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父母的心思

第40章 父母的心思

林劍鋒蹲在門口抽著悶煙,見女兒蹦蹦跳跳地回家來,沒有言聲。

「爹,我回來了」林若蘭怯生生地說。

「還知道回來,快回家吃飯,都涼了」林劍鋒用溫暖的眼神看了一眼女兒,第一句話略含責備,第二句話已經變成關心。

「好的,爹」林若蘭扶起林劍鋒,道,「進屋吧,爹,天都涼了」

林劍鋒撐著自己的膝蓋慢慢地站了起來,拍打著身上的塵土,故意板著臉道:「歲娃子,爹不讓你和姓燕的來往,你偏不聽,你讓爹說你什麼好,爹是過來人,那後生心術不正!」

「知道了,爹,我心裡有數!」林若蘭扶著林劍鋒進屋。

「你心裡沒數,當爹的要提醒你,否則後悔都來不及!」林劍鋒還在啰嗦。

「爹,知道了,吃飯啦,飯都涼了」林若蘭反過來勸著林劍鋒。

「歲女子,吃飯吧,孩子他娘,忙啥呢,來吃飯吧」林劍鋒沖著房門外喊道。

「媽,快來吃飯了,我都餓了」林若蘭看著桌上的好吃的,就是沒有動筷子,這是規矩:長輩沒有落座,沒有動筷子吃飯,小輩是不能吃桌上飯,這是禮數,不能越過!

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溫馨的家,幸福的人!這樣美好幸福快樂的家庭溫馨,林若蘭怎能感受不到呢?家庭的溫馨猶如美麗的圖畫般永遠的鐫刻在林若蘭的腦海里。家裡有什麼?家裡有親人、有溫暖、有親情……滿滿的都是溫馨。是什麼讓我們有自己的一片藍天,是親情。在家中,誰和我們是最親的親人?是爸爸,媽媽。林若蘭瞅瞅爸爸,這個倔強的但又慈祥的男人,她從心底里深愛著她的爸爸;又瞅瞅媽媽,這個任勞任怨的女人,無怨無悔地愛著家裡每一個人,這個堅韌的女人,她也愛她,林若蘭覺得自己生活在這上家庭,好幸福!

家是溫馨的港灣,容納漂泊的靈魂;家是根深如樹的大傘,遮擋酷夏的驕陽;家是清涼的春雨,拂去心頭疲憊的浮塵;家是永遠的牽挂,珍藏幸福的根。

燕飛兒看著林若蘭回家,自己也回到家,他的家在柯洛倮姆里是個小商販,燕飛兒每次出去,都會運回一些小商品,日常用品,每次他一回到家,就將貨物交給父親驗點,自己則來到柯洛倮姆老城獨自呆一會兒,這已經成了習慣。但今天不知怎麼林若蘭突然出現在柯洛倮姆老城,他有些驚訝,有些意外!

平時這兒很少有人來,除了他自己!燕飛兒只要來到這兒,他的心會短暫平靜,之後就變得膨脹,這昔日金碧輝煌的宮殿好像在招呼他燕飛兒,給他使命要恢復昔日的榮耀,雄圖霸業就是他的使命!

夜郎國的偉業要從燕飛兒的手中重新開創!他的內心在呼喊,他的鬥志隨著每次來到柯洛倮姆老城都會膨脹。他已經開始秘密地奮鬥,並且制定出嚴密的行動計劃,已經賦予行動。他也知道,這條路是一條不歸路,這條路只允許成功,不允許失敗,否則滿盤皆輸,賠進去的就是生命。這條路只要開始走通,就沒有回頭的箭,帶來的只有血雨腥風,殺戮!如果想要成功,將要用無數人的生命屍體,無數的金錢作為鋪墊。而自己卻要從容面對容不得半點的眨眼與憐憫!這條路確實很是艱辛,但他已經上路,只好拚命地沿著這條自己選的路永不回頭地走下去!

商人只不過是他身份的掩飾!燕澤已經能感覺到自己兒子細微的變化,這些變化使燕澤感到很是擔心。天下的父母都有相同的心思,就是不能讓自己的孩子出事,只有平平安安地過上日子就已經知足!

「飛兒,今天的貨物中少了兩樣東西」燕澤看到兒子回來,拿著賬本和貨物清單道,「一件是一個洋鏡,一件是一盒胭脂水粉」。

「爹,這個孩兒知道,孩兒自己用了,這是錢,就把賬消了吧!」燕飛兒自己掏出銀子遞給燕澤。

「噢,賬目就能對上」燕澤接過銀子,道,「銀子先歸入賬吧,你需要的時候再支給你。」

「好的,爹」燕飛兒知道父親是個地地道道的商人,對於賬目是非常在意的,賬面上的收支平衡是他的平生追求。

琳琅滿目貨物都擺上了貨架,柯洛倮姆里又熱鬧了,人們選著自己家缺的東西。每到燕家商鋪的貨運到時,這個小寨子就像過節上樣,姑娘們也來,他們打扮得花枝招展,也來湊個熱鬧,在人從中選著自己中意的郎君,小伙這天也來,他們敞開前襟,露出雄健的胸肌,逗留在商部前的小場地,等著美麗的姑娘垂青。

燕飛兒看著外面,焦急地等著可愛的姑娘,但林若蘭沒有來,他失望地耷拉下了腦袋。心中老大的不高興。

林若蘭的心早就飛到小商鋪的小場里去了,那裡可愛的姐妹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在說笑呢!她們指著年輕的小夥子們評頭論足,有時會擦也愛的火花,這些都是最熱鬧的場面,也是她最喜歡的,在這種場合,那個豬一樣傻瓜燕飛兒肯定不會出現,他總有忙不完的事!她沒想到的是今天恰巧燕飛兒也在等她出現呢!這個煩人的老爹,早沒活,晚沒活偏偏這個時候給她安排活,而且這麼多活兒。真煩人!

「媽,你看這麼多活兒,什麼時候才能幹完啊」林若蘭給她母親撒嬌。

「看你魂不守舍的樣子,是不是想出去玩?你的那點花花腸子當媽的能不知道嗎」女人伸手捏捏林若蘭的臉,「快快乾吧,幹完就出去瘋去!」

「媽啊,幹完都什麼時候了!」林若蘭哭音連連地說。

「乖,好女兒,今天就依你爹一回,不要出去了,好嗎!」女人哀求著自己的女兒,她知道林劍鋒的本意就是不讓林若蘭見燕飛兒,這種場合下,肯定林若蘭出去就是去見燕飛兒的,可是這也不是什麼辦法,今天不讓去,那以後呢,難道每天都跟著女兒身後看著不成!唉,孩子大了由不得爹娘。

各家各戶都挑好自己家所需的商品,回家去了,小場地人越來越少,年輕的男女一個個都回家去。燕飛兒望眼欲穿地看著外面,就是不見林若蘭的身影,他的心情極度的不好!

「飛兒,各家都把商品挑走了,你點一下還有什麼東西沒有拿走?」燕澤道。

「好的,爹」燕飛兒不舍地看了最後一眼外面,還是不見林若蘭的影子,他才不情願轉過身來按照爹的安排去做,燕飛兒不時地看著外面,但林若蘭始終沒有現身!

突然燕飛兒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怒火,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他容不得半點林若蘭對他的冷落!他的眼睛突然清光閃爍,殺氣乍現。只因林若蘭沒有出現在這兒,他感到自己被博了面子,虛榮心得不到滿足!猙獰的面孔保持了一眨眼的功夫,隨即他又換上了祥和動人的面孔。

林若蘭含著淚乾完活,天已經暗了下來,她回頭看看,林劍鋒仍然蹲在門口抽著煙,沒有挪動的意思,林若蘭跺了跺了腳,賭氣轉身進了房間,撲在床上生著悶氣,淚水禁不住留了下來。林若蘭心裡明白,自己只是覺得和燕飛兒在一起好玩,僅此而已!主要的是她要和姐妹們一起去玩,去瘋,去唱山歌,去跳舞。可是她的這個要求被煩煩的老爹剝奪了,她能不傷心嗎!

林劍鋒很少說話,只是抽著煙,眼見天色暗了下來,林若蘭這個時候無論如何再也不會走出家們,他才雙手支撐著膝蓋艱難地站了起來,拍拍土默默地進了屋!他心裡好像隱藏著很多心事,有很多故事的人,但他把這些事悶在肚子里從不跟任何人說起!

女人看著自己的丈夫一天除了下地幹活,就是蹲在地上抽悶煙,沉默寡言,很少說話,這個和自己生活了幾十年男人,總感覺到好像在霧裡一樣有些模糊不清,總覺得自己的男人有很多心思,至於是什麼心思,不得而知,自己男人從不開口訴說。女人看著自己男人背影,佝僂著,心裡有些疼!這個男人為了這個家,操勞,忙碌,現在連背都直不起來。生活的艱辛塑造了人的性格,也封住了人的話。

現在若蘭這孩子又給這個男人找不順心的事,讓這個男人又多了一分的操心,這怎麼能行呢,真是不懂事的孩子!

林若蘭在自己的房間里無聊地撕著紙玩,她在想象著白天姐妹的怎樣的高興,姐妹們有的唱唱歌,有的跳跳舞,說說笑笑,開開心心地談天說地,其樂無群!她也想到了燕飛兒,也算優秀,但總感覺在他身上缺了一點什麼,至於是什麼,她還沒有去細想,燕飛兒真的還不能夠吸引她的心。

柯洛倮姆老城的殘垣斷壁中有一絲的燈光透出,不知什麼時候有人在這兒建起房,就隱藏在這殘垣斷壁中,白天看盧來仍然是亂石紛亂,雜草叢生,有誰能知道在這裡面竟然建著房子。

房子中燈火輝煌,靠北面南的椅子上端坐著一人,他被黑色的衣服全身上下包裹的嚴嚴實實,腦袋也被包裹,只留一條縫,眼睛從縫中看下面的人,就像射出的刀一樣刺著每一個人。沒有人看清他的真實面目,因為看清他真實面目的人的血都已經流盡,他是不會允許看到他真面目的人活在這個世上。

今天柯洛倮姆古城主的他心裡特別不好受,總有一快石頭壓著發泄不出來,感到煩燥異常。他看著下面的各個堂口的堂主,一個一個用銳利的目光掃過,但藏在包裹后的面容是什麼表情,是喜,是笑,是憤怒下面的人根本看不出的!大家都端坐著,靜心在研究著自己的鼻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章 父母的心思

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