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官的心思初長成

第44章 上官的心思初長成

「其實還有一件事,不知你清不清楚」王中珏說道,「即打傷我,又送葯醫療傷的人?」

「你找他幹嗎,想報恩,還是想拚命?」上官淡淡地說,好像根本不當會事似的。

「還有昨天幫助我逃脫敦煌長史府的追擊,二次救命,當然是報恩了」王中珏真誠地說。

「這個好說,你記住了,當我想起來時在告訴你!」上官還是淡淡地,冷冰冰,又道,「茶經講給你聽了,當你的秘密控制不住的時候,靜下心來,品品茶,或許對你有幫助,學要致用,切記!」

「多謝!」王中珏行禮。

「今天很高興說了這麼多,我從來沒有說過這麼多話,現在把該說的都說出來,反而感覺舒服多了!」上官笑著說。

「這個好辦,以後想說話時,我就是你的忠實聽眾,隨叫隨到!」王中珏也笑著說。

「好,一言為定!」

「駟馬難追!」

兩句話說完,兩個人相視一笑。上官的臉微微一紅,有些嬌羞,但很快又恢復常態!

結完帳,走出了月亮茶樓,小廝早已叫好了馬車等在門口,王中珏上車抱拳說道:「以後怎麼稱呼你?」

「就叫上官吧」然後沖著趕馬車的人說,「送這位客人到沙湖客店」

「上官老弟再見」王中珏行禮告別。馬車向沙湖酒店而去。

王中珏回到了沙湖客店,劉完虎不在房間,王中珏想都不用想凡知道他去那,王中珏信步走到客店的後院果然看見劉完虎看著四匹馬兒在吃草。

「劉叔,你在喂馬呢」王中珏笑著說。

「是啊,少爺,我看著馬吃草已經習慣了,餵飽它們,趕路有力氣」劉完虎看著吃草的馬有些愛憐這幾匹馬。

「敦煌已經玩過了,我們去莫高窟去拜訪莫高窟寺主持凡夫法師,他佛法高深,武學造詣深厚,能得到凡夫大法師的指點定是受益良多!」王中珏和劉完虎商量。

「好啊,少爺,我已經厭煩,早就想去拜訪莫高窟寺院!」劉完虎抬走頭,就想收拾走人。

「再等二天吧,同行的還有一位同伴,等他的信息一起動身」王中珏笑著又道,「這個地方住的時間長了,我也煩,換一個地方也是很好緩解的方法。」

劉完虎再也沒有說話,他知道自己要幹什麼。過兩天要趕長路,一些必要的用品還是要備齊的!水,食物,酒這是每次趕路的必需要準備充足,當然還有馬兒的草料也要準備一些,以防不時之需!

二天過後,上官,王中珏四人如期上路,他們直奔莫高窟寺。(註:莫高窟,俗稱千佛洞,坐落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它始建於十六國的前秦時期,歷經十六國、北朝、隋、唐、五代、西夏、元等歷代的興建,形成巨大的規模,有洞窟735個,壁畫4.5萬平方米、泥質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地)。莫高窟位於敦煌東南五十里處,上官,王等四人到莫高窟有七八里處時,見路旁有兩間茅舍,門前有一片菜地,一位老農正在澆水。

上官便道:「在這歇歇腳吧。」

王中珏走上前去,行禮,說道:「老人家,借光,我們四人行得久了,在此歇歇腳,討碗水喝。」

那老農充耳不聞,不理不睬,只是舀著水,一瓢一瓢地往菜畦上澆去。王中珏以為老農沒有聽清,又說了一遍,老農仍然不理,只顧干著自己的活。

呀的一聲,柴門被推口,一位白法婆婆走出,道:「我老頭子耳聾,不愛說話,客官有事?」

王中珏道:「我們四人走不動了,想歇歇腳,並討碗水喝,請行個方便!」

婆婆一個一個地審視了四人一下,直盯的王中珏心裡直發毛心說:有這樣看人的嗎?

「進來吧」婆婆才將四人引進門。

四個人跟著入內,屋內收拾得乾乾浄凈,桌凳擺放整體,並抺得一塵不染,婆婆也穿著得體樸素,但也乾淨。

上官和他的隨行進屋環視四周,心中滿意,便坐下來喝水,王中珏,劉完虎懶散慣了,只要有地可坐就行,不管不顧,端起水就喝。

喝過了水,上官取出一錠銀子,笑道:「婆婆,謝謝你給我們水喝」

婆婆看到一錠銀子,道:「就幾碗水,那能這麼多銀子」

上官又道:「婆婆你有所不知,我人產四人實在人困馬乏,相在此過一夜,您看能不能行個方便?」

「過夜?」王中珏驚問了一聲,不知上官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隨即也附合著說,「是是,我們四個人實在是走不動了,請婆婆行個方便」

「可是,就兩間房,不太方便吧,何況你們?」婆手指著四人,面有難色,道:「何況你們有女……」

「我們沒有女客,婆婆,我們四人只要一間房就夠,您這不是有兩間房嗎?」上官沒等婆婆把話說完,急忙打斷說道。

婆婆看著上官央求的神態,有些遲疑,道:「好吧,那間房很久沒有住過人了,我去收拾收拾那間房」。

「我跟你一塊去,搭把手」上官跟了過去。和上官一起來的原本也想跟過去,但被上官制止道,「你就不用去了,我一個人就夠了」

王中珏,劉完虎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搞不明白上官這位小老弟想幹什麼,又回頭看看了他的同伴,他聳聳肩,兩手一攤,道:「別看我,我也不知道。」

上官跟著婆婆進了另一間房,見上官跟了進來,說:「你這丫頭,跟婆婆說實話吧,是不是跟哥逃了出來,私奔啊!」

上官早知自己女兒身已被這位婆婆看出來,所以她跟進來想讓她不要拆穿,冷不丁地聽到婆這樣對她說話,上官羞得滿臉通紅,索性將錯就錯,但她也驚訝這位婆婆的眼力好歷害,聽她說話的口氣不似尋常的農家婆婆,就看她有神的眼睛,絕不是尋常農婦。

上官,心一橫,便悄悄說道:「婆婆已經看出,我也就不相瞞,那個王哥哥是我的相好,老爹嫌他窮還沒教養,不肯答應婚事,我死活不肯再嫁作他人為妻,就私自跟王哥哥跑出來,過個三年五載,等有了……有了娃,再回去,爹有了外孫只好就肯了」上官說話進不時看著王中珏一眼,眼神中滿是愛憐。

婆婆見上官一進屋就將自己的隱私全盤說給自己聽,心中大有好感,雖然是女扮男裝,但也遮不住上官的美麗。

婆婆呵呵而笑,點頭稱讚:「哎喲,媽呀,小人兒還注意挺正的,好吧,今晚就住這兒吧!你放心住,這地方絕沒人知道,就知道了,我助你!可是,你們四人,這屋實在太小……」

上官知道婆婆什麼意思,又說:「我的貼身傭人非要跟我一起出來,沒想到她跟王哥哥的叔日久生情……作孽啊!」

「嘿嘿……,你們啊,跟婆婆年輕的時候一個樣,不瞞你說,婆婆年輕的時候也是個風流人物……,也罷,今晚你們就安心地住這兒吧,可是你的兩個傭人就要委曲一下,後面有一間雜房,將就一晚」婆婆呵呵地笑著說道。

上官眼見天色以晚,才出此下策,先湊合一晚,等天亮再作計較。上官已經發現此婆婆是武林人物,不知在這是何用意,但要處處小心,不能露出破綻。

上官行禮道謝,道:「謝謝婆婆行此之便,感激之至,至於房間,我們四人擠擠就行!」

婆婆笑咪咪,對於上官的話未置可否,心說這是你們之間的事了,與我老太婆沒多大關係,四個人願擠就擠唄!

婆婆在房間搭了一簡易床,墊上稻草,鋪上一張草席,收拾妥當。四個人進入了房間,上官道:「今晚就在此將就一晚,明天在去莫高窟專賣寺院吧!」

「天色已晚,在此有個落腳點也不錯,總比露宿在外好」王中珏贊稱。

「好吧,我去外面馬車上就一晚吧」劉完虎轉身離開了房間,將馬車拉到比較背風的地方。

「劉叔,委曲你了!」王中珏謙意連連地說。

「此兩個都是高手,你瞧出來沒?」王中珏盡量壓低聲音說,「尤其那位澆水的老農更是歷害!」

「噢,我怎麼沒有看出來!」上官驚訝地說。

王中珏微微一笑,沒有言語,心說:以你的本事沒有看出來誰信,我又不是沒有領教過!只是王中珏沒有說破而已。

當晚四個人和婆婆夫婦同桌共餐,居然飯菜豐盛,有雞有肉!上官故意捏捏王中珏的手,碰一碰肘,儼然在婆婆眼裡是一對私奔的小情侶,蜜裡調油,片刻分不得。王中珏初時還有些彆扭,到後來也就不以為意,認為這位小兄弟在鬧著玩。婆婆當然也瞧在眼裡,只是微笑,但那老農混然不知,低頭只顧吃飯。

飯後,王中珏上官四人進了房間,劉完虎進去之後一會兒就出來,一個人到馬車去休息。

「兩位你們兩就在房間休息,我和劉完虎到馬車裡湊合一晚」王中珏站起身欲走。「等……等……你不能走」上官臉色微紅,道,「你離開就露餡了」

「露餡,露什麼餡?」王中珏奇怪地問。

「你就別問了,總之你不能走」上官不耐煩地說。

「你就不要走唄!」和上官一起來的人也說,「但你只能睡地下了」

兩個人將簡易床上的稻草拿下來一部分鋪在地上,上官說:「委曲你了,今晚只能睡在這兒。」

「沒事,我已經露宿餐飲慣了,我睡地鋪已經不錯了」王中珏笑著說道。

上官對著一起來的人說:「你出去給劉叔送一碗水吧」

「我?」一起來的人指著自己的鼻子問,「讓我去送嗎?」

「對,去吧」上官只說了這一句,再沒有言語。

「好吧,我去送」那個倒了一碗水,送給馬車裡的劉完虎。

「小老弟,我不知道你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搞的人莫名其妙的」王中珏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 上官的心思初長成

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