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你沒有資格跟朕說,你害怕見不到他

第103章 你沒有資格跟朕說,你害怕見不到他

此事,從始至終,皆是他一人咎由自取,那麼最後,也應該是他自己自食惡果。

故而……

顧予棠將三年前初次征伐戰場,大獲全勝回京后,皇帝陛下大喜之下封予他的侯爵牌令,親手奉上。

「微臣顧予棠,辜負陛下聖恩,此番出征未能潰敗南夏,令坲城及周邊鄰城幾度陷入險境,今後不配再領銜北軍,請陛下褫奪微臣侯爵之位。」

政和殿上,顧小侯爺跪在殿前,沉穩透亮的聲音在大殿擲地有聲響了起來。

站在前列的唐大統領聽了這番話,不由得一怔。因為他原本準備了一番譴責這位顧小侯爺的措辭,但沒想到一進殿覲見皇帝陛下,這顧小侯爺自己先請罪了。

同樣微微訝異的,還有站在左側的太子殿下、以及李止森。

大概是很難以想象,用命拼回來的侯爵之位,顧小軍侯連爭取一下都沒有,說不要就不要了。

蔣公公走向台階,伏低著頭接過顧予棠手中的牌令,交還於皇帝。

但寶座上的皇帝並沒有接,他聽完顧予棠這番言論,面色沉了沉,冷漠地睥睨殿上跪著的顧予棠,「你是覺得,褫奪了你的侯爵之位,便算是將功補過?」

「微臣這樣做,不是想要將功補過,只是想給坲城百姓、還有所有與微臣出生入死的北軍將士們一個交代。」顧予棠並不打算給自己半點辯駁的機會,完完全全把自己的退路斬斷,道:「微臣自知罪孽深重,自請即日起前往寒州,駐守邊疆。」

「咣當」一聲刺耳聲響,是皇帝將蔣公公呈上來的牌令往顧予棠頭上狠狠砸了過去。

顧予棠身板筆直地跪於殿前,並沒有躲開,任由那鐫刻著他名字的牌令尖銳邊角刺破他的額角,血不管不顧的流下來。

李止森不緊不慢地上前一步,微微俯首道:「父皇息怒。雖然顧小侯爺此次險些釀成大禍,但好在有唐大統領力挽狂瀾,事態不算太糟糕。不過既然顧小侯爺有這份心思,左右顧小侯爺年紀還小,倒不如就讓他去寒州歷練歷練吧。」

二皇子話音一落,唐大統領也來了一番鏗鏘有力的說辭附和,見幾位朝臣們陸陸續續開始附聲,太子殿下終於也反應緩慢地跟著附了聲。

最後的結果是,皇帝一怒之下,褫奪顧予棠侯爵之位,如他所願,將他發配寒州。

臨了退朝前,皇帝當著滿朝文武的面怒斥顧予棠,讓他有種一輩子都窩在寒州,別再痴心妄想回京!

·

「發配……寒州?」阮淮跌坐在桌前,雙目渙散地緩緩轉動。

李郗皺著眉點點頭,又很鬱悶地說:「父皇親口下的旨,聽說顧予棠明日就要啟程前往寒州了。」

阮淮嘴唇艱難地開開合合,好幾次要講出話,但嗓子眼被一股酸澀不停排擠滾咽,全部堵掐著心臟,讓她連喘氣都變得很難。

阮淮突然起了身,想也不想就往外跑。

「阮淮你要去哪裡?!」

-

【(寵妻狂魔要一點點開始進化咯,所以,(輕微黑化)魚塘1.0版本即將上線~~~大家一定要記得投票票呀,白天還有多更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懷了暴君的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懷了暴君的崽目錄 我懷了暴君的崽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3章 你沒有資格跟朕說,你害怕見不到他

7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