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死人留下的線索

第24章 死人留下的線索

「今天吃敦煌水餃,驢肉黃面。」王中珏走進了一家水餃店,對著小二道,「能不能告訴我這敦煌小吃水餃的來歷,謝謝。」店小二可來勁了,他最願干這個差事,道:「好嘞,據說,敦煌古代每逢宴飲,都有著裝鮮艷、風格時髦的靚女歌舞助興和侍奉,她們在人群中穿梭,看起來飄飄如天仙,人們稱『飛天仙女』。她們為宴會桌呈上一種食品,就是『水餃』,又稱『飛天水餃』。餃子古代稱『餛飩或湯角』,又稱『角子』」

劉完虎聽著,心不在焉,只是嗯嗯啊啊的亂應。他的心早已飛向即將上來的水餃上了。

「吃當地的特色小吃,不知小吃的來歷,就猶如牛嚼牡丹一樣的無趣無味」王中珏指點著說道。

「肚子飢餓了,誰還管那麼多,吃飽肚子之後再說你的飛天小婦人吧!」劉完虎沒好氣地說。

「嗯……有道理,肚子飢餓,啥也顧不上了」王中珏無法反駁,只有附和著說道,「現在,我們還有得吃,就得了解一下這些小吃的來歷,也不錯喲!」

王中珏看著面前的水餃,一個個皮薄餡大,玲瓏剔透,這樣好賣相的水餃,使人食慾大增。夾一個放入嘴,細細品味,滿口生津,蔬菜的清香與肉的香味交織在一起,更是色鮮味美。水餃的香味,將味蕾安撫地熨熨貼貼,王中珏情不自禁地贊了一字:「香......。」

王中珏吃完敦煌水餃,滿意走出了小食店,走向另一家驢肉黃面小吃店,還是和往常一樣,王中珏讓小二的介紹這個小吃的來歷,當然,能言會道的小二把驢肉黃面說得津津有味:「『驢肉黃面』,敦煌人以驢肉為副食料、黃面為主食料的一種吃法,吃起來美味可口,俗稱『驢肉黃面』。這種敦煌的民間美食,具有補氣養血,保健益神的功效。敦煌民間諺語有云:『要長壽,吃驢肉,要健康,喝香湯』」。

王中珏聽著小二說的天花亂墜,道:「噢,這小吃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那更要吃的」

「對,吃著這碗想下碗,吃了這次想下次,吃完驢肉黃面,你隔三差五地總要來吃,會上癮的,一天不吃就想得慌,尤其我們這家店,保你滿意!」小二絮絮叨叨說個不停。

「面,快上面......」劉完虎瞪了一眼小二,大聲說。

「好嘞,兩碗驢肉黃面,二號桌」小二以抑揚頓挫的聲音報面號。

兩碗面上桌,黃面絲色黃晶亮,細如龍鬚,長如金線,柔韌耐拉,蓋著煮爛的驢肉片,綠色的香菜蒜苗點綴其間,綠色與面的晶黃互相掩印。王中珏看著綠黃相間的面,引得他食慾大增,他將肉與面相拌,細細品味,面入口爽滑細嫩,驢內爛而不膩,面香肉香互相交織,更是香味溢口。吃下驢肉黃面,由於小二早就心理暗示的緣故,頓感開胃解膩,清熱解煩。

王中珏一碗驢肉黃面吃完,才知道還有一種吃法,也是美不勝收:吃香菇汁黃面,面韌性,勁道,滑爽,湯汁味濃,在配以香菇末和豆腐在黃面中,更增加了味道,使黃面更好吃。可惜王中珏已經吃飽,實在吃不另一種驢肉黃面,只好吁噓作罷,自感惋惜。

孫完虎也吃完了麵條,他吃的乾乾淨淨,仍然吧嗒著嘴,意猶未盡,他不像王中珏一樣品面,而是感覺肚子還沒吃飽,又要了一碗驢肉黃面,填飽他的大胃腸!

蘭夫人在屋內聽完白堂主的彙報,這兩天的彙報主要集中在郝進他們的去向,還有王中珏的動態,為什麼對這個王中珏這麼關注,蘭夫不得而知,總覺得這個年輕人不簡單,至於為什麼,她也說不出來。蘭夫人的傭人已經到沙湖客店裡打探過,雖然有些突兀,但也了解到了王中珏已經活蹦亂跳,說明他的傷勢已經痊癒。傷勢痊癒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敦煌長史府,對著一面牆壁發了一次瘋,因為什麼不得而知,王中珏發瘋之後對那面牆感了興趣,上上下下研究了很長時間,牆壁上有什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然而令蘭夫人不解的是劉完虎的情況去一字未提,這是一個疏忽,劉完虎不能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外!

王中珏下一步要去那,幹什麼呢?蘭夫人在想著,她突然有種預感,他肯定還會去敦煌長史府去研究那面牆,他有可能在那裡發現了什麼!

蘭夫人也奇怪,敦煌長史府的人為什麼對王中珏兩人的行為不聞不問,任由兩人在府內出入,雖然大火過後的長史府面目全非,但任由人搜尋而不管,這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蘭夫人的頭很大,她一下碰到了如此多的為什麼,還得一件一件地解決,得出結論。蘭夫人已經把選擇好了重點。

王中珏沒有喝酒,這實在是讓劉完虎大感意外的一件事。

王中珏吃得心滿意足,敦煌小吃果然名不虛傳,色香味俱全,好吃看得見!王中珏不僅吃了小吃,也聽了小吃的來歷,收穫不小。

天色尚早,王中珏回到了沙湖客店,畢竟受傷剛痊癒,需要休息養精蓄銳,準備夜探敦煌長史府!

「人為什麼不快樂呢?」王中珏突然問道,他的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有時候會出現許多希奇古怪的想法。

「為什麼不快樂?」劉完虎反問。

王中珏想了想,道:「人不快樂是因為:人可以像豬一樣懶,卻無法像豬一樣懶得心安理得。是不是這個理?」

「還真是這個理!少爺」劉完虎覺得少爺說的在理。

「比如說金錢權利,你懶得去爭取,但你還想擁有它,你說你能快樂嗎」

「爭取了,但不一定快樂,比如敦煌長史府的長者,少爺你說呢?」

「他的至少是心安理得的,雖然爭取了,成功與否另當別論,但他的心是平靜的。長者已經想通了,才走上這條不歸路的,他是心安理得的!」王中珏說了很多,極力想證明他的這個話題是正確。

長者逃出長史府,他已經變臉,現在他是一個又臟又老的乞丐,無論誰也不會把這位乞丐和長者聯繫起來。他還是來到路盡客店,這個讓他傷心,讓他焦慮的地方,一切都是這裡開始的,那麼查訪必需也從這裡開始!雖然此家客店發生的事已經有好多天了,也話有些蛛絲馬跡也可能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還靜靜地待著,等待人的發掘。

長者找偏僻的地方,又一次變臉,將自己重新梳妝打扮,改頭換面,脫掉乞丐的臟衣服,換上體面的華貴的服裝,一改蓬頭陋面,變成比較富態的富商的模樣。

長者來到了路盡客店,他訂了老哥住過的客房甲字八號房,幸好今天沒有客人訂此房,長者進了房間,他要仔細地查看這間房裡會不會留下什麼可疑的蛛絲馬跡。那怕過了這麼長時間了,只有心細肯定會發現的!憑著長者的記憶,他站在年輕人中刀的柱子旁仔細地查看著柱子,一寸一寸仔細地檢查,就在大約是中刀的地方檢查得更是仔細,他發現了刀尖留下的一個三棱樣的痕迹,雖然拿捏得准,但還是差點火候,一刀刺穿脖子,同時在柱子上也被刀尖刺中,留下了痕迹。長者心中一驚,這種刀是敦煌長史府的唯一的特殊的兵器,怎麼會出現在這兒呢?長者將信將疑,他抽出自己隨身帶的短刀,將刀頭試著比對,嚴詞合縫,因為敦煌長史府的刀尖,無論怎樣,刀尖突出的一部分是一模一樣,沒有什麼區別,現在經過比對,可以肯定的是,用長史府的刀刺穿了年輕人的脖子,並且刀尖也刺進柱子。將刀尖的樣子留在了柱子!長者狂喜,終於找出來一點線索,自己沒有白來!

長者又仔細回想老哥中刀死後的樣子,眼睛看的方向,手指的方向,沒拔出的刀柄指的方向,這些都有可能會暗示著什麼!長者極力想著老哥的死後保持的狀態,眼睛沒有什麼異常狀態,手也沒有什麼異常,那個刀柄呢,為什麼指向下?長者把床從上到下仔細檢查了一邊,終於在床與台階的夾縫中找到了一枚紐扣,這枚紐扣與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上的紐扣也是一模一樣!兩樣證物都指向了長史府的內部的人,這讓長者的心情沉重之極!他雖然已經背叛了長史府,但也見不得這種在暗處殺害自己的兄弟的人!

長才把屋子所有的可能出現證物的地方細心地檢查了一次,什麼沒有發現!長者的心才有些平穩,總算有了一點線索,雖然很少,但有比沒有好,只要這些小線索能慢慢地發現越多,就離敵人更近了!

長者安心地睡了下來,行走江湖人都會有一種本領,那就是警惕性特別高,尤其是現在,長者更是十二分警覺,一有風吹草動,他都會醒來。只有這樣,才能在江湖上立足,才能多活些時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死人留下的線索

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