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仇恨的歸宿

第45章 仇恨的歸宿

上官笑了笑沒有回話,一會兒送水的人回來了,神秘兮兮地說:「那位老婆婆好像在窗里看著我呢,見我送水給劉叔,才離開窗睡覺了!」

「看看,這下明白了吧,我是為了打消人家的疑慮的,這一家人是不放心咱們留宿」上官看著王中珏說。

婆婆看著有人送給馬車的人水,心說這兩個看來是鬧矛盾了,情侶嗎,發點小脾氣沒啥!婆婆放心睡去。

房間三個相繼睡去,王中珏躺在地鋪上朦朦朧朧間,忽聽到腳步聲響,由遠而近,有人迅速異常地搶到門前。

王中珏翻身而起,湊到窗前靜靜地看著外面,上官也已經起身,悄悄地來到窗前,和他一起來的人還在沉沉睡著。

上官有些緊張,他的手悄悄地握住了王中珏的手,王中珏感到小老弟的手冰涼,微微地發抖。王中珏小聲地說:「不要害怕,有我呢!」

門外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說道:「劉星輝伉儷請了,故人夜訪,老狗,尋訪了十年,原來龜縮在此地,老狗出來受死吧!」前半句還是客客氣氣地,後半句則是詛咒!

「西寧雙雄,我夫婦避到這,算是怕了你盤龍府,咱們結的梁子早有公論,也是你家少爺做了見不得人的事,被我夫婦撞破,如此苦苦相逼,真當是我夫婦怕了你不成!」只聽得呀的一聲房門打開,劉星輝夫婦點了火把,走出了房門。

「廢話少說,納命來」盤龍府的二老執刀執劍殺了上來。他們臉寵猙獰,怒目圓眼,就是吃了劉星輝夫婦的肉,喝了他們的血也難以解狠。

劉星輝夫婦見盤龍二老攻來,急忙出招,四個人斗在一起,四人上來就以性命相拼,招招制命!

盤龍二老忽左忽右,穿來插去,一劍一刀互相交織成一道網,將劉星輝夫婦圍在中間,夫婦二人背靠背,老農雙手各執刀,刀有五寸長,雙刀左遮右擋,婆婆左手執小盾,盾四周有鋒利的倒勾專勾敵人兵器,右手使用一短槍,夫婦兩人配合嚴密,時攻時守,任憑盤龍二老怎樣進攻,都被夫婦二人擋回,久攻不下,盤龍二老心浮氣燥,漸顯疲態。劉星輝夫婦見有機可乘,劉星輝猱身而上,短刀疾刺盤龍二老女人的小腹,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劉星輝短刀招招制命,險到極處,他刷刷刷三刀,全是進攻的殺著,絕不防自身,而婆婆則在身後擋開攻向劉星輝的刀劍,夫婦二人一攻一守,配合相得益彰,爐火青純,攻者專攻,守者專守,無需兼顧。盤龍二老女人被劉星輝連戳三刀,刀刀傷肉,盤龍二老女人已然受傷仍然咬牙不願後退,仍然鬥狠。劉星輝欺身更近盤龍二老女人,刀刀不離女人的要害,越來越險,女人性命頃刻間就要被奪取!劉星輝一刀划向女人的脖子,眼看身乎異處,可是不知怎得,老農的刀尖下沉刺中女人的胳膊,噹一聲,女人的刀已掉在地,無力再斗!劉星輝更是得理不饒人,刷刷二刀,女人腿中兩刀,站立不住,頹然倒地。盤龍二老男人看到女人中刀,心神大亂,婆婆當即用盾倒勾套住男人的劍,旋轉盾,男人的劍拿捏不穩,被婆婆硬森森地奪去,短槍跟上刺向男人心窩,眼看穿心而過,但婆婆的刀刺破男人衣服時停住並沒有刺下,拿捏之准,到也驚人!

盤龍二老男人長嘆一聲,心灰意冷,女人仍然是咬牙切齒,大聲詛咒:「你殺我愛子,你劉星輝夫婦兩老狗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這麼多年,我夫婦忍讓,東躲西藏,並不是怕了你們,而是讓你們靜下心來,沒想到還是這樣的脾性」婆婆搖搖頭,顯然失望之極。

「假如時間能返回的話,遇見你們的好兒子,我還是殺了他,他是畜生,不是人」劉星輝眼裡噴火

「你......」盤龍二老女人嘶吼著,站起來蹣跚著向劉星輝衝去,猙獰的面孔,活脫脫變成了一隻野獸,由於仇恨,扭曲了女人的心,她只有把劉星輝生吞活剝才能解恨。但由於腿部受傷,沒走兩步又倒地不起。

王中珏和上官悄悄地在看著,上官看到女人的猙獰面孔,在火光下更顯得陰森恐怖,嚇得急忙躲在王中珏身後,不敢再看!

劉星輝夫婦怎麼處理盤龍二老呢,這還是個難題!王中珏心想,在打鬥中殺掉也就罷了,現在留了活口,又能怎樣呢!

「上官老弟,你說劉星輝夫婦怎麼對待盤龍二老呢?」王中珏悄悄地問道。

「剛才殺掉,一了百了,現在只有放掉,準備下次了」上官想的和王中珏一模一樣!

劉完虎在馬車裡躺著,只要沒攻擊房裡的少爺,沒有對自己不利,愛怎麼打就怎麼打,自己才不放心上。

婆婆收起兵器,眼見女人的流血過多,恐怕要危及性命,婆婆見狀找出療傷用品,過去包紮傷口,女人破口大罵:「滾,狗東西,我的死活與你何干,這麼多年了,我生不如死地活著,為的就是親手將你們兩剁了喂狗,可惜,可惜......」

「你包紮一下吧,我們夫婦兩再等你們五年,再打一架如何?」婆婆聽著女人惡毒的咒罵,沒有發怒,而是溫言相勸。

劉星輝見好就收,道:「老太婆,你過來,他們會自己包紮的」說完看了一眼男人收起了兵器慢慢地走開。男人見女人受傷,而又不願包紮,心急如焚,眼見女人越來虛弱,更是急在心上。眼見劉星輝收起兵刃,退開,男人心知劉星輝的用意,他急忙衝過去,從婆婆手中搶過醫療箱,奔到女人面前急急施救。

女人見男人來為自己包紮傷口,非但不配合,反而更是變本加歷地撕打,雙手雨點般打著男人的臉上,肩上,胸前......男人臉上被女人抓得血痕累累,但他沒有言語,也沒有還手,默默地承受著,任憑女人打著,發泄著。男人手沒有停仍然為女人緊張地包紮著傷口。

女人打著打著累了,突然抱住男人「哇......」哭出聲來,一邊哭一邊罵道:「你這個沒用的男人,你這個沒骨氣的男人......哇......」

男人包紮完女人的傷口,雙手也抱著女人,輕輕地拍著女人的後背,也是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王中珏看得心裡酸酸的,眼淚在眼框中打轉,上官已經眼淚流得稀里嘩啦,他抺著眼淚,又笑著說:「好感動喲!」

劉星輝夫婦相互看了一眼,嘆了口氣,沒有驚動二位老人,盤龍二老積攢了多少年怨氣終於發泄出來,希望經過此劫,他們能從仇恨中解脫出來,重新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劉星輝夫婦也累了,這麼多年也厭倦了東躲西藏的生活,他們不想也不希望再過提心弔膽日子!無論如何今天也要把這件事解決。眼見盤龍二老兩人痛哭而抱在一起,也不打擾,等他們發泄之後,再做道理。

王中珏看著外面停止了爭鬥,變得安靜下來,也舒了口氣,道:「這樣的結果出乎意料,沒有想到!」

「按理說,殺子之仇,不拼個你死我活,分出生死,是決不罷手的」上官說道,「盤龍二老兩人中,女人是鐵了心要分出死活的,男人當看見女人被打傷之後,就豪無鬥志。心早已關心起女的傷勢,根本無心打鬥,看來男人對女人還是情深義重」

「聽劉星輝夫婦的口氣,盤龍二老的寶貝兒子,也是做了不該做的事,死有餘辜,二人尋仇,始終理虧,這氣勢上已經輸給夫婦二人」王中珏分析著說。

「有道理,氣勢上輸,打起架肯定有影響,處處受制於人肯定在所難免!」上官說道。

「什麼有道理啊」和上官一起來的人此時也醒,依稀聽到「有道理......」,就懵懵懂懂接上問道。

「你睡覺這麼踏實,當然是有道理的了」透過窗的火光照在上官的臉上,看到了他的笑意。

「什麼道理啊?」那人仍然再問。

「豬能睡就是道理」王中珏冷不丁地說。

「噗嗤......」上官抿嘴而笑。

「你罵我豬,你才豬呢」和上官一起來的人溫怒。

天亮了,鳥兒唱起了歌。盤龍二老還是一動不動地相擁而坐。

劉星輝看著盤龍二老,心沉了下去,兩位老人已經死去,這兩位老人被仇恨扭曲的心終於得以解脫,安詳地死去。劉星輝夫婦嘆了口氣,婆婆說道:「這樣也好,為了仇恨奔波了十幾年,現解脫相擁而死,終於找到了自己最好的歸宿,厚葬了吧」

「好的,鬥了十幾年,斗出了這樣的結果,唉......」劉星輝沒有說下去,他心灰意冷,索然無味,幾十年的爭鬥,到頭來就這樣結束,追殺自己的人反而比自己死得還早,而且安詳地死去,找到了他們最好的歸宿。自己呢,自己的歸宿在那?劉星輝茫然,不知道自己的歸宿在那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仇恨的歸宿

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