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狼相隨

第47章 狼相隨

王中珏讓上官兩人上了馬車,然後將馬車中的氈子拿了下來,披在劉完虎的身上,自已也鑽在氈子下避著寒夜的冷意。

上官看著這個年輕人,有情有義,真誠無私。自己雖然一無所有,但把僅有的最好的不是留給了自己,而是給了別人,上官不由得心頭一熱,很是溫暖。

「唉,好多你看綠油油的東西是什麼,在冷月的青光下一閃一閃的,更是嚇人」上官的跟隨驚訝地問。這時馬焦躁不安起來,咴咴地叫著,前蹄刨著地!

「狼!」上官驚叫一聲,

「狼,在那兒」四周都是狼綠油油眼睛,在冷月下閃爍。

「上官,點火把,給我遞出來,你們待在車裡別出來」王中珏大聲地急促地以命令地口氣說,王中珏一改懶散的作風,說話利落。

上官點好火把,也下了車,狼已經慢慢地靠近,足足有二十多隻!狼生性怕火,當看到火把之後,驚嚇得退後,依著火把微弱的光,依稀地看到它們或站或爬,但沒有散去的意思!

「快快,將馬車點著,將馬解套,並讓馬卧倒!」王中珏見群狼沒有退卻,知道他們在等頭腦的嘯聲發布的命令,一旦頭狼發出命令,群狼就會潮水般攻來,如此小的火把是萬萬是抵擋不住的。

「將馬車點著,那......」上官有些不情願,猶豫著。

「少廢話,要想活命,就點著馬車,馬上!」王中珏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上官再也沒有說一名話,將馬車點著,火光燃起,照亮了一大片的地方。上官接著打了聲口哨,馬立即卧倒!這馬是受過特殊訓練,只要主人在,它們不會亂跑。

大火燃熊熊燃起,狼嚇地慢慢地後退,後退......

王中珏突然閉上了眼睛,靜靜地聽著。上官不解其意,但在這危險的時候,他能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也就沒有出聲。再看劉完虎,他仍然一動也不動,狼對於他來說已經是過眼煙雲,無所畏懼。

「嗷......」不遠處一聲狼叫,群狼一聽到叫聲,又一個個圍了上來,呲牙咧嘴,蓄勢準備發動進攻。王中珏辯明方位,頭狼就在四五丈之外,沒等第二聲嚎叫,王中珏手一揮,火光之中有一道寒光閃過,同時黑夜中又有一道寒光閃過,兩道光朝著同一個方向射去,「嗷嗷嗷......」顯然頭狼已然受傷,併發出垂死的哀叫。群狼聽到頭狼慘叫聲,昂起準備進攻的頭突然耷拉下來,一個個灰溜溜地夾起了尾巴,慢慢地逃散!

就在此時,嗖嗖的聲響大作,要逃散的狼被弓箭跟射,都相繼中箭倒地不起。「留下狼仔讓它跑」黑暗中有人大聲喊道,王中珏心中奇怪如此冷月的朦朦朧朧的青光下他們是怎樣分辨出狼仔的,這倒是一門學問。群狼中有七八匹衝出重圍逃出。他們可能也懂得不能竭澤而漁這個樸素的道理吧,給這個狼群留下餘地,不能斬盡殺絕。這群人並沒有來到這邊來,而是沿著狼的跑的方向追了下去。黑暗中又有人說:「頭狼是不是死透了,把它找回來!」

群狼退去,王中珏跌坐在地上,感覺到軟綿綿的,渾身點勁都沒有,汗水已經浸濕了全身衣服,夜風一吹,感到周身發冷!上官走了過來,將王中珏扶起,說:「我猜你已經汗水濕透了,坐在火旁,暖和點」然後又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頭狼在那個地方」

「我猜的!」王中珏有氣無力地說。

「要是猜錯了呢」上官仍然沒有停下的意思。

「猜錯了?那沒辦法,過幾天......」王中珏停下來不說。

「過幾天就怎樣?」上官不問明白絕不罷休。

「過幾天,成屎被拉出來唄」王中珏沒好氣地說。

「噗嗤」

「你......不理你了」上官賭氣轉過身去。

「上官老弟,像小姑娘家一樣,這樣不好!」王中珏笑嘻嘻地看著上官,「不過你看上去真像個小姑娘喲」。

上官瞪了一眼王中珏沒有言語,兩手抱著小腿,盯著燃燒的馬車,想著心事。王中珏歉疚地說:「真對不起由於我的緣故,害得你們寒夜露宿野外」

「咱們同路,與你何干,說真,要是沒有你,碰到這樣狼群的襲擊,真還不知結果會如何呢!」上官幽幽地說。

馬車即將燃盡,夜深,寒意更濃,王中珏禁不住打了個寒顫,他看了看上官,兩個蜷縮著身子,看起來很冷!

「上官老弟,過來,先在這毪子下面擋擋寒吧,你身子單薄,受不了這個寒氣」王中珏揭起氈子,自己往外挪挪,騰出有兩人能擠下的地方,對上官說道。

「這個……」上官有些遲疑,猶豫著是否要進去避寒氣。

「快點進去,扭扭捏捏地」王中珏不客氣使勁地拉進氈子下面,幾個人擠在一起,暖和一些。

王中珏一半身子露在氈子外面,一半身子在氈子裡面,這種冷熱各半的更使王中珏難愛,上官試著往裡面擠了擠,想騰出點地方,好讓王中珏完全進入氈子,但都無濟於事,氈子就那麼大,怎能庇護四個人呢!上官拉了王中珏一下,說道:「往裡擠擠,小心著涼」。王中珏依言而行,往進擠擠,緊緊地和上官挨在一起互相取著暖。

劉完虎仍然一動不動地入定,今夜發生的事好像與他沒有一點關係,至於狼群的叫聲,他好像也沒聽見一丁點!

王中珏迷迷糊糊地有些睡意的時候,嗖嗖幾聲響箭驚醒了他,上官的手不自覺地握住了王中珏的手,小聲地說道:「強盜」。「可能吧,靜觀其變」王中珏小聲地回應。黑暗中有人大聲地說:「把他們圍起來,一個也不能放跑!」

一群人四下散開,將他們圍了個水泄不通。

「點火把」,一會兒燈火通明。王中珏看到火把,這眼的前的景象與二十年前那個晚上何等的相似:火把,在火把的照耀下閃光的刀,還有帶傷疤的臉湧現在王中珏的腦海中,王中珏呼吸開始急促,手在發抖,兩眼在火光下充血,他要發瘋了!

「王中珏!心靜才能歸息,歸息才能觀心,心領神會,氣入丹田」劉完虎突然開口念著口訣,引導王中珏平心靜氣。劉完虎是不是突然也開竅了,和以前的劉完虎在不相同。已往的王中珏發瘋時,劉完虎束手無策,只能看著他發瘋,等累了之後,才收拾,現在卻出聲指點行氣之法,並加以引導使王中珏平靜下來,這真是奇了!

上官仍然握著王中珏的手沒有鬆開,他只覺得王中珏的手一會兒冰冷,一會兒燙熱,又過一會兒溫暖如初!王中珏徹底平靜下來,充血的眼睛在火光下變得清澈!

幸好王中珏這次沒有發瘋,否則這些人真不知能活著有幾個人,他們不知道自己從鬼門關上已經走了一回!王中珏每次發瘋都是用畢生所學的雷霆一擊,比起沒有發瘋的王中珏殺傷更大,更強,幾個強盜怎能承受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狼相隨

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