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長史府別院的利器

第36章 長史府別院的利器

「看來江湖傳說並非空穴來風,捕風捉影,而是有一定的根據!」劉完虎想起一路上的關於藏寶的各種傳說,以至於大批江湖豪俠聞風而動,齊聚敦煌,使此邊陲小城突然熱鬧非凡!

王中珏點點頭,肯定了劉劉完虎的說法,道:「那麼長者的出逃,長史府的大火,是不是他們合演了一處苦肉計,將大家的注意力從長史府全部轉移到逃亡的長者身上,以緩解壓力,這種聲東擊西,圍魏救趙的策略不失是一種高明的計謀」。

「嗯,少爺,答案會慢慢地揭曉的!」

「最好搶到他們起事之情揭曉,免得戰火燃起,生靈塗炭」王中珏憂慮地說。

「何不請各大門派出來幫忙!」劉完虎深有同感。

「贊同,如真出現這種大事件,就不單單是你我二人的事,而是中原所有人的事,包括中原武林人士,把這種大事件最好解決在萌芽狀態,則是皆大歡喜!」王中珏深思了一會兒,才語氣有些沉重地說。

「嗯,但願如此」劉完虎也有同感,道,「今天還要當一次耗子,要把這條洞走完,看看洞的盡頭又是什麼奇珍異寶!」

「好,這就走!」王中珏搶著走在前面。

兩人走進洞,約走了五六十步之遙,左右兩旁各出現了支洞,洞里黑幽幽的,看不清有什麼,王中珏打起了火把,又往支洞里了大約十步,洞里的路突然下陷,一個大坑橫在面前,坑的上面有翻起的翻板,王中珏探頭下看,坑裡插滿了竹籤,削尖的鋒利的一頭全部朝上。天啦,這要是人失足掉了下去,還能活,被竹籤活森森地插死!

王中珏劉完虎面面相覷,看得心驚肉跳,這活脫脫地為了戰爭而設制的,假如戰事發生,將敵人引進洞里,不明就裡的敵人走上主洞,踏翻翻板,一部分掉了下去......,死相肯定會很難看。此時敵人肯定不會後退,突然發現有支洞,毫不猶豫地進入了支洞......,得到的是相同的結果:踏翻翻板,掉入坑中很殘忍地一個個地被活森森地插在竹籤上!

王中珏想象著戰事的慘狀,由於恐懼的心理作用,突然感到竹籤像是插入到自己的肉中一樣,隱隱作痛!

「看,少爺,黑乎乎的是什麼東西?」劉完虎指著坑內說道。王中珏將火把前移,並向下伸去,才看清竹籤上已經插著一頭肥大的野豬!鋒利的竹籤透過豬身......

王中珏只覺周身發涼,大汗已經濕透了衣服,洞里的風一吹,更是透心的涼!人的聰明才智用在殺人方面,總是比用在其它方面好用得多!

「另一個支洞肯定具有相同的效果與作用!」王中珏想都不用想,就得出了結論。但他還是走了過去,看了看,也是同樣的布置!

幸好,由於戰事還沒有發生,大概是為方便自己人的日常生活,洞里的所有翻板都沒有蓋上。所以王中珏與劉完虎走起來用不著考慮踏翻翻板的問題。假如翻板已經蓋上,並偽裝好,貿然進入此洞......,王中珏想起來就后怕,自已肯定就像那位豬兄弟一樣,被活森森地插在竹籤上!

主洞里的翻板也是打開的,坑裡的布置與支洞是相同的,王中珏兩人小心地試探著踏上預留的只能容下一個人過去的小徑,走過陷阱坑!往下看著鋒利的竹籤,有些頭暈目眩!

「小心,少爺,不要看下面!」劉完虎急急地在後面提醒。

王中珏扭頭,目光收迴轉向洞壁,眩暈才有些好轉!

「好險,好險......」王中珏回頭看,有些后怕地拍著自己的胸口!

這一段洞沒有翻板,有三丈長的樣子,但細看洞壁,卻有很多小圓洞,小洞高度能達到人胸脯,這又是幹什麼的,王中珏心想:總之又是什麼殺人的武器藏在裡面吧!

劉完虎發現了小門,他矮身鑽進,眼前的景象又驚到他了!

「少爺,快進來看!」

王中珏矮身也進了小門,這裡又是另一凡洞天,齊胸高的一排長槍整齊地排列著,這些長槍被一巨大的木板固定在一起,形成一排,而木板被繩子弔掛在洞頂,就像是鞦韆一樣自由晃動,洞頂和洞底分別布置著兩槽卡著兩根木棒,木棒鑲嵌在巨型木板上,起到固定的作用,使排槍只能前後運動,而不能左右晃動,槍頭一半伸進前突出洞壁的小圓洞里,起到導向的作用;還設置了一個大點洞口齊眼高,可能是觀察孔。在厚厚的前洞壁上固定兩條像皮筋一樣的能伸縮的東西,連接在巨形木板上,洞的後壁上有粗大的繩子連一人個勾狀的東西。若六個士兵站成一排,推動排槍,將木板勾在勾狀東西上,拉緊兩條能伸縮的皮筋,這是另一種威力巨大的弓!在三丈長的洞里設置了三個這樣的威力巨大的弓。

王中珏看到這個巨型的殺人機關,驚得臉色蒼白。設若外面有一隊人經過,由於前面的陷阱而停了下來,擁擠在這三丈長的洞外,然後裡面的人通過觀察孔看清楚了外面的一切,一聲令下,脫勾,排槍射出,不用想,不明真相的外面的敵人都是穿胸而過,而且左右兩邊的都射出如此威力的排槍......,沒有人能活著離開此洞。

王中珏劉完兩個在這個洞中見識了什麼是殺人機器,此洞的每走一步都是危機四伏,險相環生,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進攻的隊伍,不想其它的辦法,只一味地進攻,可憐那些士兵,死光了都不明白是怎麼死的!

「如果進攻這樣的山洞,採取什麼辦法最好?」王中珏自言自語地說,「採用水攻,這裡沒有足夠的水,肯定是不行;如果用火攻,濃煙都會從通氣孔中排出,可能效果不會太大」

「用火攻,發煙的材里多放些辣椒粉,嗆死他們」劉完虎想起了火熏兔子時用過的方法,說道。

「嗯,好注意,嗆不死,也得弄個半死,而失取戰鬥力」王中珏點頭表示同意,又道,「最好的辦法就是不進攻,將外圍的敵人全部殺掉,然後進攻山洞,當第一波人進去之後,肯定是全軍覆滅,發現之後停止進攻,圍而不打,餓死他們,不過這個方法用的時間長,但傷亡小」

「也許,將所有的通風孔都封閉,才是更好的辦法,就像剛才一樣,我差點崩潰而支撐不住」劉完虎心有餘悸。

「嗯,憋死洞里的人,就像剛才有人想憋死我們倆個一樣,他們可沒想到,咱們陰差陽錯地又到了另一洞天!」王中珏沒有放棄,一味地堅持,才能進入這個洞天。

「兩個時辰了,現在把門打開吧」敦煌長史府的黑暗中有兩人閃了出來,他們扭動桌腿處的機關,沉重的門嘎嘎地打開。

又有兩個黑衣人出現,道,「進去看看,如果裡面的兩個人已經暈死,不要傷他們,趕快背出來救治!」

「是......」打開門的兩個人答應著走進了地洞。不一會兒,他們空著手出來,並沒有背著什麼人。

黑衣人驚問:「人呢,死了?」

「洞里沒人,王中珏和劉完虎兩個人沒有蹤影,不知去向!」

「什麼,又是憑空消失?」黑衣人不信地問道。黑衣人移步向洞內走去,他要看個究竟,為什麼王中珏就能逃脫呢。

白堂主遠遠見黑衣人進了洞,他沒有過去,他不清楚這位黑衣人是何方神聖,但自從王中珏兩人進了洞,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出來,就感到大事不妙,八成王中珏兩人又憑空消失!

他們急忙來到左邊的房頂上,有他安排盯著的敦煌長史府的兄弟,當他跳上房去時,三個人仍然睡得像豬一樣,白堂主大怒,踢了睡在邊上一腳,喊了一聲:「起來,看你們乾的好事!」

三個人驚醒,翻身而起,發現是白堂主,頓時臉色蒼白,心說,這下完了。

「你們盯的人呢?」白堂主威嚴地問。

「在那兒呢?」其中的一位指著王中珏偽裝的看起來兩個人仍然爬著的地方說。

「蠢貨,擦亮你的狗眼看看,那是人嗎?」白堂主大罵,啪啪扇了其中的一位兩個耳光。

「說,你們盯的時候發生什麼了?」白堂主問道。

「我們正在盯著,突然聞到一股說不出什麼味道的氣,就什麼也不知道了」一位低聲地說道。

「就這些?......」白堂主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這三個兄弟著了道居然還不知道是誰幹的,實在是滑稽可笑!

「王虎呢?」白堂主換了一個話題又問。

「不知道,王虎沒有來這兒。」

白堂主看了看這三位老兄弟,再沒有說什麼,盯著王中珏真的有點難為他們。自己又一次失算了。

「你們回去吧,總算知道王中珏打開了洞進了洞,是吧!」白堂主突然對著三位老兄弟說著。

「對,對......,是這樣的。」三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白堂主下了房頂,就看見王虎靜靜地坐在屋下面,白堂主奇怪,自己為什麼過來時沒有發現這裡還坐著一位包打聽的兄弟呢!

「王虎兄弟,你有什麼發現沒?」白堂主問道。

「太利害了,太利害了,王中珏只用一招,就將我打敗」王虎嘟嘟著說。

「王中珏?」

「是的,堂主,他打敗我之後,就進了地道,就用了一招,就用了一招......」王虎著魔了。

「你回去休息吧,你太累」白堂主說完,點了一下王虎的後背。王虎一驚,才從失敗的陰影中驚醒過來。

白堂主感嘆於王中珏的能力,總是千鈞一髮之間躲過一劫!他沒有進洞,仍然遠遠地看著,黑衣人進去會有什麼收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章 長史府別院的利器

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