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糖(九)

第102章 糖(九)

人世間數十年的光陰說慢是極慢,諸如孤身一人站在山寺中時,每一彈指都像是一生,總也瞧不到盡頭。小說但是說快又是極快的,轉眼便是白雲蒼狗,東海揚塵。

大澤寺里的歲月總是這樣時快時慢,以至於久了之後,同燈也記不得自己究竟在這裡點了多少年的燈,只能通過身上偶爾出現的災禍和痛楚,來判斷時日——

那人病了又很快好了;

那人躲過了一場災;

那人這一世結束了;

人生在世壽數總是難以說清的,有長有短,同燈替的是災禍痛楚,而不是壽數。所以那人並非世世長壽,只是即便亡故也是無災無痛,安安靜靜地閉上眼。

一世帝王,一世蜉蝣,一世乞丐,一世沙彌……

盛衰否泰總是交替的,所以那人自帝王之後,每一世的壽數都不長,不過短短百來年,已經幾入輪迴了。上一世的沙彌終究還是只活了三十餘年,死時的病痛雖然全由同燈擔了,但也仍是短壽得可惜。

不過這一世,落在那人身上的災禍病痛似乎少得多了,以至於整整十六年,同燈只替他擔過一回大一些的病痛,剩餘凈是些小事,不足掛齒。

雖說災禍少了是好事,但另一方面,牽連也跟著少了。

這十六年裡,同燈在這大澤寺里呆得快要入了定。若不是玄憫和薛閑時不時會來一趟,他怕是連仙都修了幾輪了。

不過這些年,江松山倒是比以前多了點人影。因為自三十多年前黑石灘一戰後,太常寺的太卜便知曉了大澤寺之於國師的意義,沒過幾年,江松山山腰處便多了一間獨屋,門匾上蓋了朝廷的印,專供守山人落腳。

守山人挑的是有經驗的山夫,吃著一點兒薄俸,簡簡單單守一山太平。

他要做的事倒是不難,就是定時巡山,看著點路過之人,不讓尋常人隨意登上江松山,畢竟大澤寺內同燈偶爾會替人受災,若是有人莽莽撞撞地上來,總有被牽連的危險。若是山中忽然忽起雷火,便及時報給衙門,免得再燒一回山。

雖說是多了一個人,但實際上,守山人巡山也只是順著山腰走,不會冒冒失失地順著老石階,去荒廢的大澤寺轉一圈。所以這守山人和同燈幾乎是井水不犯河水,三十年下來,同燈也沒見過他一回,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人。

某年早春,清晨的山間薄霧還未散,一個少年人便背著一個灰布包袱上了山。暮冬遺留的寒氣還未全消,山間更是陰濕,這少年人卻將袖子挽到了小臂,露出薄而精健的肌肉來。

他皮膚算不上白,一看就是從小幹活,在日頭下長大的。他頭髮束得高高的,一絲不苟,筋骨間處處透著力道,渾身上下散發著少年人特有的意氣。

他是上一任守山人的兒子,現今上山,是來接這守山的職位。

少年在山腰的守山房邊停下步子,解下包袱進了門。他將包袱放在裡間的床鋪上,又掃了一眼屋內的布置,便熟練地收拾了一番,拎起屋裡的木桶,背手關上屋門,朝山間深處走去了。

他本意是要去山溪那邊打些水來,卻在路過一條石階時停住了腳。

這條石階他是知道的,沿著它一路往上走,要不了多久就能登上山頂,傳說中的鬼寺就在上頭。不知為何,少年每回聽人說起鬼寺,心裡都會泛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他總覺得,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似乎越過數道山影,遙遙望過那座鬼寺,甚至看見過鬼寺里無聲亮起的燈火。

但這是不可能的,畢竟他所住的地方在縣城邊郊,並不在山頭上,怎麼也不可能看見那樣的場景。況且不知為何,每每想起鬼寺,他總有種不知由來的感慨。

現今他就站在這石階前,那種莫名的感觸更是來得突然。

少年只略微猶豫了一下,便乾乾脆脆地抬腳上了石階。傳聞這鬼寺已經荒了數百年了,從未有過人,沉靜而孤寂。他越往山頂去,周圍便越發安靜。

若是尋常人,怕是要覺得有些瘮得慌了,可他卻連半點兒怯意也沒生,一步三階地登上了頂。

大澤寺比他想象的要完好得多,但也荒得多。

完好是因為前殿和寶塔幾乎看不出有被燒過的痕迹,就連寺門也是好好地佇立著,只是滿含風霜。荒則是因為,前些天冬意還未散盡時,下過一場雪,縣城裡人來人往,積雪倒是早被踩沒了,可這山寺里卻依然存留著一片茫茫然的白,那種孤寂感便更為深重起來。

寺門半開著,少年在門外略微張望了一下,卻並沒有看齊全。他也不知自己是出於何種想法,鬼使神差地伸手推開了寺門。

吱呀——

寺門發出一聲老舊得令人牙酸的聲響,門內的一切便毫無遮擋地落進了少年眼裡。

少年當即便愣住了,面色微愕地看著某一處,半天沒能說出話來——

他看見古寺寶殿長而空蕩的台階上,正靜靜地站著一個人影,高而瘦,一身白袍纖塵不染,在曠寂的茫茫雪色中,顯出一種百年孤寂來。

「你是……」少年回神時,發現自己居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走進了寺內,站在了台階下。他抬頭看著那道白影,雙眉微蹙,疑惑道:「你是誰?怎會在這鬼寺之中?」

那一身白袍的僧人恍然一愣,盯著少年的眉眼,似是明白了什麼又似是猶疑,「你能看見我?」

少年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這一年是癸卯年,距離那沙彌過世整整十七年,距離黑石灘一戰整整三十七年,距離同燈圓寂已是百餘年之久。

枯坐總有盡時,知己終能重逢。

遠處天邊幾道白光閃過,隆隆悶響順著天際滾滾而來。這年的第一聲雨雷來了,山花爛漫的盛春自然也不遠了……

千里之外,徽州府寧陽縣內最有名的食肆里一如既往客滿為患。

剛布完雨的薛閑和玄憫站在門口,掃量了一眼便進了店。

半個時辰前,薛閑還在江對岸布雨。只是他布完之後略有些犯饞,心血來潮之下想吃「桃脂燒肉」,玄憫對他的要求向來沒有異議,於是兩人便乘雲千里來到了這家九味居。

薛閑進店時沖玄憫道:「當初我落腳在寧陽縣時,見天吃的都是這家的招牌。不過那時候不方便動,都是江世寧那書獃子幫我來買,不知道三十多年過去,那幾道菜味道變了不曾。」

玄憫瞥了眼屋外支出的早點攤,「嗯」了一聲,「我記得這裡。」

「誒?你也來吃過?」薛閑一愣。

「當日我去江家醫堂捉你,正是應了這家食肆的堂倌所求。」玄憫淡聲解釋道。

活了千百年,若是事無巨細都記得清清楚楚,那腦子早就不夠用了。薛閑向來只記得有些特別的人或事,就好似他記得當初玄憫是怎樣將他從江家醫堂偏屋的地上鏟起來的,也隱隱記得出門時碰上了衙門的人,卻想不起來當初在場的還有哪些雜人了。

被玄憫這麼一提,他才有了些依稀的印象,順口道:「好像是有那麼個人,記不大清了。」

這家九味居的小二倒是十分熱情,一見兩人進店,也不說客滿了,只笑臉盈盈地沖他們說九味居一切吃食都能裝好了帶回去,若是不介意,倒還有兩桌客人少,可以合坐。

薛閑和玄憫所住的竹樓同這裡怎麼著也隔著大江,少說也有近千里,帶著食盒上天翻騰一圈那也太不像話了。是以薛閑用眼神向玄憫這講究人徵詢了一番,而後大手一揮,沖小二道:「無妨,合坐吧。」

「好嘞!怠慢了二位,咱們老闆和老闆娘說了,合坐的銀錢減半。」小二笑眯眯地領著兩人走到一張桌邊。

這桌客人確實少,只有一人,生得白白凈凈,一副書生模樣,但看衣著,至少是個小富人家。

約莫是薛閑記憶中留有印象的書生不算多,熟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他看全天下的書生,都覺得有江世寧的影子。

這不,他轉頭沖玄憫道:「這人長得倒是有幾分像那書獃子。」

又來了……

玄憫頗為無言,捏了捏他的下巴,示意他趕緊坐下別傻站著。

那書生的菜剛上了一樣,見他們坐下,頗為友善地沖他們笑了笑,又抬手指了指自己那份陶罐燒雞,沖二人道:「坐一桌也是緣分,不妨一起吃。」

他笑起來更有江世寧的影子,薛閑便不認生地同他聊了起來。

這兩人旁的不說,在吃上著實所見略同。小二陸陸續續上齊了菜后,兩人均是失笑,因為兩人點的菜式一模一樣。

「當真是有緣了,實不相瞞,在下剛看見二位,就覺得有些面善。」那書生溫和地笑了笑,道,「好像見了故人似的。」

薛閑一愣,轉而和玄憫對視一眼,又看向那書生,勾著嘴角道:「巧了,我們也覺得你像一位故人,興許上輩子是舊交呢。」

……

這頓飯吃得薛閑身心愉悅,臨走時還給書生留了三張紙符,說是以後若有需要幫忙之處,即招即到。

直到回到竹樓,薛閑嘴角還帶著一抹淺笑。

「你看見他的面相了么?」他沖玄憫說道,「這一世是個有福之人,長命百歲。」

玄憫看著他絮絮叨叨地說了半天,只點頭「嗯」了一聲,便捏著他的下巴,封住了他的嘴唇。

黑鳥光是看見吻,便屁滾尿流地跑了,跑得遠遠的,似乎生怕看見些瞎眼的場景。

兩人糾纏至半夜時分,終於平復下來,相依著淺淺入了眠。

淺眠之中最易陷入紛亂的夢境,玄憫恍然間覺得自己又回到了竹樓地下的石室里,薛閑站在他身邊,離他近極了,眯著眼說道:「你虧欠我良多,如今我只需要你一點心頭血,你給還是不給?」面色冷然之中透著一股邪氣,還有一股深沉的恨意。

他閉了閉眼,沒有讓開,任薛閑埋在他脖頸間,咬透了他的皮膚,吸進去一口血。

薛閑重新站直身體時,帶著恨意的嘴角還沾著一絲血跡,在他素白的臉上顯得突兀又刺眼。

玄憫抬起手,想要幫他把那絲血跡擦乾淨,然而手抬到一半,便被身邊的人碰了一下。

「做夢了?」有人低聲問了他一句。

玄憫倏然睜開眼,就見夢中之人正支著頭看他,夢中的邪氣和恨意全然不再,甚至嘴角還抿著一抹笑。

他愣了一會兒,終於還是反應過來,自己又夢見曾經的心魔了。

這心魔自從黑石灘一戰後,始終跟著他,時不時便會在他心防不慎是冒出頭來,打坐時有之,調養時有之,小憩時亦有之,約莫是一種深重的后怕。

不過三十多年過去,這心魔終究是出現得越來越少了,近幾年更是只有寥寥數次,興許再過上一兩年,就真的再也不會夢見了。他像是一個後知後覺之人,花了如此久的時間,終於要從那些放不下的愧疚和惦念中走出來了。

只是因為身邊之人始終都在,何其有幸。

玄憫深黑的眸子靜靜地看了薛閑片刻,倏然翻身壓了過去,落在薛閑唇間的吻有些重,又滿是繾綣。

薛閑一邊回應一邊沒好氣道:「你還想幾天出不了門么……」

這一纏便又是許久。

胡天黑地的酣戰之後,薛閑懶懶散散地靠在玄憫肩上,有一搭沒一搭地用手指勾著他的下巴,漫不經心道:「我越來越覺著,你這一本正經的模樣都是裝的,我只是多提了旁人幾句而已,你就這麼磨我,半天不給個痛快……」

他聲音里還帶著一股子飽嘗情·欲的啞意,說著抱怨的話,面上卻只見閑散和酣足,可見只是動動嘴皮子逗逗人而已。

花了三十多年才認清這一點,這也著實是個人才了。

屋外躲災的黑鳥崽子聽不見二人動靜,便又鬼鬼祟祟來冒了個頭,落在窗邊時剛巧聽見薛閑這句話,當即覺得自己鳥眼瞎了鳥耳聾了,沖屋裡的人活靈活現地啐了一口。

原本還懶懶散散的薛閑當即來了精神,抬手一指那黑鳥崽子,沒好氣道:「膽子肥了,敢啐人了,你再來一聲試試,保管今晚吃上烤鳥肉。」

黑鳥:「啐!」

而後忙不迭吱哇叫著滾遠了,彷彿慢一步就要沒命似的。

薛閑:「……」

玄憫倚牆而坐,安安靜靜地看著某人一本正經地同鳥吵了一回架。

於是薛閑一回頭,就看見了玄憫一彎便收的嘴角。

他當即一愣,「你方才是不是憋不住笑了?」

玄憫面色淡然,八風不動:「不曾。」

薛閑瞪了他一會兒,「我看見了!」

玄憫依然八風不動:「看錯了。」

薛閑:「……再笑一個?」

玄憫一聲不吭幫薛閑把衣服拉好,面色平靜地下了床,收拾了一番,又轉頭問薛閑:「去大澤寺么?」

「去個鬼!你先笑一個。」薛閑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下床動起手腳來,正鬧著,那逃命去的黑鳥崽子又回來了。

這次帶回來了一隻信鴿,鴿子腿上一如既往綁著太常寺的來信。

玄憫展開薄紙,細細看了一遍。

薛閑湊過去,問道:「又出事了?」

這些年玄憫有意將國師這個職位從朝堂中淡化出來,畢竟過於依賴一人之力,總是不妥當的。更何況真想救世,不一定非要有如此虛位。

太常寺的來信已經不像從前那樣頻繁了,這一次只是太卜算了今年凶吉,例行公事報給他而已。

玄憫合上薄紙,淡聲沖薛閑道:「無事,又是個豐年。」

在這熙熙塵世間,所求不過如此,債必償,恩必報,諾必踐,情必守。

風調雨順,山河長安。

此生便算是了無遺憾了。

作者有話要說:九是個圓滿的數字,所以就在這裡結束啦!~

謝謝大家這將近四個月的陪伴,寫得非常開心,也希望大家看得開心,下一個故事有緣再見~=3=

新坑文案已開,人設已定:反社會人格攻x斯文敗類受,有興趣的可以收,不出意外三月開。

網頁鏈接戳這個:

鏈接戳這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銅錢龕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銅錢龕世目錄 銅錢龕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章 糖(九)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