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醫治

第48章 醫治

「是......」上官剛想自己承擔這個責任,話到嘴邊,就被王中珏打斷。

「是我殺的!」有些疲憊的王中珏還是站了起來。他不知道下一步他們會怎樣,但自己必需得承擔起這個責任。本來是自己殺的,無所謂承擔與不承擔。

「這匹頭狼對我們有多重要?我們追了十二天,才在這兒圍住了它,本來是要捉活的,但你的刀還比我的箭還快,搶先一步就殺了它,這太讓人泄氣了!」說話的也許是這伙強盜的首領,他有些惋惜地說。

「再下確實不知這匹狼有這麼重要,要是不殺它,我們幾個人就成了狼的口中餐了,實在是迫不得已而為之,不當之處請恕罪則個」王中珏抱拳賠不是。

「合情合理,無可辨駁,只不過......」首領接不下話,沉吟了一會兒,才道,「唉,我做不了主,交給大當家的發落算了」

「朋友,你看我們個個都長得很帥的,顯然也許沒有惡意,別反抗,跟上我們走,千萬別傷了和氣,是不!」首領又加了一句話,足以使人噴飯。

一個個賊眉鼠臉,鬼鬼祟祟,與帥字沾邊,真有些,有些勉為其難!

「噗嗤」上官的跟隨笑出了聲。

「睢,被我們帥笑了吧!」首領也笑著說,「謝謝你的誇讚,唉,我喜歡」

「好的,我們跟你們走!」王中珏想看看這幫人為什麼如此看重這隻頭狠。

「實不相瞞,大當家的得了一種怪病,聽名醫說用頭狼的血才能治,而且頭狠不能打死,我們弟兄們追了十二天,但還是被你打死了!」首領有些氣餒地說。

「你學大當家的得的是什麼病,還要這麼奇怪的東西治療」上官問道,「說來聽聽,也許我們會幫這個忙」

「你會治病?如果你能治好大當家的病,我們就把你當爺一樣供著」首領抱拳行禮,道,「說來難以啟齒,大當家的嘴,嘴......」

「嘴怎麼了,你到是說啊!」上官催促著說,「唉呀,你這麼帥,說起話來真急死人!」

「嘴巴......嘴巴突然歪到一邊,恢復不過來」首領咬咬牙,下了決心才說了出來,好像這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一件事!

「原來這樣啊,我可以一試」上官面帶微笑。

「你......」王中珏有些驚訝,不相信,又帶有提醒的意味又道,「上官小老弟,你真可以治療,沒開玩笑吧!」

「你放心,我不會,還有你這位醫病聖手」上官又把王中珏拉了進去。

「我......醫病聖手?」王中珏指著自己驚得合不攏嘴!好一會兒才放低聲音,道,「上官老弟你害我,想拉我做墊背!」

上官狠狠地掐了王中珏的胳膊一下,若無其事地說:「事不宜遲,快走吧!」

王中珏被掐得呲牙咧嘴,捂著胳膊直哼哼。

「叫你多嘴,再說話肉更疼!」上官低聲警告。

「是,小祖宗」王中珏低聲答應著。

「這還差不多,乖乖跟上我,醫病,還有用得著你的地方」王中珏含笑說道。

首領大喜過望,對著上官一個勁地做揖:「活菩薩,治好大當家的病,你就是活菩薩!」

「活菩薩不敢當,要謝就謝這位吧」上官指著王中珏說。

「我,謝我?......」王中珏剛想說話,就覺得胳膊一痛,上官的手又掐,他立馬閉嘴,選擇了沉默。

「弟兄們,上馬迎醫病聖手進寨」首領高聲大喊道。眾兄弟聽說碰到了能醫治大當家的病的醫病聖手,都高興異常,他們都有同一個心思,忙活了這麼多天,還算沒有白忙活,活的頭狼沒有抓到,但碰到了個能治病的人也不錯啊!

首領早早地安排人去報告,寨里

的人早已做好準備列隊歡迎醫病聖手的到來,那個熱鬧勁,就像遇見重大的節日一樣。

首領高高興興帶著四人返回寨時天已經大亮,他們簇擁著王中珏上官等四人進入大廳,其餘人退出,只有四人在大廳,當四人看清來治病的人是三個年勁人,再加一個年齡稍大的中年人,大多把劉完虎當做醫病聖手!

「錯了,錯了......」在外當首領的人,一進到寨,他的地位是不能進到大廳的。當看到大廳的人弄錯了對像,急忙跑上前去糾正,「醫治聖手是這兩位年輕人」

「他們,醫治聖手?」四人有些疑惑地問道,不相信他們。以往請到這裡治病人的稱作高手,聖手.......大都是年紀一大把的老頭兒,他們來看過病之後,都是束手無策,毫無良方!現在來的是兩位年輕人,行嗎!

「咳,咳......」上官輕輕地咳嗽了幾聲,道:「各位,各位,據再下所知,大當家病,其實治療很簡單,用針灸主治,再配以適當的按摩,就可緩解大當家的癥狀!」

四人安靜了下來,靜聽上官的解釋。

「大當家的除了嘴有些不正常之外,是不是面部有些麻痹,沒有知覺,癥狀是不是?」上官胸有成竹地問道。

「對,就是這個樣子」四個幾乎是同口異聲地回答,當他們聽到上官說的癥狀與大當家的表現一模一樣時,心中的希望之火又重新燃起。

上官看著他們四人逐漸打消了疑慮,又道:「這就好辦,我用針疚之法,雖不敢說手到病除,但也有八成的希望」

「那還等什麼,快點治療」四個人催促著說。

王中珏和上官移步大當家的病房,劉完虎和上官的隨從留在了大廳,劉完虎雙手合十,靜靜在站立,什麼事都與他沒有關係。

王中珏和上官進了門,就看到大當家躺著,面部癥狀與敘述的一模一樣,上官成竹在胸,但他故作神秘,只允許房間留下二當家的一人,其餘都退出房間,然後裝模作樣地號號脈,王中珏在上官的耳旁,小聲地說,「你的樣子也裝得太像了吧,脈號得咋樣呢?」

「王中珏出去把我的藥箱拿進來吧」王中珏依言走出,將上官老弟的醫藥箱拿了進來。上官打開他的盒子,拿出一個包裹,打開取出銀針,開始下針。

上官一看,就知道大當家的患的是周圍性面癱。上官啃過的書本里是這樣寫的:由於多因素體氣血不足,脈絡空虛,衛外不固,加之起居不慎,風邪乘虛入侵脈絡,致使該側氣血痹阻,脈絡失於濡養,導致該側肌肉弛緩無力,受對側牽拉而歪斜,病因以風為主,次為風寒、風熱或風邪與痰瘀相雜。針灸是最好的治療方法。

大當家需要祛風通絡,又由於眼瞼不能閉合,露眼流淚,的癥狀,又要新增加幾個穴位,才能更有效果。於是上官取穴:合谷、太沖、牽正、頰車透地倉、風池、下關、迎香、承漿,再增加攢竹、魚腰、絲竹空,陽白透魚腰等穴位以治眼不能閉合,流淚之癥狀。

上官選好穴位,採用什麼手法,心中一時茫然思前想後,總覺得不太合適,最後想一橫,牙一咬,拿起針採用平補平瀉抽針法直接上針:合谷、太沖、風池針用瀉法,下關、牽正、迎香、平刺。然後新增的穴位又採用平補平瀉法,上官用針將陽白向下平刺透魚腰,地倉向頰車平刺,頰車向地倉斜刺。

上官一時記不清針留到穴位之後再做什麼,想來想去還是不明所以然,只好用抽針法,使面肌向患側抽動,這樣行針大約半柱香的功夫。

上官對其餘穴位採用什麼方法,一時也不清楚只好採用自己最拿手的手法,均用平補平瀉法。上官這樣混亂行針,有效與否,不得而知。針留在穴位約有半個時辰,上官將針全部起走。

留在房中的人和王中珏看得呆了,上官這手法純熟,有大家風範!上官行完針,舒了口氣,他有些累,擦擦汗,道:「大當家的患此症有幾天了?」

「有十二天吧」留在屋中的寨子的人說。

「唉,有些晚了,死馬當活馬醫吧」上官有些難為地說,最後還是下了決心。

「王中珏,到你醫治了」上官轉過頭來,說道。

「我,行……」王中珏話還沒有說完,上官打斷的他的話。並接上王中珏的話說:「行,就好,你按照我的說法去做,保證能醫好大當家的,否則誰也落不下好!」

王中珏一聽,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聽上官老弟的吩咐。

「下一步不是推拿按摩治療,最佳時期是發病的后三天治療最好,但已經過了十天之久,錯過了最佳時期,沒辦法,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至於有多少把握,我也拿捏不準!」上官對著二當家說道。

「大當家的已經病到這個份兒上了,你就放心大膽地醫吧」二當家的揮揮手,無奈地說。

「二當家的,你過來幫忙,讓大當家的平卧,頭枕部墊薄枕」上官對二當家的說道,二當家的依言而行,將大當家的抱著平卧,並加上墊薄枕。

「好,王中珏過來,按照我說的作,你使一成內力,一手固定其頭部,另一手用指掌摩揉法施術於面部三五次」王中珏按照上官的所說的不析不扣地按摩,推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 醫治

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