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假紈絝

第一章假紈絝

「秦煥,你說說你怎麼不去死呢!」

「三年前,若不是老爺子力主,強壓了家裡一眾反對,你能跟曉虞成婚?美得你!」

「可你倒好,入贅三年,除了遛鳥閑逛,就知道端茶送水掃地保潔,一個大男人把下人的活都幹了,你說你為蘇家,為曉虞都做了啥?還得靠蘇家,蘇家養著你,整個一廢物,養條狗都比你強!」

津門市鼓樓街,一個身材略顯臃腫,臉上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掐腰叉腿站立路邊,凄厲尖細的數落著面前的一個高高偏瘦,面目清秀的青年男子。

鼓樓街是個閑人閑逛的好去處。一群無所事事的人,極力賣弄自己的學識眼力,遛鳥斗狗,長眼撿漏。

中年婦女丁嵐的聲音,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清晰地傳到了每一個角落,把周邊人的目光,成功吸引過來。

「原來是蘇家的那個窩囊廢女婿,可惜了蘇家大小姐這個絕色美女,也不知道蘇家怎麼想的,居然會招這麼個廢物上門!」

「不懂了吧,傳聞蘇大小姐據說是跟一個國際大亨不清不楚,所以才……嘿嘿,你說這小子人窮志短當個上門女婿就夠窩囊了,結果還滿頭碧綠油光。」

「你還真別說,看他那一副弔兒郎當的德行,指不定人家還樂在其中呢!」

人群中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秦煥有點唾面自乾的風度,眼皮都沒動,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噓,別嚇壞了我的鳥兒。」

說著,秦煥轉身進入了不遠處的一輛寶馬車裡。

丁嵐緊跟著進了車,眼見秦煥沒什麼反應,更加憤怒。

「秦煥,我說話你當耳旁風呢!平日里這樣也就罷了,今天是老爺子的忌辰,你不知……」

「媽,算了。」一個溫婉動聽的聲音響起,後排座位上的蘇曉虞,幽幽說了一句。

秦煥笑了笑,他微一偏頭,看到這個自己名義上老婆的半張臉,僅僅半張,卻足以傾城。如無暇美玉一般光潔,皮膚深處,隱隱泛著健康的紅暈,

眼角流露出的一絲哀婉,足以讓人心碎。

「還不都是你慣著他,曉虞,依我說,乾脆你就……」丁嵐的聲音,總算是回歸正常了。

「媽!」蘇曉虞重重的打斷了母親丁嵐的話,然後微帶歉意的看了一眼秦煥。

秦煥沒有理會丁嵐,輕輕拍下鳥籠,淡淡道:「不是該給老爺子掃墓嗎,走吧。」

丁嵐一臉的嘲諷,嗤道:「你這時候知道掃墓了?早幹嘛去了!我們早就掃完了!老爺他們正在津門大酒店宴請客人,祭拜先人沒你不少,可宴請嘉賓,你還掛著我蘇家大女婿的頭銜,沒你還真的顯少了。」

沉默,許久的沉默。

「小王,調頭去城南公墓!」

終於,蘇曉虞說了句話,司機發動了車子,開往了南城公墓。

津門蘇家,以建築行業起家,整個津門,有近一半的新興建築是蘇家承辦的,在之前的二十年之內,蘇家一時無限風光。

近幾年,因為建築口被限制了,出台了很多規範化和正規劃的市場指導,蘇家這樣的家族企業,便陷入困境了。

這次借著故去的蘇老爺子忌辰,宴請各路嘉賓,未嘗不是蘇家尋求生意上的突破。

蘇老爺子葬在公墓,也是在蘇家引起軒然大波的。

以蘇家的的財力,購買風水極旺的私人墓地,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可老爺子偏偏就要求葬在公墓。

要是蘇家鼎盛,葬於公墓那是耍酷,但蘇家偏偏有些下行了,葬於公墓,給人的感覺,就是蘇家不行了。

蘇老爺子的墓,在半山腰一排普通人墓葬之中,如果不是清明等祭祀親人的節日,一般都是非常冷清的。

可等到了墓地后,蘇曉虞和丁嵐赫然發現,蘇老爺的墓前居然聚集了足有幾十人,一看這些人的衣著,就知道來人身家不凡。

到了近前,蘇曉虞確認,這些人就是來祭拜爺爺的。

不等蘇曉虞問話,一個五十左右的禿頂男,剛剛上完香,看到她,馬上轉過身,恭恭敬敬說道:「少……哦,蘇小姐,我是蘇老爺子曾經的生意夥伴,久未聯絡,最近才回國,一打聽,才知道故人西去了。今天是他的忌日,特來上香。」

蘇曉虞和丁嵐都被這人吸引了,誰都沒注意到,見到這人,秦煥臉上陡然浮起了一抹寒意,一雙眼睛,竟然隱隱灼灼放光。

蘇曉虞有點懵:「哦,那謝謝老先生了。不過,恕我眼拙,您,您是哪位?」

禿頂男身邊一個帶著墨鏡,臉如刀削一樣的型男,馬上遞過來一張名片。

丁嵐在蘇曉虞身邊,偷眼看那名片,卻發現是一張紫檀木為原料之一的特製紙質名片,上面僅有秦慕禮一個名字,再就是一個手機號碼。

「大平秦家!」丁嵐忍不住驚呼出來,那可是帝都大平第一豪門啊,雖然這個秦慕禮並非掌門人,無甚名聲,但能夠用上大平秦家紫檀特質名片,那肯定是非一般的人物啊。

據說,富貴圈內都默認一個潛規則,那就是誰能有一張大平秦家的特質名片,那才能真正稱得上「貴」這一個字。

富易,貴難。

「這位,想必就是蘇小姐的佳婿秦煥先生了,幸會幸會。」秦慕禮沖著秦煥伸出了手。

「哼,這哪是什麼佳婿?就一吃軟飯靠老婆養的渣男而已。」丁嵐見秦慕禮居然跟秦煥搭訕,不覺氣惱,在一旁輕蔑譏諷道。

秦慕禮面色陡然大變:「你是誰?據我所知,蘇小姐的佳婿,可是……蘇老爺子欽點的!」

蘇曉虞一看情勢不對,還以為秦慕禮是因為母親在爺爺墓前不敬才發火的,趕緊說道:「秦先生,請不要見怪,我母親快人快語,引您不悅了,我給您陪個不是。」

秦煥的面色,恢復到了正常。他淡淡瞥了秦慕禮一眼,微微一搖頭,秦慕禮馬上自然而然身體一挺,微微躬了一下身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都龍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神都龍婿 神都龍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假紈絝

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