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食人間煙火的黑白無常

第9章 食人間煙火的黑白無常

其實在王中珏的眼裡,這不是打鬥,而是過招。黑衣人點到而至,沒有痛下殺手,就像熟悉的人拆招一樣,所以王中珏對這場比拼壓根就沒有放在心手,只是凝神觀看黑衣人的招式,在眾多的虛招中總會有一招是簡單實用,這才是殺招,如果實戰,這樣的招式具有一招斃命的功效!而劉完虎卻恰巧沒看出這招,所以他處處受制於人,處處被動挨打,處處被黑衣人壓制,沒有佔到半點便宜!

「少爺,黑衣人的招式逼得我不能應付,你看出什麼門道了沒?」

「其實,在眾多的虛招中,只有一招,才是要命的,那就最簡單實用的那招,你再回想一下,是不是在眾多的複雜的虛招中,裹挾著一招最致命的,這招是最簡單,也是最實用的!」

劉完虎,再也不說話,細細在腦中細細地放電影一樣放著剛才的打鬥,想著,想著,他微微地笑了!

「想明白了,明白了就好!」王中珏看到了劉完虎的笑臉,欣慰地說。

「多謝少爺的指點,下回如果再遇上,不至於手忙腳亂,任人宰割的份兒」劉完虎自信地說道。

「要是下回碰到的不是泥,而是銀塑人,那咱倆就發了」王中珏笑著說,「他們不讓我們去敦煌,有幾個意思呢?」

「管他呢,咱們去敦煌是溜達的,順道拜訪一下莫高窟高僧,點撥一下少爺的慧根;到月牙仙境,洗滌一下殺氣漸濃的心神,聽說泉水喝上一口能延年益壽呢!」劉完虎一口氣說了很多。

「對,對……,這些聖地仙境應該去參拜一下,受佛爺的醍醐灌頂,也不虛此行了!」王中珏道。

老馬突然走向王中珏,將嘴搭在肩膀上,「哧哧……」喘著粗氣吹著王中珏的面頰,王中珏摸著馬的鬃毛,拍了拍馬脖子。

劉完虎也摸了下馬的脖子,道:「這傢伙是要吃的了,他飢餓的時候就是這樣的」

「咱們就歇會兒,再趕路,讓馬兒也吃些草料,我們的肚皮也叫喚了,你準備一下,我出去看看,有沒有打牙祭的野物。」王中珏走下了大道,沒入了小灌木林深處。

劉完虎把馬車停在路邊,給馬兒給草料,然後找了一棵大樹,在下面生起火,坐等王中珏的野物。

不一會兒,王中珏笑著地回來了,雙手各拿著一隻兔子,道:「奇怪,兔子都不怕人了,這兩小東西看見我不僅不跑,反而迎著我來了,我只好成了殺兔大俠了!」

劉完虎看著王中珏手中的兔子,喜出望外,接過兔子,三下五去二打拔乾淨,說道:「少爺,今天咱就吃個叫化兔,你坐下歇會兒,剩下的事就看我的了。」

「從前吃過叫化雞,味道超棒,今天的叫化兔想必也不錯,劉大廚在場,想必我也越幫越亂,坐享其成也算是幫了你大廚的忙了!」

劉完虎打開包裹,找出隨身而帶的食物佐料,熟練地在撐開已經弄乾凈的兔子胸腔,塞上佐料,並包裹好,然後在生火的地面上挖了小坑,將包好的兔子放在坑裡,擺好,用土將兔子埋好,再蓋上一層土,然後把火又移到上面,加上些柴火,讓火燒旺。

「少爺,現在拿出你的酒,待會兒一起吃喝,那才叫香呢!」

「好注意,我咋就沒想到呢,上好的灑奉上,就著叫化兔,肯定是人間美味」王中珏吸了吸了口水,道,「我已經垂涎欲滴,等不及了!」

隨著柴火越來越旺,逐漸地有香味溢出,而且越來越濃,香味隨風飄去。

劉完虎蹙了蹙鼻子,辨別著叫化兔散發的香味的深淺,道:「火候還沒有好,再等等,上好的叫化兔就快要出塘了」

王中珏聞到濃烈的香味,已經有些按捺不住,搓著手,坐立不安!

「這香味著實讓人慾罷不能,著實勾人,劉叔,火候到了沒,快成了吧?」

「還欠點火候,再等一小會兒,就一小會兒,叫化兔就能出塘。」

「還要等多長時間啊,真要人命,快點熟吧,快點熟吧。」

香味越來越濃,中間還夾著淡淡的一股糊味,劉完虎起身道:「好,叫化兔大功告成」

「叫化兔成了,快,快……,起塘,真受不了這香味,都快饞瘋了」王中珏急不可耐的催促。

劉完虎將柴活移到一邊,小心地拔開上面的一層泥土,露出了包裹著的兔子肉,取出並慢慢地綻開包裹皮,一股兔肉的香味撲鼻而來,在加上佐料的輔助香味,更是美不勝收,妙不可言,兔肉的表面烤得焦黃而不糊,滋滋地仍然冒著油花,看上去真是人間的美味。

「兩隻兔子,兩個人,一人一隻,毫不吃虧,哈哈……」王中珏正要準備拿一隻叫化兔時,突然有聲音傳來

「等,等……,將汝分成四分,分成四分,還有我們兩個人怎麼能忘了呢,這麼美妙的人間美味,怎麼能不讓我們吃呢?」

這時從小灌木林中走出兩人,一黑一白的打扮,高高的帽子,陰森的臉面,手裡拿著用白紙纏著的燒火棍還有鐵鏈子。

「黑白無常?……」王中珏,劉完虎兩人異口同聲地喊道。

「沒錯,本來我兄弟倆想晚上出來,拿人的,可是這個香味也太誘人了,太誘人了,只好尋著香味,來到這兒了」白無常說道,「把那個,分成四分,四分,均分,童叟無欺!」

「兩位無常兄,混得這麼差,連一頓飯都沒混到?」王中珏看著黑白無常的打扮,笑了笑,道,「陰間,最有油水的差事,讓你倆當成這樣,差評!你倆沒救了!」

「閑話少說,快,快……,將汝分成四分,均分,童叟無欺」白無常是一個性急的人,在香味的引誘下,已經急不可耐!

「沒辦法了,兩位神人搶凡人的飯,沒有不答應道理,不過以後拿人的時候,碰見我們倆就多擔待一點」王中珏一邊撕著兔子肉,一邊說道。

「好說,好說……」沒等王中珏完全撒開兔子肉,白無常伸手就搶過,大啃大吃起來,風捲殘雲,一會兒功夫,半隻兔子就下肚!

黑無常也接過劉完虎的半隻兔子肉,很快也吃完了。

他兩吸著手指上的殘肉意猶未盡,「好吃,好吃……,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兔肉呢!」

此時,王中珏才開始吃,他慢慢地吃著,享受著兔肉的味道,他有個習慣,就是吃食物時很慢很慢,儘可能地享受食物帶給人的快感!王中珏和劉完虎一邊吃著兔肉,一邊品著酒,一副享受的樣子。

黑白無常看到王中珏拿出了酒,他倆人又傻眼了,「有酒喝,具然沒拿出來,你們獨自喝,太不夠意思了吧」

「我們拿酒的時候,你的兔肉已經吃完了,能怪我嗎?」王中珏吃著兔肉,喝著好酒,說道。

「還是老規矩,將汝分成四份,均分,童叟無欺」白無常又說道。

「怎麼分,沒有酒杯?」劉完虎沒好氣地說。

「用什麼酒杯啊,乾脆把那一壇給我們兄弟兩不就行了!」白無常笑容滿面地說道。

「好,拿去」王中珏把酒罈扔了過去。

白無常伸手一牽一引,酒罈穩穩地接住,也不道一聲謝謝,仰起頭,張開嘴,壇中酒倒入,鯨吸。半壇酒已經下到白無常肚,然後轉手送給黑無常。

黑無常喝酒如同白無常一樣,滿一壇酒經過黑白無常的這一轉手,已經底朝天。

「好酒……」黑白無常同聲大讚。

「謝謝……」王中珏淡淡的回應道。

王中珏,劉完虎也吃完了肉,喝足了酒。

「酒足飯飽,然後就該干正事了」黑白無常說道。

王中珏看著黑白無常,道:「我知道你們的正事是什麼,不就是讓我們沿原路返回,但這件事好像已經行不通了,你瞅瞅我的那匹老馬,它可不願返回去」

白無常面露難色,道:「這事就難辦了,明知此路不通,你們為啥還要過去呢?」

「有些事明知不可為,但你必需去做,這是原則性問題!」王中珏嚴正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食人間煙火的黑白無常

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