是因為夏龍武覺得,這些人也為大夏府付出了許多,不能寒了人心。

可不寒人心……遲早會出事的。

一個大夏文明學府便如此,整個大夏府,光是這些開支,就是天文數字!

夏侯爺再能撈錢,也沒辦法填補虧空。

陣痛必然要經歷的,哪怕今日他們不懂,以後……希望他們能明白。

都是利益相關者,萬天聖沒有因為他們的話而動搖,聲音雖平靜,卻是壓過了所有人,淡淡道:「這是大夏府的政令,諸位若是不滿,去找夏侯爺理論!」

「除此之外,研究經費削減三成!一些無用的研究,可以直接放棄了。審核院那邊要擔起責任,不要什麼研究都上台,花錢不少,毫無結果!」

「什麼火豚一族的研究……都研究多少年了?諸天戰場的炮灰種族,殺了沒有千萬也有百萬了,還有什麼值得研究的?」

萬天聖怒斥道:「胡鬧!有這精力,不能研究點別的?」

「還有,搞研究,那就專心研究!不要想那些亂七八糟的!」

說罷,萬天聖不等眾人反駁,再次丟下一枚炸彈,「我考慮了一下,和夏侯爺商量過,萬族培訓院……再次開啟!」

此話一出,徹底覆蓋了所有的消息。

這一刻,哪怕幾位一直沒說話的強者,也有人冷聲道:「萬族培訓院?府長,這方案多年前便被否決了!當年府主親自去了諸天戰場,覆滅了數族,現在還要重啟,真當府主不會出關嗎?」

萬天聖平靜道:「諸位,不收納萬族,難道萬族教在學府內就沒有姦細?」

「那不一樣!」

有人冷喝道:「萬族教是萬族教,畢竟不是萬族本身!收納萬族,有何意義?」

「收錢。」

萬天聖直白道:「與其讓他們派萬族教的探子來,還不如直接收他們,第一,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有人盯著。

第二,可以收取高額的入學費用。

第三,不單單是錢財,還有大量的資源,甚至包括一些絕密功法,他們想入大夏文明學府,那就要付出大代價。

這樣一來,他們支持萬族教的力度會減小,資源會減少,而這些資源會落入我們手中。

第四,展示我們的誠意,只要不是堅定的敵對,那就可以聯盟!

我人族乃是諸天萬族中排名前十的強族,並非誰都可以咬一口的,合作,也許比敵對更有利!」

萬天聖說著,又道:「不止是我們,神族、魔族其實都有這樣的措施,他們也在收買那些小族。甚至對小族開啟一些不太重要的秘境、聖地,培養小族,強大他們,讓他們成為和人族征戰的先鋒軍!」

「神魔大軍中,甚至有小族強者存在,每次戰鬥,人族死的必定是人族,而神魔種族死的可能是小族之人,他們本身實力根本沒有受損。」

「萬族既然可以在人族安插姦細,培養萬族教,我們其實也有機會,比如入學的這些萬族學員,收買、洗腦、威逼利誘……總有辦法能收買他們!」

「若干年後,這些人也許就能成為我們人族反攻的先鋒!」

萬天聖沉聲道:「我承認,弊端有,而且也不少。但是,諸位可以想想,到底是弊大於利,還是利大於弊!只要監管得當,其實比之前還要好,起碼不用再擔心,你身邊之人就是萬族教之人!」

「萬族的人親自來了,萬族教眾會大大減少,這樣也不會出現以前的事,花費了大量資源,結果為萬族教培養了強者!」

「……」

萬天聖執掌學府這麼多年,支持者還是很多的,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角落處,白楓打著哈欠,有些無聊。

這事和他無關,也輪不到他來發表意見,小小的助理研究員,在這說不上話。

就在他無聊的時候,一旁,劉洪笑呵呵道:「白楓,今年學員數量削減,你那預備學員不會被淘汰吧?還有,你那師伯好像也在削減津貼行列中……」

白楓看傻子似的看著他,「我師伯具現了,你不知道嗎?不好意思,他不在削減行列。」

「具現了?」

劉洪倒是真不知道,這事在文明學府看來也不算什麼大事,具現,那也只是騰空一重。

劉洪沒繼續說這個,笑道:「研究經費削減,學府現在有改革的趨勢,接下來對我們這些人的考核恐怕也更嚴格……」

「你想說什麼,直接說,我懶得猜,太累。」

劉洪深吸一口氣,「洪老的研究所對我開放,我注入資金,大家一起研究,我甚至可以提供一些你們沒有的資源,一起共享成果!白楓,你我斗下去,最後的結果只會是兩敗俱傷!」

劉洪認真道:「洪老的研究所多年沒有成果上報了,這樣下去只要有人推動,會被取締的!」

「滾蛋!」

白楓一點不客氣,罵了一句,想了想道:「其實也不是不行……」

劉洪大喜!

「你先給我送來幾具山海境神魔屍體,我們可以仔細談。」

白楓認真道:「真的,既然你想入伙,出點血那是必須的,畢竟我們研究了這麼多年,快有成果了。」

「我……」

劉洪暗罵,當我傻子呢。

白楓嗤笑,你不是誰是?

白楓沒再理他,掃了一眼上方的萬天聖,心中暗思,學府最近恐怕有些動蕩了,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府主閉關,夏侯爺暫代府主一職……怎麼感覺這是大變的徵兆。

「不會出麻煩吧?」

白楓心中嘆息,希望能順利點,還有蘇宇那小子……也不知道最近修鍊的怎麼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變化之時

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