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已經有了心儀的姑娘

第1122章 ?已經有了心儀的姑娘

少年掌心溫涼。

裴初初觸電般縮回手,陽光下瞳孔極圓:「陛下這是作甚?」

蕭定昭清晰地讀出了她眼底的防備。

裴姐姐……

不喜歡他?

他捻了捻指腹,忽然眯眼一笑,柔聲道:「幼時經常牽裴姐姐的手,如今長大了,裴姐姐倒是與朕生分了。」

少年笑起來時唇紅齒白,暗紅色滾玄邊的帝服襯得他俊俏高貴。

輕易就叫人卸下防備。

裴初初減去七分戒心:「幼時不知男女大防,如今長大了懂事了,陛下與臣女該保持距離才好。」

蕭定昭眼底晦暗不明,面上的笑容卻更加燦爛:「裴姐姐說的是,都是朕不好。朕瞧裴姐姐戴著玉鐲子的模樣極是好看,尋思著美玉配美人,於是特意又為裴姐姐尋來一支碧玉鳳頭釵,權當今日的賠罪禮。」

他從寬袖裡取出鳳頭釵,借著龍案的遮掩,塞進裴初初的手掌心。

裴初初愣住。

她遲疑地抬起頭,天子朝她眨了下左眼。

還是頑劣的少年模樣,像極了鄰家弟弟。

裴初初自幼陪伴天子長大,是有幾分把他當成弟弟看待的。

她不由心軟了些,起初的戒心全部消失。

她握住鳳頭釵,小聲道:「謝陛下賞……」

高台之上,兩人你一言我一語。

文武百官和秀女們看在眼中,便不是滋味兒了。

裴夫人心疼女兒裴敏敏,著急想知道選秀結果,堆著笑臉打斷道:「不知陛下和初初在談論什麼,談論得如此開心?這眾多秀女,可還等著您呢。」

蕭定昭看她一眼,吩咐繼續選秀。

美人如花,千嬌百媚。

裴初初陪著蕭定昭看了片刻,注意力悄然放在了選秀場外。

十幾位交好的高門公子坐在一處,正笑談書畫。

其中一人生得器宇軒昂,風度含蓄內斂,周身有股難得的血性,與周圍那些粉面書生全然不同。

是沈大將軍的表侄兒,沈知厭。

沈家門庭顯赫,家族十分鼎盛,除了沈大將軍掌管京中二十萬兵馬、大將軍夫人掌控天樞,沈家的族人也都在軍中擔任要職。

比如這位沈知厭,雙親早年戰死沙場,他在沈府長大,年紀輕輕就跟著沈大將軍做事,如今已坐上副將軍的位置。

家中沒有雙親,又出身顯赫前程錦繡,簡直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夫婿……

這些年來一直沒人為她籌謀將來,致使她耽擱了說親的年紀,眼看即將淪為長安貴女圈裡的笑柄,她必須親自籌謀將來了。

裴初初摩挲著掌心的那支玉釵,遙遙注視著沈知厭,心底起了幾分意動。

半個時辰后,選秀終於結束。

蕭定昭並未說明誰被選上,只稱過兩日再公布人選,留下一眾懵懵懂懂的秀女,就擺駕回了長樂宮。

裴初初正要跟上車駕,裴夫人尋了來。

裴初初被她帶到御花園偏僻角落,剛站穩,就聽見劈頭蓋臉的一頓詢問:

「你妹妹究竟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會肚子痛?!這麼重要的日子,竟出了如此紕漏!初初,你究竟是怎麼給你妹妹辦事兒的?!」

裴初初平靜道:「許是妹妹吃錯了東西,又或者染了風寒。」

「你胡說!」裴敏敏虛弱地捂著肚子,大約哭過一場,眼睛格外紅腫,「我身體一向很好,才不會染上風寒!你是不是嫉妒我要當皇后,所以故意在背地裡給我使絆子?裴初初,我若是沒選上,你也別想好過!」

裴初初看著她。

旁人都說,裴家二姑娘乃是長安第一才女。

腹有詩書,溫婉賢淑。

可私底下……

也不過是個一激就怒談吐粗鄙的尋常女人。

裴初初眼底掠過譏諷,面上卻很溫和:「我陷害你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對我而言,妹妹當上皇后之日,才是我出頭之日。你放心,陛下並未對你產生芥蒂,甚至還說你很有趣。這次選秀,想必妹妹一定能坐穩皇后之位。你只管回家去,準備進宮要用的東西就好。」

少女的嗓音清冷而甘甜。

莫名的令人信服。

裴敏敏將信將疑:「陛下……當真那麼說?」

裴初初微笑頷首。

裴敏敏頓時大喜,和裴夫人相視一笑,對待裴初初的態度緩和許多,又寒暄客套了一陣子,便告辭出宮去了。

裴初初冷眼看著她們的背影。

她在宮中長大,比誰都要會說好聽的話。

裴敏敏想進宮……

做夢。

送走裴家母女,裴初初徑直回了長樂宮。

卻在長樂宮裡,撞見了一位不速之客。

她站在珠簾外,怔怔看著窗下與天子對坐談話的人。

沈知厭……

他怎會在這裡?

裴初初眼眸微動,不肯放過接近的機會,見小宮女進來送茶,順勢端過茶盤,款款行至窗下,在茶案旁坐了,恭敬地將茶水擺上案台。

她輕語:「今年的梅塢龍井,湯色清冽,茶香極妙,滋味清潤,沈郎君嘗嘗。」

少女信手奉茶。

寬大的深青色衣袖下滑半截,露出凝脂白玉似的手臂,腕間掛著的碧玉鐲子寬鬆瑩潤,更襯少女的纖細和嬌嫩,那一點酥紅指尖輕輕搭在盞壁上,尤其嬌艷誘人。

裴初初,無疑是美的。

蕭定昭單手托腮保持笑容,鳳眼一瞬不眨地看著她。

只是這枝嬌花,似乎不是為他而綻。

他唇角微翹,垂眸喝茶。

沈知厭並沒有接那盞茶。

他示意裴初初把茶放在桌上,也沒有要喝的意思,只認真地望向蕭定昭:「臣意已決,還請陛下成全。」

蕭定昭淡淡道:「她年歲尚小。」

沈知厭點頭:「我等得起。」

蕭定昭回味著唇齒間的茶香,輕笑:「朕不奪人所愛,你既喜歡,朕絕不染指。更何況這些年來,朕也只是把那丫頭當成妹妹。」

沈知厭的臉上忍不住浮起笑容,恭敬地謝過蕭定昭,才腳步輕快地離開了長樂宮。

裴初初目送沈知厭遠去,暗暗握緊茶盞。

她道:「沈郎君……已經有了心儀的姑娘?」

「嗯,他心儀金陵游的姜家妹妹。」蕭定昭掃她一眼,「你很失望?」

裴初初收斂了神情:「並未。」

說著並未,心底卻蔓延開陣陣失落。

她不可能一輩子都待在宮中。

裴敏敏有母親為她打算,可她卻沒有。

裴家,也已經沒了她的容身之地。

她的將來……

在哪裡?

少女突然鼓起勇氣,望向蕭定昭:「陛下曾說過,願意為臣女相看夫婿,那句話可還算數?」

謝謝大家的喜愛,新書大概在四五月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2章 ?已經有了心儀的姑娘

97.99%