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重錦官城

第1章 花重錦官城

清明時節,錦官城春雨綿綿。

南府里的落花瓣鋪滿青石小徑,洇濕了輕寒。

西窗對雨,南寶衣倚在竹榻上,對著自己稚嫩幼白的小手發獃。

簾外突然傳來叫喊:

「嬌嬌,府里來客人啦,在祖母院子里坐著呢,你怎麼還在睡覺哦!快起來,咱們去湊個熱鬧!」

珠圓玉潤的小美人小跑進來,笑眯眯捏起南寶衣的小臉蛋,「這兩日怎麼瘦啦,是不是丫鬟沒伺候好?」

南寶衣噘著嘴拂開她的爪爪。

她望向菱花鏡,鏡中女孩兒不過十二歲,粉雕玉琢的娃娃似的。

她在心底嘆息,重生到成親前那日多好,怎麼偏偏重生到了十二歲呢,也太小了吧。

……

被堂姐一路拖到花廳,她躲在紫檀木刺繡花鳥屏風后,悄悄朝廳中觀望。

祖母正襟危坐,重重將白玉茶盞擱在花几上,「老三,你媳婦剛走不到兩年,你就要把外室領進門,你有沒有想過,嬌嬌要怎麼辦?!」

坐在下首的中年男人,儒雅翩翩頗有風度,「娘,柳氏不是苛待子女的人,她會把嬌嬌視如己出好好撫養。您瞧,胭兒不就被養得很好嗎?」

他身後的女孩兒立刻走到廳中,恭敬地朝老夫人跪倒,「胭兒給祖母請安,恭祝祖母身體安康、事事順心!」

女孩兒十三歲的年紀,生得杏眼桃腮,一把嗓子揉了蜜似的甜。

屏風后,南寶衣唇色蒼白。

前世也是這個時候,在父親的軟磨硬泡下,柳氏領著一子一女進了府,當了他的續弦。

柳氏作為繼母確實很寵她,卻漸漸把她縱容得無法無天,以致她成了個目中無人的草包紈絝。

南胭是柳氏的親女兒,卻被教養成大家閨秀,不僅把她襯托的蠢笨頑劣,最後甚至還奪走了她的姻緣。

她的姻緣,是蜀中太守的嫡次子程德語。

南家是蜀錦商戶,商戶之女能嫁給官家嫡子,這門婚算是高攀了。

前世她歡歡喜喜地嫁過去,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

原來程德語和南胭早已互生情愫,兩人在她大婚後情意綿綿地上演出一場場苦命鴛鴦的戲碼,令所有人都覺得她南寶衣是阻礙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罪人,是別人愛情故事裡的惡毒女配。

她舉步維艱,為了討好程德語,不惜主動為他求娶心上人,讓南胭以平妻身份進府。

但以德報怨的後果是,南胭故意用沸水燙壞她的臉……

南寶衣伸出小手,顫顫地撫上光潔無瑕的臉蛋。

「嬌嬌,你怎麼啦?」堂姐南寶珠關切詢問。

南寶衣搖搖頭,眼睛里流露出堅定。

既然有重活一世的機會,她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再讓柳氏和南胭進門!

她嬌嬌怯怯地踏出屏風,「祖母,這位姐姐是誰呀?」

老夫人心疼地摟住她,「你前兩日從假山上滾下來磕壞了腦子,不好好在房裡養著,怎麼跑出來了?」

南寶衣臉紅,「祖母,我腦子沒有磕壞,好著呢。」

她又轉向南胭,撒著嬌道:「祖母,這位姐姐長得真好看,像是檯子上唱戲的伶人。」

丫鬟們臉色一變。

伶人地位卑賤,這不是變著法兒地罵南胭嗎?

她們悄悄打量南寶衣和南胭,她們的五小姐生得粉雕玉琢,眉宇間都是書香寶氣,確實比這個外室女莊重得多。

南胭跪在地上,也去瞧南寶衣。

她梳光潔可愛的雙平髻,穿嫩黃色蜀錦織金芙蓉褙子,腕間戴兩隻水頭極好的綠玉鐲,腰間掛如意描金銀鈴鐺,繡花鞋頭還綴著明珠,通身都是低調的貴氣。

低頭看了看自己,她穿一身粉色緞面衫裙,腕間戴兩隻赤金鐲子,卻已是她最貴重的打扮。

明明都是父親的女兒,可因為她是外室女,她便上不得檯面,她便只能當見不得光的那個。

難以言喻的自卑在心頭瀰漫,她咬緊唇瓣,心底生出一股濃烈的怨恨和不甘。

南寶衣把她的樣子盡收眼底。

她乖巧地走到她跟前,微笑著把她扶起來。

她道:「地上涼,姐姐莫要染了風寒。爹爹,這位姐姐莫非是你買進府的伶人,專門給祖母唱戲的?」

南廣尷尬,「嬌嬌,她,她是你柳姨的女兒,是你的姐姐……」

南寶衣「驚訝」地睜圓了鳳眼。

淚水一點點積聚,她嬌弱地後退幾步,忽然咬著小手帕哭起來。

她轉身撲進老夫人懷裡,「祖母,爹爹不要我了!」

老夫人寶貝她,急忙拍著她的細背安撫,又狠狠瞪向南廣。

南廣難得愧疚,卻還是硬著頭皮道:「嬌嬌,胭兒是你的親姐姐,把她接進府,就會多一個人疼你,難道不好嗎?更何況你姐姐到了議親的年紀,在府里住著,將來更容易說一門好親事。嬌嬌,你大了,你要懂事啊,你要幫幫你姐姐啊!」

「住嘴,沒看見嬌嬌都哭成淚人兒了嗎?!」老夫人嚴厲,「大清早跑到這裡鬧,叫人頭疼!」

「兒子錯了……」南廣陪著笑臉,隨即吩咐丫鬟,「先擺早膳。」

南府富可敵國,早膳不僅精緻講究,用膳時的規矩也很大。

侍女們如流水般進來,恭敬地將美味佳肴擺上桌。

南寶衣陪著老夫人入座,悄悄望了一眼南胭,故意道:「祖母,孫女伺候您用膳?」

南廣連忙道:「你姐姐難得進府,叫你姐姐伺候吧!」

這可是討好老夫人的絕佳機會!

南寶衣沒說什麼,輕笑著讓開。

南胭極有眼色地上前,從侍女手裡端過一隻造型講究的金盞。

金盞里盛了些湯,聞起來十分香甜。

許是暖胃用的熱湯吧!

南胭自信微笑,在眾人愕然的目光里,將金盞擺到桌上,拿湯匙舀了小碗,恭敬地送到老夫人嘴邊,「祖母請用湯。」

「噗!」

溜出來偷吃東西的南寶珠,笑出了聲兒。

廳中伺候的婢女跟著笑,眼神里的譏諷和鄙夷幾乎不加掩飾。

南寶衣善解人意,「那是用來凈手的香湯呢。」

南胭傻愣愣立在原地。

她看著南寶衣,對方慢條斯理地捲起半截淡粉輕紗袖管,袖管中探出的小手白嫩綿軟,纖細指尖還透著一點剔透淡粉。

她把雙手浸入香湯之中,侍女撒落幾枚嫣紅的玫瑰花瓣,熱霧瀰漫,呈現出大家閨秀的精緻美。

而她卻把洗手水,捧起來給人喝……

她臉皮發燙,一腔血衝上頭,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嫡出庶出,高門寒戶,見識眼界如雲泥之別。

她自卑地咬破嘴唇,終於忍不住掩袖啜泣。

眾人十分尷尬。

到底是外室生的女兒,明明沒有人欺負她,她卻大早上的跑到老祖宗院子里哭,這不是晦氣嗎?

這樣沒規矩,可見那位外室也上不得檯面,怎堪做南府三夫人?

南廣卻很心疼,「母親,您瞧瞧,這就是把孩子養在外面的壞處。柳氏給兒子生了一兒一女,於情於理都該抬她進府。更何況胭兒也到了議親的年紀,進府得了好身份,更方便她說親。您是當祖母的,您要寬宏大量,您要幫幫胭兒啊!無論如何,孩兒下個月就會迎娶柳氏進門!」

說完,徑直帶著南胭走了。

眾人面面相覷。

老夫人氣得砸碎茶盞:「混賬東西!」

注意到南寶衣還在,她紅著眼圈摟住她,「可憐我的嬌嬌兒,繼母進了門,該怎麼辦才好……」

南寶衣鼻尖一酸。

祖母是真心疼愛她的,可笑前世她被柳氏挑撥離間,以為祖母嫌棄自己,於是漸漸不願意親近她。

後來她被關在程府柴房,看見南胭戴著白花出現,才知道祖母離世。

那時南胭趾高氣昂地站在她面前,譏諷道:「老太婆彌留之際一直喚你的名字,我告訴她你不想回去,她卻依舊瞪大眼睛,努力在人堆里找你……南寶衣,你可真不孝啊!」

南寶衣趴在老夫人懷中,忽然淚如雨下。

是啊,前世的她,可真不孝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花重錦官城

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