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長者的反擊

第38章 長者的反擊

後面的眾豪俠等了很長時間,才上馬慢慢前行,他們一邊走一邊警惕周圍的情況,他們個個都手握刀柄,隨時準備拔刀戰鬥。

這樣慢慢地走了很長時間,有人大喊:「瞧瞧,前面樹上好像有什麼東西?」

「有情況!」有人喊了一聲,唰唰眾多拔刀的聲音,明晃晃的刀握在手,圍成一圈,以防不測!好一會兒並沒有發生什麼,才逐漸鬆了一口氣,紛紛收刀。

眾豪俠抱團來到樹下,這才發現是趕在前面分財物兩位愣頭兄弟。他們剝得赤條條地只剩下褲衩。掛在樹上。後背,前胸分別寫著幾個字:爾等再追,此就是榜樣。眾豪俠看到兄弟二人的樣子,笑得直打跌!

「唉喲喂,財寶分到了,就在樹上涼快,愜意」一個說道。

「想必是財寶分多了吧?」另一個打趣地說,「怎麼會到樹上去呢」

兄弟二人愁眉苦眼地說:「唉,那位大哥沒有給我們分財寶,還剝了我們的衣服,並且把我們吊起來」

「哈哈……」眾人大笑,「你在和誰分財物呢,他可不是你祖宗,怎麼憑白無故地分給你財物呢?」

「你沒問問那位老哥姓甚名誰?再分財物不遲啊」

「對啊,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呢,問清了老哥的名號,也許以咱們的大名,會多分一份呢,可是現在,唉!」

「哈哈......」眾江湖豪俠笑得直打跌,每個人都想把這兩個活寶當作笑料,逗著笑而取樂!

「唉,大哥你看那位臉上像長著條屎」獃頭獃腦的小弟用下巴指了指正在取笑他倆的人。

「喲,真的,看那條噁心的像狗屎一樣,還分上下兩瓣,真難看」獃頭獃腦的大哥接上話,下面群俠互相看著,不知這兩位老兄在說誰。

「呦,噁心死了,說你呢,看什麼看,就是你!瞧兩片狗屎橫在眼上,真的好噁心啊!」獃頭獃腦的大哥嫌棄地說。

「唉喲哎,那麼噁心的人,居然還混在一起,他們怎麼不嫌棄呢?瞧瞧,那們噁心的狗屎還上下動呢!」獃頭獃腦的小弟沒有停下的意思!

江湖豪俠慢慢地起來疑心,都感覺到這兩位仁兄在說自己,互想不信任地看著彼此,剛才還擁擠在起,聽著兩兄弟的話,慢慢地鬆動了!

「喲,狗屎還在動,噁心死了,在他臉上呢,兩瓣,像是在太陽下曬了幾天的陳屎一樣,嘔嘔......」獃頭獃腦的小弟做嘔吐狀。

「你在說誰呢?閉上你的臭嘴!」終於有人忍不住,大聲罵著。

「誰臉上有狗屎就說誰了,你出來說話,感情你臉上真有狗屎,瞧,那狗屎,能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還散發著味,真佩服他們僅然還能呆地一起呢!」獃頭獃腦的大哥沒有停下的意思,仍然繼續說。

「你再說,砍下你的腦袋」這位豪俠和獃頭獃腦的兩兄弟杠上了!

「我說,臉上長著狗屎的這位老兄,你何必用刀呢,真接用臉上的狗屎熏死人」獃頭獃腦的大哥說。

「大哥,這種武器真是世間少有,唯獨這位老兄一家的武功,狗屎殺人大法!看,狗屎在動,是不是殺人的前兆!」獃頭獃腦的小弟看這下面的人滿臉通紅,顯然是被激怒,他有此種方法提醒大哥。

「唉喲,這位老兄滿臉通紅,是不是要用狗屎殺人大法殺咱們倆呢。可惜,咱們手被綁著,不能跑,要不早就逃之遙遙。」獃頭獃腦的大哥大聲說。

江湖豪俠心說這不提醒這位老哥自己的弱點了嗎,總的來說,這兩位還是有些呆,腦袋瓜子有些不靈光。但有些豪俠明白,看似獃獃的兄弟,他們故意用語言激怒有沉不住氣的人,然後再處用這些人想辦法脫困,至於什麼辦法,他們不得而知,看出道的江湖豪俠也不喝破,也不制止,他們也在看熱鬧,想看看這場戲是怎麼收場。

被罵的這個人開始有些忌憚,突然被稱大哥的話提醒了他,心裡活動:對啊,他們雙手被綁著,而且被掛在樹上,行動不便,我怕個甚!他的膽子大起來,走到被掛著的獃頭獃腦的大哥的腳下,抽出刀拍拍大哥的肚皮,說:「我現在殺了你,就像宰一頭豬一樣的容易」

「是嗎......」話沒有說完,獃頭獃腦大哥右腳閃電般踢出,踢中被罵人的手腕,他拉捏不住的刀像長了眼睛一樣刀柄飛到獃頭獃腦小弟的腳前,小弟兩隻腳不偏不倚正好夾住刀柄,腰間使勁,兩腳夾著刀朝上,從中間砍斷綁著手掛在樹枝上的繩子,獃頭獃腦小弟大頭朝下直向地面落下,就在這電石閃光之間,他在空中一招鯉魚打挺,頭朝上,穩穩地落上,沒等落地,小弟手一揮,刀光閃過,獃頭獃腦大哥的繩子也被砍斷,輕輕地落下。

江湖豪俠看著獃頭獃腦的哥倆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地脫困,愣住,過了一陣才反應過來,禁不住大聲喝彩,「好,好......」

從大哥踢刀到小弟用腳接刀,到砍斷繩子,再到揮刀砍斷大哥的繩子,這些動作一瞬間被獃頭獃腦的兄弟完成,兄弟之間的心有靈犀,配合的天衣無縫驚呆了被罵的人,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大哥的手掌已經按在此人的膻中穴上,勁力涵而不吐。

「要想活命,就乖乖地站著不要動,否則震斷你的心脈」獃頭獃腦的大哥一點不像開玩笑。

「現在,我大哥問一句你得答一句,不能說慌」獃頭獃腦的小弟用刀拍拍此人的屁股說。

「好的,好的......不說慌,不敢說慌!」此人連聲說。

「你聽著......」大哥停了下來,好像是在想,眾豪俠都平息靜氣地,靜靜地聽著這兩兄弟要問的話。

「你有沒有多餘的衣服,借我們兄弟兩套穿,瞧瞧,我們倆光著身子,成何體統?」大哥近乎用祈求的口氣求著。

「哈哈......」群俠哄堂大笑,以為這哥倆要問什麼重要的事,沒想到是求著要一件衣服穿呢!

這時群俠注意力才放到獃頭獃腦哥倆還光著身子上,兩個人赤條條地站著,只穿著褲衩,站在一群人中間瑟瑟發抖,這場面真有些滑稽可笑!

「你能不能將手移開,我才能找包裹取衣服,包裹在馬背上呢!」被按住穴位的人指指大哥按在他膻中穴的手愁眉苦臉地說。

「唉喲,我差點忘了,好說,好說,請便」大哥急忙將手移開,有些謙意地說。

此人離開,走到馬前,取下包裹,找出一套衣服,遞給大哥,並大聲說道:「各位出門都是兄弟,這兩位有難處,誰有多出的衣服,給這兩位兄弟穿,多謝啦!」

大哥接過衣服,自己並沒有先穿,而是遞給了弟弟:「快穿上衣服,有些冷,哥還能挨得住!」

眾人看著兄弟兩個還有如此患難的情意,很是佩服,大哥對小弟的關愛的情意,更是看在眼裡,眾豪俠中也有古道熱腸之人,他們也拿出了自己的衣服,給兩位兄弟穿。

剛才還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的局面,瞬間畫風轉變,成了互幫互助的暖心的有愛的一面。

兩兄弟穿戴完畢,雖然不太合身,但總比沒有強。兩兄弟對著眾人團團行禮,說道:「各位的大恩,再下永銘在心」

「好說,好說,區區小事,何足掛齒!」送衣服的人說道。

兩兄弟然後對著被罵的人說道:「是我兄弟的不是,恕罪則個,我兄弟為了脫困才出下策,冒犯之處,多請原諒!」

「好說,好說......」被罵之人還禮,一場爭鬥如過眼煙雲一樣消與無形。

這就是江湖豪俠的可愛之處,直來直去,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快意恩仇,仗劍行走江湖!

獃頭獃腦的兩兄弟抱拳行禮,道:「再下還要趕路追那位老兄,就此別過,只要還能跑得動,決不放棄!」

「還追,你們?」眾豪俠驚訝地問道,但兩個人已經打馬離去,留下揚起的塵土久久不能散去。

長者出其不意地將獃頭獃腦的兩兄弟擒住之後,並沒有將他扔下山谷,而是將他們剝光了衣服赤條條地掛在樹上,然後才從容離去,他知道後面還有一群的江湖豪俠,會將他們解救下來的!

長者走了好長一段時間,再也沒有人追上來,這幫傢伙,給點利害就有效果,只要離他遠一點,他的目的就達到了,至於他們追於不追那不是他能左右的!

長者本來姓楊,名叫家臹,他由於是敦煌長史府的總管,事無巨細,他都得過問,他看上去,比他實際年齡要成熟得多,所以大家都叫他長者,反而真實的姓名卻無人再叫,時間久了,大家都叫他長者。江湖中,無人再叫他本名楊家臹!只有長者的威名。現在從長史府出來,行走在江湖,他不能叫長者,而要恢復原名才不至引起注意!

這次來到貴州,主要是尋訪夜郎國之謎,他要實際了解一下這曾經出現過的國家,但又被大漢滅國的夜郎國是怎樣的一種存在!而敦煌長史府又於夜郎國相隔如此之遙遠,又是怎樣扯上關係的!還有就是他的江湖恩怨,老哥是怎麼死的?那本書是被誰奪走的,敦煌長史府的寶藏又是怎麼回事,是誰將禍水引到長史府的,這些都他慢慢地查訪!

對於楊家臹來說,夜郎國是圖騰一般的存在,從小就會有人灌輸夜郎國的偉大!他要查訪一下,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偉大!

楊家臹騎在馬上,信馬由韁,馬兒走得很慢自己在馬背上想著心事。一陣馬蹄聲又響起,把他從冥想中驚醒過來。楊家臹回過頭來一看,只有兩個獃頭獃腦的傢伙又追上來。不知死活的東西,楊家臹心裡罵到。

「前面那位老哥,等一等」獃頭獃腦的兄弟兩在後面喊。

楊家臹乾脆不走了,勒住馬,回頭等待。

「吁……」兩兄弟喚住馬,道,「你老跑得還真的很快,追了這麼長時間才追上」

「你錯了,我知道你還要追我的,我是在等你啊,沒想到你然居然這麼慢!」楊家臹慢慢地說。

「你怎麼知道我們倆還要追你呢?」兩兄弟驚訝地問道。

「你猜猜!」楊家臹沒有直接告訴他們答案,而引道他們直鑽牛角尖!

「我們猜猜!為什麼呢,為什麼呢……」兩個絞盡腦汁在想著這什麼。

「再見,你們猜到了再告訴我,再見失陪了!」楊家臹打馬遠去。

兩兄弟陷入苦想中,怎麼也想不出為什麼楊家臹會知道他哥倆還會追過來的!

人有時候會因為某件事而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將自己的思維集中在某一個點,死鑽牛角尖,這必然會出現思維上的定勢而有損自己。兩兄弟被楊家臹引導下,成功進入了死鑽牛角尖的狀態!這種方法何嘗又不是殺人呢。

楊家臹沒有停留,打馬絕塵而去,直奔心中的聖地柯洛倮姆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長者的反擊

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