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蛻變

第32章 蛻變

「劉叔,前面閃著兩光點的是什麼東西?」跟在身後的王中珏突然說到。

劉完虎急忙將火把伸到前面,才看清,一條大蛇橫在前面。

「好大的一條蛇」劉完虎驚叫了一聲,又說,「嗯,還好,來的正是時候,少爺是吃烤蛇肉,還是蛇羹」

「長這麼大的蛇,估計也不容易,放了他吧」王中珏動了惻隱之心,對蛇心懷慈悲之念。

「是,少爺,那咱們只能餓著肚子」劉完虎摸著肚子說,「你這慈悲之心要不得,他會害你的!」

「走吧,讓他守著洞也不錯,一般的小偷遇見這麼長個的大蛇,還不嚇個半死!」

兩個人慢慢地繞著蛇走了過去,蛇也沒有招惹這兩個人,相安無事!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兩個人終於看到前面有微弱的亮光,被小灌木叢遮擋,通過依稀的樹枝,可以看到天空中一眨一眨的星星。兩個人終於通過地道,來到洞口。

劉完虎拔開灌木枝,走出了洞口,他回過頭來拉了一把王中珏也走出來。王中珏直起了腰,張口嘴深深地吸了口氣,清爽清涼的空氣填膺了整個胸腔,頓感精神擺脫逼仄空間的束縛,整個身體突然間也寬鬆了許多,有說不出的寬愉。王中珏伸展開雙臂,仰起頭,放鬆整個心神,享受沒有羈絆的自由!

「劉叔,還是活在外面的好,裡面太逼仄,壓抑,時間長了會生病的!」王中珏享受無限空間帶給他的寧靜,無拘無束的精神自由,使他遨遊於世間萬物,感受萬物的靈動,瞬間與自己的身體融為一體!王中珏突然覺得自己就是世間萬物,而世間萬物也是自己;心靈的平靜,與萬物靈性的相通,使王中珏感到自己身體的異樣的變化。一股暖流像水銀般地遊走於手三陰經: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陰心經;再過手三陽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腸經;迴繞至足三陰經,再過足三陽經,而最後所有的陽經會於頭,陰經會胸腹。然後再過任督二脈,匯聚於氣海丹田,與先天之氣交融貫通!

王中珏無意間打通了任督二脈,真氣遊走於十二正經,八脈。奇經八脈盡數打通。

山洞的狹小壓抑了王中珏的潛能,當走出山洞的狹小,空間突然變大,壓抑很久的潛能突然得以釋放,並於大自然融會貫通,與自己的氣海丹田先天之氣交融,不禁意間成就了王中珏的絕世武功,只是王中珏還處在懵懂之中,不清楚自已經成就神功。只是不曉得怎樣應用神功而已。

劉完虎也明顯感到王中珏周身的氣場變化,有時剛勁霸道,有時和煦暖融,有時細雨綿綿......,王中珏大功告成,猶如成神成佛!

劉完虎懂得,學習武功也是講究機遇,是可遇不可求!有時學武一生仍然沒有抓住機遇,並不是沒有機遇,而自己沒有準備好,讓機遇白白流走!這也叫武障。如果領悟武學的真諦,調節身體的各個環節,隨時抓住機遇,才能突破武障,武功進展才略有小成!

天邊顯現魚肚白,天要亮了。

王中珏睜開眼睛,環顧四周,一切都是陌生的,不知身在何處。

「劉叔,我們現在什麼地方」王中珏問道。

劉完虎已經做好了食物,是香噴噴的叫化兔。王中珏一看到食物,才感覺到自己實在是很餓。就好像前後肚皮快要貼在一起。

「先吃東西,吃飽飯後,天就要大亮,先打聽這是什麼地方,想辦法回到敦煌!」劉完虎說著遞給王中珏半隻兔子。

王中珏接過燒熟了的半隻兔子,大吃。飢餓改變認知,他覺的世間再沒有這樣好吃的東西!風捲殘雲,不一會兒半隻烤熟的免子下肚,王中珏意猶未盡,仍然砸吧著嘴巴,回味著個中茲味。

太陽露出笑臉,天亮了。

吃飽肚子,來了力氣,王中珏站起身來,環顧四周,才看清所處位置的地貌,洞口在一座山的半山腰,灌木叢生,平時沒有人會來這兒的,況且洞口隱蔽,很難發現。極目遠眺,在山下灌木叢中間穿過一條路。王中珏眼大眼睛,想找到人家,但另王中玉失望的是,方圓幾里路中沒有人煙!

王中珏有些找不到北,身處此地,不知往那個方向走才能回敦煌呢?

劉完虎也在看著四周,他好像也有些迷茫,不知如何是好。

「方向肯定是判斷的了,看著太陽是東方,可是敦煌在那個方向呢?」王中珏有些沮喪。

「少爺,先到路上再說吧,看看能不能碰到過往的客商」

「只有這樣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王中珏又將洞口的灌木恢復原狀,抹去從洞口出來的痕迹,這才下山,朝路的方向走去。

這條路是南北向的一條官路,很寬。再看看馬蹄印大多是從北向南而去,馬糞已經半干透,說明過去的客商已經有很長時間。

「少爺,先跟著這些客商向南走,前面可能有驛站,打聽一下再做道理」劉完虎看著馬蹄印的方向說。

「好吧,暫且這樣走,幸許會碰見驛站!」兩個人向南走去,也許真的會碰到驛站,有希望就有動力。

沙湖客店的老闆在專心的地拔著他的算盤珠子,眼神從他的鏡片上方穿過,打量著每一個進店的客人,經過老闆的眼神掃描過後,那位客人有錢,那位客人無錢一目了然,直接的結果就是服務的水準大不一樣!雖然客店標榜的是童叟無欺,但經老闆眼睛掃描之後,得到伺候結果就有細微的差別,雖說細微的差別,但客人的感受上卻是千差萬別,比如沒錢的客人經常被小二以白眼伺候,愛理不理的態度,要了很長時間的茶水,也不見送上來......,這些對於有錢的客人來說從沒見過!所以沙湖客店的老闆眼睛在進店掃描就決定了你將受到的服務水平!

「老闆......」女人的聲音又傳進了老闆的耳鼓裡。

「姑奶奶,那間房的客人,還是沒有來,不過他的行禮還在這兒,壓的錢足夠住半年的了,反正有這麼多錢在我手裡,我不怕!」沒等女人把話問完,老闆已經接上話頭回了過去,並且啰啰嗦嗦地附近幾句。

「好的,謝謝老闆」女人又轉過身來向店外走去,這個背影不知讓老浮想多少回了!

「感情,這兩個客人欠了這女人好多錢啊,隔天就會來查問,看那女的身姿,肯定是風流債!」老闆不懷好意地獨自笑了。

「小二,把甲字三號房的客人的行禮可要看好了,不能丟,設若這兩人不回來,咱們是不是要賺一大筆呢!」老闆叫來小二吩咐著,心懷的不是好意,無商不奸!

「好的,老闆,知道了!」小二痛快地答應著,「還有那兩匹馬,吃了多少草料,喝了多少水,花費了自己多少時間去照料這兩個畜生!」

「現在要是有兩匹馬騎有多好!」王中珏蹣跚地走著。

「看,少爺前面有一個驛站!」劉完虎指著前面高興地喊。

「真的,快走,快走……到了就可以歇歇腳,弄點水喝,如果運氣好一點弄兩匹馬騎,就更完美,然後再打打聽去敦煌的路總比瞎轉好吧!」王中珏不由得加快了步閥。

驛站到了,五里鋪驛站的招牌隨風晃動。但總感覺到怪怪的,那兒好像有些不對勁,至於是那不尋勁,就是說不上來!

「那兒有些不對勁,但就是說不上來」王中珏敲著腦門極力地與驛站對照,又說,「好像一座山寨的大門?」

「對,對,少爺,說不定這兒不是驛站,專門搶錢財的強盜窩」劉完虎點著頭說。

驛站外,正有人把馬車上的東西往驛站里搬,神色慌慌張張,腳底下踩碰上的是押運的鏢旗,江湖上旗是非常珍貴的,那能隨便在腳下踩呢!幾輛馬車已經被打的殘缺不全,顯然是經過打鬥之後的殘存,勉強拉到這兒已經是萬幸!

「這兒不是驛站,是強盜窩,小心在意」王中珏小聲說道。

「少爺,咱們應付得來,看看左面有馬匹,搶兩匹馬,走人!」

「不給打家劫舍的強盜點教訓?也不打聽打聽敦煌走那邊」

「有官府管這事,我們就不摻和了!」

王中珏,劉完虎徑直走向驛站的大門。

「站住,幹什麼的?」

「過路的,想進驛站歇歇腳喝口水」劉完虎答到。

「去去,一邊去,人已經滿了,找別處去吧!」

「請問大哥,敦煌往那邊走?」劉完虎客氣地問道。

「一直南走,叉路口,左走,約二十里路就到了,走走,別煩人」

「謝謝,這位大哥,行行好,借兩匹馬用用,好不好?」劉完虎突然對強盜說出這樣的話就像是與虎謀皮般的有勇氣。

「什麼?哈哈……,真是笑死了,平時只有我們從別人手裡要東西,沒有別人向我們要東西,今天遇到你們兩個奇葩,活寶!竟然向我們要東西,真是少見,爺今天高興,給四十兩銀子,牽走吧!」頭目模樣的人指著王中珏兩個人像是見到了兩個不正常的人一樣,笑著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蛻變

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