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要聽話(50)

哥哥要聽話(50)

閑俞立刻一把拉住沈夫人,「我想和沈阿姨一起拆禮物。」

沈夫人聞言,有些疑惑地挑眉,看了看禮品袋,「都是一些首飾,還有護膚品,俞俞可以自己拆的。」

閑俞回道:「好長時間不見了,還想和沈阿姨說說話。」

「你這孩子。」沈夫人頓時被哄得笑逐顏開,坐下來陪著她,「也不過幾周沒見而已,就這麼想沈阿姨嗎?」

「當然想了。」閑俞面不改色道,動作慢吞吞地拆開禮品袋。

沈夫人笑吟吟的,坐在旁邊看她,伸手幫忙,「這條帶子這樣解,你那樣太慢了。」

她幫忙解開了絲帶,取出裡面的首飾給閑俞看。

女孩接了過來,沈夫人便起身,準備去二樓。

閑俞立刻再次拉住她,「沈阿姨,你幫我戴上看看吧。」

「嗯?」沈夫人低頭看了看首飾,點點頭,接了過來。

那是一條銀色的項鏈,墜在頸間,襯得鎖骨越發精緻,膚色白凈。

沈夫人讚歎道:「我的眼光果然沒錯,我就知道俞俞戴這條項鏈,一定會很漂亮的。」

閑俞伸手摸了摸項鏈的吊墜,往樓上瞄了一眼。

沈夫人再次起身要上樓時,閑俞再也沒什麼理由不讓去了。

她只好跟著起身,默不作聲,跟在後面。

正巧,兩人來到樓梯盡頭時,一道黑色身影從另一邊過來,墨色的眼眸瞥向她們,沒說話。

沈夫人見到兒子自然高興,走過去打量幾眼,目光投向卧室,「你們在這裡住得習慣嗎?」

男生靠著門框嗯了一聲,閑俞也點點頭。

「這間公寓我還沒來過呢,」沈夫人環視一周,見兩人都站在原地不動,不由挑眉,問,「怎麼,你們兩個?不請媽媽參觀?」

閑俞看向哥哥。

少年神情卻始終沒什麼波動,聞言便往後退了些,讓開道路,「沒什麼特別的,你自己看吧。」

閑俞見他語氣雲淡風輕,心裡想,大概是整理好了吧。

她跟著沈夫人走進卧室。

結果,一眼就看到床邊柜子上,幾個套的包裝,就那麼明目張胆無比囂張地放著。

「?!」

她木著臉回頭看向少年。

那人斜靠著門框,收到她的眼神,還彎唇笑了笑。

沈夫人的視線在房間里打量,第一時間倒是沒注意到床邊柜子。

閑俞磨磨蹭蹭,不動聲色過去,準備把東西收起來。

然而,沒等她到達柜子旁,沈夫人的視線垂下來,就一眼望見了那幾個薄薄的包裝。

她瞬間瞪大了眼睛。

沈夫人性格溫婉,極少露出這般震驚的神情。

可是眼前的東西卻刷新她的認知,她還以為自己看錯了,走過去,拿起一片包裝看了看,表情慢慢變得古怪,回頭看向兒子。

在她的視線里,少年靠著門框,神情漫不經心。

沈夫人看了一眼閑俞,走到自家兒子身邊,壓低聲音問:「你……難道你交女朋友了?」

沈淮修垂下眸,沒有否認,嗓音平淡點頭:「嗯。」

沈夫人驚愕地睜圓眼睛,捏緊手裡的東西,又問:「你還帶人家女孩子來這裡過夜?」

少年睨她一眼,眉目淡然,再次點頭道,「嗯。」

「……」

沈夫人驚訝得說不出話。

自己兒子的性格,自己當然清楚,她壓根就沒期望過,他能在大學結束前交女朋友。

可是沒想到,他進度這麼快,竟然直接把女孩子帶家裡過夜?

沈夫人好不容易緩過神,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背對著閑俞,壓低聲音教訓道:「就算交女朋友……你怎麼不告訴媽媽一聲?我不是不開明,可是你妹妹也在,你帶女孩子過夜不太好吧?別教壞了俞俞!」

少年唇角輕勾起一抹弧度,抬手拿過沈夫人手裡的東西,問:「你覺得我女友是誰?」

沈夫人:「……」

兒子會這麼問,當然是有原因的。

她怔愣了兩秒鐘,開始還有些不明不白,但慢慢的,忽然想起了什麼,腦子裡浮現一個無比荒謬的可能性……

等等。

女兒沒住宿舍,卻在這裡……兒子那個潔癖的性格,卻一直以來對妹妹很照顧……

難道說?

沈夫人獃獃看著他,兩秒后,僵硬地轉頭看向閑俞。

閑俞本來無辜地望著他們,此時接觸到沈夫人的視線,便飛快低下頭,認錯似的揪衣角。

沈夫人還能有什麼不明白的。

「你們兩個……難道……」她此時才終於恍然大悟,難怪自己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當初,她以為是那次綁架案,讓兩個孩子有了親情。

卻沒想到,確實是動了情,然而並不是親情……

她呆怔了一會兒,回頭看向女孩,消化了好一陣子。

房間里寂靜無聲。

男生勾唇,女孩子低著頭,誰也沒開口說話。

沈夫人花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平復震驚的心情,消化這個消息。

她視線看向女孩,神色依舊有些不可思議,不知道忽然想起了什麼,臉上慢慢的浮出些許怒氣來。

她臉色不太好,沉默看著女孩。

閑俞抬起頭,看向沈夫人,就望見對方臉上顯而易見的怒火。

她不禁想,難道按照電視劇套路,自己真要被甩錢了?

不知道哥哥值多少錢。

她老老實實站著。

沈夫人臉色明顯不怎麼好,稱得上是氣沖沖,走過來一把拉住女孩的手,望著對方白嫩小臉,壓低聲音,話卻是對那邊少年說的:

「你……俞俞還這麼小,你也太流氓了!」

閑俞:「……」

想象中的甩錢並沒有發生,她看看沈夫人,又看看對面的哥哥。

沈淮修唇角微勾,對於親媽的憤怒指責,坦然道:「搶人各憑本事,你搶不過我。」

沈夫人頓時更氣,抓緊閑俞的手,難以置信地盯著兒子看了一會兒,又低聲追問閑俞:「俞俞,你們……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閑俞看沈夫人不是對自己生氣,她望了望哥哥,觀察著目前的形勢,實話實話道:「高三冬遊。」

沈夫人聞言,不禁瞠目結舌,「居然那麼早?誰先開口的?你們怎麼不告訴媽媽一聲?」

閑俞低聲道:「哥哥先說的。我也喜歡哥哥。因為怕沈阿姨不同意所以沒告訴……」

沈夫人憐愛地看著她,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嘆氣道:「我居然一直沒猜到你們兩個……俞俞你也真傻,你哥哥先說,你就答應了?而且還不告訴我,他吃你豆腐不就很方便了!」

「啊?我……」一旁的閑俞張口,想幫哥哥說句話。

沈夫人卻搖搖頭,不讓她開口,堅定認為她是無辜的,對她道:「俞俞別怕,你哥哥太流氓了,媽媽會管他的,讓他對你負責,你放心吧。」

「……」閑俞沒想到事情是這樣發展的,張了張口,不知道說什麼,只好摸了摸腦袋,閉上嘴。

沈夫人又瞪了兒子一眼,想起手裡薄薄的包裝袋,她捏了捏,又是氣,又是哭笑不得,壓低聲音:「你是人嗎,那麼早就下手,俞俞的便宜是不是都被占完了?」

男生視線示意那幾個包裝,漫不經意道。

「有沒有占完,還用問么。」

「……」沈夫人沉默。

沈夫人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閑俞被強行拉去客房陪她一起睡,沈夫人追問了幾個小時,把他們交往的細節全部聽完,又是好笑又是生氣,拉著閑俞的手嘆氣道:

「當初我接你來沈家時,擔心他不好好和你相處。沒想到他這麼喜歡你。他從小到大都沒對誰有興趣,我還以為他會一直這樣……結果你們兩個進展這麼快……」

閑俞低著頭不說話。

沈夫人又道:「俞俞你放心,我們沈家背景清白,可不許孩子亂談戀愛。既然你們關係都這樣了,說什麼也要讓他負責到底,明天我就回家拿證件,你們兩個,先給我把證領了。」

這下倒是閑俞大吃一驚,「明天就去領?」

沈夫人拍拍她,「你們年紀還小,婚禮過幾年再說,但證不能少。我可是把你當成女兒養的,本來還在想會便宜哪家小子……」

說到這裡,她有些哭笑不得,嘆口氣道,「沒想到便宜了自己家。這可是一件大好事,我得上心,早些把你綁在我們家。」

她停住,目光變得略微柔軟,抬手把女孩抱進懷裡,輕聲道:「這樣其實很好……你父母因為我們才殉職……你又那麼懂事,我一直覺得虧欠,不知道怎麼補償。這樣也好,你一輩子都是沈家人,我們會一直護著你的。」

閑俞沉默,抬手回抱住沈夫人,低聲道:「謝謝您。」

「傻孩子,這有什麼好謝的。」沈夫人笑了,「你不要怪我心急就好。我其實很高興,想快點把你們定下來,以後還把你當做女兒疼。」

閑俞笑了笑,沒再拒絕,點頭應了一聲:「好。」

*

沈夫人果然匆匆回家拿了東西,親自開車送他們。閑俞沒想到,這件事告訴了家長,本來怕被反對,結果,進展卻瞬間像坐了火箭。

昨天還擔心沈夫人會反對,今天就被沈夫人催著領證。

人生可真是太奇妙了。

她也很慶幸,當初刷沈夫人好感,刷得夠猛。

拿著兩個小紅本,她低頭打量,有些感嘆。

旁邊人伸手拿過一本,修長白皙的手指執著,展開。

鮮紅的底色上,兩個人的容貌像在拍藝術照,沒怎麼刻意,卻十分漂亮,唇角弧度明麗。

閑俞探著腦袋看了一會兒,忽然感嘆道:「真好看。」

對方聞言,合上手裡的本子,睨她一眼,嗓音清冷問:「嗯?我好看還是你好看?」

女孩挽住他的手,一點也不客氣,道:「我。」

少年便輕淺勾唇笑了笑,伸手把她一縷長發順在耳後,慢慢點頭。

「確實是你。」

他的眸光溫軟停駐下來,視線凝神專註。

所見的風景里,最美是你。

·

·。

————么么,下個位面寫小狐狸精與除妖少女。這個結尾略匆忙,本來計劃多寫幾天的,但我怕明天這個位面就刪沒了,所以趕緊結個尾,好歹給你們看個完整的尾。明天不刪的話再補點番外。晚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鹹魚快穿日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鹹魚快穿日記目錄 鹹魚快穿日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哥哥要聽話(50)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