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大負翁

第33章 大負翁

南元。

這兩日學府鬧哄哄的,開元三重的陳浩突破到了四重,挑戰開元五重的周沖……

四重五重之間,幾乎沒什麼差距,實際上都是普通人。

周沖境界比陳浩高,結果單挑的時候,被陳浩打的狼哭鬼嚎。

這還不算完,陳浩打完了周沖,覺得時間太短,繼續找人單挑,第一天就和十多位學員打了一架。

有贏有輸,不過陳浩也不在意,他就當實戰訓練了。

就這樣,三天不到,陳浩最少打了三十次架,要不是身上淤青實在太多,被他老娘強壓著在家養病一天,那傢伙還得繼續打下去。

陳浩倒是沒來了,可陳浩給南元學府開了個頭。

平日里,大家覺得開元四重太厲害了,五重簡直就是天上的星。

可現在一看,都被陳浩打過。

這好像給大家開啟了新世界,往日里一些學員沒少被一些天才欺負,這下子個個都激動了,陳浩不來上學,這一天學府更熱鬧。

叫囂著要找天才單挑的不是一個兩個,周沖這傢伙嘴巴臭,惹的人不少,礙於天才的面子,這傢伙也不認慫,這天起碼和六七個學員單挑。

贏也好,輸也好,反正都得受傷,如今不熟悉他的人再去看他,幾乎認不出這傢伙。

……

「瞎胡鬧!」

辦公室中,柳文彥搖頭,有些哭笑不得。

他一猜就知道是誰唆使的!

陳浩憨厚,沒人唆使怎麼會找周沖打架,顯然是蘇宇乾的好事。

一旁,老府長繼續拽著鬍鬚,這些時日他鬍子都拽了許多。

嘆了口氣,老府長長吁短嘆道:「這些小傢伙,精力真旺盛啊!都快考核了,還不消停。鬧騰一下也好,修鍊都有激情了,可是……」

老府長都快落淚了,「可是,別打女生啊!這些小傢伙,我擔心他們以後啊!戰爭學府的女生本來就不多,這要是把這習慣帶到了戰爭學府,咱們南元……難不成要成光棍窩?」

柳文彥身體微微一震,是啊,問題好嚴重!

「陳浩這小子……欠打!」

柳文彥也多了幾分擔憂了,南元這一屆學員怎麼辦啊?

現在一個個叫囂著「男女平等,戰場之上不分男女」,平等你大爺啊!

你們一個個這麼直,以後咋辦?

難道……這一屆男學員都要單身到死?

老府長唉聲嘆氣,「這風氣不止帶壞了這一屆,下面幾屆都在看著呢。學府還有不少十一二歲的孩子呢,這兩天我聽其他執教說,不少男學員準備挑戰女學員……」

「他們傻了嗎?」柳文彥無言以對。

「不是傻了,是高年級的學員傳出來的,打女生才能代表修道意志堅定,有助於修道進步。」

「……」

柳文彥看了一眼老府長,老府長也看著他,兩個老頭子忽然都露出沮喪臉。

不能這麼傳啊!

這麼下去,過個幾年,整個南元學府就真要成和尚廟了。

太可怕了!

而且這惡名一傳出去,以後要是連大夏府都知道了,南元學員到了大夏府,還想和女生談情說愛嗎?

想什麼呢!

老府長再次嘆息,「先送走這一屆學員再說吧,老柳,先不說這些,大夏文明學府那邊傳回來的消息,你聽到了吧?」

作為南元最強的中等學府,和大夏府各大學府自然是有聯繫的。

一些消息,很快會傳播過來的。

何況,學府中還有一些南元學府畢業生,所以老府長消息也算靈通。

柳文彥微微點頭,接著不以為意道:「老傳統了,毫無新意!關鍵不在於蘇宇,在白楓身上。這傢伙剛好突破到了騰空七重,給人的威脅一下子就大了。」

「之前他騰空六重雖然也很優秀,可在大夏文明學府,他這個年紀的騰空六重還有七八位,騰空後期的也有好幾位。他排前十都有些爭議,可現在他迅速破境……這下子自然引人側目。」

白楓收徒,其實原本沒這麼轟動。

他要是六重收學員,雖然也有人關注,可絕對沒現在這麼嚴重。

關鍵他七重了!

六重和七重,雖然只是一重之隔,然而這代表接下來白楓騰空八重九重的瓶頸幾乎沒了。

如此一來,白楓便攀升到了大夏文明學府前五的行列。

這是指白楓那批人,不算學府的那些老資格。

老府長擔憂道:「那蘇宇會不會受影響?我可是聽說,每次到了這時候,那邊都爭的厲害,不止文明學府,戰爭學府也一樣。甚至還有人丟了性命……」

「那是極少情況下發生的。」柳文彥比他清楚,解釋道:「後面都有人看著的,你說的丟了性命,大多都是意外情況。」

「意外那也是有的。」

老府長憂心忡忡道:「蘇宇一個中等學府學員,忽然被攪進了這事,老柳,我想著……他要不要去文明學府?他現在開元七重,考戰爭學府也穩了,你說……」

「不行!」

柳文彥凝眉道:「他去戰爭學府就算有成就,可絕對沒有文明學府高!現在去文明學府是一個坎,可跨過去了,他就能走的更快,更高,更遠!」

「老柳,他才18歲,他什麼都不懂。」

柳文彥堅定道:「不懂可以學,沒人生來就懂!蘇宇韌性十足,小挫折打不垮他。等他挺過來了,他就是最優秀的!」

「你覺得這是危機,我覺得這是機會。他若是普通學員入學,想接觸這個領域,起碼要五年以後,可現在他入學就可以接觸這群最優秀的青年,對他未來只會有幫助,不會有阻礙。」

「至於危險……那也不至於。」柳文彥沉聲道:「白楓在青年一代不是弱者,他老師同樣是文明學府高等研究員中少數幾位頂級的存在。」

「蘇宇去了,起步並不低,也只有高起步,高起點,才能讓他走的更容易一些!」

「何況……蘇宇又不比任何人差!」

說到這,柳文彥露出了笑容,「大夏文明學府那邊的資料我們還沒更新,開元五重,萬族語十八門,這個資料暫時維持下去,不更新了!留一手,給蘇宇爭取時間,到了文明學府,再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老府長見他有了主意,也不再勸,開口道:「那他開元八重有希望嗎?」

這兩天,蘇宇沒出任務了,來學府點個卯,和柳文彥學一點萬族語,很快就回家了。

他在準備突破開元八重。

開元八重,這是開元境很大的分水嶺,突破之後,蘇宇便能動用元氣,爆發力更強,配合上神文,到時候偷襲之下擊殺千鈞境難度更低。

「不知道。」

柳文彥遲疑道:「他最近進步很快,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從四重到了七重,甚至馬上八重,其中白楓的那篇《開元訣》對他幫助不小,可到了開元七重,那意志之文幫助就有限了。」

「你之前不是說要給他寫一篇意志之文嗎?要不再給他寫一遍《開元訣》?」

老府長還是有些期待蘇宇突破的,突破了,蘇宇就是南元二十年來,第一位開元八重的天才。

二十年前,南元倒是出過開元八重,不過……有些假。

那位是大夏府過來的,臨時插班而已,考核過後就離開了。

「我現在寫這玩意沒用。」

柳文彥搖頭,接著笑道:「我已經想好了給他寫什麼了,不過你得出血。」

「寫什麼?」老府長有些警惕。

「《雷元刀》第一篇,千鈞篇!」

柳文彥沉聲道:「他功法其實不缺,到了文明學府也有,可他缺武技!缺意志傳承的武技!學習普通武技倒是也行,可速度太慢,唯有意志之文書寫武技,他才能迅速得到收穫傳承,掌控這門武技。」

「《雷元刀》!玄階下等武技?」

老府長看著他,驚訝道:「他行嗎?不對,你行嗎?你現在能書寫出《雷元刀》千鈞篇?」

文明師的強大,不止在武力上,實際上武力上戰者可不弱。

可文明師強大的地方很多,比如意志之文,白楓書寫了一篇半吊子的《開元訣》,蘇宇收穫很大,沒怎麼用精血就突破到了開元八重,這都是那篇意志之文帶來的影響。

「我不行?」

柳文彥吹鬍子瞪眼,「玄階下等而已,還只是千鈞篇,我會不行?你看不起誰呢?」

「不過……你得出血!我要百滴雷鳴獸的精血,千鈞境就行。另外,我要用雷鳴獸獨角磨成粉,還有,給我提供一塊萬石境獸皮,我來謄寫《雷元刀》。」

「你……」

老府長瞪大了眼睛,掐指盤算,「百滴雷鳴獸精血,千鈞境的,那就是100功勛。雷鳴獸獨角5功勛1根,萬石境獸皮,適合謄寫玄階武技的,起碼也得10功勛……」

「115功勛,你搶錢呢?」

「庸俗!」

柳文彥斥責道:「你太庸俗了!什麼都和錢掛鉤!100多功勛而已,上次萬族教來襲被覆滅,學府不是獲得了額外的1000點功勛嗎?」

「那是學府的家底!」

「什麼家底,我不是殺了一個騰空嗎?我都懶得去算了,那功勛是不是給你貪了?」

「什麼叫我貪了!」

老府長氣的跳腳,「你少跟我裝糊塗,你自己換了本騰空萬族原本,你忘了?你都花完了你自己的功勛不說,還倒欠大夏文明學府不少!」

「大夏府那邊不和你計較,你還蹬鼻子上臉了?」

「你有臉嗎?」

「你還是個人嗎?污衊我貪了這功勛,老子……」

柳文彥輕咳一聲,打斷道:「我記起來了,我那不是得提升實力,保護南元嗎?這應該算南元的公費支出吧?咳咳,好好好,算我自己的,那現在為南元培養天才,學府多少支持一點吧?」

「你想想,蘇宇可是南元少見的天才,我給他書寫《雷元刀》,反正靠我自己的意志力很難直接謄寫出來的,他要是學會了《雷元刀》,那他在大夏府,也能立住腳,你說呢?」

「他考第一,南元學府有沒有面子?有沒有功勞?」

「他在大夏府混的好,以後會不會回報學府?」

「他要是騰空了,甚至凌雲了,隨便漏點油水出來,哪天興緻來了,來學府謄寫幾篇意志之文,一篇意志之文,還抵不上你今天的付出?」

「老王啊!做人要看的遠,你都一大把年紀了,怎麼眼皮子還這麼淺薄!」

柳文彥痛心疾首道:「他有天賦,有韌性,底子不弱,為人也是個記情分的,這時候你不出點血,他憑什麼出人頭地了來回報你?」

老府長拽著鬍鬚,鬍子又被拽斷了幾根,半晌才唉聲嘆氣道:「一百多功勛啊!」

「有什麼啊,殺一個騰空而已。」

「你……還而已,你倒是再殺一個看看!」

柳文彥不耐煩道:「廢話那麼多幹嘛,功勛點留著幹嘛的?學府這邊,上次執教收穫都不少,又沒人暫時需要用,你就當給我用了,我一個騰空文明師,基礎的功勛消耗還是有的,大夏府後面肯定會撥款下來的。」

作為文明師,他不在文明學府,可基礎的研究費用還是有的。

謄寫意志之文,淬鍊肉身,這些都需要消耗資源。

柳文彥雖然只是編外的文明師,按規矩,他也有一部分基礎收入。

老府長瞪大了眼睛瞪著他,「還撥款,我上次問了,大夏府那邊說你欠他們三萬功勛,你一輩子也還不起,所以別想了!」

「三萬?」

柳文彥愣了一下,接著奇怪道:「才三萬?我當年離開學府,欠了十多萬,怎麼就三萬了?」

「……」

老府長無言以對,他么的,你知道啊!

深吸一口氣,老府長惱怒道:「反正你的早就沒戲了,東西我給你,但是……我得提前說好,蘇宇哪天意志具現,他得找個時間還一篇意志之文回來!」

「那肯定的,他不還,我回頭意志力恢復了,再寫一篇。」

柳文彥笑了起來,總算不用自己掏那點為數不多的家底了。

老府長再次嘆息,接著又忍不住埋怨道:「大夏府那邊連基礎的功勛都不撥給你,你這淬體……接下來怎麼辦?再拖幾年,你都多大年紀了?」

「不給就不給吧。」

柳文彥呵呵笑道:「反正吃喝不愁,話說回來,我就欠三萬了,你問了什麼情況嗎?」

「問了,吳研究員給你還了五萬。」

柳文彥皺眉,半晌才低罵道:「蠢貨!」

「嗯?」

「腦子缺根弦!債多了不愁,還五萬有個毛用!再說了,大夏府這邊欠的功勛,又不是真的功勛,那是我當年一氣之下,腦子進水了,自己說的狠話,我又沒真借那麼多功勛!」

柳文彥有些無奈,五萬功勛,那可不是小數目!

很多很多!

他也懶得再說這事,轉移話題道:「不提這些,你儘快準備好東西,明天我謄寫《雷元刀》,這小子要是能學會,哪怕開元八重,配合《雷元刀》和他的神文,尋常千鈞二三重都能輕易收拾了。」

老府長這時候也顧不上心疼了,點點頭,那小子真有成就,回不回報學府,看他良心了。

柳文彥畢竟在這,騰空的文明師,他也就嘴上說說,柳文彥真要堅持,就是把學府積累的家當全給用了,也沒人能反對。

臨走的時候,老府長忽然轉頭道:「老柳,真不行的話……你就放棄吧!換神魔血淬體,你馬上騰空三重,過些年也許也能入凌雲山海!」

柳文彥笑眯眯道:「放棄什麼?聽不懂。」

「老柳……你七十多了!」

老府長眼神複雜,七十多了,真的不年輕了。

柳文彥吹鬍子瞪眼,「七十多怎麼了!你一個萬石,還質疑我騰空,你知道騰空怎麼飛嗎?」

「……」

老府長哭笑不得,嘀咕幾句迅速離去。

老傢伙,這麼多年了還這樣子。

等他走了,柳文彥吐了口氣,沒好氣道:「神魔血……我傻啊!神魔血,給我幾滴騰空神魔血就想拿走,做夢呢!當年我欠了十多萬功勛……給我一尊萬族王的完整屍體差不多!」

「七十多了……」

柳文彥自言自語一句,的確不年輕了。

再等等吧!

蘇宇這小子,若是真的能走遠,而且……還得繼續觀察一下才行。

五年不夠!

十年,最少還要再觀察五年才行,等他到了大夏府,他得繼續觀察下去,看他能否保持初心,能否繼續堅韌不拔,一路向前。

「我還沒死呢……還能熬下去!」

柳文彥喃喃一聲,蘇宇不行,他就繼續等,等到死,然後再迴文明學府。

「姓吳的……去了那,就看你了。」

柳文彥看向窗外,五十年都等了,還差這點時間嗎?

下一刻,多愁善感的柳文彥,忽然破口大罵:「傻叉!五萬功勛,你他么不要給我啊!居然拿去還債了,和五十年前一樣蠢!」

「難怪這麼多年了,還是高級研究員,連個副府長都沒混上!」

「文明師強的是腦子,你這腦子就是豬腦子!」

「……」

柳文彥大罵了一陣,還是不解氣,五萬功勛啊,你瘋了吧,誰讓你還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大負翁

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