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引蛇出洞

第12章 引蛇出洞

預考三班。

這是蘇宇所在的班級,這幾天蘇宇幾乎沒怎麼來上課,當然,大家也不是太在意。

臨近高等學府考核,大家時間都很緊張,誰有心思關心別人上不上課。

何況,特殊的並非蘇宇一人。

班上一位開元四重的學員,也很久沒來學府上課了,到了這地步,調整心態更重要。

……

蘇宇到了自己位置上坐下,沒急著去找柳文彥。

時間太早,這時候柳執教恐怕還在看書,老人家有早起看書的習慣。

陳浩在蘇宇旁邊坐下,兩人算是同桌,老師們對座位沒什麼安排,任意坐即可。

坐下沒多久,一位三十多歲的豐腴女子拿著書本走了進來。

掃了一眼下方,也沒管少沒少人,女老師打開書本便道:「距離高等考核時間不遠了,基礎課程就不複習了,今天給大家簡單說說大家目前畢業后未來的方向選擇問題。」

「四大學府就不說了,這點大家都清楚。」

「那我們說說,若是連內務學府都沒考上,或者考上了不願意去上,那又該如何抉擇的問題。」

女老師面帶笑容,看向眾人,「這是一個神奇的時代,平凡與超凡同存,有些學員並不甘心平凡一生,也希望走出超凡之路。」

「那考不上戰爭學府,難道就沒有希望了嗎?」

「不,有!」

女老師這番話一出,哪怕學員們之前多少知道一些,此刻也有些激動起來,聽說歸聽說,老師口中說的消息更值得信任一些。

「第一條,也是相對來說最危險的一條,從軍!」

女老師看向眾人,笑容收斂,略顯嚴肅道:「這一點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從軍是平凡人最容易接觸到超凡的道路,你在軍中殺敵,那都是功勞,班上很多人的親屬都是軍人,這一點大家都明白。」

「其中的危機,我想大家也清楚,每年戰死的軍人都達到了六位數!」

「不過今天不是和大家提危機,而是哪怕從軍,也有不同的選擇。」

說著,女老師看向一臉雀躍的陳浩,笑道:「陳浩,你說說,大夏府的武裝力量主要有哪些?」

陳浩一臉激動,急忙站起來道:「第一就是龍武衛,大夏府第一強軍!」

「第二是大夏府軍,負責鎮守大夏府,維護大夏府和平。」

「第三是緝風堂,負責追捕萬族教眾,維護社會治安。」

「第四是各城城衛軍,負責各城守衛工作。」

「以上四大武裝機構,在前線動蕩的時候,除了緝風堂,其他三部都會進入諸天戰場援助前線,都算得上是前線後備役。」

女老師笑了笑道:「說的不算錯,不過並不全面。龍武衛也不是後備役,龍武衛不上諸天戰場,並非實力的緣故,只是前線暫時還不需要龍武衛馳援。」

「其實除了你說的這四種武裝力量,還有兩種。」

陳浩有些好奇,女老師笑道:「第五種,前線軍團,其實在大夏府也有一部分駐紮,當然,很難遇到就是了,也負責接收新兵。」

「第六種,退役軍團,這點大家都知道,其實很多人都是從前線或者各大機構退役的老兵,這也是一股強大的武裝力量。」

說到這,女老師略顯猶豫,還是道:「其實還有第七種力量!」

眾人疑惑,還有嗎?

「有的,第七,各大學府的護衛隊!」

「別小看各大學府的護衛隊,就說南元中等學府,只是中等學府而已,學校的護衛處大家應該都知道,黃處長也是千鈞九重的強者。」

「而這只是南元,在大夏府,護衛隊的武裝力量很強大,其實萬石甚至騰空境都不少見,加上戰爭學府的一些執教和學員,學府力量其實極其強大,甚至要超過府軍的力量,只是不如龍武衛罷了。」

女老師簡單說了幾句,眾人瞭然,這點他們倒是疏忽了。

「所以今天我要和大家說的便是,哪怕考不上學府,也不用擔心出路,接觸超凡力量的途徑很多,但是……」

「危險與機遇並存!」

「學習不如別人,修鍊不如別人,那你想出人頭地,就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比如……生命!」

老師嚴肅道:「想走超凡之路的學員,考不上戰爭學府的學員,可以考慮從軍。前線最危險,但是機會最大。其次就是府軍,龍武衛大家肯定進不去,府軍每年都會招兵,相對而言比前線安全很多。」

「除了府軍,緝風堂其實也開設了一個學府,緝風學府,但是並不出名,而且緝風學府相對來說比較粗糙,很可能你剛突破千鈞境,就會安排畢業,下放到各城實習,算是提前進行實戰。」

「……」

老師說了很多,主要說的便是從軍。

到最後,女老師話題一轉道:「其實大家考不上戰爭學府,又擔心府軍競爭壓力大,完全可以去城衛軍試試,城衛軍的考核較為簡單,培養機構也較為完善。」

「南元城雖然不大,可城衛軍實力也不弱,現在大家一窩蜂地想往大夏府跑,可大夏府距離南元上千里,離家很遠,為何不去眼皮子底下的城衛軍試試機會呢?」

「如今的城衛軍張千夫長,那也是萬石九重的強者,他對城衛軍後備役極為重視,時常會親自指點新兵,有好苗子更是會格外培養,城主大人也對城衛軍格外看重……」

「……」

聽到這,除了少數人,大部分都明白了,這位又是位說客。

眾人也不在意,習慣就好。

臨近畢業,各地都需要擴充後備力量,南元城雖小,可城主也想將城衛軍打造成精銳。

近水樓台先得月,每年南元城的確有不少人去投奔城衛軍。

南元中等學府的學員就算考不上戰爭學府,有些開元三重的學員天賦還是很不錯的,培養一下,萬石境並非沒希望。

「大家好好想想,不要急著作出決定……」

女老師也沒管下面鬧哄哄的,說了一陣,任由大家自由討論,很快走到了蘇宇他們這邊。

倒不是沖著蘇宇來的,而是陳浩。

「陳浩,你開元三重,雖然有希望考上戰爭學府,可機會很小,若是考核沒過,考慮一下城衛軍,你父親也在南元工作,城衛軍新兵一個月可以回家三天,這也是很好的機會……」

陳浩哭喪著臉,幹嘛這麼說,我能考上的。

我不想去城衛軍!

為啥不勸蘇宇去?

看不起人嘛!

女老師見他這表情,不由笑道:「怎麼,還看不上城衛軍?」

「沒……還是想試試,考不上再說吧。」

陳浩沮喪無比,真考不上再說。

女老師也不在意,很快看向蘇宇,笑道:「蘇宇,你是文明學府的苗子,柳執教打過招呼的,本不該勸你,不過,我是說萬一你不想去,其實也可以考慮一下。」

「城主大人對城衛軍越來越重視,你又是好苗子,去了城衛軍,不會讓你做一些雜務,城主府有個機要處,你可以去那邊實習,這也是很難得的機會。」

蘇宇想了想道:「城衛軍去諸天戰場的機會不多吧?」

「很少。」

老師以為他擔心,迅速回了一句。

蘇宇點頭,笑道:「我知道了,謝謝老師,我會考慮的。」

考慮就是否定,開玩笑,我才不去。

擱在以前,其實難說。

老爹要是在家,南元城要是真開出一些好條件,他留在南元不是不可能。

機要處他知道,南元相當重要的機構,很安全,待遇也很好。

可現在老爹都跑了,自己留在南元幹嘛。

何況留在南元,能弄到自己需要的精血嗎?

想到精血,蘇宇倒是想到了一個問題,忽然道:「老師,您說是戰爭學府的精血多,還是文明學府的多?」

女老師愣了一下,很快開口道:「當然戰爭學府……」

「我的意思是種類,文明學府作為研究機構,精血種類是不是會比戰爭學府多?」

「這個……應該是吧?」

老師也不是太確定,她還真不清楚,不過還是道:「論種類,應該是文明學府多,起碼樣本就要比戰爭學府多,諸天戰場繳獲的一些用不上的精血,都會提供給文明學府備樣,戰爭學府的數量更多一些,比如一些對修鍊有幫助的精血,數量肯定多的無法想象。」

蘇宇微微點頭,這個他之前也想過,不過不確定,現在老師這麼說,倒是把握更大了。

數量重要,可品種多更重要。

品種不多,自己怎麼繼續開啟頁面。

語言不會,開啟了也看不懂,自己難道去問別人是什麼意思?

「看來……我還是得報考文明學府啊!」

蘇宇正想著,門外有人喊道:「蘇宇,去一趟執教處,柳執教找你。」

「知道了!」

蘇宇應了一聲,和老師打了個招呼,很快朝執教處跑去。

……

到執教處的時候,並非蘇宇一人。

蘇宇看到了幾位熟人,不算太熟,不過大多知道名字。

有開元四重的天才,也有掌握多門萬族語的天才。

劉玥就在其中。

而執教處這邊,也不止柳文彥一人,府長在,另外還有幾位千鈞九重的執教,實力在南元中等學府都是頂尖的。

等蘇宇來了,陸續又來了幾位學員。

過了七八分鐘,大概是人到齊了,府長笑道:「你們25人,是我們南元中等學府今年的希望,不是文明學府就是戰爭學府,科研學府那邊每年在我們這邊招的人很少。」

府長是武夫,柳文彥是文人,可此刻這位文人忽然打斷道:「別廢話那麼多,直奔主題,沒時間去浪費!」

府長尷尬,這老東西,沒看學員都在嗎?

欺人太甚,真想打斷這老傢伙的腿。

其他幾位執教偷笑,府長眼睛一瞪,眾人瞬間安靜。

這時候府長才直接道:「最近大夏府不太安生,萬族教的傢伙到處蹦躂,雖然不成氣候,可南元畢竟只是小城,這邊沒有足夠的鎮守力量。」

「所以學府的意思是,你們這群人,提前去大夏府,那邊更安全一些。」

「其他小城已經發生過天才被襲擊的事,萬族教正在製造混亂……」

蘇宇沒出聲,人群中有人急忙道:「去大夏府……那考核……」

「去大夏府考核也一樣,而且比南元希望更大,大夏府名額更多一些,你們算是特批,學府推薦你們去的,到了大夏府等待考核就行。」

「那要多久?」

一位女生有些捨不得道:「考核還有兩個多月,難道我們一直都待在大夏府?」

「也不是,若是萬族教的畜生被拔除了,全部擊殺了,那隨時可以回來。」

府長有些憤怒道:「關鍵是這些鼠輩到處製造混亂,我們南元城小,沒有足夠的力量去保護你們,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他們盯上了你們,有太多機會出手了。」

「路上,家中,甚至學府內部,都未必能保護你們。」

「與其分兵,不如集中把你們送走,其實你們走了,家人和同學都更安全,因為……在萬族教看來,其他人沒有冒險的價值,大家明白我的意思。」

眾人點頭,大家都不傻,自然知道府長的意思。

萬族教的傢伙,無利不起早,殺幾個普通人毫無意義,反而有生命危險。

可殺幾個天才就不一樣了,在他們內部,人族天才那都是明碼標價的。

要是成功了,那好處可不小。

當然,南元這邊的人都算不上什麼真正的妖孽,可南元防範鬆弛,軍備不足,小城天才被襲擊的案例也不少見。

見大家都懂,府長又道:「所以大家做一下準備,願意離開的,三天後一起來學府,城衛軍那邊會派人護送你們一起去大夏府,到了那邊,一切開銷都是學府承擔,不用擔心太多。」

柳文彥之前沒插話,這時候淡淡道:「大家能走最好都去大夏府,最近……有些不安生。這幾天,萬族教再次活躍,襲殺天才,截殺商隊,甚至在城外製造了一些血案……雖然暫時還沒到南元這邊。」

「可是,不太對勁!」

柳文彥輕聲道:「大家也都不是孩子了,這種情況大家應該有一些判斷,醉翁之意不在酒,或者說聲東擊西。」

「現在被殺的,露面的,都是萬族教的小角色,很多都是血火派的一些瘋子,這些瘋子都是被精神洗腦的白痴,根本不知道生死為何物,只是萬族教的炮灰教眾而已。」

「真正的大魚,還沒露頭,他們製造混亂,吸引龍武衛的注意,牽制龍武衛和各大城衛軍的力量……」

蘇宇不由道:「老師,那大夏府難道不知道嗎?」

「當然知道!」

柳文彥笑道:「大夏府人才濟濟,怎麼可能不知道。可就算知道,龍武衛就可以不出動了嗎?府軍需要駐紮,不能輕動,機動力量中龍武衛最強,不動不行。」

「緝風堂現在也焦頭爛額,需要防衛的地方太多,因為你不知道到底哪裡才是萬族教的目標。」

「陰暗裡的傢伙,可以肆無忌憚,可以隨意攻擊,所以哪怕大夏府可以瞬間摧毀他們,可找不到這群雜魚,那也沒辦法雷霆一擊。」

柳文彥繼續道:「所以當務之急,便是減少可能受到的攻擊點,集中你們送走,讓我們有更強的力量去剿滅那些傢伙。」

眾人瞭然,原來如此。

有學員惱怒道:「這些畜生,等我從戰爭學府出來,見一個殺一個!」

幾位執教都是微笑不語,這事大家都想過,關鍵那些傢伙太難找了,很多人都潛伏的很深。

「那大家都回去想想,三天後要走的就來學府,城衛軍護送你們離開。」

「知道了。」

眾人紛紛應承,目前情況下,不走好像不行了。

走了反而能給南元減少一些負擔,大家心裡也都明白。

……

等其他人走了,蘇宇倒是還沒離開。

他這次來,是想找柳文彥,再學幾門萬族語的,其中就包括鯥魚,他之前做夢夢到的就是這種,這幾天蘇宇都沒繼續做夢了。

鯥魚的語言很小眾,蘇宇之前沒學過,不知道柳文彥會不會。

至於去大夏府,蘇宇也沒什麼反應,反正家裡就他一個,去哪都一樣。

其他執教包括府長也陸續離開,最後只剩下了蘇宇和柳文彥。

聽到蘇宇請教鯥魚種族語,柳文彥笑道:「鯥魚在諸天戰場很少見,大多都在柢山界停留,它們的語言受眾很少,文字就更少了,起碼人族繳獲的不多,我還真沒掌握,不過大夏府那邊肯定有人掌握了……」

蘇宇也不遺憾,見老師不懂就要離開,柳文彥見他要走,想了想道:「你父親去了諸天戰場,你一個人在家?」

「嗯。」

「那你在家小心一些……」

蘇宇回頭,形式惡劣到這地步了嗎?

「街道上都有布置,學府也有布置,其他人家裡或多或少都有千鈞境在,所以他們的安全倒是不用太擔心,你一個人……更危險一些。」

柳文彥遲疑了一下,很快道:「其實……我不太贊同……」

「柳執教!」

門外,有鏗鏘聲傳來。

柳文彥面不改色,繼續道:「他父親是鎮魔軍老兵,難道連他也不值得信任?」

「萬事皆有可能,蘇龍退伍足足十八年了!」

「那你們安排人保護他,要不然我不放心。」

「現在無法抽調力量去保護個人!」

柳文彥凝眉,不快道:「你們龍武衛執行軍令,我無權質疑,不過……我覺得蘇宇沒問題,當然,不放心的話接下來幾天蘇宇一直和我待在一起,否則他回家就是對他的不負責。」

「……」

門外的人遲疑了一下,好像在做決定。

而蘇宇,有些茫然,啥意思?

當然,此刻的他沒插話。

門外是龍武衛的人?

來之前,他沒看到外面還有別人啊?

「好!」

片刻后,外面傳來聲音,很快寂靜無聲。

而柳文彥則是看向沉默的蘇宇,輕笑道:「萬族教的人潛伏的較深,我們懷疑他們最近製造混亂有別的目的,所以……不能被動等待,唯有主動出擊!」

「可我們不確定學府包括城衛軍是否被滲透,有人暗中潛伏,所以……這時候需要一個契機。」

「契機?」

蘇宇似懂非懂,好像有些明白,卻又不是太清楚。

「對,契機!」

「南元只是小城,沒什麼重要的東西,價值也不大,真要說價值,大概就是這座南元中等學府了!或者城主府,不過城主府有城衛軍在,比我們這邊安全的多。」

「我們不確定對方有沒有來南元,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化被動為主動,所以決定引蛇出洞。」

「你們……算是誘餌,但又不算是誘餌。」

柳文彥輕嘆道:「南元若是有萬族教眾在,而且有密謀,送走你們的消息傳出,他們無外乎作出幾種選擇。」

「第一,提前出手,擊殺你們。」

「第二,路上出手,可城衛軍在,擊殺城衛軍,他們需要出動大量人手,而且半道上肯定有大夏府軍接應。」

「第三,安心等你們離開,順便帶走一部分城衛軍,削弱南元的力量再出手。」

「第四,放棄南元,因為你們走了,我們可以集中更多的力量去防衛,他們很難有機會。」

蘇宇凝眉,想了想道:「所以老師的意思是,如果他們的目標真的是我們,可能會選擇這時候提前出手?」

「沒錯,他們會跳出來。」

「那如果不是我們……」

「那你們就離開南元,大夏府的確更安全一些,等一兩個月龍武衛便可以拔除他們。」

柳文彥正色道:「所以你們算是引蛇出洞的餌,不過知道的人不多,因為……我們不確定四周是否有他們的眼睛。」

「那我們會不會很危險?」

「大多數人不會,你難說,因為你家中無人。」

柳文彥道:「所以才會告知你,以防你沒有任何準備,遇到襲殺。接下來兩天你待在我這就行,三天後沒發生什麼,就送你們離開。」

蘇宇想了想,倒也沒說什麼。

南元的意思是以防萬一,提前送走他們,沒事那是最好的,有事的話,能掌握主動權。

至於危險……有布置比沒布置更安全。

萬族教真要盯上了他們,現在南元這邊有了安排,他們反而更安全一些。

蘇宇倒是可以理解,笑道:「老師放心,我知道了。不過萬族教滲透的有這麼厲害嗎?」

「有的!」

柳文彥嘆息道:「要不然怎麼叫陰溝里的老鼠,就是太能藏了。南元無事最好,有事的話,只能做好萬全準備了。」

「這兩天你去我那住,理由便是學習新的萬族語。」

「好!」蘇宇也不在意去哪住,不過有些好奇道:「老師,您不是掌握了意志之力嗎?難道不能辨別有沒有潛伏的萬族教眾?」

柳文彥笑而不語,高深莫測。

你猜我能不能?

對付你這菜鳥還行,成年人了,誰不是心思複雜,誰會把想法暴露的那麼清晰,尤其是那些萬族教眾,誰不是死死潛伏,不怕死的早就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 引蛇出洞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