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激戰

第21章 激戰

眾武士在長者的刀鋒的威逼下,漸漸退縮,圏已經越來越大,長者乘機甩出一長索勾住樹榦,然後招招攻向眾武士的要害,逼得武士向四周躲閃,長者手腕一抖,借長索之力,騰空而起,向樹上飛去,同進刀光飛舞,一幢刀影將長者圍在中間,擊落了射向他的眾多暗器!

「追......」一聲令下,眾武士如影附隨,其它的客人也緊跟著追去。

長者站在較粗的樹枝上,隨手一揮,砍向另一碗口般粗的樹榦,沒等樹榦落下,長者伸腳踢向樹榦,「呼......」樹榦掛著風砸向追來之人。

正在追趕的武士和眾多為了財寶而來的江湖豪強見樹榦砸來,急忙閃避,腳步稍緩,長者利用這個間隙,手又一甩,繩子又飛向另一棵樹,長者借力,幾個起落飛向另一棵樹,如法炮製,借樹與之間的間隔在空中輾轉騰挪,很快遠去......

郝進看著長者遠去,好像有些氣餒,也有些失落,在這麼多人的圍追堵截下,仍然讓長者跑了,這讓他這個莊主的臉往那擱啊,但場面上的話還是要說。

「長者背叛於敦煌長史府,偷走長史府寶圖,放火燒庄欲掩蓋罪跡,從今以後長者與長史府恩斷義絕,豪無瓜葛,傳令下去,長史府的任何人見到,格殺勿論!」

說著無心,聽著有意,再場的所有江湖豪俠都聽到了「寶圖」二字,認定長者偷了寶圖得手之後,放火燒庄,欲趁亂逃走!

三三兩兩的江湖豪俠面面相覷,逐漸退去,他們沿著長者逃跑的方向急急追去。這些江湖豪俠個個可是追蹤的高手,無論到天崖海角,都會被追到的!

郝進命令龍其琛帶領八個武士也沿路追去!

敦煌長史府接連的變故另郝進一時無所適從,今天長者的背叛更是無法接受,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長者會走上這條不歸路呢?背叛就是死,這是長史府的鐵律,無論長者走到那都會被追殺!

郝進看著大火之後的長史府,殘垣斷壁中依然冒著縷縷青煙,長史府在大火中化為灰燼!救火的眾人個個沮喪地呆坐在地,眼睛含著熱淚,他們似乎到現在都不相信會有如此的結果!

郝進看著多年的家業被毀於一旦,心中在滴血,但他還不能外露,此時的每個人都需要的是鼓勵,而不是埋怨,推諉,指責!只要是能留下來救火的人個個都是好樣的,都是和自己是一條心的,這些人個個都值得信賴!郝進心裡明白,最有效鼓舞一干庄眾士氣的話就是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找借口。現在庄眾需要聽到他的說話聲音,不管是說什麼話,只要能聽到莊主說話,心裡就會安定,危難時刻,莊主就是希望!

郝進挺直了腰桿,昂起了頭,道:「大火是燒盡了我們的所有,幸運的是我們最寶貴的東西沒有被燒盡,就是你們,敦煌長史府能留下你們,就是最好的財富,只要有人在,我們還能東山再起的!」

沮喪的庄眾聽到莊主的話,慢慢地抬起了頭,兩眼含著熱淚,讚許地點頭。這算什麼,莊主說的對,只要人在,過不幾年,又一個嶄新的敦煌長史府會建起來的!

「現在,我要求大家站起來,收拾乾淨,挺起腰板,昂起頭來,不能哭喪著臉!」郝進又大聲說道,「我們現在去沙波酒坊吃喝痛快,再做打算!」

郝進看到眾人一個個來了精神,嘴角有了一絲的笑容!但一想到了長者,他的心就痛!

長者逃出了長史府,他並沒有慌不擇路,專走山間小路,而是堂而皇之走官道大路!這奇怪的行為,與亡命天崖的人的做法完全不同,很不合常規。也許長者是藝高人膽大,不把追他的人放在眼裡!

長者行了一段路,回頭看看沒有人追上來,索性不走了,找了一塊平板石頭,解下包裹,擺上吃的東西,自顧自地吃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越來越多的江湖豪俠追了上來,他們見長者居然坐著怡然自得地吃食物飲酒,居然沒有逃跑的跡象,不由得心生敬意!但他們仍然將長者圍了起來,相距約有十丈,但卻不進攻緊逼。

長者仍然好整以暇地坐著吃食物飲酒,對這些人不聞不問,好像他們並不存在似的。人越聚越多,黑壓壓的將長者圍了里三層外三層。

龍其琛領著八個武士也擠進了人群,他們幾個也散開了,將長者圍住。

「長者,晚輩敂你是前輩,請你回府,等莊主發落,晚輩會竭力包全你老而不失!」龍其琛尊敬地說道。

「哼……」長者鼻孔里出了一束長長的氣,他並沒有言語,而是專心吃他的食物,飲酒。

龍其琛再也不說話,眾武士也沒有進攻,只是靜靜地等著長者吃,眾多豪俠從早晨就到長史府來盯哨,一大早他們吃的食物本來就少,現在看著長者狼吞虎咽地吃食物,自己的肚子也下自覺地咕咕地響個不停,他們感覺到自己的肚子缺少食物支撐而發聲抗議。

祁連冷龍嶺的冷冰,他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這次來本來就是為了這個藏寶圖來的,現在圖就在眼前,還不動手不知在等什麼!

行走江湖的老手肯定現在不會動手,沖在最前面的肯定是死最早的。他們在等著,最好打起來,打個兩敗俱傷,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長者吃飽喝足,井井有條地收拾妥當,將包裹重新背起並綁在肩上。一切利索了之後說道,「你們不動手,我可要動手了」,話音剛落,長者動如脫兔,身影一晃,他已向江湖豪俠沖了過去。

霎時間刀光耀眼,祁連冷龍嶺宮教眾十餘件兵器都向他砍去,長者身形閃動,斜刺穿出,欺近冷雪,冷雪拔刀迎長者的面門就砍,長者身形一閃,已經繞到冷雪身後,右肘反撞,卟的一聲,已然撞中了冷雪的后心,長者左手輕探,小擒拿手用處,冷雪的刀已然奪在手,長者反手一揮,刀影閃過祁連冷龍嶺宮教眾的幾人的手已斷,連著刀掉在地上,長者的招式實在太快,電石火花之間已經削斷了手腕,這些人臉上瞬間無血色,手足無措片刻,才向後躍開,此時才發現自己手腕已斷,疼痛加上驚悚,已然昏死過去!

長者這幾下兔起鶻落,迅捷無比,眾人想施救,已然不及。腳尖點地,又回到石板前坐定。

龍其琛及眾武士采聲雷動,幾人大叫:「長者身手精彩如斯,好!」

江湖豪俠那能受此之氣,三人越眾而出,他們三人分別用重型兵器,使錘,使大砍刀,使大盾,向長者攻來,使錘的直上直下直擊長者,使盾在前護著身形,大砍刀遠遠的就可直削長者腦袋,三人有攻有守,配合嫻熟,長者險相環生!

那知長者不可思義的身姿避開砸下的大鎚,順手一刀沿著錘柄直削下去,使錘的大叫一聲,手指削斷,一隻錘脫手,直砸在使盾的腦袋上,腦漿四溢,眼看著是活不成了!長者一招得手,有理不饒人,順勢單刀粘住大刀,引牽引著大砍刀,直逼使錘人,噔一聲,刀錘互撞,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兩人的虎口震裂,半個身子都發麻,兵器都捏不穩,長者大笑,揮刀進招,兩人那能躲閃過去,脖頸中刀,血如刀一樣從傷口飆射而出,兩人如木樁一樣栽倒在地!

眾豪俠見長者武功如此了得,心中有懼意,但在藏寶圖的誘惑下,仍然圍著不走!大家圍住了,用長兵器和他車輪戰,看看他能支持多長時間。

使長槍的越眾而出,十桿長槍,四個方向,齊向長者攢刺,還有兩個使地躺刀的人只要有機可用,就會順勢滾進去,直攻長者下三路!此時長者更是懸一線,十桿槍,分刺他的臉面,前胸,後背,前心,無處不是要害,而地躺刀進攻下三路,防不勝防!這十二人都是江湖好手,各用平生之所學,下手毫不容情。以前的幾人之死已經給他們啟示,和長者交手,多用些時間,就會向鬼門關更近一步,所以他們上來就是招招制命,絕不留情!

長者也非等閑之輩,他身法一變,像靈猿靈敏地在槍陣中穿來插去,並不時地攻上凌厲的幾招,逼得槍手手忙腳亂!

「慢攻游斗,消耗體力」槍手中一人大喊。十人各退兩步,利用槍柄長的優勢,遊走,待到長者體力力竭,再大舉進攻上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長者逐漸感到力不從心,心浮氣燥,真氣有些不純!長者心說難自己一世英名就要死在此地!

龍其琛正在專註地觀看著戰局,他心中也是非常著急,他要助長者一臂之力!先助長者逃脫,至於以後會怎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長者的腳步開始有些零亂,揮刀的力道與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強弩之末,長者做最後的掙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 激戰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