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怕他借不到錢

第十九章 怕他借不到錢

秦煥,在劉學超的眼裡,好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一時間,劉學超感覺有些看不透他了。

不對,不對,劉學超感覺腦子有點亂。他是職業經理人,十分熟稔銀行的運作機制。就算是他的周董,也未必就有能夠擺平所有銀行的能力啊。

秦煥,他可是在老闆授意下做了詳細的調查啊,背景不詳,好像是憑空跳出來這麼個人,無顯赫學歷,大學還是上的中醫學院,無社會資源,入贅蘇家幾年,那可是受盡了各種各樣的嘲諷啊。

這樣的人,估計監管部門的大門朝哪兒開都不知道,能做得了這麼漂亮的事情?

「蘇女士,今天的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但您也看到了,事情是突發意外,所以才有讓我們都尷尬的局面。請您放心,我們周董是要我不惜一切照顧好您以及幫扶蘇家的,請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把投資的事情弄妥的。」

劉學超到底是職業經理人,馬上從紛亂的情緒中回到正軌。

「劉經理,有時候,知難而退是最好的選擇。」秦煥感覺這劉學超有點不上道了,柳時健已經隱晦點明,你的投資就是有人從中作梗才被拿下,也不想想,這其中意味著什麼,還想著一條道走到黑,簡直是冥頑不化啊。

劉學超斜著眼睛瞥了秦煥一下,冷笑道:「秦煥,以你的眼力智商,是無法理解權貴世界的。一個億的投資,於我們周董而言,要不是因為蘇女士,是不屑於做的。但只要周董下決心去做,就沒有他辦不到的。」

秦煥本想給對方點教訓就行了,誰知道,這傢伙非但不知道收斂,反而是更加變本加厲了。

涉及到別的事情,秦煥也懶得搭理劉學超這樣的經理人,跟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層級的。

可不是一個層級的,居然敢當面觸犯底線,明目張胆就打人家老婆的主意,不下點狠手,真是要被騎脖子上拉屎了。

秦煥的眼中,一抹陰冷一閃而逝。

「權貴世界很牛是吧?我不想聽這些虛的,你就說,什麼時候能把錢籌到吧。只要籌到錢,一切就都不是事兒。」秦煥嘴角微微上翹說道。

「一天,還是一天的時間!明晚,我會把一億的投資,雙手擺在蘇女士的面前。」

「好吧,我很期待那一刻的到來。嘿嘿,劉經理,折騰半天了,咱們也餓了,開飯吧。」

劉學超哪還有心情吃飯?拒絕了丁嵐蘇建貿的極力挽留,急匆匆離去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好好的投資,硬生生讓你攪合成這樣!哈雷彗星還是八十多年才光顧一次,你可倒好,天天為我們蘇家攬災啊。」蘇曉美眼見劉學超離去,秦煥胃口大開,忍不住又開始嘲諷了。

丁嵐冷冷一笑,輕輕捏了一下蘇曉美,小聲道:「現在趕緊想個法子把他趕走,那樣玉書就可以了名正言順進門了。有了玉書,咱們蘇家,又可以橫著走了。」

蘇曉美眼睛瞟了一下蘇曉虞,為難道:「可我姐死心眼啊,腦子一根筋,不好辦啊。」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走,咱們好好合計合計。」丁嵐一使眼色,將蘇建貿蘇曉美幾個都帶走了。

秦煥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招呼蘇曉虞吃飯,飽餐之後,說了聲要出去走走,便離開了蘇家。

到了一個僻靜處,秦煥打通了管鳴的手機。

「今天的事兒,辦得不錯。只不過,劉學超那小子又要作妖,給我辦點事。」

「少爺,您吩咐。」

秦煥把劉學超的事情粗略說說,然後說道:「他誇下海口,明天籌集一個億,銀行是甭想了,他認識的商界巨頭,也無法短時間籌集到這麼多資金。唯一的可能,就是地下錢莊這一條路了。」

「啊?地下錢莊?少爺,不會吧?他敢借高利貸?」管鳴驚訝無比,別說是商場中人了,就是普通老百姓,誰不知道沾著高利貸,就是個死啊。

秦煥淡淡一笑道:「這貨有點實力,而且接到了死命令,是一定要實現目標的。這樣,我手裡有十個億,你把錢都借給津門有名的地下錢莊。」

「這,這……少爺,您什麼意思?」

秦煥的臉上,毫不掩飾露出了陰冷的神色。

「地下錢莊固然會垂涎高額利息,但一個億資金安全,他們會更關心。以劉學超的實力,為什麼會到地下錢莊借錢,人家肯定會調查的。當知道劉學超銀行拆兌被攪黃,你說,地下錢莊的人,會冒資金有可能被凍結的危險借給他么?」

「這……少爺,我可以理解為,您是怕劉學超借不到錢么?」

「沒錯,劉學超這貨,接到他老闆的是死命令,估計現在只要是錢,就敢借。但是,地下錢莊的人,可是精明得很,誰敢放這麼大的資金啊?告訴各大錢莊,只要劉學超去借,就拿我的錢借給他,利息往狠里要,估計兩分利是能要的。」

「啊?少爺,您不會是想血賺一筆吧?」

「呵呵,鳴哥,咱就這格局?你也跟禮叔混這麼久了,那點小錢也放在眼裡?記住我要你辦的事,馬上行動,將我卡里的錢,分成十份,每一份,都是能查詢餘額的狀態,分別送各大錢莊,劉學超去借,簽兩分利合同,就給這卡。」

頓了一下,秦煥臉上難得露出了一點殘忍的神色。

「然後,你給我盯著,等劉學超查詢完畢,帶著卡到蘇家的這一段時間,你找到銀行,把這筆款項給我凍結了,我需要查詢起來無法顯示。」

「是,少爺。還有什麼吩咐?」管鳴感覺,自己對少爺的感覺在慢慢發生變化,以往,就只是出於身份地位的尊崇。現在看看,那腦筋,那手腕,那是想玩死你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錢莊簽合同的利息,都歸他們,能在劉學超那裡賺多少,憑本事。本金,需要他們想辦法解凍還給我。告訴錢莊,要是做不到,就不必舔著臉私下放貸了,等著我直接去把他錢莊給砸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都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都龍婿 神都龍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怕他借不到錢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