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六十八章 姜榷

第三千四百六十八章 姜榷

三方聯盟總部,中央樓閣,一處偌大的會客堂內。

只見一道空間波動產生,緊接著兩道身影憑空出現,不是別人,正是陸安和遙。

在動用空間移動之前,遙並沒有說來者是誰,但陸安已經下意識想到來者。當陸安出現在這會客堂內,他立刻轉頭環顧四周,將所有人都看在眼裡。

在座一共五人,柳怡、仙主、仙后、衍星聖使都在,唯獨一人陸安從未見過。正因如此,陸安的視線最終落在此人身上。

他感受不到此人的氣息,而對方能與仙主和仙后平起平坐,足以說明對方的實力。

陸安和遙到來后,在座五人中最先起身的自然是柳怡,聲音平靜,完全不像平時一樣撒嬌或者調笑似的聲音,說道,「夫君。」

陸安微微點頭,跟著另外四人才紛紛站起。當然站起並不是因為陸安的實力,而是因為陸安的身份。陸安畢竟是一方盟主,再加上後來者即是客,完全是出於禮貌的起身。

「仙主、仙后、聖使。」陸安拱手主動說道,跟著再次將視線看向陌生之人。

屋內六人都站立,陸安話音剛落,仙主便開口,聲音沒有正常介紹雙方該有的客氣,反而有些沉重,對陸安說道,「陸安,這位是來自於八古氏族姜氏的客人,名為姜榷。」

跟著,仙主看向姜榷,說道,「他便是陸安。」

仙主言畢,堂內鴉雀無聲,一片寂靜。

姜榷看著陸安,陸安也看著姜榷,兩人都在看著對方、打量對方,並且都絲毫沒有遮掩自己的眼神。

這是姜榷第一次見到陸安,也是姜氏中第一個見到陸安的天王境強者。上次到來他沒能親眼見到陸安,這次終於親眼見到,必須要盡量看穿陸安所有的秘密,把消息帶回去。

不過……當姜榷想要嘗試用感知探索陸安的秘密時,卻發現根本察覺不到陸安的氣息,甚至無法感知到陸安的血脈內部,彷彿被一重屏障遮擋。毫無疑問,為陸安隱藏血脈的自然是隱仙環。

隱仙環是由一代仙主鑄造,這仙主是頂尖的天王境強者,就算姜榷想要看破也根本不可能。

不過,即便感知不到陸安的血脈,姜榷也能從陸安的表現看出陸安的性格。以往再多的消息和情報也都是耳聞和書面,遠遠不及親自見一面。姜榷看著陸安算是不錯的五官面貌,看著陸安勻稱和挺拔的身姿,從陸安身上甚至感覺不到任何意境和氣質。但當姜榷見到陸安這一雙眼睛時,他的臉色明顯變得十分凝重。

姜榷是見過天神的人。

一直傳聞特殊的眼睛會造就至強者,正因如此天神才會對付雨特別對待。如今見到陸安,恐怕他也找到天神對陸安特別對待的原因。

陸安看著姜榷,他的實力自然無法窺探姜榷的實力,但誰也不知道在這一雙黑暗的眼睛中究竟能看到什麼。

能夠確定的是,當仙主介紹雙方之後,一時間雙方誰都沒有說話,根本沒有主動向對方打招呼。

見到姜氏之人,哪怕陸安內心極為平靜,但平靜不代表沒有仇恨,任何姜氏之人對他來說都是敵人。紅衣說過,當日為了追殺娘親,姜氏派出非常多族人和奇獸,所以陸安恨的絕不只是姜元一人。正因如此,他不可能對仇人有任何敬意。

當然,陸安不是多麼有骨氣的人,會審時度勢讓自己活下來。若是沒有現在與多個勢力的關係,陸安自己在外見到姜榷的話一定會想辦法讓自己活著,甚至可以完全不要尊嚴,因為他要的是最終將敵人擊殺的結果。但現在他有這麼多關係在,就有資格不主動向仇人打招呼。

陸安不主動開口,姜榷身為長輩和天王境強者更不可能先開口,所以氣氛一時間就僵住。雙方交談還沒有開始就變成這個樣子,可以預想之後的交談會更加艱難。

雙方僵持,陸安不開口,身為他的妻子,遙和柳怡自然不可能開口。也就是說想要調節氣氛的話,還是要由仙主、仙后和聖使開口。

仙主看著對視的雙方,輕咳一聲,他甚至放棄讓雙方打招呼的過程,直接說道,「我們都別站著了,坐下說吧。」

仙主開口,雙方都沒有說什麼,屋內六人紛紛坐下。這一次交談陸安在場,而且是柳怡主動讓遙把陸安叫回來,說明柳怡準備與對方談,要弄清對方到底要做什麼。對方能在上一次不愉快之後再次前來,就說明絕對不是簡單的事。

「陸安已經來了。」仙主看向姜榷,說道,「閣下有什麼話可以說了。」

姜榷聞言看向仙主,又看向仙后和聖使兩人,才開口說道,「仙主誤會了,我上次來便說是想與陸安單獨交談,而不是在各位面前交談。」

此言一出,頓時在場幾人紛紛凝眉。的確上一次姜榷到來就說過,但毫無疑問在場任何一人與陸安的關係都遠比姜氏與陸安的關係密切,姜榷有什麼資格非要把他們撇開,單獨與陸安交談?

不過這畢竟是正常範圍的要求,只要陸安同意他們也管不得。只見仙主轉頭看向陸安,問道,「你的意思呢?」

陸安聞言看向仙主,又看向姜榷,說道,「我怕死。」

這是陸安對姜榷說的第一句話,誰也沒想到第一句話會是這三個字。

姜榷聞言一笑,說道,「你放心,你不會有事。我若想殺你就不會如此光明正大到來,否則你有個三長兩短付氏也不會放過我。你與我離開這裡單獨交談,我會再親自把你送回來,交到各位手裡。」

「……」

五人看著姜榷,親自送回意味著姜榷想要撇清關係,說明陸安以後再出什麼事都與他無關。姜榷之言的確在理,一旦陸安出事付雨不會放過姜氏,但問題在於如果姜榷真的豁出去一命換一命,賭付氏不會真的對整個姜氏下手,陸安還是很危險。

雙方的話都很直接,沒有人繞彎子。只不過即便對方這麼說,陸安依然搖頭,說道,「我不可能跟你走,在座之人都不是外人,有話在這裡但說無妨。」

聽到陸安的話,仙主、仙后和聖使三人還是很受用。遙和柳怡是陸安的妻子自然有資格聽,但陸安把他們三人也算進去,至少說明陸安沒有私心,也信得過他們。

陸安不可能因為對方的三言兩語就跟著對方離開這裡,而陸安的不讓步,使問題再次來到姜榷一邊。在座之人都看向姜榷,陸安擺明態度不離開,他們也想知道姜榷怎麼辦。是再次離開,還是直接在這裡把事情說明。

然而……姜榷的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果真如同傳聞,你的性格十分謹慎。」姜榷沒有因為陸安的拒絕而生氣或沒有辦法,反而笑容更濃,說道,「我知道你信不過我,也信不過姜氏。但為了展現我的誠意,我們可以去第三方的領地單獨交談,如何?」

第三方領地?

「什麼意思?」陸安問道。

「很簡單。」姜榷看著說道,「比如……我們去支天神木劉氏之地,在劉氏的地盤中找一間屋子單獨交談。有劉氏作保,你總該相信我不會對你出手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遮天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遮天記 遮天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千四百六十八章 姜榷

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