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爬上龍榻

第1124章 ?爬上龍榻

冬獵這日。

山腳下已經搭建好上百頂帳篷,裴初初帶著宮女們布置天子起居的大帳,忙碌到黃昏時分才算是完工。

她取出一隻黃銅貔貅香爐,仔細點上龍涎香,叮囑道:「天子喜歡用龍涎香,春曉,你記得時時續上。」

侍立在側的小宮女不過十五歲的年紀,是裴初初從眾多小宮女裡面挑選出來的,還是第一次侍奉在天子身邊,聞言立刻恭敬稱是。

春曉盯著裴初初燃香的動作,認真地記住了所有步驟。

裴初初看她一眼。

這小宮女眼神倔強,她第一眼瞧著便覺得那份精氣神像極了自己,因此才提拔的她。

將來她出宮以後,春曉可以代替她照顧天子。

她這樣想著,帳外傳來唱喏聲。

氈簾被宮女捲起,兩名內侍扶著蕭定昭踏進了大帳。

裴初初皺了皺鼻子,嗅到濃郁的酒味兒。

蕭定昭的常袍袖角被酒水染上酒漬,丹鳳眼透出朦朧醉意。

她蹙眉,上前扶過蕭定昭,低聲詢問宦官:「陛下喝了多少酒醉成這樣?你們在旁邊怎麼不看著點?」

宦官愧疚:「陛下與鎮南王在帳中吃宴,鎮南王興頭上來了要拼酒量,陛下不肯落於下風,因此喝成了這樣。」

裴初初的神情冷了幾分。

區區鎮南王,也敢與天子拼酒量。

他是個什麼東西?

以她看來,天子並非池中物,也就是如今年少了些,將來弱冠之年,定然不比其他帝王差。

鎮南王,是在自尋死路。

裴初初親自把蕭定昭扶到龍榻上,正要侍奉他更衣醒酒,餘光掠過侍立在側的春曉,起身吩咐道:「春曉,你來。」

她這兩年定然是要出宮的。

天子看似溫和,實則挑剔,得叫春曉提前學起來。

春曉愣了愣,連忙低頭應是。

裴初初離開大帳,還未走出多遠,就聽見旁邊傳來喧嘩聲。

她望去,篝火已經燃了起來。

一群高門世家的女郎和郎君聚集在篝火四周,正吟詩作賦談古論今,有擅長音律的郎君彈起古琴,一位身姿綽約的女郎便趁著樂聲翩翩起舞,水袖輕揚的窈窕舞姿一時間令眾人紛紛喝彩。

是裴敏敏。

裴初初唇角微勾。

裴敏敏這丫頭頂著「長安第一才女」的名頭,當真是不肯放過任何一個出風頭的機會。

她正要回自己的營帳,裴敏敏突然停下,含笑望向她:「巧了,堂姐也在?天子果然看重堂姐,去哪裡都要帶著你。」

眾人便都望向裴初初,眼神意味深長。

早年裴初初是長安城裡炙手可熱的頂級貴女,後來不知犯了什麼事兒,被雍王罰為太子伴讀,如今裴家物是人非,裴初初的身份早已一落千丈。

裴初初站姿筆挺,雙手交疊在胸前,平靜地看著裴敏敏。

裴敏敏到底沒經歷過太多明爭暗鬥,眼睛裡面的那份恨意幾乎遮掩不住,大約是恨她當初欺騙她被天子看上的事兒。

現在特意叫住她,是想挑釁呢。

裴初初無意與她做口舌之爭,淡淡道:「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且慢!」

裴敏敏立刻示意侍女攔住她。

裴敏敏笑容燦爛:「出來看射獵,堂姐能有什麼事兒?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與我們一起玩。我剛剛那支白紵舞很不錯吧?堂姐在宮中待了多年,見識和才華定然不比我遜色,堂姐能否也表演一場白紵舞,為我們開開眼?」

裴敏敏身份很高,有她帶頭,四周的郎君和女郎便都起了哄。

裴初初眼神漸冷。

這丫頭不過是篤定她長居宮中,沒學過白紵舞,想叫她當眾出醜,好給她做陪襯。

這般手段,當真幼稚。

她正要拒絕,一道清冷的聲音突然傳來:「吵人。」

眾人尋聲望去。

篝火迷離,月色瑩瑩,林木蕭蕭。

穿著牙白宮裙的少女抱著軟枕站在不遠處,長及膝蓋的鴉青髮絲隨風輕漾,身姿單薄纖弱如鳳尾蝶,正慢慢揉著朦朧鳳眼,雖然年歲尚幼,卻美得纖塵不染,宛如月中仙子。

眾人看呆了一瞬,回過神后連忙行禮:「給長公主請安!」

蕭明月身側的宮女脆聲道:「公主舟車勞頓了一天,本想歇下,卻被你們吵醒。還跳舞,跳哪門子舞,要顯擺明日再顯擺不成嗎?都回帳篷睡覺去!」

裴敏敏臉頰漲得通紅。

她不敢反駁蕭明月的宮女,只得和眾人一起唯唯諾諾地退下。

裴初初知道,這是長公主在幫她解圍。

她報之以一笑。

蕭明月微微頷首,抱著軟枕回了帳篷。

……

另一邊,天子大帳。

春曉看著醉酒的天子。

他坐在龍榻上,手肘撐著小佛桌,生得唇紅齒白意氣風流,半眯著丹鳳眼,骨相流暢皮相漂亮,是個很俊俏的美少年。

她想起後宮里的姐妹每次提起天子時的憧憬,不禁微微出神。

等回過神時,一名宦官端著溫熱的水進來,要為蕭定昭擦臉。

春曉想了想,吩咐道:「裴姐姐叮囑我親自照顧天子,你們都退下吧,這裡有我就好。」

宦官們未曾多想,徑直退下。

春曉把手帕擰成半濕,溫柔地為蕭定昭擦拭面頰。

近距離看,天子的面容毫無瑕疵,骨相又這般出色,將來弱冠之年時,定然更加英俊瀟洒。

她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皇宮清苦。

裴姐姐總說,身為女子,唯一的出頭之路是積攢銀錢多學本事,將來出宮嫁個好人家或者做個富貴閑人。

可裴姐姐分明是錯的,在她看來,宮女唯一的出路,是被天子納入後宮收做妃嬪,皇妃是多麼高高在上,一輩子都將衣食無缺。

她用指腹悄悄觸碰蕭定昭的唇角。

今夜良辰美景,天子又醉成這樣,當真是天賜的良機。

春曉眼底暗光流轉,不知過了多久,她咬了咬唇,那抹猶豫的暗芒終於化作決心。

她丟掉手帕,把蕭定昭安安穩穩地放倒在龍榻上。

她吹熄了幾盞燭火,垂著眼帘,認真地為自己寬衣解帶。

帳中燭火微弱,一件件衣衫被丟在了地上。

放心,初初不是善類,我試著寫一個不那麼良善的女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4章 ?爬上龍榻

9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