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大漠里的神秘揚塵

第41章 大漠里的神秘揚塵

「長安瑞祥堂堂主來了嗎」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嚇大家一跳。

「屬......屬下......在......」冷不丁地聽到柯洛倮姆古城主點到他的名,著實有些驚慌,已經語無倫次。

「你沒做虧心事,何必如此的驚慌!」城主冰冷語氣問道。

「是......是......」長安瑞祥堂堂主冷汗直流,全身已經濕透。不管城主問什麼,他只管回答是。

「你說'是'是什麼意思?」城主又道,「你來這兒之前的一天,你吃了兩隻烤雞,兩碗油波面,四個油餅,四個甜點,還喝了半碗枸杞乳鴿湯,其餘全部倒掉讓流浪狗吃掉,對不對?」

「是......是......」安瑞祥堂堂主還是說只回全是。

城主仍然是同一個腔調,道:「很好,這就是說,我說的都是實情,沒有半點冤枉你?」

「是......是......」

「那好,我倒要問問,長安是天下最繁華的地方,瑞祥堂所處於長安屬你掌管,進項卻一年比一年少,這又是什麼原因?」

「是......我......」瑞祥堂堂主越來越心驚,不知該怎麼說。

「三年前你的體重是一百七十斤,二年前你的體重一百九十斤,一年前你的體重是二百三十斤,現在你的體重是二百五十斤,像一頭豬!」

「是.....不......沒有那麼重!」瑞祥堂堂主突然變了口氣終於說出了不同的話。

「很好,拖下去,宰了,將血收起來,然後割成八塊,稱一稱,要是少一錢的重量,算我輸!」城主仍然冰冷的沒有一絲熱氣的語氣說。

眾人大吃一驚,沒想到瑞祥堂堂主惹這麼大的禍。

瑞祥堂堂主突然獰笑起來,道:「想殺我,沒那麼容易」,話剛說話,腳下生風,向房的出口閃去!

柯洛倮姆古城城主雙指連彈兩下,瑞祥堂堂主栽到在地,兩片竹子插在他的雙腿的環跳穴上,不能動彈。

兩個大漢進來,架起瑞祥堂堂主就走。

「饒......」瑞祥堂堂主驚懼地打顫,牙抖得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不一會兒,大漢進來稟報:「稟城主,瑞祥堂堂主連血和分成割八塊的肢體分別過了稱,體重不多不少正好是二百五十斤」

「很好,看來我是沒有冤枉他,公正合理。大家都記住了,我處理事一向賞罰分明。這裡沒事了大家都努力去辦事吧!」

一群人魚貫而出,這時他們才舒了一口氣,好像壓在胸口的石頭才放了下來,出了房間一個個地都打了冷顫,原來自己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濕,由於剛才神經高度地緊張,直到現在涼風一吹,才感覺到通體冰冷。

「柳平,你去長安瑞祥堂接替堂主,你該知道怎麼做了吧」城主叫住了柳平說道。

「屬下遵命,屬下明白」柳平領命而出。

柯洛倮姆城主見眾人走出了房間,他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長時間的坐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今天他殺了祥瑞堂堂主,其實他並沒有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今天他需要殺人,以泄泄心中的悶氣,可是殺完人,沒有感到愉快上身,心中的煩悶還是繼續存在!

柯洛倮姆城主編織的計劃慢慢地展開,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何剛回到了柯洛倮姆城,自從在敦煌的路上見到了王中珏,他並沒有立即趕回而是尾隨王中珏了解了一些他的情況,也了解了敦煌長史府的一些情況,才馬不停蹄地趕了回來。他激動萬分,總想找一個人一吐為快,但路上他不能。現在回到了柯洛倮姆城,他得找人傾訴,他想到了林劍鋒。

何剛回到了家,首先和妻兒說說話兒,歇歇腳,喝口水,然後才出了門走向林劍鋒的家。林若蘭唱著歌一蹦一跳地出了院門,看見何剛到了字家門口,高興地打招呼:「何叔回來了,出了遠門,帶沒帶好東西啊?」然後回過頭大聲地說,「爹娘,何叔回來看你們來了」

「唉,快讓何叔進屋」林劍鋒小跑著迎了出來,把何剛讓進來上房,坐定,道,「若蘭,給何叔上茶」

「好嘞,一會兒就好」林若蘭答應著,利索地泡好茶端了上來。

「怎樣,還順利吧?」林劍鋒端起茶喝了一口,問道。

「都很順利,而且也碰到了他!」何剛激動地說,他滿臉通紅。

「是他,確信?」林劍鋒緊張地問,好像這個人有很重要的關係一樣。

「確信,千真萬確」何剛確定地說。

「這就好,這就好……」林劍鋒重複地說。

「咱們出去一趟」林劍鋒看著何剛說

「好的」何剛站起身,隨著林劍鋒走出了房。

「何叔,這就走啊,再不坐會兒?」林若蘭挽留何剛。

「唉喲,若蘭越長越漂亮了,看年叔叔給你帶什麼禮物了」何剛說完從袋中掏出絲綢做的頭繩遞給了林若蘭。

「好漂亮的頭繩,還有蝴蝶」林若蘭接過頭繩,美茲茲地頭上比劃著。

「還不謝謝你何叔,這歲女子」女人笑著責怪女兒。

「謝謝,何叔」林若蘭伸了伸舍頭之後才說道。

林劍鋒,何剛起出了院門,一路走一路說著話。何剛將他這次到中原的所見所聞,一直到敦煌的所見所聞一股腦地說了出來。林劍鋒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當何剛說到王中珏時他聽的格外認真,格外仔細,生怕落下一句話!

當聽到敦煌長史府大火時,林劍鋒皺起了眉頭,在思考著。當聽到江湖傳言敦煌長史府有夜郎古國的寶藏時,林劍鋒顯然有些不安,而且大為著急地問道:「傳言這件事,郝進是怎麼解決的?」

「郝進?」何剛疑惑地問道。

「你就直截了當地說敦煌長史府怎麼解決傳言這件事的」林劍鋒催促著。

「他們不知怎麼解決的,最後長者叛逃,逃之前一把火燒掉了長史府」何剛簡單地說。

「噢,這就好,這就好……」敦煌長史府的人還不算笨,「不管長者叛逃是真是假,至少他們把視線很好地轉移到長者身上,這就足夠」

「他在調查老哥之死,好像是找到了什麼線索直指柯洛倮姆城……」何剛將長者的事說了個大概。

「老哥死了?」林劍鋒驚問,神色很快黯淡下來,臉露悲哀的表情!他又問道,「老哥是怎麼死的?」

「是被人用刀割斷了喉嚨而死。」何剛說道。

「能將老哥一招之間殺死的人普天之下沒有幾個,要麼可見此人的武功也種害之至,要麼老哥認識此人,而且很熟,此人乘人不備,殺了老哥」林劍鋒推測著說道。

「聽人說,老哥死的時候不是驚懼,而是笑著好像是解脫了一樣死去的」何剛又加了一句他從店小二那裡聽到的信息。

「這就對了,他肯定是熟悉的人殺的!」林劍鋒幾乎肯地說,「長者現在何處?」

「他被江湖豪俠追殺,因為是藏寶圖在他身上,正當身臨屠戮時被一蒙面之人所救,現在來柯洛倮姆城的路上」何剛說道。

「安排人手盯著各路口,一旦長者的現身立即報我」林劍鋒對著何剛說道。

「好的,我會安排人手盯著路口的。」何剛沒有推辭,爽快地答應。

「這次出去收穫不小,得到了王中珏的信息是最好的結果,現在要想個兩全其美的法子解決這件事,無論如何都不要告訴任何人,只有你我二人知曉這件事」林劍鋒嚴肅地對著何剛說。

王中珏從敦煌長史府別院出來,心事重重地走在前面,他還在想著敦煌絞肉洞的事。

「看,少爺,那個山谷里有沙塵揚起,是不是很奇怪?」劉完虎指揚起沙塵的地方說。

「這很奇怪嗎?」王中珏站定看了一會兒才說到,「嗯,的確很奇怪,憑白無故地怎麼就起沙塵暴呢?」

「我敢肯定,那是馬隊走過時才揚起的沙!」劉完虎肯定地說。

「馬隊?為什麼那裡會有馬隊呢!」王中珏半信半疑地說,「有商隊從那兒經過也能有沙塵產生。」

「商隊經過,沙塵也隨即散去,這個不同,持續有沙塵揚起!」劉完虎指點,道,「有可能是土匪在操練!」

「操練?土匪?」王中珏眼睛一亮,道,「為什麼敦煌長史府別院沒有人?......」

「難道別院的人全在那揚沙塵玩?」劉完虎幽默地說道。

「不是玩沙塵,玩的心跳,玩的性命!」王中珏加重了口氣說。

「要不過去瞧瞧,看看他們玩的是什麼心跳!」劉完虎看了王中珏一眼詢問。

「好,悄悄過去,不要打草驚蛇!」王中珏也正想過去看個究竟。他猜想是敦煌長史府別院在訓練人馬,操練隊型。

兩個人悄悄地繞個圈,登上了左邊的山包,四面環山,只有一條出路的場地,有大隊的人馬在操練。王中珏看著服飾,不像是中原王朝的軍隊在操練,難道是敦煌長史府的人馬!

在這樣的偏僻的地方,那有中原王朝的軍隊呢!再說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除了過路的客商之外,中原王朝官府的人不會再光顧這個地方,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人明目張胆地在此演練。

中原王朝的法律:聚眾是要殺頭的,何況如此多的人在操練!

再看訓練的人,紀律嚴明,調度得當,令旗指出,訓練的人行動反應迅速,猶如疾風掠過,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當緩慢行軍時,訓練的人猶如靜止的森林,肅穆、嚴整。當進攻時,訓練的人要如同燎原的烈火,銳不可當。當駐守時,訓練的人如同山嶽一樣,嚴陣以待,隨時做好投入戰鬥的準備。當隱蔽時,訓練的人像陰雲遮天不見日月星辰一樣。當行動起來時,訓練的人猶如雷霆萬鈞,勇猛迅捷。

雖然沒有甲胄在身,沒有車騎穿插,沒有相互掩護的交替掩殺,但僅從這些演習已經能看出,這儼然是一支初具規模的訓練有素的軍隊!再看那位拿著令旗的指揮官,他的右前方立著牌子霍然寫著敦煌長史府幾個大字!果然是敦煌長史府的人,一個商號之家,居然有這麼多的人!再聯想到洞內堆積如山的兵器,積累的富可敵國的財寶;絞肉機存在的洞窟,種種跡象表明敦煌長史府有圖謀不軌的心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大漠里的神秘揚塵

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