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殺戮

第10章 殺戮

白無常想了想,道:「罷了,罷了……本來不讓過去,也是我們的原則,否則就得死,但現在吃了你的叫化兔,喝了你們的好酒,總感覺嘴有一些短!這樣罷,我們這邊正想把一封信送到敦煌長史府,請你幫個忙當個信使,替我們送信怎樣?」

「看目前的情形,這事只能這麼解決了,這封信只有我送了!但送信得另加三十兩黃金。」王中珏說道,「看來我和敦煌長史府有緣,上次送的是三個屍體和一個半活不死的人,這回又要送信,有意思,回味無群啊!」

「三十兩黃金,好說,好說」白無常說道。

「其實,從我走上這條路,什麼樣的人都想要打擾我們一下,我最恨這些無故找麻煩的人,我討厭這樣的人!我希望剩下的路不要讓我碰到這樣的麻煩,否則……!」王中珏很嚴肅地說道。

「否則……,怎樣?」白無常問道。

「死」,王中珏就說了一個字,兩眼突然如利劍出鞘,眼神足以殺人。

「好,生意達成,你送信,我付錢!」白無常說道,「黑兄弟,三十兩黃金給兩位奉上」

黑無常將錢如數奉上。

「告辭……」王中珏抱拳別過。

老馬現在愜意非凡,吃飽了肚子,喝足了水,又不用幹活,踏著歡快的小碎步,走在馬車前面。清脆的馬鈴聲和著車軸的吱吱扭扭的聲音倒也和諧。

「我現在才發現,做馬才是最好的,要做馬就得像這匹老馬一樣!」王中珏指著老馬說道,「至少他現在不愁吃喝,不用幹活,沒人打擾,不用想事,只跟著咱們走就是了,簡直是過著神仙般的日子,至少現在是!」

劉完虎笑了笑,沒有言語,只是甩了幾下響鞭,但鞭沒落到拉車的馬背上,他用這種響聲來警告拉車的馬,再不使勁,皮肉受苦了!

他們只管趕路,一時無話。

黑白無常目送著王中珏的馬車消失在路的盡頭,感慨無限,白無常說道:「要是普通人,看到弔死鬼和後背上的字,我敢肯定嚇個半死,屁滾尿流地回去了,他們倒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難得……,還有咱們倆扮成黑白無常都無法勸說回頭,看起來他們認定了的事,無論面臨怎樣的局面,他們會義無返顧,不達目標誓不罷休,這種人是最可怕的!」

白無常自言自語地說,然後和黑無常消失在小灌木叢中。

在不遠的地方一個幽靈般的身影一閃,也消失了。

王中珏從車窗探出頭,道:「走了這麼長時間,你有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事,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們呢!」

劉完虎點點頭,道:「是啊,少爺,我也有這種感覺,後背老有一雙眼睛盯著,瘮得慌!」

「一路小心在意,提防後背有眼」王中珏把玩著手中的酒杯,道:「如果這是武皇帝御用過的酒杯,那咱們是不是發了,大賺,特賺呢?哈哈……」

「哈哈……」劉完虎也爽郎地笑了起來說道,「賺不賺錢,咱們說了不算,就看古懂商的眼睛亮不亮了,咱們確實說了不算!」

「嗯,在理,生殺大權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這個酒杯值不值錢,也是少數幾個人說了算,不過今天的收成也不錯,三十兩黃金到手,這坐地起價的本領都尊駕你教我的,看來以後很長的時間,不用發愁吃飯的事了!」

夕陽西下,血紅的太陽慢慢地落下去,天邊被染成紅紅的一片,好像是在流血!

王中珏心中一緊,急忙上車,打開一壇酒,「嗞嗞……」地吸起酒來。

馬車又走了一會兒,劉完虎問道:「少爺,前面有一個破廟,咱們將就著歇一晚吧」

「好吧,你先進去看看,我隨後就來。」王中珏又吸了一口酒說道。

「吁……」劉完虎喚住了馬,老馬也乖乖地停了下,天晚了,牲口也是非常依戀人的。

「吱扭……」劉完虎推開了虛掩著門,沒等邁步進去,就聽見很多人起身,並伴有刀劍碰撞的聲。

「誰啊?」有人粗聲地問道。

「過路的,想在此將就一晚上,請給個方便!」劉完虎客氣地說。

「噢,這裡面人已經滿了,到別處去吧」有人又粗聲粗氣說道。

「打擾了」劉完虎掩上了門,退了出來,來到了馬車前

「少爺……」劉完虎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王中珏打斷,「我聽見了,咱們就再走走,離這個廟遠點,到那邊的大樹下面將就一晚也不錯!」

「好的……」劉完虎趕車,繞開一段殘牆,在大樹旁邊停下,由於牆的存在也多多少少能避風。

夜色漸漸濃,世界的一切都進入了夢中,然而遠處的蛙唱著情歌,有一句沒一句地說著情話呢!

王中珏瞪著眼睛,盯著綠豆大的一點蠟燭,他敏銳地聽到腳步聲,一大群人,但腳步聲不是雜亂無章的,而是整體劃一的,顯然是訓練有素的一大群朝小廟奔來。

王中珏將車中的蠟燭飛快地弄滅。

「少爺,有人來了」劉完虎輕聲地說道。

「靜觀其變」王中珏也輕聲說道。

一群黑衣人如幽靈般的,將小廟團團圍住,他們不問青紅皂白,也不查清裡面的是什麼人,就開始殺戮。

只聽得其中的一個人大喊道:「搭箭」

圍住一圈的幽靈抽箭彎弓,引箭待發

「放……」同一個人的聲音喊道。

小廟裡的人顯然是被外面的喊聲吵醒了,驚恐地,慌亂地問道:「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接著聽見抽刀劍的聲音,不過為時以晚,瞬間,箭如飛蝗,齊齊地射向小廟,裡面的人大多沒來得及喊一聲,就已經身中數箭,如刺蝟般倒地而死。

其中有幾武功高強的人狂吼,手中的刀舞得密不透風,將射來的箭盡數打落,然後雙腳點地,向房頂穿出,然而剛上房頂,黑暗中伸出無數的武器,往他身上招呼,有刀,有槍,有劍,還有鏈子錘……,剛上房的兩人沒有來得及看清房頂的形勢,喉嚨就已經被劍割斷,同進身上,中了幾刀,刀刀制命,中了幾槍,槍槍刺中要害!兩人又從房頂跌回屋內!

另外一人叫張明,拚命地招架,同時也不時地遞出殺招,拼起命的人兇悍異常,刀刀殺著!嘴裡狂吼,如受傷了野獸一樣!

「你們是什麼人,有膽地留下萬兒」嘴中驚怒地問道,手中的刀仍然招招進攻,不時地有黑衣人中刀倒地,但黑衣人也強悍異常,同伴倒地,就會有人補進了戰團,不管不顧自已,只管拚命地進招。

一袋煙的功夫,張明力竭,進攻的刀光越來越小,眼看著張明就要被擊斃。

「救人……」王中珏輕聲說道.他抓起碎石,天女撒花般地打灑出,不打別的,專打火把,和圍著張明的黑衣人。

「噗噗……」黑衣人的環跳穴被打中,一個個站立不穩,跌落下房頂,同時大多火把也被打滅。

一個黑影又出現在房頂,不等黑衣人反應過來,張明已經被提起,消失在黑夜中,這個黑影就是劉完虎。王中珏看著劉完虎的身手,暗暗佩服。

黑衣人看著張明被人救走,有幾個隨後就追,王中珏在黑暗處又是灑了一把碎石子,幾個人中石倒地。

「道上的朋友請了,請出來一見」有人大聲地說道。

王中珏沒有發聲,而是閉住呼吸,不讓他們聽出他的呼吸聲而辨別方位!

「射箭……」有人大聲發著命令,箭如飛石,射向王中珏藏身的地方,王中珏早已藏在大樹身後,箭盡數插大樹上。

黑衣人見那邊還沒有動靜!心裡想道,敵在暗處,我在明處,再糾纏下去,恐怕會有更大的麻煩,他們檢查了同伴傷勢,只是被石子打中了穴道,之外沒有其他傷。

「點火……撤……」發號使令的人再也不理黑暗中的王中珏,而是命令將火把投到小廟中,大火燒起,小廟化為灰燼!

黑衣人看到大火燒起,又等了會兒,小廟裡面沒有活物時,才離開。

這得有多大仇啊,斬盡殺決,要不是劉完虎及時出手救人,肯定一個活口不留下!下手之毒,出手之狠,做事之絕,真是少見。小廟中的二十號人不問青紅皂白,相干與不相干的人都一個也不放過,統統射殺,瞬間斃命!並且連屍體也隨著大火而成灰燼!

這就是江湖仇殺,沒有什麼道理何言,沒有什麼公理可講,對於江湖恩怨,最正確的通用的解決方法就是殺戮,流血!血流乾淨,恩怨才有可能是以解決!甚至將恩怨留給子孫後代。至到解決,這就是江湖的恩怨,一個神奇的存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殺戮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