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番外(絕世)

第400章 番外(絕世)

「鈴蘭老君大開寶丹宴二十四日,大丹功成日,丹香穿四野,聞之壽添八百,食之壽享大元會。」

此山川洞府之中,群妖亂舞,魔女妖嬈,只看一眼,便有顛倒眾生,墮落萬丈紅塵之可怖。

洞府之首,有一寶座,虎皮為飾品,龍頭為扶手,其上有一魁梧男人。

披青色道袍,執方天畫戟,白髮束成髮髻,眼若銅鈴微張,唇似雪魄畫刀,詭異感十足。

更出奇的是頭頂生獨角,粉紅色的獨角。

只見他雙目開闔,目光已然落在洞府之外。

下首其他妖魔仙道也紛紛露出驚奇之色,隨即譏諷道:「鈴蘭老道,你這芥子仙府倒也不安穩了,如此濃烈的人味和殺意,倒可以在爐底填一把薪柴了。」

鈴蘭老君不置可否,輕彈方天畫戟道:「此人與寶丹有姻緣未絕,故而寶丹一直不曾澆築,正差一昧真火,如此,也是全了。」

大鼎有火,驀然沸騰,戰慄如龍抖,其聲似雷霆。

也是此時,林數背劍而入,黑髮垂髫,一身白衣,恍若仙人。

「鈴蘭老魔,一萬兩千年的道行,人間以神明稱之,建廟立像,曰:穹霄九世靖難普世鈴蘭真君。」

「既然識得我名,還敢來此,莫不怕丟了真命?」鈴蘭老君神色平靜,閉目輕言。

林數掃視四周:「周邊無數,皆為寶丹而來?然而此次只能魂歸故里了。」

群魔皆驚,憤懣如滔天怒火,傾倒而來,能壓的五湖倒轉,嚇得鬼怪皆驚。

然而林數只說二字「出鞘」,便見大風自其周身而起,一切妖魔鬼怪紛紛面色大變。

入目之中,皆是金黃劍氣,沸騰無量量殺氣,使山川戰慄,使火光熄滅,使黃沙沉寂,彷彿黑夜升騰而起的大日,剿滅了一切黑暗。

妖魔仙道紛紛逃竄,化為本相,有青蛇成精,有蠍子化形,有蝙蝠倒懸,有病毒自成,此一時,簡直是一鍋大粥,啥米都有。

「區區口糧凡人,何至於此?劍氣蒸騰如大日照海,沖盪如怒浪擊天。」

「我等凡種時,人類以我等同族為食,而今化形,本應倒轉,怎今日有了報應。」

「鈴蘭老道,還不速速降服此人,莫壞了吉日良辰。」

各種妖魔仙道紛紛大叫,只覺得五臟六腑出位,劍氣縱橫而來。

林數淡然踏步,長劍已然從背後射出,以一化萬,以河化海,浩浩湯湯,淹沒一切。

無數妖魔仙道直接被洶湧的劍氣射死,釘在洞府牆壁之上,宛如一場盛宴。

鈴蘭老君終是抖動毛髮,哈哈大笑的站起身來,身子頂天立地,手握大戟下場,一個豎劈,徹裂乾坤。

一切劍氣紛紛倒轉而回,長劍也被鋒芒所攝,倒飛在林數手中。

鈴蘭老君抖動道袍,立在大鼎丹爐一側,滿意道:「你倒也灼烈,算是合格的一昧情火,只是一入此地,便是砧板上的魚肉,自斷了生路。」

「神邪?魔邪?你何以建廟成神,何以被人供奉?今日我便破廟殺神,重塑人間正道,滅了你等魔神,還世間自由永昌。」林數踏步,長劍自鳴,迸發出無量殺氣。

「哈哈哈,牛羊以草木為食,人類以牛羊為餐,我等食人,有何不可,到頭來也不過是紅血白肉,扒皮拆骨沒什麼不同。」

鈴蘭老君揮動大戟,竟要一刀將他劈死。

然而林數不屑一笑,生命雖然自在循環,然而智慧周轉,非它類生命可以感知,不形成文明,不煉成智慧,如何與人齊舞?

鈴蘭老君不過是為了一己私慾而找一個心安理得的借口。

如此,便以青鋒斬之!

「出鞘!」

一時間,天地一片昏暗,而後轟然洞開,天地大亮。

入目所及,人頭滾滾,殘屍遍地,血流如注,已然沒了生機。

而那鈴蘭老君猶然高擎大戟,面露驚奇之色,只是眉心多了一道凄厲鮮紅的血痕。

「怎麼會……死!」

轟!

魁梧的身形倒地,驚起一地灰塵,身體從中央猛然裂開。

林數輕然開口,回鞘,長劍便自動回鞘,收斂一切劍氣劍光。

踩著鈴蘭老君的屍體看向大鼎丹爐,掌滅火焰,拳碎鼎蓋,煙浪沖霄。

「你還好嗎?」

頭一次,他的心跳加快,緊張到手足無措。

還活著嗎?

煙塵散去,大鼎之中,一朵青蓮花開,半顆金丹滾出。

金丹有花紋,似女子起舞,如仙子登天,聞之便飄飄欲仙,讓人生出吞服成仙之慾望。

然而林數卻是瘋了,徹徹底底的瘋了,雙目已然染上血色,長劍直接洞穿了九天十地,震碎了地府凌霄。

驚得滿天風雲齊變色,萬民萬城齊動搖。

「這是天怒還是神憤?是災難嗎?是末日嗎?」

一切被血色淹沒,一道赤芒衝天而去,身後一道金光尾隨。

「斬了那神佛道果,滅了那深山廟觀,也不過是一場悲劇降臨,神魔不過是異形得道,一頭獨角獸作威作福,一個蠍子精稱神作祖,何其可笑?」

「人心何以敬畏至此?」

那血光衝破了大氣層,衝破了行星限制,衝破了恆星收攏,沖向了那宇宙至深處的莫名之地,憤怒的咆哮過後,一劍斬下。

(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書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天書生死劫目錄 天書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0章 番外(絕世)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