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官的茶經

第43章 上官的茶經

劉完虎突然想起來一個人,他有些不相信是真是假,道:「少爺,我想起來,江湖有個包打聽的組織,他的莊主叫上官文棟,在江湖上是個大有來頭人物,是不是他?」

「包打聽,上官文棟?與我何干,王和他們不熟悉,他找我會幹什麼事呢?」王中珏不解地問。

「這我就不清楚了,至於找你幹什麼,我也愛莫能助!」劉完虎也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不想了,赴宴之後就知道找我的目的了!現在想就是瞎想,沒有實際意義。」王中珏笑了笑說,「月亮茶樓聽說是個好去處。」

月亮茶樓坐落在敦煌比較繁華的地段,它整體看起就像彎月亮的二層小樓,月亮茶樓除了喝茶之外,還有很多好玩的比如聽戲,跳舞,唱歌,下棋,當然也有喝酒的地方,月亮茶樓在敦煌是個休閑娛樂的好去處。達官貴人,商旅過客,只要腰包鼓鼓的,都會來這兒消費,娛樂!一到未時,這兒就已經人來人往,穿梭如織,月亮茶樓變得熱鬧起來。

大腹便便的商人趾高氣揚走了進來,眾多的跟隨前呼後擁,喲三喝四,時時都要顯示他有的是錢,這種客戶出手闊綽,不選對的只選貴的,什麼最好儘管上就好。店家對這種客戶最喜歡!達官就顯得低調多了,但出手更是闊綽,不知心疼錢,因為他們花的錢都不是他們自己的,都有人替他付,或者可以消帳,他只管玩就行!一般的客人,進來只是吃一點小菜,喝一點小酒,最低的消費過後,起身離去!

王中珏走進了月亮茶樓,侍者過來:「客官,訂位子沒,我們這兒人多,要想玩就得預先訂位」

「我的朋友複姓上官,應該訂了位置了吧」王中珏將帖子遞給侍者。

「噢,知道了,請隨我來」侍者走在王中珏斜右前方,引著他向包間走去。侍者將王中珏七繞八繞領進了包間門前。敲敲門,才推開門,手向前一介作了個請的姿勢,讓進王中珏。

包間不大,窗戶臨街,但倒也安靜,沒有喧鬧。一個年輕人站在窗戶前看著大街上的行人,他聽到王中珏進屋,並沒有轉過身來。

王中珏尷尬地站著,好一會兒才道,「我說哥們,這是你上官家的待客之道?這也太沒有禮數吧!」

「沒有人理我,我只自己照顧自己了」王中珏自顧自地坐下,自斟茶自飲

「你就不怕裡面有毒」年輕人轉過身來,說道,「要是茶里有毒,你現在會怎樣?」

「怕,怎麼不怕呢,現在已經喝了,沒有辦法可尋,只有等著,看看有什麼結果會出現」王中珏又自斟一杯,一仰脖子喝下。

「你那叫喝茶,叫牛飲」姓上官的人坐了下來,他熟練地泡茶,道,「能品出茶的韻味與喝茶牛飲有天壤之別!」

「噢,喝茶聽起來還有大學問,願聞其祥」王中珏停下來,求解地問。

「那當然,學問可大了,每一種茶有它獨特的韻味」姓上官的人說道,「茶韻是品飲茶湯時所得到的特殊感受,是一種茶的品質、風格,是同類茶中的最高品位。茶韻是一種感覺,是好的象徵,是一種境界。茶湯除了色澤、香氣、滋味外,還有氣韻,稱作『茶湯四相』。對「茶湯四相」的感受就稱茶韻。」

王中珏聽了這新穎的對茶的解釋,細想也是在理,道:「喝茶有如此多的感受,在下真是孤陋寡聞,如果只把茶當解渴的物對待,是不會感受如此美妙的韻味」

姓上官的人看了一眼王中珏,含笑地說:「孺子可教,有長進。茶比風情萬種的美女更不可預測,味純之茶在沒有喝之前,你只能想象。每一泡茶由於水,器,溫度,手法,時間,氣候,環境,心情,同飲者不同,最後到你口中的茶是絕無一樣的,茶是活的精靈,用心對她,才能體會她的美妙與神韻。」

王中珏端起一杯茶,這次沒有牛飲,而是輕輕地吸了一口茶湯,慢慢地品味入口的茶湯,果然能品出茶的味道,清香淡淡,浸潤著王中珏的舍頭,歡愉的心情隨之而來……,好一會兒,王中珏才說:「以前喝茶算是白喝了,根本就是為了解渴而喝,沒想到喝茶還有如此精妙之論。」

姓上官的人又斟一杯茶,雙手遞給王中珏,聽到王中珏的話抿嘴而笑,道:「那不是喝茶,是牛飲,暴殄天物。茶也有神奇的一面,茶潛移默化地改變一個人,逐漸地以茶為生的人,會有一些特質,低調,智慧,精神,男儒女素,茶的品性會改變一個人的品性。比如你王中珏怕黑暗,如果在黑夜之中你認真地品上一杯茶,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可能對你這個頑疾大有裨益」

「我的這個秘密你也知道?你真是無所不能!」王中珏停杯驚訝地問,又道,「幸虧你我坐在一起只管品茶!」

姓上官的人臉上微微一紅,沒有理會王中珏的打岔,又說道,「人從開始接觸茶,到常飲茶,再到喜樂茶文化,茶天天在改變我們,以一種最柔軟的力量,讓我們向善向美。」

「這點能解釋通嗎,我表示懷疑?」王中珏不服氣地說,「那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也是喝茶的,但不見得是向善向美……」

「別打岔」姓上官的打斷了王中珏的話,道,「茶能讓一個人從生理到心理到精神上逐步醍醐灌頂般地改變,經常喝茶的人的健康無需贅述。茶會讓人愉悅,這才是人對於茶產生的最大的依賴,從生理到心理最後到精神逐漸改造你。」

「原來喝茶有這麼多的好處,今天真是大有收穫」王中珏稱讚,「原來對老祖宗留下的好東西知之甚少,這個不孝子孫,真是太不爭氣了。」

「你也別自暴自棄,由牛飲到品茶也是潛移默化的過程,你得按照茶文化,慢慢地符合,就會好的!」上官也不謙虛,直接點出王中珏的不足之處。

「好,依你之言,我要逐步向茶文化靠攏,作一個有品味的人!哈哈……」王中珏大笑著一仰脖子喝下一杯茶,才想起茶文化伸伸舌頭作了怪臉,「要品茶,不能牛飲,自罰三杯茶」

「你呀,貧嘴的本事見長了。受一種文化的熏陶,是個潛移默化的過程,不能一蹴而就」上官責怪的語氣說,「要是很快讓你接受這種茶文化,真的難為你了!」

「是是,以前牛飲茶習慣了,現在突然改成品茶,真還不適應」王中珏笑著說。

「好,茶經給你講完了,來品茶一杯」上官將茶沏好,遞了一杯給王中珏,然後自己吸了一口茶湯,慢慢地品著味。

王中珏也學著上官的樣子,品茶!

「敦煌這邊玩得差不多,該看的都看完了,下一步準備去莫高窟,佛教勝地,值得一看,莫高窟寺院主持凡夫佛法無邊,拜會求教,肯定受益匪淺」上官看著王中珏,道,「像你的秘密求得主持開導,肯定大有益處」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同路而行」王中珏高興地說,「莫高窟寺院主持有如此的高深的佛法,一定要求教!」

「我來敦煌的路上,遇到了好多奇怪的事,想你也一樣?」上官突然轉變了話題說道。

「是啊,現在想起來也可笑異常,也遇到了血腥殘酷的殺人之事,現在想起來都后怕」王中珏眼裡明顯留露著不願再提這些事。

「你知道是誰為主謀嗎?」上官又問道。

「難道你知道?」王中珏反問,道,「這些人簡直喪心病狂,他們是魔不是人!我一定要揪出他們的狐狸尾巴!」

「但我知道,他們是從那裡來的」上官胸有成竹。

「噢,恭喜,知道從那兒來就好辦」王中珏眼神放光,他想要問那些人從那裡來這個問題,但話到嘴邊又咽回去。

「你為什麼不問他們是從那兒來的?」上官有些驚奇,一般的人當聽到有人如此說,肯定會接著問地方,但王中珏卻沒有。

「有些事不問就會說,有些事問了也未必會說」王中珏看著上官,又道,「但我總會想辦法會知道的,雖然查訪時間有些慢,但我一定要辦到,一定能辦到」

「劉明,黑白無常你還能想得起不」上官又轉變了個話題。

「當然,劉明是我們救了他的命,黑白無常混吃混喝,曾經要我們送一封信到敦煌長史府,結果半道上又要走了信,不過沒有關係我賺了三十兩黃金」王中珏仍然清晰地和黑白無常一起吃『叫化兔』滑稽神態!

「可惜,他們都死了,而且死的很慘」

「黑白無常的結局早就想到了,可惜劉明還是沒有逃脫魔掌」王中珏惋惜地說,「難道這些都是同一幫人乾的?」

上官笑了笑,沒有言語。

「你說耗子打洞有什麼作用?」上官又轉變了話題。

「耗子洞作用有三,為了躲避貓,藏食物,躲避人」王中珏數著指頭,又道,「耗子的財富只有食物,可是人就不同了,洞里可以藏的東西就多了!」

「耗子洞里藏那麼東西,耗子想要幹什麼?」上官不解地問。

「乾的事可多了,也許咱們這些普通人想不到的事都可以干!」王中珏豪不猶豫地說。

「假如,你是敦煌長史府的莊主,你會怎麼做?」上官又轉變了話題。

「我?怎麼做?」王中珏確認上官的問題,道,「金錢分給弟兄,遣散,過各自的日子,其餘的一把火燒了」

「為什麼?」上官不解地問。

「現在的日子不好嗎?」王中珏反問。

「還可以」上官回答地有些猶豫。

「這不就對了,大家的日子還能過得去,這多好,何必在瞎折騰呢!」王中珏想都沒有想脫口而出。

「那你呢?,散盡了財寶,燒了東西,你幹什麼?」上官又問。

「我留一畝三分地,自食其力,足矣!哈哈……扯得遠了……」王中珏大笑,道,「多慮了,這事肯定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謝謝今天你能來聽我講茶經,過兩天要起身到莫高窟,我會遣人通知你同行」上官抱拳行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上官的茶經

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