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興奮地煦煦

第46章 興奮地煦煦

梁時越被一把關在門外,看來這回林澤欽是真的生氣了,只能在酒店另開了一個房間,他也剛從國外回來,這兩天又忙的幾乎沒怎麼休息,與其去讓林澤欽越來越煩,倒不如先休息好了再想對策。

坐在房間里,梁時越才覺得自己餓了,他從國外趕回來,就飛機上吃了點東西,但不怎麼合胃口也就隨便吃了點,下飛機后直奔這裡等林澤欽了,晚飯都沒吃,現在才察覺自己餓了。

梁時越讓服務員送了些夜宵上來,想到林澤欽出去逛了大半個晚上,估計肚子也餓,便讓服務員給林澤欽的房裡也送了一份。

第二天差不多中午的時候,林澤欽就回到了d市,d市正在下雨,這個時候天氣還是比較寒冷的,季曲帶了很多東西回去,都是給他的媳婦孩子,還有父母妹妹的,出趟門倒和出了一趟國一下,林澤欽只得幫他拎了。

從下飛機到打的的地方,難免兩個人都有被淋濕,寒風吹來,林澤欽被凍得一個哆嗦。

「好冷,這鬼天氣,快點回家吧。」林澤欽將手上的東西放在地上,緊了緊自己的外套。

「確實,明明h市還艷陽高照的,這裡的雨居然這麼大。」

機場外面很多計程車,林澤欽和季曲二人隨便攔了一輛,正要將東西往上面扔的時候,又有一輛黑色的車從側面駛過來,停在計程車的旁邊。

林澤欽一眼認出這是梁時越的車,將手上的東西往計程車上放,「快點走吧,下午還要去公司。」

「小林你先上去,這雨下得太大了。」

季曲見林澤欽衣服都淋濕了,又穿得不多,凍得打顫,趕緊讓他先上車,林澤欽正要彎腰的時候,已經從車上下來的梁時越按住他,「我送你回去。」

汪尊從後面撐了傘過來,季曲不是第一次見到梁時越,他以前就覺得這個男人不簡單,「咦,梁先生,你來接小林啊?」

「嗯,」梁時越向他點頭,「一起吧。」

「不用不用,小林你去吧,我們家不同方向,就不麻煩梁先生了。」季曲將自己的東西塞進去,他也半身都淋透了,趕緊坐進車裡。

「我記得你家住六樓沒電梯,你那麼多東西不好拿,我先過去幫你提東西吧。」林澤欽不想和梁時越一起回去,想甩開梁時越坐進計程車。

「你衣服都淋濕了,先回去換衣服,要鬧脾氣也要先顧著自己的身體,聽話。」

林澤欽沒理他,直接掙脫了他,坐進車裡,卻發現門被梁時越擋著關不上,「梁先生請讓開,我要關門。」

季曲也感覺到了他們之間的氣氛不對,見林澤欽這樣子對梁時越,「那個,我自己能拿得動的,你和梁先生去吧,他特意來接你。」

誰知道是特意還是同一班飛機回來順便,林澤欽道:「沒事。」

梁時越確實是和林澤欽同一班飛機,只是他買不到和林澤欽他們那邊的位置了,所以才沒和他撞上,見他固執不肯坐自己的車,只能讓開路,讓計程車開走。

「梁先生,現在我們去哪?」汪尊對於這種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自從有了小少爺,林澤欽的氣焰一天比一天囂張,也只有他,才能讓梁時越一而再再而三地退讓。

梁時越重新坐進車裡,「去北區的那邊房子吧。」他已經好些日子沒見到煦煦了,準備去看看他。

梁時越快中午的時候才回到家,進門后,發現梁時越正抱著在那裡逗他,客廳里只有他和煦煦,保姆在廚房裡做飯,孟晴和奇奇都不知道去哪裡了。

「回來了,」梁時越見到他,抱著煦煦起身道,「煦煦來看爸爸。」

小時差黨又沒睡覺,正和梁時越玩得不亦樂乎,看到林澤欽,綻放了個大大的笑容,兩隻小手撲啊撲,看上去就像在要林澤欽抱一樣。

林澤欽看到了煦煦,覺得自己這兩天煩躁的心情都安寧下來,大概是自己生的原因,不過五天還不到的時間沒見到小傢伙,林澤欽覺得已經好久沒見到煦煦了,特別想念他。

他將手上的東西放下來,他衣服還是有點濕濕的,頭髮也沒幹,怕弄髒了煦煦,又手指碰了碰煦煦的小臉道:「煦煦乖,等爸爸去換個衣服再來抱煦煦。」

「先去沖個澡吧,淋得這麼濕,別感冒了。」梁時越道。

「我自己知道,你別來煩我。」

梁時越搖頭,不再招惹他,讓他安心去把衣服換了,林澤欽想了想還是沖了個澡,馬馬虎虎地擦了一下頭髮,穿上衣服就出來抱煦煦。

煦煦開心地被林澤欽抱在懷裡,拽住他的衣襟不鬆手,林澤欽抱著他坐下,輕輕地將他的手拿下來,又忍不住俯身親了親他的臉蛋,「小王八蛋,怎麼不睡覺了?」

煦煦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在罵他,依舊很興奮,伸手想抓林澤欽的臉,林澤欽將手放在他跟前讓他抓,煦煦抓了一會,又丟掉想要抓他的臉,小胖手舉得高高的,小臉上都是笑,連腳都在亂蹬。

「咦,吃錯藥了,這麼興奮?」

梁時越聽林澤欽又是罵煦煦小王八蛋又是說他吃錯藥的,無奈道:「煦煦太久沒見到你太想你了,才這麼興奮。」

林澤欽才不相信梁時越的鬼話,煦煦才這麼點大,認人估計都還不會,還會想他?

林澤欽見煦煦大有一副沒抓到他的臉不罷休的樣子,怕他舉得太久會累,低下頭讓他摸到臉,煦煦終於摸到了,高興地在他臉上抓了一下。

「嘶,好疼。」林澤欽沒想到煦煦這麼小的年紀力氣這麼大,臉上被他抓得生疼。

「怎麼了?」梁時越聽見他叫疼,湊過來發現他是臉上被煦煦抓了,便抓住煦煦的小手,「怎麼指甲這麼長沒剪,也難怪會抓疼。」

「小小年紀這麼凶,連爸爸都敢抓,看我打死你這個小王八蛋。」林澤欽作勢在煦煦的背上輕輕拍了幾下,煦煦卻以為林澤欽在逗他,笑得更開心了,林澤欽板起臉,「還笑,再打。」

梁時越見他和一個都還不知道事情的小孩玩得這麼開心,心情也跟著開朗起來,雖然林澤欽現在對他愛理不理的,但至少沒有像以前一樣兇巴巴地將自己掃地出門,只要他肯堅持就肯定還有機會。

等林澤欽逗夠了,梁時越才道:「你家指甲剪在哪裡,煦煦手指這麼長,小心會抓傷他自己,我來幫他剪掉。」

「晚上要保姆剪,不牢你費心了。」

「我不是……」

「我餓了,我去看看陳嫂飯煮的怎麼樣了,你隨意。」林澤欽打斷他的話,抱著煦煦起身往廚房走去,煦煦趴在林澤欽的肩頭,看著梁時越笑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梁時越起身攔住他,「小澤,我們談談。」

「談什麼?」林澤欽看著他,「談你對我的真心,還是我對你的假意?」

「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那天晚上確實是我有錯在先,但也沒必要為這種事情鬧到要分開的地步,不是一直好好的嗎?」

林澤欽將一直頻頻扭頭想看梁時越的煦煦抱轉了個身。

「確實那天晚上的事情沒有到要分手的境地,不過我通過那件事情看到了很多以前我一直看不到的東西,我本來就抱著為了你的權勢為了報復這些目的和你在一起的,但我發現我再怎麼鬧騰怎麼掙扎,在你手中不過一隻可以隨意掌控的跳樑小丑,我們各退一步都海闊天空,何必扯在一起鬧得彼此不得安寧。」

梁時越簡直不能理解林澤欽的腦迴路,「我說過那天晚上只是一個烏龍,我一直把你當成要過一生的人對待,沒有想過掌控你。」

「我們準備要吃午飯了,梁先生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回去吧。」林澤欽直接下逐客令。

梁時越扶額,「再給我個機會好不好?」

「前次在你家你也是這樣子說,現在你的那個機會已經使用完畢,所以我們已經gameover可以說拜拜了,你以為你是外掛還可以無限再來一次?」

梁時越一時間被林澤欽頂得無話可說,當有一天林澤欽也不再是只會發脾氣諷刺而開始毒舌起來的時候,一向遊刃有餘的梁時越竟然詞窮了。

「話雖然這樣子說,但只要你還沒有再找過人,我都不會放棄,你做了那麼久的飛機,也餓了,去準備吃飯吧,我先回去了。」梁時越又伸手逗了逗煦煦,煦煦一把抓過他的手指就往嘴裡塞。

梁時越無奈地握住他的手,「乖,這個不能吃,爸爸先回去了,過兩天再來看煦煦。」

小傢伙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另一個爸爸要回去了,還沒心沒肺地掙著自己被梁時越抓住的手,梁時越俯下身親了親煦煦的小臉蛋,才放開他的手去拿自己的東西準備走人。

「慢著。」

梁時越走到剛才自己做的地方拿了放在几上的手機鑰匙,剛要走的時候,林澤欽叫住他,梁時越收住腳步,笑問道:「還有什麼事情?」

「你的東西也一併帶回去。」

林澤欽指了指他放在几上的幾個袋子,那些大概都是他買給煦煦甚至自己的。

「這些都是買給煦煦玩的東西,收著吧,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梁時越並不點破其中還有自己帶給林澤欽的,說是給煦煦的,林澤欽就不好推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懷上岳父大人的孩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懷上岳父大人的孩子目錄 懷上岳父大人的孩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興奮地煦煦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