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網成擒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網成擒

「有錢人...對,是有個有錢人,不過已經被我們...」看門的大漢看來真的是有些喝醉了,他泛紅的臉上,儘是得意的表情。

「被你們怎麼了?」林景浩的心裡一緊,『張居士不會是已經被他們...』林景浩不能再等了,他的右手穿過護欄一把抓住對方的衣領,猛地往回一拉。

「噹,」地一聲,大漢的整個臉撞在了鐵門上,白眼一翻立刻暈了過去。

「什麼回事呀?喝多了?」另一個看門的大漢聽到聲音,轉過了身來,因為林景浩手的支撐,撞門大漢的身體,還依在鐵門上沒有倒。

「你這個兄弟好像喝醉了。」林景浩假裝著急的樣子叫到。

「媽的,老說自己是酒仙,每次都是一喝就倒,又得老子斥候你。」另一名大漢嘴裡嘟嚕著,走了過來。

等他一走近,剛一扶住自己的同伴,林景浩立刻一鬆手,大漢立刻整個人都癱軟了下去,就像是一堆爛泥一般。

「你...」他的同夥正準備將他扶起來,腰還沒有彎下去,只覺得兩個肩膀被人抓住了猛地一拽,「噹」,他的腦袋整個結結實實地撞在了鐵門上,這一下力氣可夠大,他連叫都沒有來得及叫出來,就一下躺倒在了地上。

林景浩立刻伸手,一把從大漢的腰間抽出了遙控器,一按上面的按鈕,大鐵門『嗡』地一聲,開始向兩邊縮了起來。

大門啟動的聲音,立刻驚動了草坪上的幾個大漢,兩名大漢站起來就要往屋內跑。

「顧青,開槍警告。」林景浩一邊閃身從大門的縫隙之中衝來進去,一邊大聲地呼叫著埋伏好的顧青。

「砰,砰,」子彈打得進門之前的泥土四濺,兩名剛跑起來的大漢被鎮住了,他們停止了前進的腳步,轉過了身來。

「還不上?」看著林景浩沖了過來,知道已經回不了房間拿槍的歹徒大叫著,四名大漢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向著林景浩沖了過來。

雙方還相距不到二米的距離,林景浩已經飛身而起,雙腿齊出,兩名首當其衝的大漢胸部中腿,被踹地向後直飛了出去,撞在後面的兩名大漢身上,立刻倒在了一團。

「警察,」眼看著又有歹徒要衝上來,林景浩從腰后拔出了手槍,「砰,」衝天打了一槍之後,所有的歹徒都不敢動了。

「大樹,進來抓人。」看到歹徒都被制住了,林景浩開始叫大樹帶人進來收尾了。

其實,大樹已經帶著人從大門沖了進來,他一看到林景浩如此神勇,他自然也不好意思再示弱了。

「把他們都拷上。」大樹用槍指著一群歹徒的腦袋,此刻的他,心裡感覺很有成就感。

「你們把張居士弄哪去了?」看到所有的歹徒都已束手就擒,林景浩不由得問道。

「那個老家...居士,帶老大他們去地下室了。」消息得到了證實,林

景浩立刻對著大樹一使眼色,留下了兩名民警,看守著地上蹲著的一群歹徒,其他的人跟著他,開始向地下室移動。

林景浩在前端著槍,小心翼翼地向著地下室的方向靠近,大樹和一群民警在後面跟著,遠處有顧青的狙擊槍,跟著他們在移動。

地下室的鐵門敞開著,林景浩躲在一邊抬頭望了一眼,一個人影都沒有。

『人都哪去了?』林景浩心裡一驚,『難道,已經跑了?還是...』

一閃身,他闖進了地下室。整個地下室空空蕩蕩,一眼就看完了,只有在地面上,面朝下的趴著一個人,他身上的黃色道服已經變成了血色,在他的手上,還緊握著一把暗紅色的桃木劍。

「張居士,你這是怎麼了?」林景浩正要伏身去查看,一股夾帶著凄慘叫聲的陰風,從地下沖了上來,林景浩全身一震,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這時,他才注意到在張居士的身邊,有一個黑漆漆的地洞,從地洞之中,正在不斷地發出驚悚恐怖的聲音來,他再仔細一看,在桃木梯的下面,似乎正有無數的黑影,在不停的攢動著。

「林所長,快用那塊木板,把這個洞口蓋起來。」張居士被林景浩的呼叫聲叫醒,他艱難地抬起了頭叫道。

林景浩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塊貼滿了符咒的木板,被掀在一邊,他立刻走上前去,搬動木板,將洞口重新封了起來。

說也奇怪,隨著這塊不厚的木板封住了洞口,那些鬼哭狼嚎聲,也一下子隨之消失了。

大樹帶著幾個民警跟了進來。他緊張地四下張望著,在他以為,地下室里應該是一地的歹徒。因為,他可是親眼看著張居士的身後,跟著上十名持槍的歹徒走進來的:「林所,其他的人呢?」

「他們,從另一個地方逃走了。」看著張居士的眼神,林景浩明白他眼中的意思,反正現在張居士還活著,至於那些歹徒去了哪裡?也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帶張居士出去,」林景浩看到張居士已經坐了起來,也就是說這次解救人質的行動,算是圓滿完成了。

「林所長,等一下,你讓這些警官幫忙將這塊鐵板歸到原位,我還得將這件地下室鎖起來。」張居士在一名民警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看他的樣子,表情極度的疲憊。

「來,照張居士的話做,」林景浩的心裡明白得很,張居士這個老狐狸,一定是將想殺他的歹徒們帶入了地洞之下,然後,想辦法自己溜了出來。從他道袍上的血跡來看,那十名持槍的歹徒,估計都已經凶多吉少了。

這次突襲,不僅毫髮無損的救出了被歹徒劫走的『犯罪嫌疑人』,還隨便抓住了十幾名持槍的歹徒。經過審查,他們全部都是一個犯罪團伙『飛鷹』的成員,基本上都是公安部,網上追逃的逃犯。

林景浩先讓大樹帶著其他的民警,先將抓獲的歹徒們押回所里,然後,親自將張居士送到了醫院進行檢查,然後在留下了

二名民警看護著他,並且叮囑他們,不要再讓張居士以任何理由能夠離開病房。

第二天,林景浩一回到派出所,鞭炮聲就響了起來,而且門口的大紅橫幅,也分外的顯眼【熱烈慶祝青山鎮派出所榮立集體三等功】。

「林所,這次我們所里可露臉了,聽說過二天,張局和紀局還會親自來給我們頒發證書和獎金呢。」所有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快樂的微笑,顧青更是快樂地就像是一隻小燕子,一般地飛到了林景浩的身邊。

「這麼快就批下來了?」林景浩看到了所有人,唯獨沒看到教導員,按理說向上級申報,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批下來的。

「教導員被叫到局裡開表彰會去了,那還跑得了!你是不知道呀,昨天我去將那十幾個人交到局裡去的時候,局裡所有的人都驚呆了,連接手的特警支隊的王隊都傻眼了,他還一直追在我的後面問,你們這個小派出所傷了多少個人,才將他們抓住呀?」大樹繪聲繪色地描述著。

「那你怎麼回答的?」小張也樂得不行,昨天其實他也在現場。

「我回了四個字『毫髮無損』。那個王隊的眼珠子呀,都快要掉出來了。他激動地連中文都不會說了,直接回了我一句英文:『oh,god!』」大樹的表情誇張,看得出來,他此刻的心情是有多麼的興奮。

林景浩正準備說點什麼:「林所,你的電話。」裡面傳來了小王的叫聲。

林景浩拍了一下大樹的肩膀,其實他的心裡也很高興,他也不忍心去破壞了這種難得的氣氛。

走進辦公室,拿起桌子上的電話:「兄弟,你這次可算是打了我的臉了。」電話那頭傳來的是紀正傑的聲音。

「誰敢打紀局的臉呀?他有沒有問過我?我馬上去削他。」林景浩知道紀正傑指的是什麼,他故意開玩笑說道。

「你說得也是,也不算打了我的臉。是打了特警隊王隊的臉,這個專門搞綁架勒索的飛鷹團伙,可是他們抓了幾次都沒有抓到的,還傷了好幾個特警的兄弟。

結果呢,被你們這個小派出所給端掉了,現在可是連張局的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呀,你們就等著領立功證書和勳章吧。」

紀正傑也很高興,昨天一接到教導員的彙報,他就直接指示讓大樹他們,直接將人押到市局裡來,他這是要讓局裡的所有人都看看,我紀局推薦的人,才是真正能辦大事的人。

同時,他還給顧廳打了一個電話,彙報了青山鎮派出所這次立下的大功,特別還提到了顧青,作為此次行動的狙擊手,起到的巨大作用,當然也提到了,想給他們申請集體三等功的想法。

顧廳立即拍板,同意了他的想法,並且還親自給張局打電話『核實』了一下。

張局當然表示,這也是『他的想法』了,像這種弘揚公安民警士氣的大事,一定是要予以表彰的。雖然他的心裡,正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呀!

sanww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跨界刑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跨界刑警目錄 跨界刑警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網成擒

9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