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大火后的雲城長史府

第23章 大火后的雲城長史府

「王中珏在這兒住嗎?有人嗎,我進來了」外面的女人又問道。

「開門吧」王中珏說道。

「來了,請等一下」劉完虎一邊答應一邊打開了房門。

一位女的站在門外,見房門打開,道:「大男人家的婆婆媽媽的,打開個門這麼難嗎?」

「請進,屋裡坐」孫完虎讓開房門,請女人進屋。

「這還差不多,王中珏死了沒?」女的一邊進屋一邊大聲地問道:「我家夫人讓我來看看,好給你準備準備。」

「你家夫人,她老人家是誰?」王中珏好奇地問道。

「這個你管不著」那女的上下打量一下王中珏「嗯,還活奔亂跳的,沒有死,這就好,我回去復命去了,走了」女的話說完,轉身就離去。

王中珏,劉完虎面面相覷,打破頭都搞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在敦煌,王中珏,初來乍到,在敦煌沒有朋友,沒有親戚,怎麼會出現個蘭夫人呢?劉完虎也是納夢!打破頭也想不通這是怎麼一回事?

「想不通,就不想了,越想越煩人!」王中珏大聲說道。想不通,還非要想明白,那就是死鑽牛角尖,與事無補,還傷神!

「今天,還是到敦煌長史府看看,或許有什麼收穫」在養病的間隙,劉完虎已經把敦煌長史府的事全部告訴王中珏,由於療傷,一時還無暇細想這件事,現在傷好了,他需要去看看,現場的實際情況可能會告訴一些什麼意想不到的事!這些事可能會更有利於掌握情況。任何蛛絲馬跡的發現都會有利於對整個事件的了解。

「到那看看之後,再吃敦煌的小吃,還有好多沒有吃,這可是好機會,不能錯過,要吃夠他」王中珏大聲說道,他對這兒的小吃已經不能忘懷了!

「好的……」劉完虎應了一聲,說道,「我去看看兩匹馬的草料添足夠沒,也許這次吃飯需要很長時間,不能把馬兒餓著。」

「你讓店家小二去喂吧,他們不會忘記的」王中珏說道。

「還是我自己去看看才能放心」劉完虎說道,「我去去就回,用不了多長時間的」

兩匹馬正在吃著草料,看到劉完虎,馬兒打著響鼻,咴咴地叫了起來,好像歡迎似的。劉完虎過去,摸了摸馬的脖子,又把草料往馬嘴旁推了推,才放心地離開了。

王中珏來到了失火之後的敦煌長史府前,長史府一片狼藉,殘垣斷壁,木製的房頂已經坍塌下來,由於火的燃燒木頭已經碳化變黑,牆壁上留下一層細密的黑色的粉狀物,顯得詭異。瓦礫落了一地,房頂塑的神獸也落了下來,被火烤的面目全非,失去了往日的風采。屋內黃梨木做的名貴傢具,已經被大火燒過留下半拉,還在冒著縷縷青煙,帷幄被燒成半截,還掙扎著掛在殘垣上……

王中珏眼裡,這種場合是非常熟悉的,他已經見怪不怪,然而在他的腦海中的留下的那場大火和閃光的刀影,永運刻在他的腦中一樣,永運不能忘懷,看著敦煌長史府的大火過後的慘狀,二十幾年前發生的大火想起來更是慘烈,大火照亮了翻飛的刀影,也照亮了一個個中刀之後倒下的親人絕望的面孔,也照亮了那臉上帶著刀傷疤痕的臉,那張臉,那把刀是他的心病,只有這個心病解除,王中珏的心靈才能得以安寧。

王中珏突然覺得他的胸口很痛很痛,痛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難,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爬滿了額頭!感到自己的腿發軟,自主站立都已經困難,他慢慢地蹲了下來,手捂胸口。猶如在滴血的兩眼死死地在盯著大火過後的殘垣斷壁,斷壁上分明是一張帶疤痕的臉,那麼清晰。王中珏的心病,只有找到那個臉上帶傷疤的人和他用的那把刀,才能醫好這塊心病!這也是王中珏踏入江湖的唯一的理由。

王中珏心裡已經有一萬種方法來對付這個可惡的惡人,但這一萬種方法最後還是匯成一句話:為什麼要殺全家,非殺不可嗎?但是茫茫人海,找到這樣的一個人,談何容易!幸虧他有一個鮮明的特徵,就是臉上的那道疤痕。王中珏心中有這個決心,一定要找到他,一定!

王中珏眼睛充血死死盯著那道斷壁,站起身踉踉蹌蹌地撲過去,他要把那張臉撕碎!劉完虎跟了過去,他沒有阻止,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將燒剩餘的半截帷幄掛在斷壁上,王中珏撲上前去,用拳打,用手撕,最後他抱住帷幄像野獸一樣用牙咬著,用牙撕著,直到成一條條的散落下來,才鬆手!然後又是一腳,踢了過去,「嘭」的一聲響!

每到這個時刻,劉完虎只有默默地看著,防止不要因為發瘋而自己傷到自己。等到把心中的仇恨發泄出來之後,暫時會恢復平靜!

王中珏停了下來,臉色蒼白,微笑了一下,他居然還能笑!說道:「我極力想控制自己,就是控制不住,又嚇著您了」

「少爺,你別這麼說,好了就沒事了,這啥時候才是個頭啊!」劉完虎憂心地道。

王中珏又轉過身來,盯著那道牆,他剛剛踢了一腳,感覺就像踢在鼓面上一樣。難道這道牆是空的?王中珏心裡疑惑。

「你們是?……」龍其琛疑惑地問。他帶著眾武士歸來,到了敦煌長史府,他們沒有發現其它任何人,只看見王中珏和劉完虎兩個陌生人。他有些不解,莊主郝進他們到那裡去了呢?難道將他們丟棄不成!。

「我們啊,我們是過路人,這裡曾經燒著大火,想看看有什麼值錢東西撿撿」劉完虎笑著說道。

「那你們撿到什麼沒有呢?」龍其琛又問道。

劉完虎又俯身裝作尋找東西,道:「慘啊,什麼都燒沒了,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可撿了!」

「噢,那你們繼續」龍其琛說道,「有沒有看到其它人呢?他們到那個地方去了?」

「沒有,就我們倆,大火過後,沒有其它人來過,也不知道去那兒了」劉完虎低頭說話。

龍其琛仍然在仔細觀察著周圍的一切,他想找到長史府的人留下的印記,這些不起眼的記號,也能告訴他,長史府其他人去的地方或方向。

敦煌長史府有一套記號,每個記號代表什麼意思,已經規定好,莊裡的眾人已經爛記於胸,也規定了一般留記號的地點,他們把這些記號會在路口,牆上,樹上,只有找到這些記號,並按規定的順序排列,庄眾就可以準確地知道所要傳達的意思!經過努力辨認,龍其琛按照長史府的留放記號的約定。利用這種方法,在庄眾之間傳遞信息,效率當然是極高的,龍其琛對莊主的去向瞭然於胸!他知道莊主帶領其它人出城,南行七里路,有一家院落,長史府的眾人暫時落腳的地點!

龍其琛帶領眾武士向城外走去,他終於可以把這些武士帶回長史府,並向莊主交差,至於其他的事,到了再說吧!他沒有在意劉完虎他們兩個人的行為,失火之後一些不良之徒乘機過來翻翻,撈點好處,這種人不在少數。龍其琛反而覺得今天撈好處的人實在是太少,這反而不正常了!雖然大火之後長史府的宅院被燒的所剩無已,但一些金銀的小東西,只要你細找,總會還是有的!

王中珏仔細地打量著這道牆,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樣,和其它的牆並無二致,但為什麼敲起來會有中空的感覺呢?響聲也是中空的如敲鼓般聲音。

王中珏仔細地看著這面牆,並用手摸著牆的每寸,突然感覺到了一塊磚鬆動了。王中珏心中狂喜,此處肯定是打開通道的機關,但是從牆和磚的光滑程度看,顯然這個機關從來沒有人用過。這又是為什麼這呢,長史府的莊主不知道,有個機關直接通向牆後面的暗道中?這怎麼可能呢,於情於理都行不通的。

看來這個磚的鬆動或許就是牆體年久失修,磚本身就鬆動了,與機關沒有什麼關係!也許吧,但現在王中珏真還不敢動這塊鬆動了的磚,要是真的控制著暗門或者門後面藏有寶物,那就若大麻煩!王中珏得找一個合適的時間,來探個究竟。要是長史府的人回來,並開始動工修葺,那不是更糟!

事不宜遲,今晚來試一試,看看這塊磚究竟與這道空著的牆有沒有關係!幸好,長史府的人已經全部走掉,可能出城尋找一個落腳點,因而沒有管,無論你幹什麼都沒有人過問,這給王中珏極大的方便!

劉完虎也在認真地研究著地面的一個小東西,這個小東西是能轉動的!王中珏也走過來看看這個小東西,也許也是機關。總之這些都要試一下就知道了是怎麼回來,今晚。

劉完虎,與王中珏肚子咕咕地叫了,他們有些飢餓。

「走了,敦煌的小吃繼續吃起,肚子已經抗議了」王中珏說道。

「好嘞……」劉完虎一聽到吃馬上就來勁了,高興地答應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大火后的雲城長史府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