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官的請帖

第42章 上官的請帖

在大漢帝國的統治之下,連年的戰爭休止,人們休養生息,安居樂業,難道這樣的生活不好嗎?非要走上反抗當今皇權,將人們又一次引上戰爭的水深火熱之中!這幫夜郎國的遺老遺少們真的想走上一條不歸路。王中珏內心是很不平靜!戰爭,戰爭,這該死的戰爭。

王中珏無意中發現不遠的地方也有兩個人在聚精會神地看著這裡的一切,他們是幹什麼的?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也是來打探敦煌長史府虛實的?一連串的問號呈現在王中珏腦海里,他心裡有些自責,兩個大活人來到這裡,距自己不遠的地方落腳,自己居然不知道,這真是太不小心了!他轉頭看看劉完虎,從他的詫異的眼神來看,顯然發現那兩個人時間並不比自己發現的早!對於身處險境的王中珏來說,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刀刃舔血的江湖,時時刻刻都要警惕自己周圍的任何負風吹草動,只有這樣才能活得長久一點。

那兩個也發現了他們,其中的一個人對著王中珏揮了揮手,打了個招呼。王中珏也揮揮了手。

突然號角之聲大起,指揮官的令旗指向藏身之處,立即從大隊里分出一小隊人,散開隊形朝這邊疾奔著包抄過來。

「走……,發現我們了」王中珏喝了一聲,起身迅速向山下跑去,他們真是玩命地奔跑,直覺疾風割面!誰都不願被訓練有素的『軍隊』包圍起來,即使武功再高,也經不起他們的輪番衝擊。

另兩人也發現不對,立即衝下山坡向人他們相反的方向而去,王中珏也顧不得說什麼,聽憑他們而去,自己和劉完虎從原路返回。

「少爺,有兩匹馬追上來了」劉完虎說道,「但為什麼是兩匹馬呢,而兩匹馬後面卻是很多人的腳步聲。」

「嗯,聽到了,除了兩匹馬之處,還追上很多人,至少有十六人,個個一頂一的高手!」王中珏邊跑邊說,豪不影響奔跑速度,可見他的內功之綿長世間罕見。

劉完虎在如此的巨烈的奔跑,已經不能說話,只能靜下心來,調整呼吸,才可勉強跟上。

兩匹馬越跑越近,王中珏暗暗叫苦,騎馬追上來的肯定頂尖高手,如果一時不能打發掉,陷入苦鬥之中,今天脫身就難了,雖然自己仍然可以自保可以全身而退,劉完虎能否自保就困難!

「前面的朋友,上馬」騎馬的人喊著,王中珏聽到回頭一看,疾馳而來的馬上的人沖王中珏伸出了手,王中珏豪不猶豫握住手,借勁翻身上馬,騎在身後。劉完虎也上了另一匹馬。馬載著兩人仍然健步如飛,越跑越快,王中珏直覺風呼呼地吹著自己的耳朵如刀割般地疼痛,但他仍然能敏銳地聽到後面追的人的腳步聲越來越小,又跑了一會兒,終於聽不到腳步聲。前面的人收了收馬韁繩,馬放慢腳步變成小碎步,慢慢地走著。

「哎,哎,你也下馬來,是不是騎著馬不想下來了?」劉完虎已經下了馬,另一個人對著王中珏大聲說道,「追的人早就甩脫了,下來吧!」

「好,好,我這就下馬」王中珏手一推馬背借力騰起,擰腰,利索地下了馬!

「好身手」後面騎馬的人大讚!

「多謝,這都你看出來了,剛才亡命奔跳的醜樣,想必你也欣賞過了,那樣你的醜態你還能贊『好身手』,是最好不過的贊了,哈哈……」王中珏自嘲地大笑。

「多謝兩位的美意,要不可就麻煩了」王中珏抱拳行禮,禮多人不怪。

「要謝就謝那位吧,我可擔當不起!」後面騎馬的人推著說。

王中珏笑了笑,道:「擔得起,擔得起,今天要不是你們兩位的馬,我們兩位能否全身而退,那可就另當別論!」

「客氣了!」前面騎馬的人勒住馬,行禮,冷冰冰地說。然後對著後面的騎馬的人說道,「我們走」

兩匹馬絕塵而去,其中的一個人道:「這人真哆嗦,婆婆媽媽的」。王中珏分明聽到,這就尷尬了,原來禮多,人也怪啊!

「少爺,我們也走吧,沒馬只能靠兩條腿」劉完虎含笑說道。

「你沒覺得前面兩個是女的?」王中珏問道。當他握住那人手時而借力上馬時,就如握到絲綢一樣柔軟嫩滑。騎在身後,能聞到淡淡的香味。

「是啊!」劉完虎也說道。

「好像有什麼事還蒙在鼓裡一樣,自己不知道,這兩位又是誰,幫助咱們呢,這兩位打探敦煌長史府的實情,也是為了什麼?」王中珏一時不明白,又笑了笑,道,「是不是想多了,每遇一件事都要弄明白,想明白,是不是很累,劉叔。」

「嗯,嗯……說對了,不要事事都要想明白,順其自然,遇事解決事情就行」劉完虎也覺得這樣的是很累的,如果心思太重,生活就缺少樂趣!

白堂主很無趣地站在外面,但是蘭夫人很長時間都沒有讓他說話,貼身傭人擋在門前,就是不讓他進去。白堂主百無聊賴地來回踱著步,又過了一個時辰,蘭夫人才起身,道:「白堂主,你有事?」

「屬下盯著王中珏……」白堂主將這幾天的王中珏的情況簡要地說了下。

蘭夫人聽完沉默了一會,道:「很好,再有沒有其它的事?」

「屬下沒有其它的事可說」白堂主低下頭,站著,等著蘭夫人的回話。

蘭夫人沒有說話,好像是在思考,好一會兒又道:「我問你,當黑衣人進洞時,你在幹什麼,你進洞看了沒有?」

「我原本想進洞去看,但進洞去怕狹路相逢,怕壞了大事,所以屬下就在外面等候」白堂主如實地回答。

「很好,你很會說話,事也辦得不錯,免了責罰,你的屬下三個人責罰也免了吧!」蘭夫人沉吟了一會兒,好像才下定了決心說道。

「謝蘭夫人,我替他們三個謝南夫人大恩」白堂主抱拳行禮,謝蘭夫人的不打之恩。

「你可以走了,白堂主的禮數越來越周到了!」蘭夫人稱讚著說。

「禮多人不怪,況且對蘭夫人更應尊重」白堂主退出了外屋。

蘭夫人和自己的貼身傭人說著話:「白堂主怎麼突然這麼禮數周到呢,是不是有些奇怪?」

「是啊,蘭夫人,白堂方現在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好像不是以前的那個白堂主了!」傭人一邊回想著一邊說道,「以前的白堂主有自己的主見,辦事果決,遇事能沉著應對,真不像現在的白堂主!」

蘭夫人與貼身傭人在內屋依稀地好像在收拾什麼,在換著什麼衣服!

天色已晚,王中珏與劉完虎終於到了沙湖客店,走的路確實有些遠,兩個人有點累,店老闆仍然在用他那兩雙眼睛度量著每一位進店的客人,然後迅速判斷出富貴貧賤,在這方面他從不拖泥帶水。老闆看到王中珏和劉完虎進店,這兩個金元寶出去好幾天又回來,於是笑迷迷地迎了上去。

「店家,這幾天再有人找我沒有啊?」王中珏問道,「尤其要賬的女人來過沒有?」

「好呀,來了一回,一打聽你出去了,沒吱聲就走了!」店老闆笑嘻嘻地說。

「太好了,沒吱聲就走了,我最怕她們鬧事,如果在店裡鬧將起來,你的生意做不做呢!」王中珏笑了笑,又道,「我的四匹馬喂好著沒有,少一兩膘,我就罰你銀子」

「好,好,每天都吃上好的草料,喂得膘肥體胖,放在我這兒准沒錯」店老闆點頭哈腰地說。

「嗯,這就好,準備些水,然後準備些店裡最拿手的好菜,最好喝的酒送到房間里來!」劉完虎吩咐著說。

「好嘞,小二,甲子三號房洗臉水兩盆,好菜好酒儘管上」店老闆大聲地對小二說,對於有錢人,店老闆都會自己忙著照顧一會兒。

「好嘞,甲子三號房好菜好酒一桌」小二拖著長腔唱著菜單。

王中珏劉完虎兩個洗漱完畢,飯菜也上齊全,兩個放開胃腸大吃起來,這幾天沒有吃上一頓好飯,現在有如此豐盛的菜,怎麼不放開吃呢!酒足飯飽,哈欠連天,睡意漸濃,王中珏起身伸了個懶腰移步到床,倒頭就睡。但兩個人長時間深入敦煌長史府的地下洞窟,如耗子般的不分晝夜,現在突然正常了時空,反而不太適應,在床上翻來覆去地好長時間才慢慢睡熟透。

敦煌這個邊陲重鎮也進入了夢鄉。只有打更的人走街穿巷,每到更時,敲著杠子噹噹當,接著有一聲沒一聲地喊著:「天乾物燥,小心火燭」,噹噹當。一夜無話。

天剛放亮,王中珏還懶在床上,就聽見有人敲門。

劉完虎沒好氣地回應,道:「誰啊,煩不煩,讓人睡個安穩覺都不行!」

外麵店小二傳著話:「客官,不好意思,打擾了,有人找!」

「有人又找?」兩個人也是納夢,這次又會是誰呢,不會又是那位女人吧!

俗話說不打上門口,既然有人上門找,那就得尊重上門的客人。

「請稍等,我們還沒有起床呢!」劉完虎客氣地說。兩個人利索地穿戴整體,讓小二送上水洗漱完畢,才出門。

兩傭人模樣的人迎了上來,其中一個尊敬地躬腰,雙手遞上帖子,道:「我家主人邀請王中珏到月亮茶樓一敘,請賞光!」

劉完虎接過來帖子,遞給王中珏,道:「你家主人是誰?」

王中珏打開帖子,雋秀的一行字迎入眼帘「月亮茶樓備茶,請賞光一敘」,落款是上官,但具體時間沒說。

「什麼時間去赴約合適呢,你的帖子上沒有說?」王中珏搖了搖手中的帖子說。

「我家主人說隨你定時間!」傭人肅立著,恭敬地回答。

「你家主人請客,讓我定時間,這個合適嗎?」王中珏笑著說。

「我家主人說了主隨客便。」

「你家主人還說了什麼,統統告訴我吧。」王中珏對傭人打了個小趣,又道,「請轉告你家主人未時準時赴約」

「告辭!」傭人低頭退出房間。

「上官,又是何方神聖。我們和他熟嗎?」劉完虎看著王中珏問。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認識了個上官老兄弟」王中珏聳聳肩,表示不知道上官是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上官的請帖

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