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三十五 地下兵器庫

第35章 第三十五 地下兵器庫

除了小洞門沒有打開之外,其餘洞門已經全被打開!正當王中珏兩個人進去想要檢查洞里有何物時,出去的洞口悄無聲息地將要關上,王中珏已經聽見出口洞門開啟的聲音,腳向使力,閃電般地向洞口衝去,但已經晚了,洞口的門已經關閉只留一條縫,這時劉完虎趕到,大吼一聲,如瘋了一般撲向石門,揮拳擊向石門,想要破門而出,但為時已晚,石門紋絲不動,穩如磐石。但劉完虎仍然在不停地揮拳猛擊,拳頭那能禁得住如此猛烈的碰撞,皮膚破裂血跡泊泊。

「劉叔,冷靜,現在你這樣做,與事無補,徒增恐懼!」王中珏反而此時異常冷靜,又道,「與其在此做無用的事,不如四處找找有沒有新轉機!」

劉完虎逐漸冷靜下來,他在洞口仔細查找,能不能發現重新打開門的機關,王中珏走到洞裡面,他的心思在還沒有打開的門的洞,那裡面藏的是什麼呢?

洞外閃出了兩個人,看著洞門關閉,將王中珏兩人關在洞裡面沒有出來。說道:「兩個時辰之後,打開洞門,放兩人出來,記住兩個時辰,我要的僅僅是讓兩個人吃點苦頭,而不是要他們的命,明白!」

「明白!」黑暗中有人答應。

「哼,讓你壞我好事,不讓你吃點苦頭不知馬王爺三隻眼」一個人非常生氣地說。

王中珏一一看完已經打開門的洞,這裡原來是個兵器庫,洞裡面藏著各式各樣的兵器,還有甲胄,足足有五六千之數!歷朝歷代私藏兵器者都是死罪,更何況如此數量之巨的兵器。敦煌長史府私藏這麼多兵器要幹什麼?或許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許真的包藏禍心!

王中珏的目光落到了還沒有打開小洞門,這裡面裝的是什麼呢?不會是玉璽吧!在這個敦煌長史府內,有巨額的財寶,有大量的兵器,還有眾多的教眾......,王中珏心中有些忐忑,這些資源被心懷叵測的人掌控,那有多大的危險!王中珏想著也感到后怕。

小洞輪廓有門的樣子,但是看起來是門面的獨石是光滑。王中珏試著用力推動這塊獨石,紋絲不動。王中珏拿過火把湊近門仔細尋找有無開門機關,仍然一無所獲。但王中珏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每當他將火把靠近獨石的縫隙時,火焰就會被吸引而偏向縫隙,王中珏將面臉湊過去,感到微弱的小風在流動,牆那邊有暗道,或許直通地面!

劉完虎在洞的出口處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能打開洞門的機關,已經泄氣地坐下來,感到胸口像壓著一快巨石,憋氣的慌,腦袋刺痛。他張大嘴呼吸,但仍然無法滿足肺的需求。由於緊張,恐懼,不甘心,他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劉叔,快過來,我可能發現出口了」王中珏看到劉完虎已經絕望,就喊了一句。

「出口?......」劉完虎一聽到出口,就來了勁,猛地站起,急切地問,「在那,在那?」

「就是這兒,這些縫隙能透風,你先把鼻子靠近,慢慢地享受些新鮮氣」王中珏指著小洞門說道,「要沉得住氣,千萬不能自亂!」

劉完虎將鼻子湊近縫隙,清涼的小風滲過來,他貪婪地吸著,享受著這難得的新鮮之氣,心情慢慢地恢復平靜,大腦一片空明,慢慢地入定。

王中珏暗暗地告誡自己,千萬要鎮定,不要慌亂,永不放棄,他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只要是人造就的,肯定在那會留有出口!

隨著時間的流逝,洞內的空氣越來越稀薄,王中珏逐漸感到不適,大腦開始迷糊,刺痛,慢慢地注意力開始無法集中。王中珏急忙走過去,將鼻孔湊近縫隙,吸了一會兒透進來的新鮮風。隨著新風的吸入,刺痛減緩,大腦也能思考,突然他想到這一大一小的洞是並排的,是不是大洞里也有進入小洞的暗門!劉完虎已經入定,如老僧一樣端坐。王中珏又吸了一會兒,才進入大洞。就在進洞的一瞬間,火把火苗突然增大,並偏向和小洞相隔的牆。

「劉叔,進大洞,這裡面好點」王中珏喊了一聲,劉完虎從冥想中醒過來。也來到了大洞,頓感精神一爽。他仍然盤腿而坐,眼睛微閉,觀鼻通心,心情鎮定平靜。他知道,這時越鎮定越平靜,更有益自己!

王中珏將火把舉在前面,火苗仍然偏向隔離小洞的牆,他將散落在地下的兵器一一移開,有一人寬的通道顯露出來。兩邊是碼好的兵器,中間留只能一個人能通過去的通道,王中珏打著火把走進通道,火苗向前飄著,好像有什麼吸引,而且火苗越來越旺!

王中珏沿著通道走靠近隔牆,各右拐沒走多遠,就看見一道門還沒有完全閉,而是半口著,原來風是從這兒來的!王中珏快步走過去,才發現一把丟地地上的刀把要關閉的門擋住了,這扇門才沒有關嚴實!

「哈哈......」王中珏大笑,他們沒有放棄,不懈的努力,才得來的回報,當然值得高興。

「劉叔,快來,找到出口」王中珏大聲叫著。

「找到了?」劉完虎一聽到叫聲,一躍而起,沿著通道小跑著進來。

「瞧瞧,是這把刀救了我們」王中珏指著地上的刀說

「嗯,先把門推開」劉完虎看了一眼地上的刀,說道。

兩個人合力推門,門嘎嘎地響著,慢慢地艱難地打開,當足夠一個人能通過的時候,劉完虎又抽出一把刀頂住門。

劉完虎撿起地上的刀,刀刃薄如紙片,寒光閃閃,鋒利異常。薄如紙片的刀刃能頂住如此沉重的石門,足見精鋼刀刃之強!

「好刀!」王中珏接過刀,看了一眼,並且比劃了幾下,讚歎。

「如果沒有這把刀的支撐而門沒有關閉,如果關閉嚴實,怎麼打開這扇門呢?」王中珏仔細觀察當門被推動時,牆有沒有異常變化。經過反覆關閉石門,他發現了打開或關閉石門的機關。設置精巧,機關隱蔽,很難發現,找到他要費周析。

兩人快步走出了石門,劉完虎抽掉頂石門的刀,石門又嘎嘎地響著關閉,與牆緊密吻合,看不出一絲的縫隙。

這窟石洞小了很多,石洞里看起來什麼也沒有,石洞的正中間石壁有佛龕模樣的盒子,上寫一行小字:「鐵令合二為一」。

「此盒只有兩鐵令合二為一之後才能打開。」劉完虎說。

「如果沒有鐵令,把佛龕摔碎,拿走裡面的東西,會怎樣?」王中珏問道。

「無鐵令洞壞人亡」劉完虎念著下面的一行大字!

「後果如此嚴重,還是別動它為好,不知鐵令是什麼樣的東西呢?」王中珏惋惜地說,他心有不甘,既然進來,最好打開看一看裡面裝的是什麼寶貝,然後原封不動地放回去。但貿然行動,後果嚴重,代價甚大,還是收手吧!

「風是從那兒來的呢?」王中珏查看了四周,沒有一個通氣孔,王中珏有些納夢。

這時一束陽光射到洞的中央,照亮了洞窟!原來頭頂上一開窗只通外面,到某個時間,太陽經過時,恰巧有陽光能照射進洞里。

「噢,洞里的風是從這兒來的!」王中珏向旁走了一步,躲過太陽的直射,仰望,仔細觀察這個氣孔,隱隱約約地看到有支洞的洞口。

「劉叔,通氣孔有支洞」

「是嗎,少爺,在那?……」劉完虎順著王中珏手指的方向,果真找到了支洞洞口。

「這些人為什麼像老鼠一樣,這麼愛打洞」王中珏沒好氣地說,「真的怕見光啊!」

「也許吧,有些人就喜歡生活在陰暗處,也不得光的地方,他們才感到安全」劉完虎王中珏的話也來了一句。

「只要有支洞,他們的有時會下來,有時會上去,肯定會有辦法」王中珏篤定地說。

「唉,這字下面有一塊不同的小石頭,並且上面寫了按字!」劉完虎看著「無鐵令洞壞人亡」一行字下面的石頭說。

「那就按一下」。

「好的,少爺」劉完虎伸出手指按了下石頭,那快石頭陷了進去,不一會兒又自動彈出恢復原位。

嘩啦啦的聲音,通氣孔從上到下垂下鐵鏈做成的軟梯。

「看來,還是要聽話做個好孩子,才能幹什麼事都順利」王中珏笑著說。

劉完虎笑了笑,沒有說話。他搶先一步抓著軟梯開始上往上爬。

王中珏等劉完虎爬上去,並進了支洞口,他才開始往上爬,很快地爬上並進了支洞口,掛軟梯的一根軸自己開始轉動,將軟梯收回!

太陽已經過了通風洞口,此時再低頭往下看,下面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有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再抬頭看著支洞口上面的部分,洞壁光滑異常,滑不留手,任你武功有多利害,休想從這兒爬上去。

「走吧,順著洞繼續前進」王中珏停了停又說,「這幾天咱們快成耗子了,老在地下生活!」

「是啊,少爺,難道敦煌長史府真有見不得陽光的齷齪之事!」劉完虎有些擔心。

「其實,敦煌長史府已經在行動,只是這些塵封的財物,兵器還沒有啟封。他只是等待適合的時機罷了」王中珏肯定地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 第三十五 地下兵器庫

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