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府中之院

第29章 府中之院

二十箱財物是放的房間是南北向,是上房,可能是主人的房間,也許主人每天就和這些財寶為伴。東西兩面都有廂房,也是藤蔓瀰漫,他們互相纏繞著,年長日久,將門窗都封死。

好奇之心促使兩人很快將所有的房門都打開,其餘房間再也沒有什麼貴重的寶物。只是些日常用的平常之物。

王中珏和劉完虎停在了最後一間房,這是東面的中間的一間房,看起來是所有廂房中最大的一間房,兩個人稍顯失望的心,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這間房能有什麼寶物呢,最好有這個院子的主人的什麼遺物,能知道主人是誰,就完美了!」王中珏現在最想知道的是這院子主人的到底是什麼人。他想起,在來敦煌長史府的路上,聽到的寶藏,夜郎復國的故事,他嗤之以鼻,認為那只是一個不真實的民間故事,但現在這個院落髮現如此巨大的財富,是真實的存在,王中珏不由得想到夜郎復國這個駭人聽聞的大事件,難道這也是真的!

「劉叔,這是最後一間房子,你最想看到什麼?」王中珏笑著問道,「進屋之後我看到的不是金銀財寶,而是這家院子的主人是誰,豈不更好!」

「少爺,我還是想第一眼看到的是大元寶,更實惠!」劉完虎的兩隻眼睛猶如兩個大元寶,神氣地說道。

「假如,這些財寶都是你的,你用得完嗎?要是把這些財寶放在家裡,能不能心安理得地過日子,那就很難說了!你得每時每刻地守著它,生怕被別人佔有。其實財寶越多,並不代表著你就有快樂日子過!」王中珏獨自地像是自言自語地說。

劉完虎在最前面,將王中珏擋在身後,才推開了門,房子里的一切又驚呆了劉完虎與王中珏,是四具屍體,更準確地說是四具白骨!被沒有腐化的衣服包裹而沒有散架,仍然保持著生命離開瞬間的姿勢。也許這可以解釋為什麼這樣的一座美好的院子卻沒有人住,如此巨大的財富就在長史府的地下儲藏,而沒有人知曉。

王中珏仔細地看著四具屍體,也許這裡曾經發生過驚心動魂的故事。兩男一女圍坐一桌周圍,桌上的酒杯,碟子,碗一應俱全,分明是三人在一起飲酒吃飯。東首坐著的人身後也有一具屍體,他仰面躺在地上,他右腰眼處插著一把小刀,刀刃沒入身體,只留下刀柄,離他的右手不遠,有一隻酒壺摔碎在地面。女的左手空著,向前伸,臉朝著躺在地上的人,嘴大張著,好像在喊著,叫著。東首的人後背上插著一把刀,他的右肘后伸,左手在桌下面握著一把刀插在他正對面人的前腹,刀尖穿過直透後背,而西面坐著的人左手持刀的插在女的右腰眼中,對穿而過,也是致命的傷!

王中珏看著這奇怪的兩環一擊,驚訝之極,這三個人是什麼關係呢,為什麼會殺做一團?

劉完虎看著四個人的死法,好像是見到了非常可怕的事一樣,驚恐之極,面容表情扭曲,全身在顫抖!

「劉叔,你怎麼了?」王中珏部道,他也感到有些恐懼。

「沒什麼,只是看到這四個人死得也太奇特了,有一些害怕了!」劉完虎有此不安地說道。

「哈哈......通臂拳王也有怕的時候?真是世間少有啊」王中珏想緩和一下過於緊張的氣氛,開了一句玩笑。

看著這些屍體,我們可以這麼理解,主人是東首坐著的這位,客人是西面坐著的這位,而這位女的就是女主人,而地面上躺著的一位是傭人,可能是西面這位安插在主人家的細作。這樣的身份就可以解釋得通整上事件的全過程!

事情是這樣的,王中珏開始了講敘理解中的故事:主人邀請屬下到家作客,很可能是主人發現他的屬下對這巨額財富圖謀不軌,並有可能做出對他自己不利的事情,或者主人想獨吞這巨額的財富,兩種假設,發展到后的結果就是殺人滅口。沒曾想到的是,他的屬下已經做好了按排,將他自己的親信早就安排在他的上司家中,並贏得了信任,鞍前馬後地跟隨上司。

酒過三巡,正當大家喝得興頭有些高,並且有些醉意的時候,大家的警惕性有些放鬆,東首的這位首先發難,悄悄地握住早已藏在桌下面的刀,豪無徵兆地刺在西面的那位的前腹,西面的那位中刀之後,驚懼,不安心,疼痛而扭曲面寵,不正是現在這個骷髏腦袋張大嘴要表達的嗎!正當東首的這位眼見得手而暗自高興的時候,沒曾想的是站在身後的傭人突然一刀插在東首坐著的人後背,東面坐著的人大叫一聲,右肘本能地向後撞去,正中傭人的心口,中刀的他頭無力地垂在桌面就此不動。傭人經不住主人右肘的后撞仰面就倒,手中的酒壺掉在地上,打碎。女主人驚怒異常,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家的傭人在這個時候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大喊著刺出了致命的一刀,插進了傭人的右腰眼。西邊的人中刀之後,拼了最後的一點力氣,拔出藏在腰間的刀,乘著女主人的驚怒,分神的時候,也刺出了一刀......,這個世界安靜了,只有四具屍體留在此屋。

王中珏講完他所猜想的故事之後,舒了口氣,這個故事太沉重了,人的貪婪,人的猜忌的本性,造成了這個悲劇!

傭人最有可能活下的一位,但陰差陽錯地參加了這次刀的盛宴,也將自己的命搭進去了,他當時是怎麼想的?也許是忠於西面的這位上司,也許是貪婪之心的驅使,認為自己有利可突,也卷進了殺戮,結果自己什麼也沒有得到,反而送了自己的性命。天堂與地獄一線之隔,一念之差,就看你瞬間的選擇,或踏入地獄,或升入天堂,這是這麼簡單!

也許還有第五個人,他在窗外偷偷地關注著屋內的一切,相從中漁利,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事情會發展到如此不可思意的殺戮時,心靈受到震驚,如醍醐灌頂般醒悟,對於巨額的財富也瞬間失去了興趣。他此時反而非常地鎮定地將房門掩上,悄悄地出了此地,從此隱姓埋名,從江湖上消失!

「劉叔,這個故事這樣說是不是完美!」王中珏有些沉重地說。

「嗯,嗯......少爺,差不離兒吧!」劉完虎若有所思,很有興趣地聽著,他聽王中珏問他,回答道。

「我敢肯定,除了剛才來的路,其它地方肯定有出去的路」王中珏堅定地說道,「因為第五個人發現了這條路,並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到此地,當他離開此地,隱姓埋名時,此條路就埋在在心裡,讓他爛在心裡」

王中珏,劉完虎兩人悄悄地退出房間,輕輕地掩上了房門,好像是不想驚醒此四個人的夢一樣離開房間。然後雙手合十,朝屋裡鞠躬,不管怎樣,無論生前做了多少壞事或者好事,人已經死了,一切都還清,歸零。對於死者要受到尊重這也是人性。

兩個人都-不想說話,沉默了好一會兒。王中珏首先打破了沉默。

「劉叔,要不咱們出去,找一個地方吃一點東西,這麼長時間,都餓了,肚子咕咕直響個不停。」王中珏說道,「你說咱們在地道中走了多長時間才到這兒呢,才地道時開還是黑的,走出地道,到這兒時,天已經寺亮了,這兒離長史府有多遠呢,很可能有幾里地遠吧?」

「是啊,少爺,地道里是走了很長的時間?好長時間沒有吃東西了,真的餓了!走,這地方陰氣太重,出院去,找地方吃去」劉完虎拍了拍肩膀上的包裹說。只要一提起吃東西,劉完虎又神氣起來!

兩個人離開這個院子,找到一個陽光明媚,小溪潺潺,小花爭奇鬥豔的地方,坐下來休息,吃飯喝酒。

「劉叔現在有個難題,不知怎麼辦?」王中珏躺在草地上,曬著太陽說道。

「少爺,是不是怎麼樣處理這些財寶為難你?」劉完虎說道,「其實這個最簡單了,我們原封不動地放在這兒,看看下一個有緣人會出現嗎!」

「嗯,不簡單,通臂拳王,視金銀財寶如糞土,是個人物!」王中珏讚歎地說。

「說笑了,少爺,我也愛錢財」劉完虎有些靦腆,道,「但現在把這些財寶拿走,是不是有些硌得慌」

「好,就這麼定了,出去后咱倆守口如瓶不宣揚,至於其它人怎麼說這兒有什麼寶藏,管不著也不用管。出去之前把這兒的一切都恢復原狀,靜等下一個有緣人的出現!」王中珏做完這個艱難的決定之後,頓時感到心情舒暢,心態放鬆,說不出的舒服。

「少爺,是原路返回?」劉完虎問。

「不,這兒肯定有其它的出去的路,要找到這條路,出去。」王中珏斬釘截鐵地說道,王中珏一旦做出決定,八頭牛是拉不回頭的。

「要想在陌生的地方找路,有上山,有入水,有下地道,看看這兒四面環山,而山勢陡峭懸崖峭壁,猴子上去都難,何況人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府中之院

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