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大幕一角

第35章 大幕一角

距離高等學府的考核時間越來越近。

第二天,蘇宇來學府的時候,感受到了氣氛的緊張。

預考班的學員走路都比其他學員要快,來去匆匆,單挑熱瞬間就過去了,此刻學員們已經沒心思再去打架了。

蘇宇本來想去找柳文彥,半道上,卻是遇到了一位沒想到會遇到的人。

夏兵!

龍武衛的什長,駐南元的龍武衛頭頭。

除了萬族教來襲的那段時間,龍武衛駐紮在南元學府,其他時間龍武衛並不在南元學府,具體在哪,南元也沒幾個人知道。

騰空二重的強者,和城主吳文海境界相同。

龍武衛的強大,蘇宇自然知道,他之前一直想進龍武衛,實際上包括現在,蘇宇都有點這心思。

不過龍武衛難入,老爹渴求多年都沒成功。

蘇宇看到了夏兵,夏兵自然也看到了他。

原本來去匆匆的夏兵,路過蘇宇的時候,忽然駐足。

側頭看了一眼蘇宇,蘇宇感受到了目光注視,急忙止步,躬身道:「夏大人。」

夏兵微微點頭,看了他一會,露出一抹異色,「開元八重了?」

蘇宇微微一驚,迅速道:「昨天剛突破的。」

「速度很快。」

夏兵說了一句,又道:「我原本以為你會迅速達到七重,開元八重有些微微出乎我預料。」

蘇宇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夏兵在關注他?

他和夏兵並無交集。

夏兵不苟言笑,說了一句,繼續道:「白楓的《開元訣》只算半吊子,你能迅速踏入八重,說明戰者之道上天賦不錯。」

「我認識你父親,你父親這幾年沒少來我們的駐地,不過他想入龍武衛,資格不夠。」

蘇宇有些尷尬,這話也不好接。

夏兵沒在意他的反應,繼續道:「我也是鎮魔軍的人,不過我入伍比你父親晚,你父親退伍的時候我才入伍,六年前我調回了龍武衛,擔任駐南元龍武衛什長。」

蘇宇依舊沒接話,他不知道夏兵和他說這些做什麼。

「文明學府沒你想象的那麼好,勾心鬥角,彼此算計,一日不具現,一日不抬頭。」

「我不喜歡文明學府的人,我更喜歡戰爭學府,更喜歡龍武衛……當然,和你無關。」

夏兵說這些話的時候,臉色嚴肅,「你父親說,他沒辦法來龍武衛,他希望他兒子有一天能進入龍武衛,繼續追隨將主戰鬥下去!」

「龍武戰爭學府,你可以考慮一下,那裡……比文明學府要乾淨!」

「大人……」

蘇宇有些驚訝,夏兵這是在招生?

夏兵平靜道:「龍武衛駐紮各城,也負責預備役選拔!之前你還沒這個資格,現在有了。當然,我只是建議,並非其他。」

「原本我不該說這麼多,但是你父親畢竟是鎮魔軍老兵,我多說幾句,如今……文明學府比當年要複雜許多。內部並不平靜,派系林立,一群原本只搞研究的傢伙,現在心思多了,想法多了,弄的亂糟糟的。」

「你的老師柳文彥,想收你當學生的白楓,以及白楓的老師洪研究員……他們算是同一派系,其中內情比我說的還要複雜,總之,你現在攪合進去,對你沒有絲毫好處。」

蘇宇茫然,有些不知所措,輕聲道:「大人的意思,我不太明白。我只是一個還沒考核過的中等學府學員。」

「你遲早會明白的!」

夏兵鏗鏘道:「記住一句話,大夏府還是大夏府!」

夏兵說完這話,轉身便走。

蘇宇陷入了沉思,片刻后,苦笑一聲,邁步離去。

他真的不是太明白夏兵的意思。

當然,夏兵話中也有告誡的意思,去文明學府未必是好事,龍武戰爭學府可能更純粹一些。

換成以前,蘇宇肯定很高興。

可現在,他已經下定了決心去大夏文明學府,單說意志之力的修鍊,去戰爭學府肯定不如文明學府。

何況柳文彥教導他這麼久,他原本就想去文明學府,只是擔心文明學府對戰力提升沒幫助罷了。

……

辦公室中。

柳文彥這次沒看書,而是在寫字,柳文彥的字很好看,起碼蘇宇覺得如此,比自己的字好看百倍。

「有心思?」

柳文彥繼續寫著字,沒有抬頭看,卻是感受到了蘇宇的遲疑。

「不是,剛剛遇到了夏什長……」

「他讓你去龍武學府?」

「嗯。」

「不用理他。」

柳文彥沒有氣急敗壞的樣子,只是有些感慨,「他是不是說文明學府不適合你,或者說文明學府變質了?」

「這個……」

「沒事,他又不是第一次這麼說了,實際上龍武衛不少人都這麼說。」

柳文彥平靜道:「他說的也是實話,文明學府的確和當年有些不同了。五代府長隕落,六代府長上任,之後文明學府進入了高速發展期,這期間,也帶來了一些不好的影響。」

「五十年前,文明學府沒現在這麼強,但是也沒現在這麼亂。」

「這是必不可免的,當人強大了,自然會有一些其他心思。」

「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利益爭奪……這是必須要經歷的,也是一種歷練,誰能在這種環境下崛起,誰才是真正的強者。」

蘇宇凝眉,「老師,文明學府很亂嗎?」

「不算很亂,大體上還在掌控之中,當然,暗地裡也有些齟齬之事。」

柳文彥抬頭看著他,看著這個讓他還算滿意的學生,聲音平緩道:「龍武衛對文明學府有些不滿,這來源於夏府主。」

「啊?」

蘇宇驚訝道:「夏府主……不滿大夏文明學府?」

「算是吧。」

柳文彥輕嘆道:「這個原本和你還遠,其實沒必要太過在意。不過夏兵既然開了頭,我簡單說幾句。夏府主這個人……我不好評價,但是各方對他都有個認知,鐵血、強大、頑固!」

「這三個詞,就是對夏府主的概括。」

「頑固?」

蘇宇抓住了重點,迅速道:「頑固的意思是?」

「字面意思。」

柳文彥放下了筆,「也不算貶義,但是夏府主一些政見,和不少人產生了分歧。當年在諸天戰場,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抵制。」

「為什麼?」

「太頑固,在諸天戰場上,萬族爭鋒,有的種族是大敵,必殺之!有的種族卻是可以拉攏分化,最少可以讓對方保持中立。」

柳文彥搖頭嘆息,「不過夏府主統帥鎮魔軍期間,率軍伏殺了多個種族大軍,導致原本中立的幾大種族,開始對人族有些敵視,所以他被撤職了,鎮魔軍不再由他統帥。」

蘇宇欲言又止,很快下定了決心,開口道:「老師,所謂的中立種族,不過是坐山觀虎鬥罷了!一旦人族勢弱,這些傢伙很快會蜂擁而上,侵吞人族領域!鎮魔軍的幾大戰役,大勝的戰役我也聽我父親說過,我覺得那幾大種族就該殺!」

「不是你一個人這麼想。」柳文彥輕笑道:「很多人支持夏龍武,包括前線軍團,很多人都在支持他。我沒說夏龍武做的就是錯的,只是……人族內部有分歧,其實是正常的,你覺得呢?」

柳文彥看著這個學生,笑了笑,有自己的主見是好事,一味的附和別人,自己不去思考,那才是壞事。

「人心百態,你不可能讓所有人一個意志。夏府主這樣的做法,沒人說就一定是錯的,可不得不承認,人族因此爆發的戰爭比以前要多,局部地區,戰爭爆發的更快,更猛烈。」

蘇宇不贊同道:「起碼也震懾住了一批中立種族!」

「算是吧。」

柳文彥點頭,「這個我們先不討論,畢竟這是前線的問題。夏府主之所以對文明學府有些不滿,是因為文明學府這邊,一部分人提出了一些想法……知己知彼,文明學府願意對萬族開放!」

「什麼?」

蘇宇一震!

「招收萬族學員!」

柳文彥沉聲道:「當代文明學府府長,也是能人!他當初建議,與其讓人族苦苦摸索,解析萬族文明,不如讓萬族文明進入文明學府,誰還能比萬族自己更了解自己的文明?」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讓他們自己來解析,讓他們自己來貢獻他們的文明底蘊……」

蘇宇失聲道:「那豈不是也要對他們開放人族文明?」

「是!」

柳文彥沉聲道:「萬族又不傻,難道會白白給人族提供針對他們的方法?人族想要他們的東西,他們也想更加深入了解人族。」

「所以這是一把雙刃劍,也是這麼多年來一直沒能成功的原因,反對的人很多,支持的人也有。」

「夏府主不答應,由此導致了一些分歧。」

「夏府主甚至……算了,這事不提也罷。」

蘇宇卻是急了,你說到一半不說了,太吊人胃口了。

「老師,夏府主怎麼了?」

柳文彥看他急躁的樣子,好笑道:「這事……不好說,算是黑歷史,到了大夏文明學府,千萬別提。」

「嗯嗯,肯定的。」

柳文彥笑著笑著,搖頭道:「12年前,大夏文明學府再次提出這樣的建議,當時夏府主沒出現,大夏府那邊一直沒吭聲。」

「當代府長覺得他沒吭聲,那就算默認了。」

「於是當時聯繫了幾個小族,想做一次嘗試,招收幾位小族的學員進入大夏文明學府……」

「結果……人家剛來不久,諸天戰場爆發了戰鬥,夏府主率領龍武衛突襲了這幾個小族,直接端了他們的老巢,繳獲了大量功法、秘籍以及其他資源。」

「夏府主也沒來文明學府,卻是讓龍武衛送來了那上萬本書籍……意思很明確,你們苦苦謀求的東西,我願在戰場上直接去拿!」

柳文彥感慨道:「這一下子,萬族入學府的方案徹底破碎!人家送人來了,你把他們老巢端了,其他人還敢來嗎?還能來嗎?」

「當代府長聯絡各方,謀求了好些年的事,一下子就被徹底粉碎了。」

蘇宇聽著聽著,不知為何,此刻忽然有些熱血上涌,悶聲道:「這……不是很好嗎?」

我想要的,我自己去拿!

寧願直中取,不願曲中求!

「我沒說不好,不過的確有些招人忌憚。」柳文彥輕聲道:「人族不可能一方抵禦萬族的,蘇宇,你要明白這個道理。」

「小族,弱族,都是可以拉攏的。」

「當時聯絡那群小族,那代表可以拉攏過來的,結果被滅了,這會讓其他小族唇亡齒寒!」

「一旦將他們推向敵對面,一家不是人族對手,可十家百家聯手呢?」

「你殺不過來的!」

蘇宇微微點頭,這點他也明白,可夏龍武的舉動,不得不說,的確很振奮人心。

「所以,分歧產生了!」

柳文彥嘆道:「夏府主很頑固,他覺得人頭落地更能震懾萬族!可不少人覺得這樣一來,人族處境更難。好在,接下來夏府主被勒令不得再出現在諸天戰場上,這樣才平息了不少小族的憤怒。」

蘇宇不甘心道:「所以夏府主不能再上諸天戰場了?這不是自縛手腳嗎?」

「那倒也不是。」

柳文彥輕笑道:「前線強者作出的一些讓步妥協罷了,主要是為了安撫萬族中的小族,實際上……夏府主真要去,不鬧的沸沸揚揚,誰會在意?」

「誰會讓一位頂級強者在後方養老?」

「而且……未必是壞事,給他一些時間,去打磨自己的境界,那時候他進步太快了,一張一弛才能更好地踏入那一步。」

柳文彥解釋道:「這不算壞事,夏府主自己也知道,否則以他的性子,你覺得他會那麼聽話,讓他待在大夏府,他就願意待在這?」

柳文彥笑呵呵道:「那你也太小看咱們這位府主了,別看這些年他沒怎麼去諸天戰場,可不是真的沒去過,諸天戰場太大,誰會一直盯著他。龍武衛也在諸天戰場上經常出現,府軍都經常被拉去練兵,所以大夏府戰力在各大府都是頂尖的!」

蘇宇默默點頭,這時候有些明白之前夏兵的意思了。

柳文彥輕吐一口氣,又道:「這些事,聽聽就行。別說你沒資格摻和,就是白楓,甚至他老師都沒資格摻和。這是另一個層面的事,其實和我們關係不大。」

「夏兵是覺得你有幾分天賦,去了文明學府會被影響,實際上……我更希望你能被影響到。」

柳文彥緩緩道:「人生百態,處處都是歷練!純粹的環境適合軍人,軍方需要純粹,但是……強者需要見多識廣!你不見識人心的險惡,不經歷陰謀算計,不經歷勾心鬥角,你上了戰場,也許一個小算計,就會讓你著了道。」

「夏兵不懂,夏府主真要看不順眼文明學府,為何不限制,反而任由文明學府不斷壯大?」

「他是頑固,可不是傻,大夏府也需要不同的聲音,培養不同方向的強者。否則,各大軍團,就不會出現文明學府的強者了,很多強者都在領兵作戰。」

蘇宇再次點頭,他隱約間有些明白了。

當然,他還很弱小,很普通,這些深層次的交鋒,他目前只是聽聽,當個旁聽者,真身臨其境的時候,可能感覺不同,想法不同。

「老師,那我父親在鎮魔軍,不會有事吧?」

「不會,前線還有多位無敵強者坐鎮,誰敢在前線針對鎮魔軍?」

柳文彥搖頭,「爭鋒只在後方,前線那是命脈!誰也不敢在那邊爭鬥,那邊要純粹的多。戰爭就是戰爭,後方打出了狗腦子,前線也得令行禁止!」

「哪怕夏府主,到了前線,除非私底下個人行動,大軍團的行動,也得報備幾位無敵強者,得到允許才能行軍。」

蘇宇眼神微微閃爍道:「那龍武衛、鎮魔軍伏殺各大種族軍團,是得到允許的?」

「那當然。」

柳文彥也笑眯眯道:「難道你覺得沒人允許,夏府主敢擅自開啟爭端?無敵強者中,也有不少人支持他。」

「原來如此!」

蘇宇鬆了口氣,他剛剛忽然有些擔心夏龍武會被人針對,現在想想……自己真的閑的!

他一個小開元,居然去擔心一位府主級強者,腦子進水了。

「不提這些了。」

柳文彥笑道:「該你知道的,你以後都會知道。不該你知道的,你知道了沒任何作用,除了亂了心,沒任何好處。」

「你開元八重了,我感受到了你身邊元氣波動,看來進度不慢。」

柳文彥很是滿意,開口道:「準備一下,下午我為你書寫一篇意志之文,《雷元刀》千鈞篇!你上午看一下譯本,了解一下內容。」

蘇宇大喜,「老師,是武技?」

「是武技。」

柳文彥見他歡喜,淡淡道:「不過你未必能有收穫,就算有收穫,恐怕也不會太大,畢竟你才開了八竅,太少,學會了也不一定能運用,雷元刀動用的竅穴很多。」

「嗯嗯,我知道。」

蘇宇急忙點頭,還是忍不住的歡喜,意志之文的好處他可是知道的,身臨其境般的教導,那種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當然,這也需要謄寫者對這門武技掌握極深,要不然寫出來了,那也只是謄寫者的感悟,對方掌握不深,你感悟了也白感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 大幕一角

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