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府中又現新洞

第34章 府中又現新洞

「你這人那壺不開提那壺,烏鴉嘴,旁邊的氣不打一處,嘴裡直罵」。

王中珏,劉完虎相視一笑,看來那天的鬼的神威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在這些人的心裡留下些許的恐懼,這就夠了,只要一點點的動作,就可以將這個恐懼無限地放大。足以使他們的心理崩潰!

王中珏想到了那個大個子乞丐的遭遇,不就是這個原因嗎,由於恐懼,直接將自己的靈魂出了殼!

王中珏現在卻想著要不要對這些人再嚇一嚇,會不會出現像乞丐大個子老哥一樣的結局,真的就不太好。心存善念,對已不利,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黑衣人的警告。王中珏咬咬牙,心說再也不能對自己的善念而招來不利於自己的事。

王中珏輕聲地說道:「三個人,想辦法讓他們睡一覺,到天亮之後醒來,不要打擾咱們辦事就行」。

「好的,少爺,把對付祁連老龍嶺宮的傻小子的葯讓他們多聞一會兒,就可以了」劉完虎掏出了小瓶子,曾經讓冷冰如醉如痴,如夢如死的幻葯,稍稍過量仍然會讓他昏睡好幾個時辰,再過量用之,就會在美妙的極樂世界幻境里,一命嗚呼。

王中珏伸手接過小瓶子,心說,這麼奇妙的葯,真想自己親自試試!他羨慕這些人,讓他們享受這美妙的幻境,真是便宜他們這些狗仔子!他明白,是葯三分毒的道理,何況這本身不是什麼葯,而是毒藥呢!自己是絕對不能碰。在這個世上,有多少人是因為好奇心驅使,經不住誘惑而沾上毒癮而無法自拔!

「點住穴道,讓他們聞,睡著了之後再解開穴道,這樣他們受到的傷害是最小的!如果封住穴道,血不流動的時間太常,會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王中珏小聲地說。

「嗯,少爺是這個理,可是......」

「他們是敵是友還不清楚,何必對他們痛下殺手呢?」王中珏打斷劉完虎的話又道,「劉叔不是勸我不能濫殺無辜嗎,現在怎麼駐反過來是我在勸你呢!」

「這個......」劉完虎有些語塞,無法反駁。

「好,你在下面看著有沒有其它人,這次我上去『喂葯』,得手後進院,看看另一拔人在忙啥?」王中珏話沒有說完,腳尖點地,快如閃電般上屋,沒等屋頂的人反應過來,手指已經點中三人的昏睡穴,出手之快認穴之准世間罕有。上屋,出手點穴電光石火之間一氣呵成。

劉完虎在房下面看呆了,王中珏武功精進得如此了得。心中衡量自己,以前與王中珏尚可一戰,現在只能望其項背,連勉力一戰的資格都沒有!劉完虎瞬間心灰意冷,以前自己一起隨行是保護王中珏,現在呢,現在隨行是幹什麼?劉完虎突然感到王中珏現在不需要自己的呵護,完全可以獨自行走江湖!以前劉完虎害怕王中珏濫殺無辜而循循善誘,不至於走錯道。其實一開始自己是錯的,王中珏在殺人這件事上,有自己的主見,自從踏入江湖,他更多的是在救人,而不是殺人!劉完虎突然覺得自己現在變得如此的多餘。

王中珏點倒三人之後,將瓶湊到鼻子前,讓氣體飄出,他心中數了五個數字之後,立即換下一個人,生怕聞多了而傷其生命!然後又使他們舒服地躺下睡去,然後又解開穴道,才跳下房頂。

「相信他們會睡到天明,而不打擾自己幹事」王中珏小聲地說,「走,劉叔,進院,看看那一拔人在院子里忙啥?」

「少爺,我......」劉完虎欲言又止。

「劉叔,今天怎麼了?變得吞吞吐吐,婆婆媽媽的」王中珏說話的聲音添加了笑意!

「好,我再陪少爺走一遭,進院」劉完虎率先行動。

「這就對了,才有通臂大俠的風采!」王中珏跟在劉完虎的身後進了院子。

院子里已經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也沒有人影!王中珏放慢腳步,輕步前行。

「就這一會兒的功夫,難道這一拔人就離開了此地?」王中珏心裡在問,「或許他們已經找到進口,下到地道去」

王中珏突然感到空氣中有些異常,有細微的變化,是非常細小的猶如針之類的武器的破空聲傳進耳朵。

劉完虎還在往前慢步走著,顯然是沒有感覺到這種破空的聲音。

「劉叔,小心!」王中珏提醒,並搶先一步擋在劉完虎的身前,左掌當胸豎立,蓄勁待發,猶如盾一樣護在身前。王中珏不想進攻,在強有力的勁風面前,好讓來襲者知難而退!

來襲者不但沒有退,反而破空之聲突變,繞了個彎,直扎太陽大穴,陰柔毒辣,致命之招!

王中珏心念閃動,想到黑夜在敦煌城外小山上的那個黑衣人招式,難道是他?王中珏凝神接招,幾招過後,就分明感覺得到,此人的內功修為比起黑衣人更綿長雄厚,招式更是兇險異常,招招致命,毫不留活路!

由於此前黑衣人送葯治傷於自己,王中珏心存感恩,招招忍讓,不出殺著,幾招過後,已經試探出此人不是黑衣人,王中珏招式陡變,招招攻勢凌厲,處處殺著,精妙的身法精彩分呈,一時間就將來人逼得手忙腳亂,疲於應付。

此人用的武器是一支繡花針,並系在蠶絲的細絲上,這針長不逾寸,幾乎是風能吹運,落水不沉,如此輕的針當作武器被此人當作流星錘用,實在巧妙非常。但小有小的好處,尤其是在黑暗中,針是悄無聲息地刺到,更是防不勝防!

自從王中珏突破武障,功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語,他聽風辯位之術更是爐火青純,索性閉起了眼睛,把耳朵當作眼睛使用,只聽見針帶著微風襲向膻中穴,王中珏右手食指緊握,一指彈出,叮一聲,針變了方向,直向此人射去,此人也聽到了針向自己飛來,急忙低頭,讓細針繞過自己左肩膀,然後擰腰,細針從右肩膀飛出,這下刺的王中珏的印堂穴,在黑暗中,仍然認穴之准甚是驚人!

王中珏仍然伸指彈向針的腰部,針折回,王中珏跟在針后,左手雙指併攏,成劍狀,切向此人的內關穴,右手一掌直擊此人胸部。王中珏借著針折回之勢,同時攻出兩招,由守轉攻。此人百忙中急展身形後退,欲拉開距離再出飛針。王中珏怎麼能讓他得逞,如影附形,跟上去,仍然是雙指切向內關穴,右掌仍然擊向此人的前胸,招數仍然是一樣的招數,但右掌的兩股力道疊加,掌力之強更是驚人,王中珏拿定了注意,逼近此人比拼掌力,讓他不能發討厭的針!近戰更是兇險,容不得半點的疏忽。此人仍然後退,但同時右掌擊出,也還出一掌,當單掌之力觸到王中珏洶湧掌力邊緣,只覺自己右半身發麻,右腿酸軟,幾乎站立不穩,此人大吃一驚,敵人的掌力之強自己聞所未聞。又吸了口氣,出掌齊出,避王中珏掌力的正面,仍然觸其邊鋒,欲借勢急速後退,王中珏仍然是如影附形,緊跟其身,右掌扣式不變仍然還是一掌拍出,此時三掌之力疊加,如一堵移動之牆一樣,直逼此人而去,此人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隨時被巨浪打翻!王中珏左手變抓,抓住此人命門大穴,向旁一引,避開王中珏三掌疊加之力,砰的一聲,只聽得前面的一棵大樹應聲而倒,被王中珏剛猛無儔的掌力攔腰擊斷。

此人雙腿不聽使喚地抖個不停,即慶幸躲過摧枯拉朽的掌力,又惋惜於自己已被敵人控制,任人宰割!

劉完虎見此人被擒,急忙過來,把飛針繳下,這個傢伙也太厲害了,不得不防。

「其實,你我素來無仇,你用不著招招都是要人命的狠毒之式,你留有餘地,猶如玫瑰留香一樣美妙!」王中珏很平靜,繼續道,「我完全可以殺你,但我為什麼沒有取你性命,而是讓你活著,就是我給你留了餘地」

「再說了,你這飛針確實不錯,要是你死了,這門絕技可能又要失傳了」劉完虎接著說道:「現在我猜你感到奇恥大辱,但活著比什麼都強,這是我剛剛才明白的道理!」

「你可以走了,我叫王中珏,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切磋武學」王中珏並沒有趕盡殺絕,而處處留以活口,救其性命,這是禍是福,不得而知。

此人轉過身來,欲離開。

「等等……」劉完虎又叫住了,說,「你的武器還給你,在應用此武器之前可要想好,招式太過陰毒,凌厲,招招都是要人命的打法。」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過飛針,抱拳行禮,說:「兩位的話我王虎銘記於心,有朝一日一定會拜訪兩位,就此別過!」

劉完虎已經發現他的小可愛已經被人動過,地板出現了洞口,顯然已經有人進去了。

「少爺,洞口已經打開,有人進去,咱們還進去嗎?」劉完虎聲音不大,輕輕地問道。

「既然來了,就進去,看看這個地道下面有什麼財寶,開開眼界也不錯哈!」王中珏回答。

劉完虎仍然走在前面要搶先進去。

「劉叔,能不能讓我先進,行嗎,你每回都沖在前面,把危險自己抗,把安全留給我,這次咱們換一換,我跟在我的後面,可以不?」王中珏很是誠懇地說。

「這……」劉完虎有些遲疑,但,還是痛快地答應道,「好的,這次你走在前面,但事事要小心,不能大意!」

「放心,劉叔。」王中珏閃身進入地道,劉完虎有顆護犢之心,生怕王中珏有個閃失,也緊隨身後進入地道。

地道走過十二級台階左轉又向下走十二級台階,就進入了一寬闊區,左右兩邊各有兩處大點的洞門,正前方有一洞門,正前的方的洞門向右八尺,又開一方小洞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府中又現新洞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