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快綳不住了!

第39章 快綳不住了!

柳文彥蹭蹭蹭寫完了剩下的五刀,最後長長吐了口氣。

感受到老府長的目光聚焦而來,柳文彥淡定自若,彷彿自語般道:「這東西寫順了,反而越來越簡單了。」

老府長不太懂這個,文明師的世界,不是他可以理解的。

他得來的很多知識,也是柳文彥告知他的。

此刻一聽這話,老府長臉色變幻了一下,忽然目光熱切無比地看著柳文彥。

柳文彥轉頭看去,愣了一下。

這麼熱情幹什麼?

「你……還可以寫?」

老府長的話讓柳文彥心中咯噔一跳!

「老柳!」

老府長迅速貓了過來,小聲道:「真的還可以寫?這麼簡單的嗎?騰空境文明師的一篇意志之文,找個富商賣了,賣給他們後代,300功勛我都是少說!」

「那你寫個一百本,你的債就還完了,還完了……你是不是可以迴文明學府了?」

「當然,還要成本……可成本也就一百功勛左右,那寫個150本也能還完了!」

老府長激動了!

柳文彥目瞪口呆!

我……隨便說說而已。

你當真了?

別說一本,就這四刀,他差點累垮了,何況……意志之文哪有那麼簡單。

首先作為文明師,他得對《雷元刀》有極其深厚的基礎,掌握的很深。

作為一名文明師,其實是沒有太多時間去學習這些東西的。

另外,意志力消耗太大,這東西恢復難度也高,比元氣可要難的多。

300功勛……隔個幾個月寫一篇還行,你讓他天天寫,打死他也寫不出來。

一年寫個三四篇,比如《開元訣》這種,柳文彥還能做到,可一年寫三四篇《雷元刀》,柳文彥就吃不消了,那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再去修鍊,再去干別的事了。

「老王……」

柳文彥心中暗罵,臉上卻是帶著神秘微笑,低聲道:「不要胡說!文明師這一行有規矩的,很多東西不能外傳!以防被萬族教的探子弄到了手。」

「像《雷元刀》這種玄階武技,萬族教不是沒有,但是除了他們自己的文明師會為他們寫意志之文,各大府的文明師的意志之文,都是嚴禁對外流傳的!」

「哪怕流傳了出去,也不會是現場書寫的那種,而是不知道存放了多久,幾乎化為凡物的那種。那種意志之文,其實沒什麼用,也不會值錢的。」

柳文彥面帶笑容,低聲道:「不要再提這些事了,小心被上面知道了找你麻煩。」

老府長微微一滯,有些遺憾道:「原來如此,我也覺得不太可能,要是真的這麼容易賺功勛,那文明師也不會缺功勛了,他白楓還用得著到我們這殺一個騰空四重……」

剛剛柳文彥說寫到後來很簡單,他才突然冒出這樣的想法。

現在一聽,感情還有限制,這時候的他感覺自己明白了!

柳文彥暗暗鬆了口氣,限制自然是有的,可正常交易給那些有錢人,這也沒關係,但是……他做不到啊!

別說他了,你讓凌雲境,甚至山海境的強者,一年給你寫個一百篇看看?

那些傢伙也做不到!

就算做得到,也不會這麼做,他們也需要修鍊,也需要干別的事的,意志力消耗過度,神文都沒意志力蘊養了,到時候出了麻煩算誰的。

柳文彥乾脆不理老府長,扭頭看向蘇宇。

此刻的蘇宇,還在掙扎。

他的注意力已經不在刀法上,而是那個被他捕捉的神文之上。

柳文彥眼中帶著一些期待,也有些頭疼。

「意志力太弱,蘊養一枚神文就已經很難了,現在他還捕捉了第二枚……哎,這樣下去,他意志力增長速度會被拖慢許多的!」

柳文彥高興的同時有些擔憂。

神文多了,真的不是好事。

當然,一個沒有那更是壞事。

可多了,蘇宇怎麼去蘊養?

他意志力有限,神文不蘊養,那也會消散的。

可蘊養的話,消耗大了,他自己又恢復不過來,這樣下去反而容易拖垮他。

「他現在蓄滿度19%左右了,快到20%了,蘊養兩枚神文,那個『血』字神文還能吸血蘊養自己,這樣一來,蘊養兩枚神文倒是能堅持住。」

「絕對不能再蘊養第三枚了,起碼在養性之前,不能再去勾勒神文了。」

柳文彥有些苦惱,有時候遇到天才也麻煩。

蘇宇捕捉神文這麼快,很容易出現天才過度,把自己折騰死的反例,或者蘊養神文過多,幾十年不得寸進,那樣也算廢了。

「其他人都先回去吧!」

柳文彥開口,接著很嚴肅道:「雷元刀不得外傳!玄階武技,哪怕只是普通拓本,也不得外傳!這樣的武技,哪怕在文明學府,戰爭學府,一本拓本,也需要百點功勛來換!」

老府長只關心意志之文值錢不值錢,倒是疏忽了這是一本玄階武技。

此刻,老府長也驚醒了。

聞言急忙道:「對,這絕對不能外傳!戰爭學府的武技,幾乎都是拓本,意志之文才是特例,玄階武技外傳出去,被查出來了會出大麻煩的!」

沒有意志之文,不代表修鍊不成。

只是速度會慢許多,完全靠自己去領悟,意志之文的作用,只是相當於一位頂級強者為你做全程解析工作,會讓你感悟更深,修鍊更快。

老府長此刻才想起了這茬,有些擔憂地看向柳文彥。

這老東西之前光談意志之文的事了,害得他都給忘了,這拓本也是很重要的。

這不是學府的武技,是柳文彥自己自帶的。

他外傳,不會出事吧?

柳文彥倒是沒他那麼擔憂,見學員們忐忑,不再嚴肅,面帶微笑道:「自己修鍊可以,這是我傳給你們的,但是外人,包括家人,都不能再傳了。」

「人族不鼓勵不勞而獲,一切都需要付出相對等的代價,不勞而獲是蛀蟲!這《雷元刀》就當我送你們的畢業禮物,哪怕大家今日沒學會,那也沒關係,你們的日子還長。」

「謝謝柳執教!」

學員們連忙道謝,他們雖然沒看到意志之文,有的人倒是看到了一些,可收穫都不是太大,然而拓本他們都看過的。

「沒事了,大家回去好好休息,沒看到沒關係,第一次,下次有了經驗,大家會有收穫的,文明學府不缺會謄寫意志之文的文明師,只要你們肯努力!」

「謝謝老師!」

眾人再次道謝,帶著期待,紛紛離去。

不少人回頭看了一眼還在抖動的蘇宇,有些好奇,蘇宇看到了第幾刀?

至於蘇宇學的更多,他們也不意外,柳文彥這些天一直帶著蘇宇到處跑,顯然開了小灶,羨慕嫉妒也沒用。

……

半小時后。

蘇宇醒了。

此刻,辦公室中只有他和柳文彥在。

蘇宇微微一驚,連忙道:「老師,我……我剛剛沒看完……」

他有些懊惱,剛剛光顧著打小弟了,忘了看後面的刀法。

他也不傻,自然知道謄寫意志之文不是簡單的事,這個機會被他給浪費了。

柳文彥倒是沒在意,淡笑道:「看到了第幾刀?」

「第三刀……第四刀還沒來得及看。」

蘇宇一臉的懊惱,有些後悔。

「呼!」

柳文彥微微吐了口氣,好事,看三刀就夠了,真看到了後面,這傢伙大概會懵,為什麼後面的刀法沒小人了!

「無妨,現在看了,你也學不會。這東西你帶回去,不要對外透露,小心藏起來,有時間可以多看看,當然,到了後面肯定效果大打折扣,我畢竟只是騰空意志,不是山海,無法做到長期留存。」

他提前打了個埋伏,到了後面,那效果肯定很差,那是你的責任,不是我的責任。

當老師的,我已經儘力給你提供最好的了!

柳文彥迅速轉移話題道:「又勾勒出神文了?」

「嗯,『雷』字。」

「勾勒了多少?」

「好像……是全部,不對,差一點點……」

蘇宇有些尷尬,低聲道:「好像斷了一筆。」

「嗯?」

柳文彥有些意外,一方面意外他又完整勾勒了……又?

好吧,他放棄了探索為什麼用這個字,迅速道:「斷了一筆?」

「嗯,捕捉它的時候,它反抗的很激烈……」

「那是你意志力不夠強大,無法強行捕捉它,勾勒它,這時候你就該放棄,或者勾勒一筆,下次不能再強行捕捉,明白了嗎?」

柳文彥面色嚴肅,「一次兩次算你運氣,下次這樣,容易會被反噬!當然,這也是我的責任,我沒想到你會第二次勾勒神文,所以我忘了提醒你。」

「還有,在養性之前,不得再勾勒第三個神文!」

「是!」

蘇宇馬上回應,接著繼續道:「老師,『雷』字斷了一筆,我覺得想要恢復,起碼得十天半個月才行。」

「正常事,勾勒一個完整神文,花費半年一年都不稀奇。」

柳文彥這次倒是沒打擊他,正色道:「你勾勒神文速度太快了,其實不太正常。我不知道是不是壞事,但是……神文多了,不一定是好,上次我和你說過,神文多了,也有可能雜而不精。」

「老師,我知道了。」

蘇宇連忙點頭,至於「雷」字神文的特性,這次沒辦法試驗,因為神文不太完整,得恢復完整才能知道。

當然,蘇宇能判斷出一種特性……電死你!

這東西剛剛電了自己很多次,要不然他也不會最後拉斷了那傢伙的「腿」,被電的挺痛的,他沒控制住。

柳文彥見他聽進去了,也鬆了口氣。

想了想,緩緩道:「到了這時候,我能教你的,差不多都教給你了。至於一些基礎,你到了文明學府自然會有人教你。」

「包括一些高深的功法秘籍,神文的運用,神文的勾勒培養,以及一些萬族語的學習……這些東西都很常規,你去了學府花個幾年慢慢去學,這也是底蘊的積累。」

柳文彥說著說著,再次認真了起來,「前期,不要太在意什麼,打底子為主!我們文明師,耐得住寂寞,戰爭學府的人,進學府半年或者一年,他們就有希望踏入千鈞。」

「可文明師大部分都是很多年後,一步踏入騰空……」

蘇宇連忙點頭,點完了,小聲道:「老師,我覺得我幾個月就能千鈞了。」

「……」

柳文彥被堵了一下!

瑪德,忘了這小子開元八重了!

作為文明學府的預備役,中等學府五年時間,學習多門語言課程,都是從零開始,五年很多嗎?

除了語言課,他們還有不少別的課程。

數學、基礎武器構造、地理、歷史……

課程相對來說,並不算少。

這時候,能晚上回去修鍊一遍《開元訣》就算勤奮了,有幾個能修鍊到開元四五重的?

不像陳浩這些人,他們不用學太多的萬族語,三門基礎的就夠了。

就算如此,這些人也叫苦不迭,恨不得一門不學。

蘇宇在神文一道上表現的太驚艷,剛剛那瞬間,柳文彥徹底忘記了,這傢伙開元八重了,而自己給他書寫《雷元刀》就是為了提升他戰力用的。

至於捕捉神文,那倒是其次!

柳文彥卡在嘴裡的話,就是說不出去。

他原本想說,「不要羨慕戰爭學府的那些傢伙,一年後他們不少人千鈞境了,但是你要耐得住寂寞,過些年你騰空了,他們還是千鈞……」

可這時候,沒法說了!

這小子開元八重啊!

輕咳一聲,遮掩尷尬,柳文彥淡定道:「你開元八重是不錯,可就算你千鈞了又如何?千鈞境,最不值錢的!你到了學府,一些師兄師姐可能都是騰空境……」

蘇宇馬上道:「老師,我有個問題。」

「問。」

「我之前看了一下文獻,上面一直都沒說文明學府到底是幾年期,好像所有的資料都沒提這點……」

蘇宇好奇,他是真的奇怪,文明學府到底要學習幾年?

「幾年期?」

柳文彥微微發怔,過了一會才失笑道:「我都忘了說了,文明學府不分幾年期,蓄滿度20%之下,就是不能觀摩千鈞原本的學生為初級班。」

「20%到50%,可以觀摩千鈞境原本的,為中級班。」

「50%以上,也就是養性階段,這時候都是高級班。」

「騰空……那你就算畢業了,當然,不是人人都能畢業的,很多人學個幾年,沒有進展,他們可能會離開學府,可能會回家,或者去戰場,或者去做別的……這時候學府也不會管你。」

「你若是騰空了,可以選擇留校,比如白楓,他就選擇了留校,擔任助理研究員,但是……這是天才的待遇!你五六十歲騰空,學府一般也不會留你,你可以自謀出路,反正混的不會差。」

「一般情況下,到了30歲,要是還沒辦法騰空,很多人都會選擇離開。」

柳文彥嘆道:「30歲……這時候轉修戰者還來得及,可過了30歲,那就真的來不及了,修鍊的黃金時間都過去了。像你這樣,18歲入府,一待就是十多年,那時候你還沒辦法騰空,你也會放棄的。」

多少人入學的時候天賦異稟,雄心壯志!

結果……蹉跎十多年,遲遲無法具現騰空,從而放棄了具現一道,這在文明學府太常見了!

「學府中,可能還有一些五六十歲的老人,不是老師,他們算是你們的學長,你們的一些基礎課程可能就是他們教導你們,賺一些功勛點,用來養活自己,不至於養家糊口都難。」

「他們連助理研究員都不算,當然,你們也不用稱呼他們學長,喊執教便行,喊學長……那是扎心,小心遇到小氣的,給你們穿小鞋。」

柳文彥說著發笑了起來,又有些苦澀。

「你老師我……若是當年還留在文明學府,那就是執教,真正的執教了,你喊我學長也沒問題,七十多的老傢伙了,和你算是同一個輩分。」

這其中的酸甜苦澀,除了他們自己,恐怕沒人能明白。

考上文明學府的,沒有幾個是傻子。

結果在這地方蹉跎幾十年,可想而知,這些人到底在承受著什麼。

蘇宇還年輕,他不懂,可他哪怕只是聽柳文彥說說,心裡就忍不住泛現一股戰慄之意。

蹉跎到老,一事無成,一群十多歲的孩子喊自己學長……

「我不會的!」

蘇宇心中暗語,他不會的,他也不想。

原來,文明學府不止有天才,還有這樣一群悲慘人物,果然,有人光鮮,必然有人黯淡。

「去吧,回去休息幾天,好好琢磨一下雷元刀,蘊養神文,等待考核。」

「老師,那殺一個千鈞中期……」

「不用做了,時間來不及。」

蘇宇想了想,還是堅持道:「老師,要不我試試看吧。等過幾天,我雷元刀有了進展,我再試試看,不行的話我再放棄。」

「隨你。」

柳文彥倒是沒勸阻,執著也是一種品德,挺好的。

將《雷元刀》獸皮書丟給了蘇宇,柳文彥背負雙手,悠悠走出辦公室,還沒來得及離開,就聽蘇宇道:「老師,明天早上我再來學府跟您學習,下午回去再修鍊刀法……」

柳文彥差點一個趔趄摔倒!

我讓你回家多休息幾天,好好琢磨刀法,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在寬容你?

愚蠢的小子!

老師我是意志力消耗過度,接下來幾天得躲在家裡恢復,免得天天臉色蒼白地來學府,一副縱慾過度的樣子,你聽不懂老子的深層含義嗎?

柳文彥背對著蘇宇,臉色發黑,語氣卻是平淡:「不用來了,這幾日我也有些事,看看肉身能否築基踏入騰空,近期我有些忙。」

蘇宇瞬間醒悟,急忙道:「好的,老師,那我不打擾您了。」

「嗯。」

柳文彥高深莫測,飄然離去,再待下去,他有些綳不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快綳不住了!

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