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爸爸好給力

第1章 爸爸好給力

青山市,青山湖畔。

身穿一身灰色運動服的林楓,坐在湖邊,微微閉著眼睛,髮絲隨風而動。

旁邊,挺著將軍肚的唐裝老頭,和一個黑袍瘦高老頭,恭恭敬敬地站在一邊。

唐裝老頭乃青山市唐家掌舵人唐獅虎,白手起家,開創獅虎集團。

這個跺跺腳就能讓青山市抖三抖的大人物,此刻卻對著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林楓九十度鞠躬,恭恭敬敬地遞出一張純金卡片,上面印著一個唐字,還有唐獅虎的浮雕。

唐獅虎恭恭敬敬地說道:「恩公救命之恩,獅虎無以為報,這是我獅虎集團的超級貴賓卡。恩公若去到我獅虎集團旗下任何產業,消費全免,享受最好服務,懇請恩公收下!」

這畫面,要讓人看到,絕對會登上青山新聞頭條!

林楓拿過卡片,揣兜里,未曾睜開眼睛,緩緩說道:「你的病,三天後,再為你調理一次就好。幫我多留意帝都四大古武家族的動向,一旦有人來青山,第一時間通知我!」

「對了,我小姨子助學金的問題,你給搞定一下!」

「好的恩公!」

唐獅虎點點頭,起身離開。

離開公園,唐獅虎道:「老柳,派人暗中跟著恩公,有任何動向隨時向我彙報!」

黑袍瘦高老頭便是老柳柳一刀,唐獅虎的貼身保鏢兼管家。

「好的老爺!」

柳一刀答應一聲,欲言又止,卻未曾多問。

兩人離去。

「你們看,瘋子又在那喝西北風呢,這回砸他腦袋,看看誰扔的准!」

後面幾個放學路過的小學生,嘻嘻哈哈的,一個圓臉男孩撿起一塊石頭,砸向林楓。

五年來,為了在葉家少受辱罵踢打,林楓吃完飯就會來這裡。

時間久了,別人發現他是傻子,也喜歡欺負他。

被小學生當靶子,也時常發生。

石頭飛了過來,林楓猛地睜開眼睛,腦袋一偏,一把抓住飛來的石塊,攤開手心,堅硬的石頭碎成小塊小塊。

林楓看著手心中的十幾塊碎石,心道:未成粉末,天階未成,想為爹娘報仇,還得再繼續努力啊!

「咦,瘋子居然躲開了?大家一起來啊!」圓臉男孩叫了一句,吆喝著同伴,繼續撿石塊砸林楓。

林楓一轉身,手一揮,手中的小石塊飛出,石塊擊中幾個小學生的小腿骨,幾個小學生痛得哭爹喊娘的。

「瘋子,你敢打我們,你等著,我去叫我爸,我爸是跆拳道教練,弄死你!!」

圓臉男孩哭著喊叫起來。

林楓低吼道:「滾!」

幾個小學生一瘸一拐跑了。

「立身堂堂男子漢,壯懷凜凜大丈夫,日月沉浮風雲吐,好個中華民族藏龍卧虎!」

鈴聲響起,林楓接通,葉清雪有些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林楓,今晚我爸生日,你死哪去了,還不回來?」

「嗯,我現在回來!」

林楓起身,消瘦的身影,漸行漸遠。

葉清雪,林楓的妻子。

六年前,林楓的爹娘知道林楓智力低下,怕以後沒人疼愛,在林家強大無比的時候,給出巨大利益,和葉家聯姻。

原本定的是葉家大小姐葉傾城,但林楓的父母在家宴上,看中了旁系的葉清雪,臨時變卦。

林楓的父母和葉清雪談了很久,最後雙雙給她跪下,求她答應,若是將來林楓有個萬一,希望她能照顧林楓。

葉清雪心地善良,也沒有能力拒絕聯姻,便答應下來。

一年後,林家遭遇變故,家道中落,林楓父母被人殘殺。

林楓被趕出家族,暈死街頭的時候,葉清雪救了他一命。

此事,遭到了葉清雪家人的極力反對,葉清雪抓起水果刀抵住自己的喉嚨,若是她父母不招林楓為女婿,她就自殺。

當時水果刀在葉清雪脖子上刺出一個血口,猩紅的鮮血已經流淌出來。

葉家人見狀,嚇得不輕,只能同意。

因為此事,葉氏家族將葉清雪一家逐出葉家,趕出帝都,這才來青山市定居。

五年贅婿,林楓在葉家活得不如一條狗。

除了葉清雪對他好一點,葉家人個個針對他,每次見到他,非打即罵!

上個月林楓25歲,智力終於開始恢復。

他這才慢慢發現,自己實力很強,也會醫術,會透視,會很多東西。

但為何自己會有實力,會醫術等,他不清楚,似乎關於這一段的記憶消失了。

兩室一廳的房間之中,葉清雪自己的房間之中看書。

「撲街撲街……回泉水不來支援腦子裝的是*嗎?你妹啊,全去送人頭,坑爹啊啊啊啊,輸了啊啊啊啊……」

葉清雪的妹妹葉青青,在客廳之中打遊戲,嘰嘰喳喳的,時不時爆幾句粗口,一下子輸了,不斷砸沙發,快崩潰了。

這時候,林楓開門進來了。

看到林楓進來,葉青青一下子跳起來,指著林楓吼道:「你個垃圾智障掃把星,一回來就害我輸了,你怎麼不去死!!」

葉清雪合好書本走了出來,看到葉青青正抬腳踢林楓,皺著眉頭說道:「葉青青,你夠了啊,他可是你姐夫!」

「姐夫,他配嗎?姐,你還護著這廢物?要不是因為他,我們會過得這麼慘?這廢物連范建的一個腳指頭都比不上,你讓他滾,立即滾!」

葉青青和葉清雪吵了起來。

范建,富二代,一直都在追求葉清雪,葉家人都看好范建。

只要葉清雪點頭,范建就是葉家女婿。

「林楓,你到我房間來!」

提到范建,葉清雪臉色很不好看,懶得和葉青青吵。

今日她父親生日,她父親要開店,缺錢。家裡已經和范建達成一致,就在今晚,讓她和范建訂婚。

訂婚後,范建會拿出三十萬,贊助葉天明。

而范建,也根本就不是真愛她,只是貪圖她的美貌。

范建是個紈絝富二代,常常禍害女子。

最讓她深惡痛絕的,是范建讓一個女生懷孕,又拋棄對方,女生跳樓自殺。

訂婚一事,她絕對不會同意。

「哼!」

林楓從葉青青面前經過,葉青青冷哼一聲,又踢了林楓一腳。

進入房間,看到愁眉不展的葉清雪,林楓心裡有些心疼。

他能活到現在,全靠葉清雪照顧。

林楓心道,清雪,今後,換我來照顧你!

葉清雪整理一下林楓的衣衫,把一串小猴頭文玩核桃,拉起林楓的手,放到林楓手心,說道:「吃過飯,你把這個送給我爸,說幾句吉祥話,會嗎?」

林楓點點頭。

「你還真沒有自知之明,你說幾句我聽聽?」葉清雪卻有些難受,吉祥話林楓會說?

林楓嘴角帶著微笑,說道:「到時候我就說,祝岳父大人健康長壽,事事順利,福祿吉祥!」

葉清雪愣了一下,很是吃驚,摸摸林楓的額頭,說道:「林楓,你不會傻了吧?真會說啊?」

林楓笑著說道:「清雪,我好了,我已經恢復正常,傻子怎麼會說?」

「你叫我什麼?」

葉清雪又是一驚,林楓可從未這樣叫過她。

「姐,還走不走,你不去我走了!」

外面,葉青青很是不耐煩,大喊一句。

「算了,走吧,你記住之前那幾句話就行!」

葉清雪搖搖頭,始終不相信林楓已經恢復正常。

辦生日宴會的地方,在獅虎酒樓。

三人走進三號包廂,丈母娘柳紅看到林楓,笑臉一下子拉了下來,眼神兇惡,一指林楓道:「葉清雪,這白痴怎麼來了?你不知道今天要談什麼事情嗎?讓這白痴立即滾出去!」

葉清雪蹙著眉頭,說道:「林楓是你女婿,今天我爸生日,為什麼他不能來?」

柳紅怒目圓睜,唾沫橫飛道:「我沒有這樣的白痴女婿,讓他滾,立即滾,否則別怪老娘不客氣!」

「林楓,我們走!」

葉清雪咬咬牙,帶著林楓就走。

岳父葉天明起身叫住葉清雪,說道:「清雪,帶林楓來坐下,好不容易來獅虎酒樓吃頓飯,非得搞得烏煙瘴氣的嗎?柳紅,你也少說兩句!」

獅虎酒樓三樓辦公室,一個中年人撥出一個電話,說道:「柳爺,林少等人在我們獅虎酒樓七號包廂,今天是林少岳父生日,一家人都在!」

「好,打電話給陸明凱,讓他火速過來,把葉青青助學金的事情,親自給葉家交代一下。給林少最好的酒水菜品,全部免費,有事隨時通知我!」

陸明凱,獅虎中學校長,葉青青就在獅虎中學就讀。

「好的柳爺!」

掛了電話,中年人火速撥出一個號碼,又立即下去安排。

柳紅一直陰沉著臉,時不時剮林楓一眼。

包廂門推開,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走了進來,頭髮梳的油亮油亮的。

「喲,小建來了?快請坐!」

柳紅看到來人,一下子笑容滿面,起身相迎。

來人正是范建。

范建放下手提袋,坐到主位上,肆無忌憚地看了葉清雪好久,這才高聲說道:「阿姨,青青助學金的事情,我給我爸說了,我爸和唐獅中學的陸校長是好朋友,肯定沒問題!」

獅虎中學,乃是青山市最有名的貴族學校,升學率最高。

學費卻很貴,半個學期五萬以上。

葉青青高三,柳紅又失業在家,根本無法支撐下去。

學校有助學金,補助成績好,家庭貧困的學生。

若是被選中,學費全免。

葉青青成績好,家裡也貧困。

但還有學習比她更好,家庭比她更貧困的,葉青青已經被刷下來。

范建一直苦追葉清雪,聽說此事後,說能幫忙,柳紅就把此事拜託給范建。

「謝謝小建哥哥!」

「小建真是好啊,清雪嫁給你是最好的選擇!」

「謝謝小建,謝謝啊,助學金搞定,我們一家必登門拜謝!」

葉青青,柳紅,葉天明都笑著道謝。

柳紅還對葉青青說道:「青青,看到沒,以後找男朋友就要找你小建哥這種,千萬別找一個白痴傻帽,跟個豬一樣,除了吃什麼也不會!」

葉清雪不說話,這種情況,她習以為常。

「咚咚咚!」

敲門聲傳來,葉青青上去開門,看到來人,嚇了一跳,立即驚叫道:「陸校長,您這麼在這裡?快請進快請進!」

「陸校長,您請坐!」

看到來人,正是獅虎中學的校長陸明凱,葉天明柳紅都起身,心裡忐忑。

陸明凱笑道:「我路過,聽說你們一家都在,便進來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學校助學金名額又加了一個,葉青青同學獲得了這個資格!」

啊??

葉家人一個個喜出望外,心跳加速,無比激動。

「謝謝陸校長,太感謝陸校長了,謝謝!!」

柳紅都不斷給陸明凱作揖。

這話從陸明凱嘴裡說出,那就是鐵板釘釘的事了,絕對穩妥!

柳紅葉青青等人也都無比感激地看向范建,以為是范建叫他老爸搞定了。

不然,名額每年就十個,這麼會突然多一個呢?

范建也無比自豪,無比神氣,笑得無比燦爛,他都未曾想到,他老爸這麼給力。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狂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狂婿目錄 第一狂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爸爸好給力

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