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救人

第22章 救人

長槍手看到長者力道不能為繼,大喜過望,看準時機,十人向前沖步,四面八方攢刺,眼看長者被長槍刺得體無完膚時,龍其琛正想動手施救時,便聽到嗖嗖的破空之聲。暗器如飛蝗一樣射向槍手,槍手無法再繼續攢刺長者,他們撤回長槍,狼狽地躲閃暗器!

又見飛來黑色小球,當它著地,砰一聲響,濃煙四起,一會兒籠罩了整個斗場,長者突然感到有繩索將自己攔腰纏住,大吃一驚,急欲施救,但已經不及,長者覺得自己像小雞一樣被繩索提起,快速離去!

江湖豪俠一陣騷亂,等濃煙散盡,長者已經不見了蹤影。

「人呢……」

「人呢……」

江湖豪俠互想訊問,誰也不知道長者是怎麼被救走的。本來大多江湖豪俠心裡明白,以他們微末的道行,來奪寶藏圖,真是不自量力,為什麼還是跟了上來呢,他們大多是為了看熱鬧,也是為了撿個現成的便宜,天上掉餡餅,要是掉在自己的手裡呢,一切皆有可能!正當他們看得高興處時,長者突然被人救走,一下變得索然無味,了無生趣!打架是看不成,撿便宜的事肯定是泡湯!一些江湖豪俠的嘴巴變得不乾不淨起來,於是污言亂語滿天飛。

龍其琛擠開了眾人,想離開此地。長者沒有抓住,他心裡有些忐忑,不知莊主會不會責罰呢,誰知道呢?和長者共事這麼多年,龍其琛怎麼也想不通長者會背叛敦煌長史府!現在長者被人救走,對於龍其琛來說反而是再好不過了,和長者打個你死我活真還下不了這個手。正想著,龍其琛不小心碰了一下前面的人身上。

「對……」龍其琛剛想開口道謙,那個人已經開口道:「嘿,嘿……,瞎眼了,擠著爺了」

「你……」龍其琛欲言又止,「你什麼你……,看路睜開你的瞎眼,別往人身上擠」

龍其琛笑了笑,再沒有和他答言,他知道如果再答言,就會無休無止地對罵下去了,圖個口舌之利又能怎樣,龍其琛突然在腦海中出現這樣的畫面,與禽獸比輸贏的三種結局:贏了,你比禽獸還禽獸;輸了,你還不如禽獸;平了,你跟禽獸沒兩樣!龍其琛苦笑了一下,現在不正是這種局面嗎。

「招子放亮點,別像豬一樣,走路瞎撞人!」那人看龍其琛服軟更來勁了!

「罵誰豬呢?」旁邊的人冷不丁地接過了話頭,「瞧你這副德性,胖頭紅髮,招風耳,小眯眼,鷹勾鼻,闊嘴巴,還有個喪心病狂的大肚皮,小短腿,簡直是人間的醜陋極品,晚上鬼見到你這模樣,都繞著走……」

「我這德性,是我媽給我的,你管得著嗎!你也不照照鏡子,你看你……」兩個人大展嘴上功夫,你一言我一語,互相攻守,好不熱鬧!

龍其琛長舒了口氣,終於擺脫這位老兄的邀請,要他展示一下嘴上功夫,他真不知道怎麼應付呢!這下好了,有人接了過去,從戰況的發展來看,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龍其琛心情是沉重的,當他追出時,敦煌長史府在大火中化為灰燼,他生存的依靠也化為縷縷青煙,變得飄渺!這次任務沒有完成,回去莊主會怎樣懲罰他,不得而知。做錯了事總是要勇敢地面對!一味地躲避,對於解決問題一事無補,反而更會錯過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

眾武士都在看著他,雖然沒有說話,但每個人的眼神彷彿都在問:我們去那兒。眾武士心裡也明白,走失了敦煌長史府的叛徒,長史府的問責是嚴厲的,或許會掉腦袋,但除了長史府,他們去那兒,他們能去那兒?

「走,回長史府,聽天由命吧!」龍其琛搶上幾步,走在前面向長史府方向走去,眾武士也默默地緊隨身後。

郝進憑著在敦煌地面上集攢的薄面,讓眾弟兄吃了一頓飽飯,回到長史府,殘垣斷壁,冒著縷縷青煙,顯然暫時這裡什麼都不能做,郝進突然想起,城外還有一處早已廢棄的院落,先到那裡,讓這些人暫時能有地方住,再做打算!

長者被人用繩索拖出了包圍圈,就見濃煙已經四起,剛才打鬥的地方已經被煙籠罩,人影在煙中晃動,隱隱約約,分不清是敵是友。長者正在奇怪,眼前發生的一切。「隨我來……」有人在黑暗中說了一句,接著腰間的繩索一緊,自己不由自主地邁步前行!

兩人一前一後,越走越快,到後來快速在奔跑,長者就只聽見耳旁風聲呼呼地響個不停,路邊的樹快速地往後閃過,又奔跑了很長一段時間,由於打鬥巨烈,長者的體力與真氣消耗甚巨,又跟上這個人長時間奔跑,腳步明顯已經跟不上前面的人,真氣無法為繼,體力不支,但前面的人仍然繼續奔跑,還沒有停下的意思。長者咬緊咬牙關,仍然堅持,但已經是強弩之末,真氣體力無以為繼,實在是無法跟上前面人的腳步了,到後來長者不在用力奔跑,而是索性讓前面的人拖掇而行。

前面的人終於停了下來,長者已經汗出如漿,氣喘如牛!

「佩服,佩服……不愧為長史府的長者,經過如此巨烈的打架之後,還能奔跑這麼長的路,不簡單……」

「見笑了,您再不停下來,在下真的吃不消了,骨頭都要散架了!」長者苦笑著說道,「多謝大俠救命之恩!」

「好說,好說……區區小事,順手而為」說完轉過身來。

長者仔細打量一下這個人,他戴著面具,只留下兩隻眼睛,嘴巴其餘都被包裹得嚴嚴實實地,看不出半點的真實的模樣!

「多謝大俠搭救,大俠此身打扮,肯定不願以真面目示人,在下不必細問。如有用得著的地方,大俠儘管找我,兩肋插刀,再所不惜」長者抱拳誠意滿滿地說道。

「好,一言為定,以後會有人來找你的,這兩匹馬,一匹你用,一匹我騎走,就此別過」說完,上馬絕塵而去。

留下的馬背有個包裹,裡面有換穿的衣服,還有食物,水,長者感激此位不留姓名的仁兄,想的周到。長者再也沒有託大,他很快收拾停當,脫下身上所穿之衣,換上新的衣服,並沿著叉路前行幾丈將舊衣服扔到一個不太顯眼的地方。然後打馬快速離去。這次仍然沒有走小路,而是沿著官道急行,從此長者開始亡命天崖的生活。但是在他內心深處還有他不得不辦的事,就是老哥的死和查訪敦煌長史府的神秘書籍的下落。不把這兩件事搞清楚,在他有生之年的心永不得安寧!

包打聽敦煌分堂的後院,蘭夫人悠閑地侍弄著花草,她今天的心情就像樹上的小鳥一樣特別的好,白堂主稟報的每一件事都是她最想知道的,白堂主提供的詳細而及時,這都是另蘭夫人滿意的事情!

蘭夫人想的是另一件事使他迷惑不解,就是敦煌長史府的發生的叛逃的事,長者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事呢?長者在長史府內的地位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尊貴榮華的地位也留不住長者?蘭夫人百思不得其解!他的叛逃並放火燒府,想要掩蓋什麼?他帶走的又是什麼?是藏寶圖?還是有什麼秘密需要帶出去?這些都是蘭夫人不解的地方!

傭人走了進來,說:「白堂主有要事稟報」,蘭夫人停下手中的活兒,走向內屋。

白堂主進來低首立在堂屋外,道:「長者偷走的是敦煌長史府的藏寶圖,逃跑的路上,被江湖豪強截殺,最後被一個帶面具的大俠救走,但有一現象另人不解」白堂主停了停。

「說下去」蘭夫人說道。

「龍其琛帶領眾多武士追殺,非但沒有動手,而且到關鍵時刻有出手相助之跡象!」白堂主說完,低頭站立。

「噢……這就奇怪了……論說龍其琛與長者就是拼個你死我活的主兒,怎麼想出手相助呢?」蘭夫人在屋內說道。

「屬下也感到奇怪!」

「王中珏這幾天有什麼動靜?」蘭夫人中屋內又問道。

「王中珏好像被什麼打傷,在沙湖客店養傷」白堂主仍然很恭敬地回答。

「噢,打傷?他怎麼這麼不禁打呢」蘭夫人在屋中有些不安地說道。

「好,沒有其它事,你可以走了,白堂主這幾天的活兒幹得漂亮,我會請求莊主獎賞你的!」蘭夫人不忘讚揚幾句白堂主。

「謝謝……」白堂主走出了後院。

傭人關上了後院門,走進了內堂。小院子又安靜下來。

王中珏經過三天的靜養,內傷已經痊癒,今天一大早,他起身坐床,試著將丹田先天之氣運用到全身的奇經八脈,暢通無阻,沒有阻塞的異常情況出現,也沒有出現胸酸痛之情況。

劉完虎看到少爺完全康復,心裡也是高興,少爺受傷,他很是自責,是他沒有將少爺照顧好!今天少爺又生龍活虎地站了起來,他有不高興嗎?

「我好得這麼快,還得感謝給葯的那位仁兄弟呢,可惜……」王中珏停住了再也沒有說下去,因為給葯的那位仁兄沒有告訴他姓甚名誰,他怎能去感謝呢?因此只有可惜了!但王中珏對於說話的聲音的有些發音也會永運記住的,相信會再碰到這位仁兄的,一件事當面感謝給葯之恩,第二件事再切磋幾招……。

「王中珏住在這兒嗎?」一個女人聲音在外面問道。

「誰在問呢?」王中珏有些納夢,「這兒沒有認識的人啊!」

王中珏又看看了孫完虎,也搖了搖頭,雙手一攤,表示不知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救人

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