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比試

第八十三章 比試

看著梅寒的舉止,雷鳴音感到很是不解,這幾天下來,梅寒總是在地上寫寫畫畫,但是卻始終沒有留下什麼跡象。這種怪異的行為在他看來,梅寒瘋了?

時間一晃就是十天,梅寒首次迎來了他在萬符院的第一次月中,天一大早,萬符院的九名弟子就在院里恭敬的站著,靜候他們共同的師尊彡鼎生的來臨,梅寒自然不會例外。

在等候間,所有人默然不語,就連平日里氣焰囂張的三師兄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半個鐘頭過去,太陽的輪廓出現在東方的霞雲間,突然赤紅色的晨輝中泛起一片紫光,就彷彿是東方的太陽中生出一團紫氣。

八名弟子神色愈加恭敬,紛紛表現卑躬屈膝的姿態,梅寒注意外人的變化,他也畢恭畢敬的弓著腰。

不一會兒,有紫氣從東方飛來,更詭異的是紫氣成雲,在紫雲上立著一件鼓脹起來的錦緞衣衫,在風中獵獵作響。

餘光瞥見,梅寒後背有些發寒。

就在紫雲飄落眾人身前之際,紫氣驀然回收鑽入衣衫中,然後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原本鼓脹起來內無一物的衣衫中衣袖一展伸出兩隻手,衣襟里也擠出一顆腦袋。一個大活人就這麼憑空出現,放佛他就是由之前的紫氣幻化而成,不可思議!

這人是一名紫發老者,身形不高,甚至有些偏矮,可是他往那裡一站,就匯聚了天地的亮彩,顯得高大偉岸,背著手如能擔起一片天地,目光一掃,深邃的眼睛似能窺破一切隱遁,看了眼梅寒又看了眼地面,目光輕微閃動。

他就是萬符院如今僅存的長老,彡鼎生。力丹月境的修為,修得紫氣東來造化功,甚是了得。

梅寒捕捉到紫發老者的目色微變,他心知道自己的後手已被發覺。

「弟子參見師尊!」眾人齊聲拜道。

「嗯,規矩不變,先比試,後點評。開始吧。」彡鼎生淡淡的說道,沒有半點多餘的話,一開口就直入主題,然後也不見動足就退居一旁,留出腳下的空地。

九名弟子互視一眼,大師兄千寒山率先走出,轉身抱拳:「第一局就由我先來,不知哪位師弟肯上來。」

短暫的沉默后,二師兄白巫行苦笑一聲:「大師兄你也真是的,我們這裡哪還有你的對手,你這是硬逼我出場,你可害苦我了。」白巫行抱怨間,人已走出。

然後二人開始比試符法。

「我第一招使出的是九重疊浪符。」千寒山翻手間取出一張碧藍色的元符,朝天上一拋,元符綻放璀璨的藍光,藍光一疊一疊的向四周擴散,同時有海浪的聲音響起,一陣元氣波動帶著狂猛之意撞向白巫行。

白巫行面色不變,非常鎮定:「來得好,白某前段時間剛製作出一枚三沙困潮符。」他抬手一指,袖間一張畫著點點符文的黃色元符一飛而出,在半空爆裂開來,化為漫天黃沙,狂風橫掃間,飛沙立成三堵牆,然後圍成一個三角形將藍色碧波之意困住。

「師弟,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但你可知內外夾擊,水漫黃提。去!」千寒山符筆在半空一揮,筆尖元光閃動,一片水意潑灑而出,反而將沙牆包裹。然後沙牆倒塌,大量的碧水沖向白巫行。

白巫行面色一凝,快速一閃,躲過一擊。

制符師的比試不是廝殺,比的就是對符術的掌握,對符道的理解。這第一交鋒,顯然白巫行遜色一籌。

「聽說大師兄不久前先天符術大有長進,今日師弟就厚顏請教一番。」不甘落了下風的白巫行搶先開口,然後抓出符筆,咬破舌尖,筆尖在口中沾了一抹鮮血。

「精血為墨,天筱引魂,大力蒼狼!」白巫行在掌心快速的勾勒出一個陣法圖符,然後對著千寒山一掌打去。

嘩!

他的掌心綠光大放,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從手掌轟鳴而出,響遍四周,赫然是一隻蒼狼的聲音,只見一頭高大的妖狼居然從白巫行的手掌心一躍而出,此獸身體半透明,身軀粗壯,四肢如柱,模樣凶厲,一出現就張開腥臭大口,咬向千寒山。

虛無秘境中存在四種獸類分別是妖獸、虛獸、靈獸以及異獸。此獸便是白巫行從虛無秘境中獲得的一隻虛獸。虛獸在契約后,可與主人何為一體。

先天符與後天符相對,先天符乃是指一次畫出的符文,後天符則是指某些符陣太過複雜玄奧,一次畫不出來,需要先後多次才可完成的符陣。

兩者威力沒有可比性,但是先天符往往反映了制符師的靈敏性,熟練性以及優異程度,是制符師等級評定的一大重要因素。

「大力蒼狼!」千寒山心中一凜,面色變得凝重,他毫不遲疑的抬起右手,五指一張,「五符山!」

嗡~~

天地驀然嗡鳴,五道顏色各異的光線從他的五指指尖上激射而出,迎風膨脹,勢蘊萬鈞,轉眼間化作一座山沖蒼狼一壓而下。

「身藏五行之力!」白巫行很是驚愕,制符師到了一定地步眼中看到的世間萬物都是符元組成,抬手投足間都可揮灑符道,不過在此之前,需要經歷一種境界,那就是肉身成符。平日里不斷的刻畫符陣並藏在肉體內,潛移默化的影響改變身體,日積月累,某一天肉身就是一道宏大的符陣,這就是肉身成符。

顯然,千寒山還沒有這樣的本事,但是一次從體內激發五中不同屬性的符力,這也足以說明他這一招單從符道上,再次比白巫行高了一頭。

當然,符道雖妙,並不代表就能贏,大力蒼狼素以力大無窮著稱,一爪之下可裂石崩山。當它一聲怒吼的撲擊在五符山上之後,五符山只是相持數息就四分五裂的崩潰。

千寒山急速後退,但是蒼狼身軀壯碩,可極位敏捷,剎那臨近一爪落下,在千寒山的胸口抓出三道血痕。

一擊分出高低,白巫行揮袖間收回大力蒼狼於體內。

「不愧是虛獸,果然很強。」

「多謝師兄謬讚。僥倖一局罷了。」白巫行道了聲謝,然後說道,「這些天來,我一直在準備一張符,今日我就拿出來請師兄**。」

他從懷中取出一張符,這張符很大,鋪展開來,有兩米長,上面刻畫著無數玄奧的符文,整體構成了一條龍,不知為何,這條龍缺少一股神妙,因為它沒有眼睛。

他抓過符筆,依舊沾取自己的精血然後在符上輕旋一點,點去的位置正視龍的眼睛。

這一筆看似簡單,可白巫行卻很吃力,只是一筆整個人都虛脫了,喘著粗氣,激發元符。

突然間四周元氣涌動,天空上烏雲密布,電閃雷鳴,天地為之黯然,一道粗大擊落在符紙上,整個符紙化為齏粉,可是符紙上的符線卻懸在半空,那圖龍突然間睜開了眼,整個都活了,然後龍吟長嘯,無窮的血煞之氣從龍身上滾滾冒出。

這是一條煞龍!

「師兄接招吧!」他的這一張後天符聲勢浩蕩,威力不凡。

煞龍一躍衝天,然後裹著無盡的雷海,從雲端如長槍衝下。

「好一筆畫龍點睛!」千寒山驚讚,他沒有使出何種符術,而是眾人不解的脫下外袍。

外袍飛到半空時,眾人才發現不同,除了彡鼎生,其餘所有人驚呼。

衣袍上突然亮起了成陣法排列的七顆星光,星光連成一片,構成一個陣法。

符陣本出同源,符法之極是為陣法,千寒山這是在運用陣法之力。

「七星萬法陣!」

「這……這是七星道袍!」

除了凌空畫符,符文需要某種載體,如符紙,草木,獸皮等,其中還有一種就是布帛,布帛因為本身質地的原因,對於制符師要求更高。

誰也沒有想到,千寒山竟出奇的將自己的外袍做成了一道陣法。

七星萬法陣,威力非常大,只是引動就使得四周空氣出現一種凝固的壓抑感,在這凝固的空間中突然爆發出凌厲的劍意。這才是七星萬法陣的真正殺念。

嗖!

一顆星從外袍上飛出,化作一把通天巨劍,似可毀天滅地,轟然射出,氣勢之強,讓這蒼穹色變,讓大地顫抖,劍鋒所過,更是沿途留下一個巨大的漩渦。

轟轟巨響間,直接撞在了煞龍身上,緊接著,有一顆星光化作第二把巨劍轟鳴而出。

嗖嗖嗖——

轉眼間一連六把巨大劍光刺破天際,氣勢驚人,絞碎一切,饒是煞龍威風八面,無比強悍也是不敵,在六劍的在衝擊之下,發出凄厲慘鳴,轟然崩潰,化為漫天飛灰。衝擊波動瘋狂向四周擴散,橫掃一切敗葉粉塵。

不待白巫行有所行動,迎面而來生猛的狂風,此風如同夾雜無數細針,吹打在臉上,傳來陣陣刺痛。白巫行面色一白,兩眼睜得老大,抬頭盯著懸在頭頂的光影,那赫然是最後一把巨劍,劍意成風,撲面而來,甚至他的一些髮絲都被劍芒切斷。

他苦笑一聲,這才發現原來自己與大師兄之間的差距竟是這般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力掃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力掃天下目錄 力掃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三章 比試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