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愛如滾江雲 情似黏地絮

第110章:愛如滾江雲 情似黏地絮

兩個一身勁裝的蒙面青年男子,聽到鐘聲突然現身。

看到站在鍾架前的藍發邪魔,嚇得轉身想逃,卻被藍發邪魔定在了那裡。

「你們是幹什麼的?」藍發邪魔陰聲問道。

兩名男子互相使了一個眼色,低頭拒不回答。

「到底說不說。」

一陣靜默。

「很好。」藍發邪魔冷笑了一聲,雙瞳炸出藍色磁光團,周身一陣藍霧蒸騰,瞬時化成先前的藍發美女的樣子,悠然念道:「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揉為輪,槁暴不挺。人,嘗盡惡,方知惜善。

「青出於藍!」兩名男子駭然之極,渾身顫抖。「閣下,莫非就是藍發邪魔?」

青出於藍。

藍法邪魔的標誌!

藍發邪魔的天條!

無論皇帝還是乞丐,皆聞之喪膽。

「可惜,你們知道的太晚了。」她說著,將兩人的眼珠子各摳掉了一個。「忍住疼,不許喊。否則,剝皮抽筋。」

速度太快,起初不疼,隨後便巨痛難忍,但二人卻捂著眼睛不敢吱聲,幾乎將牙咬碎。

「說吧!」藍發邪魔嫵媚的笑了笑,抖手釋放了他們,「你們的主人是誰?」

她看似雙手背負身後,悠閑的站著。其實她正豎起耳朵用心聽。

「撲哧!」

「撲哧!」

她失算了。

兩個傢伙不是坦白從寬,而是選擇了揮刀自盡。

動作麻利,一刀就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是誰這麼厲害,竟然嚇得他們連命都不要了!」

她先是一驚,繼而同情,轉而怒氣漸消,緩緩變回了男兒身。

「是害怕生不如死,還是向主人盡忠……唉,應該先砍了他們的雙手。」他有些後悔的說著,又拿起鍾錘敲了一聲,再沒有人出現。

於是,他乾脆狠狠地敲了幾下。鐘聲聒噪的他自己耳朵生疼。

沒過多久,除了被派去訂製比基尼泳裝的心瑤之外,魔心宮的所有人都跑了過來,也包括剛出浴的裕元天後,身上只穿著很薄的輕紗,光著美極雙足。

藍發邪魔面無表情看著他們,淡然道:「不知是哪路英雄好漢,竟敢趁著夜色來行刺朕,不過,好在都被朕殺死了。小福子,小強子,你們倆把屍體處理一下,記得要好好檢查有用之物,而且所有人不許對外人亂講今晚上發生之事。」

「遵旨。」

「是!」

說完,他走過去,猛然抱起了絕世尤物般的裕元天後。

「啊!陛下……」裕元天後一聲嬌噓,本能的掙扎了一下,便在眾人驚羨的目光注視下,用玉臂環抱住了他的脖子。

剛走二步,他卻又想起什麼似的轉過頭,漫不經心的隨意說道:「地上還有兩顆眼珠子,你們好好找一找,一起收拾了。」

雲門別院。

此刻被三大美女困在水中的瀟然百口莫辯,越描越黑……

「教不嚴,師之過。」妙音仙妃鼓了鼓雪嫩腮幫子,「你拜師不到一天,就干出了如此有辱師門的大丑事,為師收了個流氓徒弟,罪犯失察,理應按靈歆宮門規自罰一百皮鞭。至於你偷窺我們洗澡,犯了門禁……嗯……嗯……」

雲門全是女弟子,沒有對偷窺罪的懲罰規定。妙音仙妃言至此處,語言凝結,想了半天,她又說,「但是……但是,偷窺是很不好的行為,偷窺是侵犯了我們的人權,對我們十分不尊重,並且偷窺的人心理是不正常的。瀟然,你知道偷窺別人洗澡什麼罪?有什麼懲罰後果嗎?」

「真的是我先來的……說偷窺,也應該是你們偷窺我!」

「你……你居然敢狡辯,敢頂撞師上……罪上加罪。」

「姐姐……都是自己人,不必那麼小題大做吧?

」靈幻仙妃試圖替瀟然解圍。「他不過是想滿足好奇心而已,批評教育一番就行了嘛。」靈幻仙妃不敢把話說得太深,生怕妙音仙妃想起來,瀟然身為雲門弟子,也適用於雲門的門規進行懲罰。

靈歆宮的宮規對偷窺罪沒有界定,剛好是空白。可是,如果按雲門的門規來處罰,瀟然可就慘了。不但名譽掃地,還可能被逐出雲門。

「當然……嚴格地說,不少人都有窺視的慾望,但作為理性的人,應該把窺視欲控制在適當的尺度之下,以不能侵犯他人隱私為標準。如果超過此標準,在心理學層面上講,就可稱為『好奇心過盛』,但這僅是道德層面的問題。」說到這裡,妙音仙妃激動的喘了一口氣,「可是,他已經再進一步,成為『好奇心變態』。這已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心理異常,成為了偷窺狂。偷窺狂屬於情感變態的一種,這種人格是扭曲的,需要進行心理治療。」

瀟然恍惚的望著妙音仙妃的美妙伶俐小嘴,聽著那小嘴裡吐出的一個個新辭彙,瞬間被勾起了很多人族的記憶,感覺自己就像回到了人族,和一個地地道道的人族女孩在一起。

「難道妙音仙妃是人族的女孩?」瀟然心中一動隨口道:「師父,所有一切都是你的猜測,你並沒有證據證明我是在偷窺。所以,在事情真相沒有弄清楚之前,你們就為我定罪,試圖對我進行懲罰。你們這麼做是侮辱我人格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法律的底線。你們本應該在洗澡前,先查看一下,溫泉池裡有沒有其他人,而且洗澡時可以穿上內衣之類,以免被任何人偷窺。這些預防措施你們都沒有做,卻一味的指責我,讓我背鍋。」

妙音仙妃瞬間愕然,在這番對話中,她也恢復了一些人族的記憶。

聽著他們兩個像外星人一樣的對話。靈幻仙妃和藍星兒則是一臉的迷茫之色。

說到這裡,瀟然神情輕鬆的笑了一笑,指一下坐在水中的自己,「你們這樣圍著我,難道就不算是偷窺嗎?而且在這麼近的距離偷窺了這麼半天,比我做的還要嚴重,該怎麼懲罰你們呢?」

三個美女一愣,迅速轉身背對著他。

瀟然冷笑,接著道:「我已經把剛才的情形,用丹田法鏡記錄了下來,準備交給官府,由其來還我清白。到時,他們如果看到你們三個女人圍著一個正在洗澡的男人,眼神貪婪,口舌亂動,該會怎麼想呢?會怎麼處罰你們呢!要知道你們一個是雲門的掌門,一個是靈歆宮的聖女,一個是雲門的聖女,而且還有兩個是有夫之婦……怕是得判死罪吧!」

「師父,你怎麼把我也算進去了?」藍星兒趕緊替自己辯解,「徒兒這半天,可從來沒有說過您老人家一句不是呀!」

「噢,我們家星兒不算……」瀟然又補充了一句。接著又說:「現在我要求,你們停止對我的侵害。眼前,你們不但正在對我實施偷窺侵害,還公然侮辱我,捏造事實誹謗我。你們必須賠禮道歉。也就是通過口頭或者書面的方式,向我這個受害人進行道歉,取得諒解。然後賠償損失,主要是非財產損害賠償,也就是精神損害賠償。」

妙音仙妃和靈幻賢妃,這下算是見識到了他的厲害,被訓的玉面緋紅,舌尖打結,無話可說。

他這個豬八戒,倒打的這一耙,可夠狠的!

「師父,何必說的這麼嚴重呢?」藍星兒多少聽懂了一些,背對著他嬉笑著說,「師奶奶和掌門對你這麼好,你就原諒她們吧!」

「哼哼!死罪可逃,活罪難饒,我必須得懲罰他們。」瀟然冷笑著說。

兩位仙妃聞言,被唬得身形一緊,不知道他又要搞出什麼鬼花招來。

「瀟然,你想要幹什麼?我可是你的師父!」

「我是掌門人,你可不能胡來……」

「師父,我可是你的徒弟……」

藍星兒也插了一句話。

瀟然朝她的嬌美背影看了一眼,淡淡道:「星兒,這裡沒你什麼事兒,小心著涼,趕緊回去休息吧!」

「是,師父。」藍星兒恭敬的應了一句,又左顧右盼的看看兩位仙妃,不放心道:「師父,都是自己人,你可不能太欺負人。」

「乖,放心。師父心裡有數。」瀟然看著藍星兒走遠,起身擦乾身上的水,穿好衣服直勾勾的盯著妙音仙妃,目光沉沉。

「師父,請道歉,取得我的諒解,賠償我的損失?」

他並不是真的想要怎麼樣,只是嚇唬人。

「對不起,請原諒我們剛才誤會你,原諒我們吧!」靈幻仙妃一臉輕鬆,知道他是在開玩笑,更不是針對自己,所以根本就不害怕。「至於損失,你想讓我們怎麼賠?」

不等瀟然開口,妙音仙妃輕哼了一聲道:「瀟然你邪念太深,早晚會害了自己。」

「敢問師父,邪念是什麼?」他笑了笑,「請師父賜教。」

「可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她往胸口一指。

他搖了搖頭。

妙音仙妃伸手拂了拂鬢角。她生得極美,即便是個漫不經心的動作也顯得風華天成。

「這個是禍害,如刮骨剛刀,想的多了會要你性命。」說話間,她緊盯著瀟然,想從他臉上看出些什麼。

「師父不愧是師父,懂得的道理比我多。」嘴上雖然這麼說,不過他的表情卻沒有變化,平靜如水。

她的心情似乎轉好,面色和緩下來,「我們三個中,身份最高的人是誰?」

他怔怔看著她,不吱聲。

妙音仙妃蹙起黛眉:「你不知道?」

依舊沒有回應。

「我是掌門的姐姐,又是你的師父,你現在知道了吧?」雲門裡身份地位最高的就是她們兩個了,她霸氣的說,「這件事就這麼扯平了,咱們大家誰也不欠誰的。」

瀟然側頭望著她,眼珠子轉了轉,又搖上頭了。

她氣結:「不滿意就說話!光是搖頭點頭,鬼知道你什麼意思!到底想要我們怎麼樣?」

瀟然低頭看水面。二位仙妃赤足浮在水面上,各自的九條尾巴在身後飄舞,兩對雪白小腳,雖然在形態上有所區別,但骨肉婷勻,挑不出一點瑕疵,而且足底離水面還有半寸,根本不曾接觸。

除了九尾狐境,還真不能這樣飄著。

妙音仙妃瞧見他的目光,不由得輕哼一聲。「你想怎樣就怎樣吧……」她不耐煩了,把腳往他面前一伸。「親吧,親完放我們回去睡覺,如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邪帝賢妃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邪帝賢妃目錄 邪帝賢妃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0章:愛如滾江雲 情似黏地絮

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