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另一條路

第30章 另一條路

「看來上山出去,此路不通,已經從地道走進來的,如不安原路返回,其它地方再不會挖地道,照劉叔的說法,是走水路,這條小溪流也能走船,真會開玩笑」王中珏說道,「等等,水是流動著的,他會流出這個地方,如果沿著小溪流動的方向走,就會走出這個山谷的」

「呵呵……少爺說的也是」劉完虎點點頭,讚許地說。

兩個人又回到了小院子,將門都關了,將藤蔓又拉了下來,掩蓋房門,他沒有再進房去驚動那四個人的美夢,只是把藤蔓重新拉了一下,保證藤蔓重新長起時,能將門掩蓋,出了院門,也是收拾了一下藤蔓,讓生長出來的新藤將院門也掩蓋。一切都收拾停當,才離開了這個小院子。

「等在江湖上跑膩味了,來到這兒養老,確實是個好去處,安安靜靜,沒人打擾,多好,在這兒住兩三家好朋友,開墾些荒地種糧食,養些家禽……田園生活,多愜意!」王中珏已經嚮往這樣的生活,但現在不能,他還要出去繼續走江湖,他是有使命的,還沒有完成!

蘭夫人認真地聽著站在外堂的白堂主說話。

「屬下差人遠遠地看著王中珏,他們在大火后的長史府去了兩次,白天去的一次,王中珏發瘋了,對著牆拳打腳踢,好像於兩面牆有深仇大恨一樣……」

「劉完虎,在幹什麼?」蘭夫人打斷了白堂主,問道。

「他……拿著燒剩餘的半截帷幄擋在王中珏面前,說也奇怪,王中珏將所有瘋勁全發泄在帷幄上」

「這也不奇怪,劉完虎這樣做,只是避免王中珏的拳腳碰到牆上而愛傷」蘭夫人說道,「發完瘋之後又幹什麼了,說下去」

「到了兩家小吃店,分別吃了敦煌水餃,驢肉黃面,然後回到沙湖客店,直到晚上雙到長史府,好像要找什麼東西。」

「噢,真會享受,真有福氣!」蘭夫人又停了一倒兒,說道,「晚上到長史府幹什麼就詳細」

「晚上又到敦煌府……」白堂主將孫完虎怎樣騙離乞丐,怎樣嚇唬乞丐說的很是詳細,最後他又說道,「另人不解的是……」

「說下去,我最喜歡聽另人不解的事」

「王中珏與劉完虎突然不見,憑空消失了,不知去向,屬下有些納夢!」

「嗯,有這事」蘭夫人驚問,「兩個大活人怎麼突然消失不見呢,盯梢的人中間都了什麼?」

「一個內急,小解,一個睡著了」白堂主如實地說。

「這就對了,這就是人為什麼憑空消失的原因,也許他們找到了秘密通道進去,這兩個恰巧都忙其它事!」蘭夫人有些憤怒,在關鍵的時候居然出問題了,這絕對是不能饒恕的,「吩咐下去,砍掉這兩個人小指,留點教訓,讓他們長個記性,看以後還不盡心儘力地辦事!」

「是,屬下這就去辦!」白堂主低頭,兩腿在打顫,臉上汗珠啪啪地掉著。

「很好,那你呢?你難道就沒有錯」蘭夫人輕聲地問道,但威嚴異常。

「屬下……有錯……」

「什麼錯?」

「錯在……錯在……」白堂主結結巴巴地沒有說出錯在那。

「你錯就錯在用人不當,這麼重要的事,你卻選了兩個不稱職的人去辦,這是你白堂主的責任,識人用人,將合適的人用在合適的位置,辦合適的事,這是你白堂主要著重關注的事!」

「是……是……屬下知道錯了」

「你知錯,很好,依照包打聽的規律,怎樣處罰你呢?」

「鞭笞二十!」白堂主如實回答。

「很好,你對包打聽的規律到也清楚,對你的懲罰暫且記著,我想王中珏肯定還會來長史府的,你可要盯緊了!」

「我派誰去合適呢?」白堂主怯怯地問道

「那我管不著,你看著辦吧!」蘭夫人再沒有說話。

內房一片安靜,白堂主也沉默。

「你還有事?」傭人問道。

「嗯,屬下告退」白堂主行禮退出了房。

王中珏突然不見了,蘭夫人獨自想,他會去那兒呢?肯定在那個地方發現了通道,進去,包打聽的兩個人沒有看見。

另人想不通的是,敦煌長史府的人居然不問不聞這個經大火燒過的院子,難道他們通過這種行為表明一種態度,不像江湖傳說中的那樣,此地沒有寶藏。王中珏,郝進,長者,還有散謠言的神秘人都說不明道不清的糾纏!至於有什麼糾纏,現在還沒有清晰線條把他們串起來!

自從長者出逃,敦煌長史府居然沒有動靜,這實在是說不過去。對於江湖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江湖上講究的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快意恩仇。任何江湖幫派,絕不能容忍背叛!然而敦煌長史府異常平靜,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甚至大火過後的府邸也懶得管,這著實讓人難以理解,難道這個府邸僅僅是幌子,敦煌長史府遷移到更隱蔽的地方,狡兔三窟!蘭夫人眼前一亮,她想到了這一層完全能解釋得通為什麼他們放棄火后的府邸,因為他們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守衛!那麼除了城內的和城外的兩處之外,另一處重要的地方在那呢?這是需要搞明白的事件。蘭夫人覺得在城外的敦煌長史府落腳點需要增加更多的眼睛,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這才是正確的選擇,至於城內的無人過問的燒焦的長史府,略加註意就可以。蘭夫人讓傭人把她的意思傳達給了白堂主,照她說的做。

王中珏到那去了呢?這又是個棘手的問題。但她有種直覺,王中珏他一定還會來「觀看」長史府!

沙湖客店的老闆這幾天很是不解,甲字二號的客房裡的客人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露面,行禮,馬匹都在,就是人不在,但付的房錢夠住半年的。

「管他呢,只要錢夠,他們愛住不住!」

「老闆,甲字二號房的客人這幾天在不在?」一位女人問道。

「剛才還納夢呢,好幾天沒有來住了,但行禮,馬匹還在」

「有幾天沒住了」女人又問道。

「四天」老闆腦袋上揚,想了想確定地說,「找他有事,是不是欠了錢?」

「沒事,謝謝」女人轉身離去,留給老闆一個浮想翩翩的背影。

「剛來幾天,就欠了女人的錢,真是的!」老闆一個人嘴裡不清不楚地說,在他的眼裡,凡是和人交往,都是和錢有關,設若與錢沒有關係,那為什麼和人交往呢!每天有錢進有錢出,才有人來人往,這就人與人之間的最基本的交往。商人的眼裡,對於錢的進出是放在第一位的!

王中珏已經在山谷里找出口好幾天,仍然豪無希望,隨身帶的食物已經消耗殆盡,兩天已經沒有吃東西,幸好這裡有水,但兩天只喝水不吃食物,覺得不是滋味,肚子里裝的全是水,走起路來直晃蕩,肚皮隨著肚子里蕩漾的水的節奏也一起跳舞,更顯得肚子里空曠無食!

「少爺,還繼續找出路嗎,按原路返回怎麼樣?」劉完虎問道,顯得有氣無力。

「我們已經找了三天,不能半途而廢,或許就差一點點就能找到,現在走了,多可惜!堅持,堅持,再堅持」王中珏強振精神,強笑歡顏,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也是王中珏的人生信條,只要他認準的事,那怕上刀山下油鍋也要堅持幹下去!

「沒食物已經兩天,少爺,再不吃食物,還能撐得住?」劉完虎看著王中珏,這個年輕人,有股狠勁,平時看起來嘻嘻哈哈,隨隨便便,沒有主見,但一旦認定了要乾的事,就在沒有回頭之說,那怕頭撞南牆,還是要撞上去,絕不回頭!但也不是一味地蠻幹,而是用他的腦子。

「食物,這兒有這麼多的草,草的根,總有能吃的吧,還有飛禽,走獸,老鼠,蚯蚓,蛇,都能吃,活人還真餓死!」

「對,這些都能吃,有水,有火,找到了可以清蒸,可以燒烤,可以叫化蛇」

「找蛇,找蚯蚓,找老鼠,還有一個任務,沿著溪流找,順便能碰到出口,就皆大歡喜!」

王中珏沿著另一條溪流找所有可吃的東西,在水的附近,肯定會有活物,他們也要喝水!

王中珏收穫不小,抓了三條蚯蚓,兩隻老鼠,還有一條花蛇,這些東西當食物可以勉強維持一天,有食物,有水喝,還找不到出口?還真不信這個邪。

劉完虎的收穫也頗豐。看來只要動手,食物是不缺的,就看你勤快還是等死罷了!快到山涯下時,小溪變成一個小池塘,水面平靜如鏡,幾條小魚吐著泡,引起渏漣向四周散去。

「喲,這兒還有魚,看來吃的真還不愁,怎麼沒早到這兒來呢,害得餓了兩天了」劉完虎真準備下水抓魚。

「等等......,劉叔,看看水裡是什麼?」

「再仔細看看倒影,頭頂上的山岩上有六撮草,草里好像有什麼東西」王中珏指著水中的倒影說道。

劉完虎認真地仔細地看著水中的倒影,是有六撮草,草中好像藏著什麼東西「少爺,真看清了,還有字,但具體寫著什麼,是看不清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另一條路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