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流香寨

第39章 流香寨

柯洛倮姆(今為貴州畢節赫章縣可樂村方圓之地)的意思是中央大城是夜郎國的城邦之一,在大漢軍團戰火的洗禮之下,已經殘破不堪,但通過殘垣斷壁仍然能依稀看得出這個柯洛倮姆城昔日的輝煌與榮耀!

戰爭過後,隨著時間的流逝,原來生活在柯洛倮姆的住民陸續返回來。回歸是個漫長的過程!經地無情的戰火過後的柯洛倮姆城是不能住了,他們就在柯洛倮姆城周圍尋找宜居的地方,三五家安定下來,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擴大,形成寨子,居住這兒的居民仍然將寨子叫柯洛倮姆。

寨子依山而建,從山上潺潺而下的小溪猶如緞帶般匯入北面的一條河流,清澈見底河流由東向西奔流去。山著嫩綠的楓林、杉樹等喬木和不知名的藤本植物,蔥鬱秀麗,青翠欲滴,綠樹蔥蔥,陽光從透射而下,在山間的小道上留下斑駁的光影,安靜的柯洛倮姆寨子坐落在一座大山腰間,似渾然天成,沿山勢而建,從河谷到山脊,寨子房落在綠樹叢中,如一顆珍珠,恰到好處地點綴林間,柯洛倮姆與青山綠水相融合,人工於大自然完美的結合,更顯完美。

柯洛倮姆一片祥和,人們都各自忙碌著。

「若蘭妹,上山採藥去喲」清脆的女聲在柯洛倮姆中響起,如歌唱般的好聽。

「來啦......」甜美的聲音應著。

柯洛倮姆中走出一群肩負背簍姑娘,她們額頭包裹著黑色的頭巾嘰嘰喳喳地說笑著走向後山。

「若蘭妹,你的燕兒又飛到那去了?」

「他呀,我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好長時間沒有看見他了?」

「你也讓他亂跑,小心被別小妮子搶走了」

「你這死妮子,口沒遮攔的,小心我撕破你的嘴!」若蘭一邊罵著,一邊追打著剛才說話的姑娘。山林間傳出銀鈴般的笑聲,驚起了枝頭的小鳥,也亮開了嗓門,叫了起來,鳥兒的叫聲加入了姑娘們的笑聲中,林間變得好不熱鬧!

在田間勞作的男人們,直起了腰,休息一會兒,他們聽到這銀鈴般姑娘們的笑聲,也會心地默默地微笑!

她們把採到的藥材,通過不同的配方,加工之後形成治療病人的葯,所以採藥也是一件重要的事。在柯洛倮姆中每一家人都有他們自己奇特的配方,專治一種病,這個配方是秘密的,除了自己家庭成員,一般不會告知外人知曉。所以這就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比如突然頭痛,自己家無葯可治,只能跑到村東的張家,他們家有專門治頭痛的葯是一絕。他們的醫生只能治療一種病人,這種奇怪的現象已經長時間存在,柯洛倮姆中人也習以為常,其實這也有他的好處,人活在世,怎能不生病,每當有人生病各家有各家的絕招,都會出謀劃策。這反而增進了柯洛倮姆中人的友情!

林若蘭正和她的姐妹們采著葯,聽到了馬的嘶叫聲:「咴咴……」熟悉的馬兒叫聲。燕飛兒回來,他已經出山三個月了,今天他終於回來了,林若蘭的心兒突然加速跳了起來,她當然高興了。但在眾姐妹面前,故作矜持。

「聽馬聲,有人回來了,是不是有的飛兒哥呢,還不去看看?」眾姐妹嬉笑著說。

「來了就來了唄,我才不去看呢」林若蘭嘴上說的雖然很是輕鬆,但心懷小鹿的心突突跳個不停,那顆心已經飛到燕飛兒身邊去了。

「對,對,你不能便宜那小子,一定要讓他先來看你!」眾姐妹打趣地逗著林若蘭。

「去你的!不跟你們說了,採藥」林若蘭佯裝生氣的樣子,轉身自顧著採藥,但思緒已經不在採藥上了,他的手在捏著葯,心裡卻想著甜蜜的往事,不是低頭掩口而笑。

「喲,若蘭妹子,想著啥呢?你採的葯呢,都採到那去了」眾姐妹起鬨,林若蘭臉瞬間變紅。

「妹子臉變紅,心裡在思春!哈哈……」眾姐妹們大笑。林若蘭顯得有些局促,兩隻手不知放到那好,採藥不是,不採葯也不是!

「喲,林若蘭大妹子今天這是怎麼了,活動不會幹了!哈哈……」林間的笑聲清脆悅耳。

燕飛兒離開柯洛倮姆已經有三個月了,他每回來一次,總是先到柯洛倮姆舊城去看一看,這個地方是他想事的地方,每當他思緒不寧靜或者有什麼棘手的事委迤不決時,他總會來到這個地方,看著殘破的柯洛倮姆才能靜下心來想事情,今天也不例外,他回到了寨子的第一件事就是來到了柯洛倮姆古城,看著滿目蒼夷,思緒慢慢地平靜了下來!這片變成廢墟的古城能給他力量,也能得到啟示,更能使他的心安靜下來,從從容容地做事!對於燕飛兒柯洛倮古城是他心目中的圖騰!

林若蘭采完葯,也來到已經變成廢墟的柯洛倮姆古城,他遠遠地看見燕飛兒,心頭一熱,她突然想哭!

燕飛兒聽到了林若蘭的腳步聲,這熟悉的聲音,多少次在他的心頭響起,是那樣的親切,是唯一能拔動他的心弦的聲音。燕飛兒聽到聲音,將他冷俊的臉收起來,換上了另一幅面孔:笑容滿面,然後轉過身來面向林若蘭,見林若蘭下走在石坎下,忙向前跑了幾步,將她扶上石坎。

「你怎麼到這兒來了,蘭妹?」燕飛兒笑容可掬地問道。

「我聽見你的馬叫聲就知道你回來了,也知道你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這兒」林若蘭笑著仰面看著燕飛兒說。

「是啊,只有來這兒才能給我力量,才能使我的心安靜下來!」燕飛兒又轉過身來面對著廢墟,「我在傾聽著這座殘破的柯洛倮姆古城訴說著他的輝煌,訴說著他榮光的過去,我在和它交流!」

「快別說了,磣得慌!」林若蘭急忙阻止說,「走吧,到別處走走吧。」

「好吧!這就回去吧」燕飛兒高興地答應著,兩個人走了回去。燕飛兒小心地扶著林若蘭,生怕她被亂石磕碰。

「你猜猜我給你帶來什麼了,蘭妹?」燕飛兒一邊說一邊從口袋中掏著什麼。

「你能帶什麼好東西啊?」林若蘭故意冷著臉說道。

「這你就小看我了,眯上眼睛,我讓你見識,見識」燕飛兒將禮物藏在身後說。林若蘭聽話地閉起了雙眼,燕飛兒將打開盒蓋放在若蘭的鼻子前。

「胭脂水粉!」林若蘭聞到香味脫而出說道。但她馬上冷下臉說道,「是不是兼我臉上不好看,給我買這個東西!」

「還有這個,看你喜歡不喜歡!」燕飛兒掏出一面小鏡子,遞給了林若蘭。

「玻璃鏡子!」林若蘭驚叫一聲,一把奪過鏡子,洋洋洒洒地照起來,她清純可愛臉寵清晰地顯現在鏡子里時,她高興地像個孩子一樣,手舞足蹈。這是燕飛兒送給她的最稱心如意的一件禮物!

由於敦煌是東西方貿易的交匯點,商人將西方的貨物運來換去中原的絲綢,當然也有玻璃製造的鏡子!

「你出去這麼長時間,沒一點音信,其實你不用買禮物給我,只要你平安回來就心滿意足了!」林若蘭幽幽地說。

「放心,我會平安回來的,瞧瞧,我不是平安地站在你身旁了嗎!」燕飛兒輕鬆地說道,逗著。

「我老是擔心,我不知道你幹什麼事?也許你乾的是大事,也許不是,但我只想讓你平安!」林若蘭低下頭幽幽地說。

燕飛兒輕輕地安慰著林若蘭,道:「放心,蘭妹,沒有什麼人會把我怎麼樣!」

「這次我去了遙遠的敦煌做生意,這鏡子還是從那兒買的呢!」燕飛兒笑首,繼續說道,「柯洛倮姆古城外的中原大地,繁華似錦,像是人間天堂!」

「是嗎,要是有機會出去看看,那該多好啊!」林若蘭嚮往地說道,「但歸根結底,我還是覺得這兒好!出去看看可以,但看完還是來這兒生活!」

「好啊,下回出去做生意,帶上你出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果真帶你出去,看到外面的精彩的世界,迷得你都不想回來了!」燕飛兒指著林若蘭的鼻子說道。

「走吧,時候不早,要是回家遲,阿爹又要罵我了!」林若蘭輕身說道。

兩個站起身來向柯洛倮姆寨子走去。

林劍鋒陰沉著臉蹲在門外的台階上抽著旱煙鍋,吧嗒吧嗒地直響,煙鍋的煙葉被火燒得茲茲地響著。女兒好久沒有回來,他心裡擔心,怕出什麼意外。這個世道並不太平,一個女孩子家外出總是要擔心的,尤其是當爹的,更是放心不下。當林劍鋒遠遠地看到自己的女兒與燕飛兒一起回到寨子,臉色更加陰沉,他不想讓他的女兒老和這小子粘在一起,他覺得這個燕飛兒有些小心思,心術不正!她怕自己的女兒會吃虧!

「這妮子,又和他在一起」林劍鋒不情願地說。

「女兒長大了,當爹媽的能管得住嗎!」一個女人的聲音在林劍鋒的身後說。好是林若蘭的母親。

「我總覺得燕飛兒這小子心術不正,怕有一天會給若蘭帶來麻煩的!」林劍鋒陰沉著臉說。

「那有什麼法子,若蘭這孩子很願意和燕飛兒呆在一起,唉。」女人嘆了口氣,想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

「真到不願意的那一天,一切都晚了,唉!」林劍鋒憂愁地說。

女人看到女兒與燕飛兒一起走回來,急忙迎了上去,道:「若蘭,還不快回家,又惹你爹生氣。」

林若蘭沖著自己的母親吐了吐舌頭,道:「知道了,媽」。然後又回過身來向燕飛兒揮揮手,說了聲,「再見」,才蹦蹦跳跳地往家走去。

燕飛兒連手都沒有來得及揮一下,就見林若蘭轉身離去,他只好放下手,朝林若蘭母親點點頭。林若蘭母親張了張嘴,好像有話要說,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嘆了一聲轉身離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流香寨

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