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初戰

第17章 初戰

外面,廝殺不斷。

食堂內。

蘇宇和陳浩只能聽到刀劍碰撞聲,痛苦的嘶鳴聲,學員的驚叫聲……卻是不敢探頭去看。

佔據上風,還是落入了下風?

哪怕堅信老師們能贏的蘇宇,這時候也不知道情況到底如何。

「阿宇……」

角落處,陳浩緊緊握著刀,臉色有些發白,又有些潮紅,想問問蘇宇,要不要出去?

蘇宇沒理他,左耳一直在微微顫動,他在聽聲音。

開元四重戰力倒是沒什麼提升,不過聽力卻是敏銳了許多。

「噓!」

蘇宇食指擋在嘴前,示意陳浩不要說話。

片刻后,外面傳來重重的腳步聲,沒有任何遮掩。

「快出來,學府安排你們撤離,去南門集合!」

帶著些許急切的聲音傳來,片刻后,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持刀進入食堂,呼喚道:「有沒有學員在這?快點,我們快擋不住了,萬族教來人太強,快撤離學府!」

急切聲伴隨著腳步聲傳來。

陳浩微微一動,有些著急地看著蘇宇,老師來找我們了,走不走?

蘇宇也眯著眼朝門口看去,看到了人影,不熟悉,但是學府兩百多位執教老師,他不可能都認識。

是執教老師來找他們了?

「有沒有人在?前方擋不住了,必須馬上撤離,快點!」

來人很著急,食堂很大,一眼看去,起碼數千平米,全部搜索一遍,起碼一分鐘以上,太耽誤時間了。

角落處。

陳浩聽到老師語氣這麼著急,一聽前面擋不住了,也有些忍不住了,這次沒等蘇宇,急忙探頭道:「老師,外面怎麼樣了?」

男子一眼掃來,眼中忍不住的喜悅。

學員果然還是學員,太稚嫩了。

哪怕學府不斷教導他們一些生存的法則,可是還不夠。

就在之前,他用這話在實戰室誘導了兩位潛藏的學員出來,很快,整整一層樓,多個房間,10秒左右他就誘導了兩人出來。

讓他自己去找,起碼兩分鐘。

沒有經歷過挫折,沒有上過戰場,言語上的幾句欺騙,這些孩子都會當真的。

「外面很不好,快來,跟我一起走,再不走來不及了……」

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快速朝陳浩這邊趕來。

3個了!

男子臉上掩不住的喜悅,300人的精銳,其中200人去抵擋那些執教、城衛軍、護衛隊、緝風堂。

哪怕人數不如對方,可卻是依舊佔據優勢,因為那些人很多都是千鈞前中期。

剩下的人,要不去攻打教室,要不就是在學府內搜索散落的學員。

攻打教室,還有執教在拚命守護。

散亂的學員雖然不多,而且也難找,可這些學員沒有任何守護,更容易擊殺。

數千學員,哪怕全部滅殺,一個人也殺不到10個。

而他,已經收穫3個了!

接下來幾分鐘,也許收穫更大。

「快過來,離開學府……」

男子速度很快,說話間也不停步,迅速朝陳浩衝來。

學員,在他們眼中那就是一刀的事,關鍵在於散亂的學員難找,找到了,那就是功勞!

陳浩站了起來,想出去,下意識地朝蘇宇那邊瞥了一眼。

而蘇宇,此刻也在看這位「執教」。

男子一開始說話的時候,他也當成執教來找人了,可是……很快蘇宇察覺到了不對勁。

不是經驗真的豐富,而是在夢中被追殺了太多次,男子那急切的語氣,像極了那些要追殺他的凶獸的吼叫聲。

好像在喊著「快來給我殺,我等不及了」。

雖然字面上不是這意思,可那種急切感,那種迫不及待地要殺死你的感覺,是一樣的,是一樣的語氣!

這下子,蘇宇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下一刻,蘇宇額頭上滲出了汗液。

假的!

執教們衣服雖然未必統一,可執教們不管穿什麼衣服,都會佩戴工作牌的,這傢伙沒有!

掉了?

戰鬥太激烈,所以打掉了?

「不……」

蘇宇看到了,看到了長刀微揚,那是出刀的起手式,他要出刀!

「該死,浩子這笨蛋!」

暗罵一聲,蘇宇來不及多想了,也來不及後悔自己太大意了,他太缺經驗了,他和陳浩都只是中等學府的學員,從未經歷過這種陣仗。

他們以為敵人會正大光明地殺進來,以為敵人一定凶神惡煞,哪會想到敵人還會誘導他們這些弱者。

「老師!」

一聲輕呼,蘇宇急忙跳下,心臟砰砰砰地跳動。

男子手一滯,心中一喜!

還有一個!

4個了!

蘇宇拿刀的手,此刻已經是汗液如水,緊張,害怕,不安……

不過,他還是撐住了,他在夢中被殺了太多次,哪怕害怕,那也只是因為第一次現實經歷,他適應起來比別人更快。

「老師,外面真的要輸了嗎?那我們這邊還有十多個學員,我喊上他們一起可以嗎?」

蘇宇急忙忙地說著,還扭頭朝食堂深處看了一眼,「不然他們也走不了的。」

還有十多個?

男子喜悅的要炸裂了!

還有十多個!

他要發財了!

他今天可以殺幾十個學員!

也許萬石境都沒有他這次功勞大,他賺大了。

男子想笑,狂笑,十多個開元,那也一樣是送菜,他一刀可以砍一個,對方跑都跑不掉。

原本還想速戰速決,此刻男子迅速改變心思,急忙道:「快,一起喊出來,我們馬上要走。」

蘇宇心臟依舊跳動的厲害,沒有多說,轉身面對男子。

此刻,男子只要一刀,蘇宇就完了。

蘇宇轉身,直接吞服了精血,背對著男子,朝食堂深處走去,有些不安道:「老師,可以多帶走一些人嗎?我知道其他地方還有不少學員也在躲著,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找到他們……」

「還有?」

男子欣喜若狂,居然還有!

此刻男子急忙跟著蘇宇,至於陳浩……單獨一個人懶得管了,隨時可以收拾。

他沒發現,這時候的陳浩臉色瞬間慘白,汗液一下子滲透了出來,滿臉都是汗水。

和蘇宇認識這麼多年了,他豈能一點不了解這位死黨。

哪來的十多個學員,哪來的其他人……

這是……假的!

萬族教的人!

他差點害死了蘇宇!

「我太笨了,我太蠢了,我……對不起,阿宇,對不起……」

陳浩雙腿都在發軟,全身有些無力,可這一刻,他還是記起了之前蘇宇的話,匆忙間,急忙喊道:「老師,我……我害怕,有些走不動了,能不能拉我一下……」

他真的害怕,真的有些走不動了,雙腿都在顫抖。

男子扭頭,有些不耐煩。

若不是為了順利找到剩下的人,他現在一刀就劈死了這傢伙,他擔心現在劈死了這傢伙,還躲著的人會嚇到,全部亂跑掉,那時候就算追上,也追不上全部了。

「我帶著你!」

男子儘管不耐煩,這時候還是轉身,探手朝陳浩抓去,準備夾著他一起走。

「浩子,你真廢物,就知道麻煩老師……」

身後,蘇宇說著話,握緊了刀,手上全是汗,讓刀柄有些滑。

說話的同時,蘇宇靠近了男子一點,在男子探手朝陳浩抓去的時候,蘇宇眼中狠色閃現,就是現在!

「浩子,自己走,別麻煩老師……」

「嗡!」

長刀破空聲傳出,男子下意識地扭頭,腦海中還在閃現一個念頭,他發現了?

發現了也沒什麼,開元而已……

開元……而已?

開元!

不,不是!

男子本要避讓,忽然感覺手腳不聽使喚了,脖頸上原本沒感覺,片刻后,傳來劇烈無比的痛處!

「這刀不準,砍腦袋不是這麼砍的……」

男子莫名地閃現這樣的想法,太痛了,砍腦袋要快、准、狠,這傢伙砍的不夠准,他沒瞬間掉腦袋,好痛!

砰!

人頭落地!

男子身體還在站立,還保持著扭頭的姿勢,就是頭沒了。

手中的長刀還在,另一隻手還保持著朝前伸的狀態,他的十幾個學員……沒了!

安靜。

一秒,兩秒,三秒……

砰!

屍身倒地!

「呼哧……」

風箱般的喘息聲傳來,蘇宇口乾舌燥,大腦一片空白。

陳浩臉上被濺射了不少血液,也是大腦空白。

殺了!

阿宇一刀砍死了那傢伙!

「阿……阿宇……」

陳浩手腳不聽使喚,瞬間癱軟在地,手腳並用,迅速朝蘇宇爬去,顧不得丟人了,他剛剛真的快要尿褲子了。

「阿宇……阿宇……你……我……他死了,他死了……」

「死了!」

蘇宇看著面前的屍體,看著地上的血液,喉嚨都沙啞了,乾澀無比,「鎮定!鎮定,這是敵人,萬族教的畜生,你又不是沒看過行刑!」

「走……換地方……躲起來……不然他們可能還要來人……」

蘇宇這時候哪還顧得上處理屍體,跑。

剛剛那一刀,也讓他渾身酸痛無比,不是肉體上的痛苦,而是心理上的。

「對,走,快走……」

陳浩說著,剛要繼續爬走,忽然一咬牙,閉著眼,轉身探手朝男子屍體摸去。

閉著眼,他不敢去想,不敢去看。

可他想起來了,可以上戰爭學府,可以去戰爭學府!

他摸索著,胡亂摸索著,感覺手上多了很多粘稠的東西,他不敢去想,下一刻,他摸到了一個小布包,想都不想,看也不看,急忙塞進兜里,轉頭半拉著蘇宇的小腿,手腳並用地跟著一起跑。

蘇宇被他這麼一弄,倒是少了幾分緊張害怕,忍不住低罵道:「這時候還想這些,不要命了!」

「可以……上戰爭學府的……阿宇……你殺的,你太厲害了……」

蘇宇顧不得再說,拖拉著陳浩迅速離開了食堂。

他不敢走遠,擔心再次遭遇敵人,在食堂外一處牆壁陰暗處躲了起來。

「砰砰砰……」

心臟還在劇烈跳動,不過蘇宇漸漸緩過來了,很快,吐了口氣,「不過如此!」

「我連自己被殺都習慣了,還有啥不習慣的!」

自嘲般地傻笑了一下,我自己在夢中被殺了那麼多次,我都習慣了,不是嗎?

我自己都能死,還怕砍敵人?

轟隆!

外面,廝殺還在繼續。

一切說起來長,實際上從男子進門到被殺,到他們離開,恐怕也就一分鐘不到。

「浩子!」

「嗯。」

「尿褲了嗎?」

「沒……沒有,你別胡說,沒有!」

陳浩面色漲紅,沒有!

不過陳浩還是急忙朝襠部看了一眼,鬆了口氣,剛剛他覺得自己失去了知覺,有沒有尿褲子他不知道。

「阿宇……你好厲害!」

「少廢話!」

蘇宇抬頭朝四處看了看,聽到了老師們的厲喝聲,也看到了遠處好像有人在搜查。

「落入下風了!」

要不是如此,老師們不會讓這些萬族教的人在學府內搜查學員的。

散亂的學員肯定有,而且搞不好已經有人死了。

蘇宇看了看手上的刀,迅速用旁邊的草木擦乾淨了上面的血液,恢復了鎮定,咬牙道:「浩子,怕死嗎?」

「怕……不怕!」

「去,去看看有沒有人,看到一個人的,你就說這邊有幾個學員躲著等救援,求援去!」

「啊?」

蘇宇咬牙道:「老師們管不過來了,搜到其他人,其他人死定了!去引一兩個過來,我殺了他們,可以少死幾個學員!」

「阿宇!」

陳浩低呼一聲,很快想到了剛剛蘇宇一刀砍死那傢伙,好像……也不太可怕嘛!

「好,我去,阿宇,你……你真的還能砍死他們?」

「能!」

「那好,再砍死一個,之前那個是你的,下一個……下一個你借給我好不好,我……我也想去戰爭學府。」

「行!」

陳浩好像忘記了害怕,咧嘴傻笑,他要去戰爭學府了。

腿腳不軟了,下一刻,陳浩彎著身子朝前走去,從牆壁拐角處探出腦袋,四處張望,很快,發現了不少在學府內搜查學員的萬族教眾。

最近的一個距離他不到百米。

陳浩心中依舊有些害怕,強忍著恐懼,顫抖道:「老師……是老師嗎?」

不遠處,那人耳朵微微顫動了一下,瞬間轉頭朝陳浩看來。

「是老師嗎?我們……我們害怕,老師,可以帶我們走嗎?」

「老師?」

不遠處的萬族教眾眼神微動,這些學員把他們當老師了?

也是,雙方都是人,其實也沒什麼特殊的差距,一群學員豈能認出來區別。

經驗豐富的,自然可以一眼看出其中的不同,可這群沒經歷過任何挫折的學員知道什麼。

「老師,我這邊還有幾個人,可以帶我們走嗎?剛剛……剛剛有人要追殺我們……」

「還有幾個?」

不遠處那人心中微動,看到了陳浩那恐懼到蒼白的臉,這不是演的,是真的害怕,他能看的出來。

下一刻,男子迅速衝來。

至於埋伏……他沒去想。

學府執教們有時間埋伏人,有精力埋伏人,早就去前面廝殺了。

現在學府到處都在戰鬥,連保護那些聚集的學員都捉襟見肘,哪有時間和人力去埋伏他們。

陳浩連滾帶爬,急忙鑽入了牆壁後方。

男子耳朵顫動,哪怕不怕埋伏,還是下意識地加了一點小心,完成開元,耳聰目明,除非比他強很多,要不然他多少能聽到點動靜。

「還有一個學員在裡面!」

他聽到了微弱的喘息聲,有些緊張的喘息聲,呼吸聲很重,那不是千鈞境該有的。

「他說幾個,其他地方還有人躲著?」

男子心中想著,瞥了一眼遠處其他幾位搜索的傢伙,加了些小心,這是自己的功勞,可別被那些傢伙發現了。

下一刻,男子進入牆壁後方,果然,這邊還有一個學員。

同樣臉色發白。

「老師來了?周韜他們還在等我們,老師,到底怎麼了,是萬族教的畜生殺來了嗎?」

蘇宇迅速說了幾句話,帶著喜色,好像恐懼一般,將手中的刀給扔了,朝男子跑去。

「老師,我帶你去找他們……」

刀都給扔了!

男子瞬間失去了警惕,開元境拿著刀對他們還有些威脅,可赤手空拳……任他們攻擊也難殺了千鈞。

真把自己當他們老師了!

愚蠢的小傢伙們!

「他們在哪?」

男子語氣中帶著些許喜意,和之前那人一樣,覺得功勞送上門了,掩不住有些欣喜。

「老師跟我走就行了……」

蘇宇伸手朝男子抓去,好像要抓住他的胳膊,帶著他一起走。

男子微微皺眉,想避讓,又強忍著砍死他的慾望放棄了避讓,讓他拉一會好了……

噗嗤!

正想著,那隻手快速無比,好像瞬間化為利爪,一爪抓破了他的肉身,抓穿了心臟,另一隻手抓中了他拿刀的手,咔嚓一聲,手臂斷裂!

男子想吼叫,然而,下一刻喉嚨被抓裂了!

「嘶嘶……」

大口的血液從嘴中噴涌,男子倒地,仰頭看著蘇宇,依舊茫然。

千鈞,還是千鈞高重!

怎麼可能!

這是南元,怎麼可能有千鈞境學員,不可能的。

蘇宇迅速在對方身上摸索了一番,拉著已經不知道害怕的陳浩,迅速逃離。

這笨蛋,還真以為自己誰都能殺,還不跑,在這興奮個什麼勁!

逃跑的瞬間,蘇宇忽然看到了一片金光,抬頭看去。

這一刻,蘇宇有些驚呆了。

半空中,熟悉的人影騰空,身上都是金光。

「柳執教……」

陳浩也看到了,同樣獃滯。

半空中,柳文彥金光閃閃,四周元氣蜂擁而去,朝他匯聚。

柳文彥聲音不大,卻是傳的很遠:「騰空非我願,但願萬族平……」

好牛!

好假!

這一刻,蘇宇腦海中閃現這兩個念頭,牛是很牛,可也很假,柳執教明明很想意志具現,進入騰空境的,說什麼騰空非他願,騙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 初戰

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