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思任發赴會

第788章 思任發赴會

由於思機發在這裡,大家都有所收斂,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思機發豈能看不出來,他簡單地吃了幾口飯,就告辭了。

待他離開,誠陽子問道:「侯爺。您準備怎麼處置他?」

陳昱笑著說道:「思機發被抓,思任發現在一定是非常抓狂。我們先看看,看看思任發怎麼做?咱們不著急,該著急的是他。」

餘慶建議道:「侯爺。不妨咱們那思機發向思任發換一塊土地。他一直把思機發當成接班人培養。咱們趁機從麓川那裡要一塊地,我覺得是沒有問題的。」

餘慶之所以這麼說,絕不是心血來潮。那是有依據的。

當年陳昱被大越從諒江府陸那縣縣令,升為諒山府知府。廣西思明府黃家土司的黃天道率兵侵入諒山府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當時的諒山衛指揮使阮雄貿然出兵,中了黃天道的埋伏,幾乎是全軍覆沒。

諒山城岌岌可危,多虧陳昱率領衛隊拚死抵抗,這才守住了諒山城。

接下來,陳昱用計將黃天道擒獲。降將班泰建議陳昱讓黃天渠用兩個土州換回黃天道。陳昱認為這個建議有些大膽,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黃天渠竟然答應了。

這才有了後來張義、陳虎等人奔赴思明府,接下來就發生了許多許多的事情,一直走到了今天。

但是,此一時彼一時,當時陳昱是大越朝廷任命的官員,說白了,就是為大越朝廷打工的。從黃家土司那裡用黃天道換來的那兩個土州,那是他的私人財產,與大越一點關係都沒有。

雖然後期大越知道了,但是已經木已成舟。

現在雖然比那時實力增強了不知多少倍,向麓川思家索要地盤,誰也管不著。但是,麓川位於雲南的西南角,與己方最近的思明府也相隔甚遠。在那裡要一塊地盤,沒有什麼意義。如果是大明江南地區的一個小縣,陳昱都覺得還可行。

於是,陳昱聽了,問道:「到時候,派你去,怎麼樣?」

餘慶當然聽出了陳昱說的是反話,他笑著回道:「侯爺。我哪有那個本事。打打殺殺還行,管理一方,還真沒這個本事。」

「你還有自知之明,說明腦袋還沒有瘋掉。」陳昱笑著說道。

誠陽子說道:「索要地盤,是真沒什麼意思。莫不如要些錢財,穩妥一些。」

除了地盤之外,最佳的選擇就是錢財了。卓不凡、田大牛也是這麼認為的。

陳昱聽了,笑著說道:「除了地盤和錢財,其實我們可以要一些其他的東西。」

但是,陳昱沒有說要什麼。眾人也就沒有問。

第二日,思任發就派人前來談判。因為昨日思機發被俘的事情,他知道了。原以為陳昱這邊會主動來談,可是等到晚上,也沒有等到。思任發救兒心切,只能是派人前來談判,他的思路是,只要是把思機發放了,什麼條件都可以談,什麼條件都可以商量。

陳昱聽說,思任發的人來了,就紛紛白殿斌,思任發如果有誠意,就親自來談,否則免談。

直接一句話就把思任發的人打發了。

談判之人出去后,思任發就在營里等著消息。當他聽說談判之人回來了,還以為進展十分順利。他對自己的判斷還是頗為得意的。

可是思任發聽了談判之人的話,非常不解。陳昱這麼做是什麼意思。

手下一聽,擔心這是陳昱的奸計,目的是趁機將思任發一舉拿下,將爺倆扭送給大明方面邀功。

思任發否定了手下的這個想法。在他看來,陳昱雖然是自己的對手,但是他做事情光明磊落,不是那種陰險狡詐之徒。

原來,思任發昨日研究了了半天,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極有可能會讓自己在麓川的地盤上,割一塊地盤給他。

因為當年陳昱利用黃天道從思明府黃家土司那裡要了兩個土州。這件事西南諸省的有頭有臉之人,基本都知道此事。

所以思任發才有這個想法。他當晚想了半天,最後決定完全可以用地盤來換兒子思機發。只是不知道陳昱的胃口究竟有多大。於是第二日,他就主動派人前來談判,能早日談成,就意味著思機發能夠早日被放回來。畢竟他是自己的接班人,麓川這塊地盤還得有人繼承呀。

可是談判之人將陳昱的原話帶回來后,思任發倒吸一口涼氣,莫非陳昱是要讓自己前往景東城,用自己的命換思機發的命。他拿自己,前去大明那邊邀功。

眾人紛紛勸解思任發,另想他法營救思機發,千萬不能前去景東城,中了陳昱的奸計。

思任發不知道陳昱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對於前往景東城談判,也是有些擔心。

當天晚上,他失眠了,一晚沒有睡覺。凌晨時分,思任發下了決心,一早就去景東城與陳昱當面談一談,哪怕是用自己把思機發換回來,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所以他頂著黑眼圈,不顧身邊眾人的勸阻,毅然決然地帶著八名侍衛,前去景東城與陳昱談判。

有人就勸他多帶些人馬,都被思任發給拒絕了。因為你帶八個人和八百人、八千人的效果是一樣的。自己是去談判的,不是去打仗的。

從這一點來看,思任發還是看得十分明白的。

當思任髮帶著人趕到景東城外,報上名號之後,負責守衛的士兵趕忙進城向陳昱稟報。

陳昱正在與卓不凡、餘慶等人商議軍事,就問道:「他帶了多少人?」

士兵拱手回道:「稟侯爺。他就帶著八名侍衛前來。」

卓不凡讚歎道:「思任發不愧是個梟雄呀。竟然膽敢帶八個人前來。這份氣度,卓某佩服。」

餘慶則說道:「他就帶著八個人前來,也太不把我們侯爺當回事了。侯爺,咱們必須嚴懲思任發,一會兒我給他來個下馬威。」

陳昱笑著問道:「你準備怎麼做?」

餘慶大咧咧地說道:「我去門口等著他。只要他打過了我,我就讓他進。打不過我,對不起,回去把功夫練好了,再來吧。」

陳昱聽了,說道:「那我把思機發和抓獲的這些俘虜都跟你吧。他們一天吃喝拉撒耗費挺大。你作為指揮使,每月的俸祿非常多,你就幫我分擔分擔,一直供到思任發能夠打過你,前來談判為止。你看如何?」

餘慶聽了,腦袋嗡的一下,血壓直往上升。他忙說道:「這麼做,豈不是耽誤了侯爺的大事。我看還是算了吧。」

陳昱也沒有理他,起身帶著眾人前去迎接思任發。

雖然思任發是叛軍首領,但是他敢來談判,這份勇氣,就令人敬佩,所以陳昱才決定前去迎接思任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交趾猛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交趾猛人目錄 交趾猛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8章 思任發赴會

9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